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买A站,怕是病急乱投医

娱乐硬糖李春晖2018-06-06 13:01事业线
A站得救了,暂时。快手也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未必。

今日(6月5日),短视频、直播平台快手宣布完成对ACFUN(以下简称A站)的整体收购。未来A站将保持独立品牌、维持独立运营、保持原有团队、独立发展。快手将在资金、资源、技术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

随后,中文在线发布公告称已与快手签署转让协议,拟以1.4亿元出售公司所持的A站13.51%股权。以此估算,A站整体估值在10.36亿元左右。较此前中文在线投资A站时的18.5亿元估值,下降近8亿元。

在先后与阿里、今日头条传出绯闻之后,在经历年初的关停、恢复之后,股权结构无比复杂的A站终于找到了愿意接盘的金主。据腾讯《深网》消息,在今年2月A站欠费停运、欠薪停工之时,正是快手创始人宿华及时提供了借款,结清了A站拖欠数月的员工工资和阿里云服务费。

显然,在A站来来去去的意向金主中,快手是最有诚意的。换句话说,快手是最迫切的。

迫切,迫切的拓展用户圈层,迫切的寻求变现渠道,迫切的制造快手的估值想象力。

今年快手的水逆期有些长。内容监管的重压,强敌抖音的崛起,流量变现的催命符,想必都令快手高层如坐针毡,迫切需要战略层面的新探索。尤其在上市前夜,收购A站具有资本层面的重要意义。

然而,对于A站,奥飞、优酷、软银、华策、中文在线……这些前面的投资者都寄托过和快手一样的热望,最终却是甩卖离场。是否想过,这可能不光是A站管理混乱、错过商业化时机的问题,A站,真是众人想象中的那个A站吗?

谁是A站?

在一次次的A站融资、A站乱斗、A站断网中,人们早把A站的前世今生扒个底朝天。但硬糖君其实一直抱有疑问:ACFUN究竟是谁?它和外界想象的、自己宣称的、资本看中的、或者资本假装看中的,是同一种存在吗?

长久以来,A站和B站被视为兄弟网站般的存在,也就是默认其有相似的内容构成、用户构成和商业潜力。而其中最关键的,就是用户构成。

一个年轻的亚文化社区,最能激发资本市场的原始冲动。一堆时间、金钱和荷尔蒙无处发泄的小青年儿,这得能讲出多少商业故事啊。但如果我们回到故事的源头,发现其基石是很值得商榷的。

首先,A站是不是年轻?

不上A、B站,或是较晚才接触到B站的不少分析者总认为两家差不多。但事实上,A站既然喜欢嘲笑“B站小学生”,当然因为这里不是小学生啊!

当资本市场一次次的兜售“A站是弹幕文化、二次元文化的发源地”这一概念,是否也忽略了其潜台词——发源地,这是有多古老?

硬糖君从2009年开始上A站,现在身边还在上A站的死忠粉,说真的,都奔三甚至超过30岁。A站本身已经很久未公布过用户构成,据外界传闻是年轻的。但A站的大量三次元内容,特别是文字区,能够明显感觉到其“广泛”的年龄层。

不妨今天的A站话题区Top话题,“不限量流量套餐猫腻多,你真的了解清楚了吗”,这完全是我妈会发给我的内容啊!

简单的推理就能揣摩出A站的年龄层。创办于2007年的A站,当时在宅圈是相当时髦的存在。但2009年7月,A站就闹成第一次停服,故障一直延续到8月底服务器迁移。此次事件直接导致老会员徐逸另立门户Mikufans,即B站前身。

随后,A站是波折不断。2010年3月开始持续的弹幕骂战,又造成一波用户出走。在创始人卖掉网站后,则开始反复陷入管理层震荡的噩梦。那就可以想象了,除了早年圈的一波老用户还满腹情怀,新用户为什么不选择欣欣向荣的B站,而是来A站还被老用户们冷嘲热讽呢?

而老用户、核心用户的问题,又引出第二个关键:A站是怎样一种亚文化?

快手对A站的收购,被普遍视为用户圈层的拓展、跨越次元的拥抱。然而,如果真的打开今天的A站,只消看看排行,就知道土味视频早已占领A站

A站真的没有那么年轻,二次元比重也没那么大。说其能补上快手的女性用户缺失,更是睁眼说瞎话。人家A站最初的口号就是“天下基友是一家”,拥有B站没有的鱼塘和体育板块,一直是相当男性向的好吗。

当然,A站还是二次元文化的圣地。其创造力之奇崛和多元,每每令硬糖君拍案叫绝。大量二次元梗如元首、金坷垃等,其实起于A站,但人家兴于B站啊,挡不住外界都将其归为B站的功勋。

A站仍然具有二次元的原创力,但A站的二次元太深入了,反而不如半深不浅的B站更利于大众传播。这就像网文写手经常会借知名作家的梗,但比原版火多了。

6月5日A站(左)B站(右)动漫区对比

另一方面,A站的社区氛围也和B站有很大不同。在A站上,最有存在感的用户是:硬核宅男、技术宅、腐女和文字区的自干五们。他们一骑当千,占据A站制高点,充满批判思维,少有崇拜情绪。

这种用户性质决定了,A站是一个不容易被带节奏的社区。

用户的独立思考能力和热情,绝对是这年头产品经理最厌恶的东西。同为二次元社区,B站虽然在圈外人看来相当特立独行,但事实上,B站却在一定程度上拥有和抖音类似的内容生产逻辑,那就是复制和模仿。 

这点在B站最红火的鬼畜区和舞蹈区尤为明显,影视区也不遑多让。从《极乐净土》、《千本樱》到《多情种》、《狐狸精》,不就是B站的短视频神曲吗?

快手去哪?

快手的第一次收购,来得比通常这个规模的公司慢一些。但虽然审慎,仍然能看出其忙乱——被内容监管、催促变现的快手,急需讲出新故事来给资本市场一个交代。

根据《财经》报道,最近一轮融资中,快手的估值已经达到180亿美元,预计最快于今年下半年上市。目前快手主要收入来源是直播,而直播的故事,2017年已经讲尽了,今年都是给直播号丧的。

互联网娱乐产品里,最有明晰自带付费模式的,除了直播,就是游戏。游戏更好,arpu值高。

快手想到的也是游戏。不只是目前我们看到的小游戏,还包括arpu值更高的中重度游戏。

据硬糖君得到的消息,快手今年已经在国内某上市游戏公司频繁挖人,其凶猛程度,甚至引发该公司在内部发公告警示员工。

B站对二次元游戏的成功运营,让人们看到了垂直视频社区作为游戏渠道的巨大潜力。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B站游戏业务收入为6.8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7%,较上一季度也增长了11.5%,占B站总营收的八成。

B站的优质流量,使其成为国内最佳的二次元垂直游戏渠道。对于快手,如果能用游戏将巨大流量变现,这不就是个小腾讯的故事吗?

但如今的A站,早已饱经沧桑。据此前AI财联社报道,2017年11月,A站的实际DAU已降至160万,移动端只有45万。

纵使A站得到快手支持后能稳定运营、扩张,前文所述的A站固有社区属性,也会影响其用户对二次元游戏的接受程度。更不用说,A站作为游戏渠道的那些最佳资源,不是已经被斗鱼分走了吗?

当然,A站对于扩展快手用户圈层确实有所帮助,我们从一个典型案例,其实可以管中窥豹A站能带给快手什么。

在这段火爆A站的土味视频合集中,UP主发起了对观看土味的挑战,弹幕则多在表达“受不了了”、“三分钟阵亡”的心情。

这段视频中的快手红人JIO姐、GIAOGIAO哥,如果不是通过这种解构形式,是很难触达A站用户群体的。但通过弹幕围观,却达成了一种猎奇效应,从而使土味完成了向更广圈层的传播。

这段视频甚至还能给我们更多。热门评论随便就能看到原生态的A站用户:鄙视快手秒拍抖音这些流行文化,玩主机游戏,需要上班赚钱。

但现阶段,跨圈层传播、多几个不那么铁的粉丝,对快手是不是那么迫切?还是需要画一个问号。

今年2月,A站关停时期用户的强烈反应,让外界再次确信:A站真有死忠粉,A站真有用户黏性。但为失败者、逝去者唱挽歌,本就是我们的一种互联网习俗。

资本市场是个需要不断投喂新故事的饕餮。别说资本市场,归根结底,整个人类不都是依靠想象力求生求存的动物?今天有什么意思,就是为了明天才苦熬苦干着。一旦失去了想象空间,像游戏、直播这样具有明晰付费模式的产品,不是这两年照样被弃若敝履?

5岁以下的孩子,很少不是神童的。非得要上了学,才知道这崽数学不行,语文也很烂。但没关系,还可以试试考艺术嘛。

*本文作者李春晖,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娱乐硬糖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