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视:争夺独角兽只是第一场仗

中国企业家杂志梁霄2018-06-16 20:04事业线
“AI公司有一些会真正成为这个时代或者是AI里的领军企业,但大部分是会被淘汰掉的。”印奇说,行业的第一场仗是要争夺独角兽,而这一轮战役将在2018年结束。

蓝血独角兽:未来商业定义者

西方人用“蓝血”泛指那些地位不凡、智慧勇敢的精英才俊。蓝血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是处于社会顶层的那群人。

而在商业社会,我们认为蓝血指的是那些通过极致创新、超强执行和深刻洞察力,从零起步登上商业金字塔的创业英雄。

鉴于此,我们从2018年开始,首次推出“中国十大独角兽榜”,并将上榜者定义为“蓝血独角兽”(。

所谓蓝血独角兽,我们特指的是那些估值在10-100亿美元之间的创业领跑者。他们或是在繁密的商业丛林中发现新的蓝海,开创并主宰新品类;或是以技术之力崛起,成为新商业文明的代言者。

总之,在经过外部市场激烈竞争、内部自我进化成长之后,我们认为,蓝血独角兽在市场规模、商业模式、行业格局等方面,具备了定义规则的能力。

他们是未来商业的定义者。

今天推送的报道是中国十大独角兽榜单的第三篇:《旷视:争夺独角兽只是第一场仗》。

凭借AI技术,印奇希望旷视成为深耕行业的核心玩家,而并非一个工具性的“螺丝钉”。

2018年或将成为人工智能(AI)的分水岭。

IT桔子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八年中,共跟踪到1131家人工智能相关公司,收录1296起投资事件,历史投融资总额为1336亿元人民币,2015、2016年是其中疯狂增长的两年。行业在2017年进入休整期,资金开始慢慢聚焦到“头部公司”,催生了越来越多的行业独角兽。甚至连李开复都惊讶于人脸识别领域“竟然养活了四个独角兽”。

2011年创立的旷视科技(Face++)就是其中之一。即便在“高手”林立的AI领域,旷视的成绩也足够炫目:2017年4.6亿美金的C轮融资刷新了当时全球人工智能领域单轮融资最高纪录;更早之前的2016年,旷视科技CEO、联合创始人印奇就入选了福布斯“30岁以下青年领袖榜单”,并位列科技企业家榜榜首。

“AI公司有一些会真正成为这个时代或者是AI里的领军企业,但大部分是会被淘汰掉的。”印奇说,行业的第一场仗是要争夺独角兽,而这一轮战役将在2018年结束。

对于旷视来说,已经走过了七年的时间,最早的三年,基本上是技术积累和商业模式的探索,当时,他们推出了Face++平台,通过API的方式提供互联网服务,美图秀秀、快手等APP都用过旷视的技术。到了第四年的时候,才开始确立了如今的商业模式,旷视内部将此命名为“技术和场景双轮交替驱动”的核心方法论。

技术信仰是旷视内部所倡导的,印奇和他的另外两位创业伙伴——唐文斌和杨沐结识于清华大学姚期智的实验班,后者是中国科学院院士、量子计算专家、图灵奖获得者;但另一方面,技术的本质创新要与场景应用相结合,这也是他们内部所强调的第二句话——价值务实,就是能把技术变成最好的产品,用最好的服务态度真正发挥它的价值——场景成熟的时候,技术也会慢慢往前跑。

“互联网讲究快、单点突破,对于AI企业来说,快仍然很重要,但单点突破这件事,应该既要猛还要稳。因为这些行业很厚,一个单点打不动,你要有很好的布局。”印奇在此前接受媒体的采访时提到他们对AI+的理解。

在内部,他们将此称之为“火箭战略”,每年都会有一个针对某一行业的攻坚主题,同时之前的行业也会再延续,进入到一个相对深度攻坚的阶段。金融是旷视首个突破的行业,在2015年3月举办的德国汉诺威IT博览会上,马云亲自演示了“刷脸”支付,为支付宝的人脸支付功能站台——而这个功能模块正是由旷视开发的。2016年旷视将重点放在了安防领域,2017年又锁定了手机,为华为、vivo、小米提供了技术方案;据印奇所说,旷视现在也在准备“下一级火箭”,内部定位是AI+IoT(物联网),除了公共安防之外,还会有一些跟商业相关的物联网场景。

“我们最早做的一个场景就是金融,这个产品的领先地位已经做得相对比较明确了,已经成为我们第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收入来源。”印奇说,而AI+安防或者AI+公共领域物联网基础设施,这个领域是从一两年前开始布局的,还会延续两到三年,才能有一个比较好的收获。

凭借AI技术,印奇希望旷视成为深耕行业的核心玩家,而并非一个工具性的“螺丝钉”。

在他看来,这也是+AI和AI+两种模式的本质区别,前者只是浅层赋能,AI企业只是给一些行业应用者提供了深度学习的能力或者作为某一项技术的外包方而存在,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行业的核心业务里,也不可能成为整个大生态里的一员;而AI+则是说人工智能公司能够与行业深度结合,使其成为由AI驱动的新行业,比如新金融、新安防。甚至在一些行业,会逐渐成为这个行业的领先者和主导者。印奇认为“这是未来三年将会发生的事情”。

这也就进入了他所谓的AI战争的第二个阶段——角逐百亿美金的公司。

实际上,旷视内部早就提出了“双百亿战略”,希望在两年左右的时间内,总体收入能冲破100亿,印奇给出的数据显示,2017年旷视的收入增幅在5倍左右,并计划未来也保持3~5倍稳定的增幅。

“现在整个中国的互联网和AI行业确实都是高速发展的,而且本质上我认为这样的速度也是很健康的一个状态,”印奇说,但这场战役的战线却注定会很长。他以前有过速战速决的想法,但现在他很认同美团点评CEO王兴的说法:未来的主赛道,都是长期战争状态。尤其是硬创新,更需要用长跑的心态来做,“做芯片、AI,一定是需要多年积累的事情。所以,无论是研究机构还是公司,一定不能太看中眼前,而是需要看长远对一个行业的判断和坚持。”印奇说。

创立公司之后的印奇,最近几年学会了滑雪,慢慢地体悟出了两者的相通之处:创业也就是从坡上下来,选择的行业越热门,坡就越陡,速度会越快,一直不会放松。最后发现技能越高,控制越好,逐渐适应不断提高的速度,才能游刃有余。

旷视正处于这样陡峭而又拥挤的坡道上,它掌控的“滑雪技能”能否使其赢到最后呢?

技术和场景的深度融合是旷视的一大优势,但在印奇看来,这只是旷视的浅层竞争力,最深层的竞争力来自于团队,“旷视汇集了一批相对年轻、有冲劲,同时是今天在AI这个行业里面深度耕耘的一帮人,我认为这才是旷视更长久的力量。”但另一方面,旷视目前的一大任务也是让年轻的团队尽快成熟起来,这对印奇个人来说也是一个挑战。“我个人的成长怎么能赶得上公司的发展速度?这也是我一个小小的焦虑点所在。”因此,在过去的几年,这个被外界称之为“技术天才”的创始人正努力去做一个“更加全面的经营者”——花了很多时间在整个公司的战略、商业和资本上。

尤其是在过去的一年,旷视做了一个很艰难的调整,就是将技术和商业在组织架构上进行整体的打通。过去,旷视深度介入了金融、安防、手机等行业,这使得这个团队的成员不再像早期那么简单——都是做算法研发的人,他们更像Google工程师的工作风格,现在除此之外,还有前端负责产品化、商业化、规模化的员工——这些人相比前者会更加接地气。“如何把不同的人捏在一块儿,并在同一个大的使命下去奋斗,这个其实蛮难的。”

但印奇显然不是一个惧怕挑战的人——这位在2018年刚满30岁的CEO正当年轻,野心蓬勃,而在仰望星空的同时,他也不乏脚踏实地的耐性和韧性。

在一篇演讲中,他曾说道,“其实我特别鼓励大家做一个未来的野心家。当你有这个野心、有这个梦想,不断地去实现,有朝一日也许真的能成功。另一方面,我想跟同龄人说,一定要在当下、在今天、在这一秒钟真正做一个踏踏实实的实干家,做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野心会把旷视带向何处呢?

“就像IT领域会产生微软,互联网领域产生Google一样。AI波及的行业非常大,会颠覆现有的科技行业竞争格局,一定也会出现好几家‘庞然大物’占据各自领域的话语权。”印奇显然希望旷视成为其中之一,“成为世界最顶尖的技术公司,之前中国公司很少是真正的技术驱动型的公司,我认为这也是我们这一代企业需要去直面和解决的一个新挑战。”

*本文作者梁霄,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中国企业家杂志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