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跑路”的华谊兄弟,这次冤不冤?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贾阳2018-06-12 07:41事业线
就在几天后,华谊兄弟即将在上海电影节发布“H计划”片单,《阴阳师》等多个重磅项目即将揭晓。舆论的喧闹、资本的恐慌,将给这家公司带来怎样的危险与机遇?

从《手机2》风波,到商誉质疑,再到今天登上微博热搜的“高质押率”、“跑路”传言……最近,华谊兄弟遭遇了几乎是上市以来最大的一次舆论风波。

舆论背后,是资本市场对于华谊,乃至整个影视板块的“集体恐慌”。

截至周一收盘,华谊兄弟股价跌幅达3.25%,创五年新低;自3月下旬此轮跌势启动以来累计下跌32.35%。

针对多家媒体对华谊兄弟几乎质押全部股权的报道,华谊兄弟官方回应称,股权质押不是抛售股票,更不代表不看好华谊未来,也不会影响华谊兄弟的正常经营。王中军与王中磊先生一直关注各个行业的创新发展,也希望这些领域可以与上市公司有更好的联动。他们股权质押的资金用途,主要用于项目投资及股权投资,为引领行业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华谊兄弟周一晚间发布公告再次澄清,王忠军和王忠磊(即王中军和王中磊)自2014年至今未减持过公司股份,不存在套现行为。

事实上,高管“被跑路”的华谊兄弟这次是有点冤了。

虽然王中军、王中磊的股权质押率分别达到89.99%和83.20%,但此次解质押和再质押之后,两人的股权质押率较一季度末是下降的。此外,3月王中军和王中磊还增持了华谊兄弟股票。

就在刚刚,王中军和王中磊又先后发布了公开信,重申对华谊兄弟的信心。

有趣的是,这一切,恰好发生在华谊兄弟的各项业务快速复苏和提振之际。从《芳华》到《前任3》,再加上之前的《摔跤吧!爸爸》,这家公司的影视业务早已恢复元气;实景娱乐方面,外界虽然多有质疑,但行业几乎公认的是,华谊的多个项目由于入局早,几乎拿到了行业当中最好的条件,风险比如今大多数文旅项目要小得多。

就在几天后,华谊兄弟即将在上海电影节发布“H计划”片单,《阴阳师》等多个重磅项目即将揭晓。舆论的喧闹、资本的恐慌,将给这家公司带来怎样的危险与机遇?

复盘:“疯狂套现”传言引发大跌

贾跃亭与乐视网的惨痛事迹和年初A股大面积股权质押爆仓的往事历历在目,以至于市场形成了“高质押=危机“的条件反射。

处于“阴阳合同”指控风口浪尖的华谊兄弟6月6日发布了一纸“关于股东部分股份质押及解押的公告”。公告显示,华谊兄弟的第一大股东王中军最新质押2,200,000股华谊兄弟股票;第三大股东王中磊最新质押18,850,000股华谊兄弟股票,并解押21,980,000股。

截至6月6日,王忠军持股占总股本22.07%,累计被质押股份总股本的 19.86%,个人的股权质押率达到89.99%。王忠磊持股占总股本的 6.19%,累计被质押股份总股本的 5.15%,股权质押率83.20%。

有媒体据此报道称“华谊兄弟忽然质押几乎全部股权,疯狂套现”,引发市场恐慌。

截至周一收盘,华谊兄弟股价跌幅达3.25%,创五年新低(前复权价格);自3月下旬此轮跌势启动以来累计下跌32.35%。

盘后交易所龙虎榜数据显示,当日华谊兄弟遭遇净卖出7040万元,卖出的前五大席位中,机构席位占了两个。

事实上,华谊兄弟的质押比例并不高

所谓的“华谊兄弟忽然质押几乎全部股权,疯狂套现”的报道存在两大事实误区:

其一,并非“华谊兄弟忽然质押几乎全部股权”,而是股东质押持股。华谊兄弟的整体质押率并不算高。

其二,股权质押并不等于“套现”。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查询数据发现,虽然王中军、王中磊个人的股权质押率分别达到89.99%和83.20%,属于较高比例;但事实上,此次解质押和再质押之后,两人的股权质押率较一季度末的94.96%和86.90%是下降的。

查询王氏兄弟历史质押和解质押数据发现,目前大部分未解除质押的股权质押发生在2017年下半年到今年1月股价暴涨之前。粗略按照50%质押率、融资成本为10%、8到9元的基准价格计算,股权质押的平仓线为6.16-6.93元。但各笔质押的具体情形不同,粗略估算的数据或有很大出入。

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6月11日收盘,华谊兄弟的整体股权质押率为16.74%,在整个文娱板块中并不算高。

而被部分自媒体以讹传讹的“套现”说法也不准确。股权质押并不等同于套现。

华谊兄弟官方周一中午就此回应称:股权质押不是抛售股票,更不代表不看好华谊未来,也不会影响华谊兄弟的正常经营。

而对于股权质押获得资金的用途,华谊兄弟解释称:王中军与王中磊先生一直关注各个行业的创新发展,也希望这些领域可以与上市公司有更好的联动。他们股权质押的资金用途,主要用于项目投资及股权投资,为引领行业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华谊兄弟周一晚间发布公告再次澄清,王忠军和王忠磊(即王中军和王中磊)自2014年至今未减持过公司股份,不存在套现行为。

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更是发布了一封言辞恳切的致全体股东信,希望安抚股东:

首先,强调一直以来依法纳税。

其次,澄清股权质押是合法合规的常见筹资方式,且并无“突然”一说。2014年以来,王氏兄弟累计增持股票金额合计约6.4亿元。

再者,重申收购东阳美拉和东阳浩瀚交易的正确性,认为商誉问题不必“放大到洪水猛兽的高度”。

事实上,3月王中军和王中磊还增持了华谊兄弟股票,较原持股比例分别增加了5.88%和2.23%。

华谊兄弟被低估,还是危机将至?

一场“阴阳合同”的舆论战就让华谊兄弟以及众多影视公司股价暴跌,市场犹如惊弓之鸟。

这场纠纷已经进入到税务部门亲自介入调查的阶段。有业内人士发表文章称,影视行业在合同上的明确违法违规行为应该是调查不出来的,顶多是有瑕疵,而最后的处罚大概率也只是“罚酒一杯”。

2015年,华谊兄弟以高溢价收购浩瀚影视和东阳美拉。浩瀚影视承诺,2015年净利润不低于9000万元,自2016年度起,每个年度净利润较前一年增长15%,未达成业绩目标则需要以现金方式补足。绑定了冯小刚的东阳美拉则承诺2016年的业绩目标为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2017年到2020年12月31日每年度的业绩目标在上一年承诺的净利润目标基础上增长15%,如有差额现金方式补足。

东阳美拉2016年净利润略微超过业绩目标。2017年,东阳美拉实现净利润1.169亿元,也完成了业绩承诺。2018年,东阳美拉的业绩目标为1.32亿元。

浩瀚影视2016年净利润较承诺的1.035亿元低了逾200万元。2017年实现净利润1.56亿元,达到了业绩承诺。6月10日,华谊兄弟在互动平台回应“浩瀚影视为壳公司“的质疑称,东阳浩瀚的业绩承诺完成率极高。此外,东阳浩瀚在综艺领域有充足的项目储备,比如《奔跑吧》第二季、《王牌对王牌》第三季、《约吧大明星》第三季、《年味有FUN》第三季等综艺项目,项目和业绩是对所有疑问最好的解答。

在业务拓展方面,2014年,在华谊兄弟20周年庆典上,王中军就提出 “去电影单一化”。理由是,电影市场变化太大,如果仅开展电影一项,很容易陷入困境,因此要寻求多元发展,减轻电影业务的业绩贡献压力。

2017年,其“品牌授权及服务”业务营收2.58亿元,同比增长了0.61%。这一板块今年有许多动作,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华谊兄弟长沙电影小镇、华谊兄弟南京电影小镇和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郑州)预计将于今年陆续开业,但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此前分析过常州恐龙园,此类文旅项目在国内市场环境中,做大做强的确面临诸多挑战。

简单来说,虽然新板块存在想象力空间,但短期内,华谊兄弟业绩增长的最大指望还在于再造一个《前任3》或者《芳华》。

在上个月的2018华谊华影片单发布会上,华谊发布了包括《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云南虫谷》《找到你》《手机2》《江湖儿女》在内的5部重磅影片。其中,将于今年暑期公映的《找到你》入围了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主竞赛单元,成为剧情片单元首轮入围名单中的唯一华语影片。

王中军在致股东信中花了大量篇幅解释了华谊在影视内容方面的布局:与其说华谊兄弟“依赖冯小刚”,不如更确切的说 “依赖创作者”。小刚导演创造和转化IP的能力和价值已经得到了印证。打造了前任3的新圣堂,未来的发展路线也已经非常明确,会继续在电影、网剧和剧本工厂三个方向并行发力。

“争吵无法平息质疑,只有作品和成绩才可以。”

*本文作者贾阳,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