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大地震!摩拜百城免押金,ofo却陷“快黄”传言

派代网2018-06-12 18:02事业线
在小蜜印象中,摩拜、ofo两雄争霸共享单车市场,一直风光无限。可如今,一个可以任性“全国免押金”,另一个却陷入“快黄”的传言,沦落到与一个新起之秀同台竞争。相较之下,不胜唏嘘。
      骑摩拜,交押金。

一向对押金不松口的摩拜,突然宣告“百城免押”,且不需要信用分,新老用户可无条件退还押金。

摩拜方面透露,今年5月起,摩拜单车陆续在合肥、杭州、东莞等城市实行无门槛免押,“此次摩拜免押城市大批扩容达至扬州、绍兴、龙岩等百城,涵盖广大二三线城市,实现了半数以上运营城市的无门槛免押金。”

共享单车中,摩拜、ofo曾经两雄争霸,一直风光无限。可如今,一个可以任性“全国免押金”,另一个却陷入“快黄”的传言,同时还得与一个新起之秀“争宠”。 相较之下,不胜唏嘘。

此前,小黄车ofo已经被媒体拉出来“秀”了无数遍。

最开始,虎嗅的一篇文章《小黄车快黄了》,从小黄车、滴滴在职员工等多个独立信源处,确定了“小黄车大规模裁员和管理层变动”的存在。

很快,文章便达到了小编梦寐以求的10万+,并引发了业内的大讨论。事情持续发酵,逼得小黄车总裁于信在朋友圈做出反驳,言之凿凿,并称“背后有人推动”。

但没过几天,小黄车又被爆出在新加坡被低价甩卖、小黄车高级副总裁南楠是“真实出走”的消息,直接给在朋友圈直指COO和PRD(张严琪、南楠和杨汛)并未离职、ofo的海外业务也并未解散的于信一个打脸啪。

于资本、于民心,小黄车都试图在舆论中挽回自信;但现实“凉凉”,与滴滴闹掰,向阿里借钱续命,与背靠阿里仓廪厚实的哈罗单车相比,更添悲怆。

而于阿里,共享单车领域中,它手握摩拜、小黄车、哈罗单车三强中的两强。

有分析称,按照其多年来的惯用手段——中心化策略,阿里只要pick其中一枚棋子就可以。

小黄车与哈罗单车,要么合并、要么左右手互博选其一,交战,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后起之秀”哈罗单车

共享单车哀鸿遍野,有一个低调者却实现了逆袭。

在湖畔大学四期班的战略课上,这位冒尖儿的后起之秀,因“一年半内逆袭了摩拜和ofo,日订单总量超过前两者之和”,被拎出来作为典型案例分享。

哈罗单车的逆袭之路,还得从阿里大量注资开始说起。

至6月1日,哈罗单车已经获得蚂蚁金服等共7轮、总额为50亿元的融资。阿里以持股36.73%的比例,成为哈罗单车主营机构永安行低碳的第一大股东。

从此,哈罗单车背靠大树好乘凉。

支付宝共享单车页面中,你会看到哈罗单车有如“亲儿子”的待遇:全国芝麻信用免押金、新人月卡免费领,骑行活动还能和支付宝的蚂蚁森林能量挂上钩。

哈罗单车也不负阿里的神助攻,从3月份开始,哈罗单车注册用户增幅达到70%,日活跃数量渐渐逼近摩拜与小黄车。

当然,阿里的注资不会没有缘由。

首先,哈罗单车背靠上市公司,有供应链的加持。这一点是摩拜和小黄车所不具备的。

去年10月份,永安行参股的永安低碳,并购了哈罗单车的主营公司上海钧正,直接将困境中的哈罗单车送上人人称羡的发展道路,蚂蚁金服的投资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永安行总部在江苏省常州市,是“公共自行车系统生产商和专业运营服务商”,它的加入,让哈罗单车拥有对自行车供应链的掌控力,多了议价的可能性。

当初,专注于在三四线城市下沉市场的哈罗单车,正好与永安行“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一致,两者一拍即合。

三四线下沉市场,同时也是各大互联网巨头虎视眈眈的一块“肥肉”。拿下哈罗单车,阿里又可以少了件心事了。

多得阿里资本加持,目前,哈罗单车公司估值已达20亿美元以上。

“卖血续命”小黄车

小黄车的昨天,也似哈罗单车般风光无限。

2015年成立之后,小黄车获得共计10轮融资,平均每3.6个月就完成一轮。在多个资本的助力下,不到两年,小黄车就成为日单量超千万的平台。

其中,滴滴作为小黄车的大股东,在2016年9月份领投了C轮之后,D轮和E轮都能看到它的身影;蚂蚁金服则与阿里分别在D轮和E轮的投资者中出现。

我们知道,滴滴背后的二股东为腾讯,所以小黄车这几场融资,也被视为腾讯系与阿里系对头部共享单车“爱的供养”。

在滴滴成为小黄车的大股东之后,业内本以顺水推舟的心态,坐等滴滴收割ofo的消息传出;或者倒向阿里的怀抱,否则这回也没哈罗单车什么事了。

但剧情发生了反转。

根据《南华早报》的报道,小黄车已经拒绝了滴滴的橄榄枝。创始人戴威甚至在公司内部召开会议,表示要坚持独立。并借助丘吉尔标志性的V型手势,发起了一项名为“胜利”的项目——小黄车只要利润达到1块钱,这个项目便意味着胜利。

这一切表明,小黄车不想站队。

没了巨头撑腰的日子比较难过。为了自力更生,小黄车近来动作频频,成立区块链研究院、推行交通卡直接开锁,还卖车身广告,比如,广告最低的价位是160元/辆/月,加了车轴部分广告的品牌定制是2000元/辆/月。

开源的同时也做了节流,信用免押金只限定在五个城市实行,其他城市取而代之的,是购买95块钱的福利包,或者继续缴纳199块钱的押金。

这么努力地赚钱“搞独立”,小黄车除了要实现盈利目标之外,还有两笔着急要还的债。

在“天眼查”中,我们发现了小黄车在今年2月发生了两次动产抵押融资,一项是2月5日,被担保债权数额为5亿元,另一项发生在一周后,数额为12.66亿元。

而据无冕财经更加详细的报道,这是小黄车在“卖血续命”——将单车作为不动产抵押,获得阿里17.7亿元的融资。

“第一笔5亿元的融资,ofo向蚂蚁金服旗下的上海云鑫创投抵押了北上广深四个城市的445万辆自行车,这笔抵押将于今年6月7日到期。第二笔12.66亿元的融资,则抵押了北上深杭和成都五地的部分自行车,到2020年2月到期。”

不过,按照目前小黄车这几个“盈利方式”,要及时还上钱有些难度。

屋漏偏逢连夜雨,小黄车其中一条生财之道就被大大削弱了,共享单车的车身商业广告相继被北京、上海明令禁止。

要知道,因为首发优势和战略方向,相比哈罗单车,一线城市恰好是小黄车的优势所在。

但纵使如今小黄车千般万难也好,在哈罗单车大肆宣扬战绩的背后,我们还是能在数据上看到它和小黄车之间的差距:环比增幅居首位,但活跃人数远不能及。

鹬蚌相争,阿里获益

从前期烧钱大战来看,目前暂未探索到独立盈利模式的共享单车,和互联网巨头协同并进才是更好的出路。

而共享单车拥有的高频、低价的线下支付入口,以及一系列出行数据,都是互联网巨头嘴馋的一块大蛋糕。

作为都是阿里扶持的线下流量入口,小黄车诞生于一二线城市,制衡同一竞争场所的摩拜;哈罗单车下沉三四线城市,寻求增量市场,两者功能互补。

对于阿里来说,两者如果能够合并,也许会产生“1+1>2”的效果。

这或许就能解释,业内爆料因为私自上线微信小程序而惹怒阿里的小黄车,为何还未被阿里“抛弃”。

对于小黄车,阿里更有种坐场看球的感觉。

先来说说上文提到的动产抵押融资。当动产抵押融资的债务人,也就是小黄车不履行债务时,或者没法还清债务,作为债权人的阿里能做些啥?

情况一:可以将抵押物占有权转移给第三方。

我国相关法律规定,抵押双方不得直接约定专有权的转移。所以,这里的第三方,很有可能是哈罗单车。

再从小黄车抵押给阿里的自行车所属的城市来看,几乎集中在一线城市和省会城市,这无疑将补全哈罗单车的短板。

这是在各大一线城市对共享单车发布“禁投令”后,哈罗单车能看到的一线曙光。

情况二:可以通过双方协商的方式完成债转股。

不过作为小黄车的大股东,债转股必须经由滴滴同意;但根据之前传闻,是因为与滴滴闹掰才导致小黄车融资受阻,不得已转向动产抵押,如果传闻属实,这个方案恐怕很难实现。

所以,除非是滴滴主动解绑自己与小黄车的僵持关系,否则,小黄车终将落入阿里的“口袋”。

可以想象,在这一场英勇“度血”之后,阿里能获得的,包括超过445万辆的自行车、一二线城市的共享单车市场,以及优于腾讯生态的机会。

不得不说,这17.7亿元,阿里花得真值。

*本文作者,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派代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