互联网女皇:“五环内人群”的傲慢与谎言

新芽NewSeed牛耕2018-05-31 19:27事业线
玛丽·米克老了,开始看不懂这个世界。为它添柴的人,说着印度方言,跳着奇怪的社会摇。毁灭它的却是社会变动:科技公司成神,资本力量大过创新,债务吞噬互联网活力。

今天,互联网女皇发出了新的“圣经”。

这是第23次。每年六月,玛丽·米克(Mary Meeker)都会发出一份互联网趋势报告,盘点过去一年的互联网趋势。这是她的节日,无论人们是否赞同。

但这次,玛丽·米克老了。她曾经手网景、谷歌的IPO,也曾在2000年股灾中万人唾骂,她的平缓语气从未改变。唯独这次,她的世界在消逝。

智能手机的出货0增长,互联网普及度上升到49%(超过五成就基本到顶)。互联网世界岌岌可危。

还在添加燃料的,是她从未接触过的人:说着印度方言,或在中国小村庄跳着癫狂的舞。毁灭它的,却是她无能为力的社会变动:科技公司成神,资本力量大过创新,债务吞噬互联网活力。

玛丽·米克的脸上出现皱纹,脚步开始蹒跚。她还能理解这个动荡的世界吗?

科技公司:露出獠牙,却没有笼子

玛丽·米克是个科技公司“鼓吹者”。她从不唱空科技公司,即使在两千年股灾时,也拒绝下调股票评级。在她看来,科技公司就是“世界引擎”,无可替代。

对这种做法,同事觉得很不专业,说她“算不上是个分析师。”《财富》2001年的一篇文章则说,“玛丽·米克不过是互联网行业的啦啦队,负责呐喊、炒作。”

这种说法并不偏颇。2017年,许多科技公司开始露出獠牙,显示出失控的迹象。但报告里依然繁花似锦,危险不足为虑。

玛丽·米克:科技公司正面临“隐私矛盾”。它们在使用数据,提供更好的消费者体验vs侵犯消费者隐私之间进退两难。

事实并非如此。如果有机会“侵犯消费者隐私”,科技公司不会有任何顾虑。他们在2017年证明了这一点。

这一年,facebook泄露8700万用户的数据,给一家政治分析公司。为此,CEO扎克伯格本人被传唤到国会听证。在中国,百度再陷入“医疗广告”的风波,李彦宏很有创意得提出:将手百和PC端区分开,让用户知道“印着百度logo,不意味着百度要负责”。

除了数据泄露,更深的恐惧也在弥漫。人们发现,自己无意间跟同事聊了一次,下午就会收到淘宝推送。携程、滴滴和京东“看人下菜碟”,已不新鲜。滴滴甚至给女乘客打上标签,这个声音甜,那个爱走光,然后推送给深夜开车的男性司机。

互联网女皇的报告显示,人们对这种威逼利诱无能为力。

玛丽·米克:只有利益不明显时,人们才有动力保护数据。而他们最常见的做法是“直接卸载”。“仔细阅读隐私协议”只排到第五名。

问题是,当你对蚂蚁金服、facebook或滴滴不满时,你有多少选择?许多互联网巨头天然有垄断倾向,而如今他们几乎成了一个行业、一种服务本身。当你拒绝他们,是否也要拒绝与人沟通、网约车和在线支付?

真正抉择的不是科技公司,而是消费者本人。在中国,消费者毫不犹豫地站在“放弃隐私,换取服务”这一边。这在报告中也有显示。

玛丽·米克:中国用户最愿意为了利益分享数据,比例高达36%,居统计的16国之首。

李彦宏今年3月表示,中国人对隐私其实没那么敏感,更愿意用隐私换便利。此言一出,他被网友骂了个狗血喷头。其实这句话本身是没错的,只是百度来说不太合适。

对此,解决之道绝不来自“谩骂百度”本身。《报告》列举了4个针对科技公司的权力限制,分别在数据隐私权、滥用市场地位、内容权利和税收方面。讽刺的是,其中三个来自欧盟,一个来自德国政府。是的,就是错过了所有科技巨头的欧盟。

这一方面是因为,欧盟本身并未孕育googlefacebook等巨头,监管损失不大。另外,科技巨头也很难对政治施加影响力,不像中国企业家长袖善舞。但结果是,最独立于科技巨头的欧盟,在世界范围内最先做出表率,并被微软等公司普及全球。

曾几何时,欧盟被抨击为“跟不上科技发展”,用老古董思想限制新力量。但最近几年,欧盟向世界证明:他们并不关心科技,而是它们对人们生活的真实影响。限制是基于人权,而非技术。

从“生活影响”角度考虑,玛丽·米克的另一个观点也有偏颇。

玛丽·米克:技术让人们更容易找到自由职业。Uber司机单方面决定他们何时想工作,想去哪里工作。他们拥有无限的自由。

这对uber和中国的滴滴都不成立。国外uber司机饱受压榨,跟卡拉尼克互喷不需多言。滴滴也成了新的“出租车公司”,成为恶龙本身。

显然,网约车也许由技术促成,但滴滴这样的平台,一定是资本助推的产物。新技术的果实实际由大公司攫取,并逐渐提高服务价格,直到与传统行业无异。这是垄断的必然结果。

破局之道只能是:强力的独立监管(如欧盟)和充分竞争(如周期性地打散/限制大公司)。否则天然的垄断趋势一定会造出怪物。今天,滴滴又向欧洲打车应用taxify投资了1.75亿美元,为全世界“买买买”添上一笔。如果不加限制,资本促成垄断的苦果,全世界都能尝到了。

增量在哪:女皇看不懂的“五环外人群”

增量在消失。女皇后知后觉,终于也开始焦虑。但她并不知道增量在哪。

中国人却对他们很熟悉。他们被称作:快手用户。另一个名字叫做:五环外人群。

玛丽·米克:2017年,智能手机出货量增速降到0,互联网用户增速降到7%,普及度上升到49%。如果普及度达到50%,就很难继续增长了。

中国的数据更接地气。工信部统计,2018Q1,国内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27%,只有8187万部。在2017年,出货量前5名是华为、OPPOvivo、苹果、小米。

总体而言,苹果虽有增长,但中国市场正变成国产手机的天下。

其中秘密已无需多言。OPPO/vivo在三四线广铺门店,小米用“小米之家”紧随其后。

更大的市场在印度。据印度《经济时报》称,2017Q3,小米和三星在印度的市场份额均为23.5%vivoOPPO分别为8.5%7.9%。增速方面,中国公司来势汹汹:小米销售额增长8倍,OPPO增长8倍,vivo增长6倍。

简单地说,印度手机市场迟早是中国公司的。

可能很多人没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印度相当多人口,根本没有PC上网渠道。手机就是他们上网的唯一入口,能搭载以后一系列服务。中国的手机厂商、移动互联网,捡的是PC时代BAT吃剩的残羹冷炙。但在印度,他们可能成为BAT本身。

这也是为什么,一大波公司正要做印度的今日头条,比如腾讯最近投资的NewsDog

换言之,得印度者得未来。它们就是几年前的中国市场,只是玩家更成熟了。

玛丽·米克:电子商务销售额增速依然在增加。2017年,美国电商销售额增长了16%,高于2016年的14%。亚马逊占据美国电商销售总额的28%。实体零售销售额仍然在下滑。

这是一组奇怪的数据。当网络本身停止增长,电商为何增速不减?

在美国,电商渗透率并不饱和,增长存在滞后。亚马逊能挤压实体零售,继续获得增速。

但在中国,电商企业则早就摸到了天花板。据极光大数据统计,2017年电商销售额7.18万亿,占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9.6。网购APP渗透率则达到恐怖的69.9%,用户达到7.13亿。其中淘宝占53.3%,京东占20.6%

换言之,都被逼到谈“新零售”了,哪还有挤压实体零售的空间?

但中国电商确实摸到了增长的秘诀。2018Q1,阿里巴巴收入同比增长59%,相当于一艘巨轮有子弹的速度。其中,电商的增长归因于“渠道下沉+新农村战略”。除了阿里,京东也有33.1%的同比涨幅。

举例来说,淘宝去农村刷墙做广告,然后让村小二帮村民完成代购、收货。对网购、物流心生芥蒂的人群,也能逐渐接入电商平台。

但真正抓住增量的是拼多多。其2017年占有率,从年初的1.4%增长到年末的19.4%。据说,马化腾每个月要跟黄峥碰一次面。拼多多以社交电商的方式,确实触达了搜索电商永远也碰不到的人群:我不信任淘宝,但我信任隔壁大妈。

面对《财经》,黄峥这样嘲笑互联网精英的不理解:只有北京五环内的人,才会说这是下沉人群。他们才是中国最广大的老百姓,这和快手、头条的成长原因类似。

在报告中,互联网女皇也特别提到了快手。

玛丽·米克:中国短视频中,快手和抖音的DAU在一亿左右,用户每日停留超过50分钟,兼具高增长和高互动。

不容否认,技术普及降低了短视频的成本。但快手的爆发,其实是一类边缘人群的爆发。快手宿华有个很好的比喻:你嫌弃他们社会摇,觉得他们拉低了内容质量。但他们一直存在,只是之前没发声。我们只是打开了井盖而已。

那些你看不起的杀马特用户,也不在乎被你看得起。他们有自己存在的边缘业态,这些地方才是中国的大多数土壤。

讽刺的是,井盖被掀开,恰恰是大城市流量用尽,人们想起还有他们。手握资源的垄断巨头,办公室吹空调的互联网精英,不得不拉拢最遥远的人群。这就是快手为什么这么碍眼:它的存在本身,下沉的增量存在本身,就是社会发展不平衡的产物。

社会问题爆发,技术退居二线

玛丽·米克家世优渥,父亲是钢铁商人和律师。他在屋子后院建了自己的球道,将玛丽从小训练成一个高尔夫高手。等进了摩根士丹利,玛丽身边总是跟着三个助理。她擅长对付的是有钱的科技公司,是恨她或爱她的科技股投资人。

基本上,玛丽·米克就是黄峥鄙视的那种“五环内人群”。她一辈子也想不到,中国农村里望着天空的年轻人,整天在想什么。

也正因此,她报告中许多结论,放在中国又十分滑稽。她2003年开始关注中国,但她并不理解中国。

在这里,一切互联网问题背后,都有社会问题的痕迹。

玛丽·米克:要发现一个电商产品,消费者搜索始于哪里?在美国,49%始于亚马逊,36%始于搜索引擎,15%来自其他。

在中国,如果你统计“淘宝商品有多少来自百度搜索”,结果一定是个刺眼的020089月,淘宝彻底屏蔽了百度爬虫,百度再也搜不到淘宝的商品。自此,淘宝内部的商品推荐(流量分发)只由淘宝决定。

201311月,微信内点击任何淘宝链接,都只会导向淘宝APP的下载页。据称是淘宝封杀了微信,但双方互相指责。

最近,微信又在内部封杀了所有短视频链接,并对链接跳转/分享做了限制。

在美国,社交就是社交、电商就是电商。女皇的报告里,至多是一句“巨头开始多领域竞争”。但你真的任意封杀,多半会招来“滥用市场地位”的调查。

在中国,巨头就是军阀,是立山头拉帮结派的。互联网被分割成“阿里系”、“腾讯系”,为了自己生态,一切手段都是允许的。马化腾说:想不到这也要竞争,什么都要竞争。

在韩国早就是如此:大企业涉及能源、网络、制造业等一切行业。企业竞争不是业务竞争,而是财团打架。输出的不是业务,是资本本身。

玛丽·米克:在中国长视频领域,在线视频平台的内容预算,在2017年超过电视网络。具体来说就是优酷、腾讯视频和爱奇艺三家。

翻译过来,就是阿里、腾讯和百度三家。巨头正接管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马云说,阿里发现国人最需要娱乐和健康,所以做了文娱和医院。未来,你有机会在巨头的医院里出生,去他们超市买东西,在他们投资的企业工作,使用他们建设的日常服务,最后在他们的医院里死去。

其本质是,资本回报率太高,几乎抹杀了创新和劳动的成果。在科技领域,垄断倾向又是天然形成的。

未来,有人相信,下一个BAT不会诞生在互联网相关,而是在能源、医疗等领域。“这就是为什么YC最近几年的投资都这么奇葩。”自媒体人评论尸说。但在这些领域,打破垄断的可能更小。“面包会有的,只是不是你的。”

玛丽·米克:中国移动媒体/娱乐消费时长同比增长22%。增长分别是:社交网络、视频、游戏、新闻、音频和阅读。

不知女皇还记不记得,2017年火爆的还有狼人杀、直播答题。狼人杀一个项目,能两周融资上亿元。直播答题光烧钱就过亿,一年下去要20亿。最终,这些风口都成了笑话,投资人都不好意思提。

说到底,人们都在蹩脚地贴一个大风口:社交、直播或电商。然而僭越的努力最后也没成功。

这是精英们的玩法。在社会底层,快手、拼多多和趣头条,则在从“城乡二元化”对立中汲取养分。相比饱和、充分服务的城市互联网,这群人只要被服务、有人搭理,就很庆幸了。

即便在城市,白领也一个个买不起房、结不起婚、生不起娃。孤独感变成对猫娘、纸片人的喜爱,诞生了“猫卡”、bilibili这样的公司。阶级固化,僭越的幻想变成学习动力,催生了“得到”这样的知识付费平台。每天下班躺在床上,无力看书又不甘心睡去,诞生了“抖音”这样模式化的平台麻痹自己。

最近几天,援交软件“甜蜜定制”冲上iTunes国内社交top1,遭到各路媒体的口诛笔伐。但有这种下载量,是不是说明,中国有足够多“成功男士”能随手包养一个甜心,有这么多女生认可它是很好的获利渠道?

讨伐一个用户量如此大的应用,说它“不道德”,本身就是一件诡异的事。如果老鼠横行,你家墙壁一定早就千疮百孔了。

玛丽·米克:2017年,美国的净债务/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了二战以来最高水平。住房开支正增加,医疗保险补助也是。

在《报告》末尾,互联网女皇担忧“债务太高、住房太贵”。这是吞噬互联网活力的一大根源,影响甚至比许多技术变革要大。

中国更甚。央行声称,2017年中国住户部门,存款增加4.6万亿元,贷款增加7.13万亿元。是的,最爱储蓄的中国人,如今正拼命贷款。贷款干嘛呢?另一份报告称,2017年中国卖出13万亿元的商品房,相当于一半的居民储蓄。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