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4000万粉丝应援!《创造101》“高光时刻”背后的偶像革命

娱乐独角兽周锐2018-06-26 08:09事业线
100天的录制能不能换回一个“花路”?这是《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共同的疑问,本土偶像借助综艺迅速出道,但是国内的偶像产业化时代却远没有到来。

6月23日晚,经过四个小时的直播,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段奥娟、Yamy、赖美云、紫宁、Sunnee、李紫婷、傅菁、徐梦洁11位女孩最终成团出道,这背后作为基础的是100多天不分昼夜的训练,10期节目播出,47.75亿的播放量,147亿微博话题阅读量,超过4000万的粉丝应援费用,和余下90位女孩的淘汰。

朋友圈、微博热搜、豆瓣八组、知乎等各大媒体社交平台被这11位女孩相关内容洗屏,从圈层狂欢到社会大众群体性迎合,她们尚未从《创造101》这档偶像养成节目带来的流量热潮里脱离,但已经有无数人开始猜测她们的未来——出道了意味着什么?所谓的“女团”最终能走到哪里?此时高光时刻是开始还是结局?偶像产业的泡沫退去之后,现实面目是何种模样?

如同此前《偶像练习生》推出的男团“Nine Percent”一样,公众对于这群出道偶像的观感里带着一种看烟火一样的悲悯,仿佛国内年轻偶像的生命也如烟火一般:璀璨、夺目、瞬间达到高点但是稍纵即逝。

杨超越、王菊、孟美岐或者蔡徐坤、范丞丞这些名字到底能不能在冰凉的娱乐产业留下自己的印记,不得而知,但是女孩男孩们在镜头前表现出的穷途末路和决绝让人心惊。出道之路是一场蝶变,但却无法知晓冲破关卡之后,面临的是坦途还是悬崖。

从“偶练”到“土创”,

谁掀起了“偶像革命”?

国内没有真正的偶像产业,这是2018年之前公众的认知。日本创造出杰尼斯、48系等成熟的偶像工业模式,将“养成系”发挥到极致,韩国SM、YG、JYP三大经纪公司在世界掀起韩流风潮,偶像流水线化,而国内对于“偶像”的概念停留在港台黄金时代出现的流行歌手和2005年超级女声带来的选秀盛世。

这期间SNH48、TFBOYS等本土偶像团体相继出现,但是日式偶像养成模式在国内并没有引起大众市场的震动:国内48系内部斗争风生水起,但在圈外只剩下“四千年美少女”这个色彩微妙的名号,TFBOYS起初则在一片嘲声中成长,粉丝情绪与公众反应呈现两极化。

——直到2018年。

今年上半年《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两档偶像养成网综以春雨惊雷的姿态让公众意识到国内偶像市场正在疯长。

“偶联”率先以男团打开了国内的流量场,12期节目,32亿播放量,超过2000万的应援集资,一众练习生被粉丝热潮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资本与商业品牌纷纷圈地跑马,连带着练习生背后大大小小名不见经传的经纪公司也开始获益,如卜凡、灵超等练习生所在的坤音娱乐今年4月获得了数千万元的Pre-A轮融资。

Nine Percent九人限定男团的推出是“偶练”交出的一份成绩单。C位出道蔡徐坤的全网热议度迅速超过了一线流量明星鹿晗,随后几乎以一人之力碾压了“归国四子”,成为当时最具流量价值的新世代偶像。九人团则迅速开展全国粉丝见面会、商业代言、综艺录制,目前官方对外宣布了包括立白、手游“消除者联盟”、“武林外传”、必胜客、IDo香水等七款代言产品,也参与了《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奔跑吧》等综艺的录制,还拍摄了红秀的封面。

对于粉丝而言,九人团的热度在圈层内十分稳固,即便成团至今尚未对外推出任何团队作品,但是参加见面会、看看综艺、为爱豆刷销量等已经足够满足大部分粉丝的追星需求。可在大众市场上,九人团的关注度或许远不如出道前了,没了综艺的长线曝光,公众的视野都集中在了模式“一门同宗”的《创造101》上。

国内市场上女团市场比男团逼仄,粉丝对女偶像与男偶像的标准截然不同。艾漫数据发布的行业报告指出,粉丝对男性偶像年轻外表、调皮性格更加看重,对女性偶像的实力则要求更高。女团除了颜值要求,唱歌、舞蹈、rap等业务技能更具圈粉价值。这也是“偶练”率先推出男团的原因之一。

所以《创造101》的开局并不被看好,随着剪辑、赛制、女孩们的表现等各种本土化因素的发酵,节目被网友调侃为“土创”。但随着练习生特色逐渐鲜明,社会各阶层开始在节目内容中找到投射对象。练习生王菊以少数派引起圈层狂欢,最终在互联网渠道与媒体造势下形成了一次波澜壮阔的社会舆论热潮,王菊成为流行icon,她成为了年轻群体某种价值观的身体力行者,也成为了节目的流量担当。当节目流量来自于社会舆论而非练习生个人——这意味着“土创”开始出圈。

王菊的流量热度逐渐平息后,杨超越接过了流量的大棒。一个女生废柴、爱哭、五音不全但有着讨喜的外形和迷之观众缘,能否成为女团的一员?这成为“土创”结束前大众探讨的第一课题。杨超越业务能力不足却身在高位,引起了巨大争议与关注但本人显得十分懵懂,再加上她来自农村的家庭背景,自带社会阶层的隐喻,这让她简直成了各大媒体笔下钟爱的人物素材。

节目内容上有孟美岐、吴宣仪等这类“标准化女团”护航,话题上有王菊、杨超越持续供应火力,“火箭少女101”11人女团的最终推出或许比Nine Percent更加声势浩大。但媒体报道,从应援集资来看,女团集资金额近5000万,远高于男团,可从粉丝热度看,男团蔡徐坤一人的超话粉丝数达到137.7万,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等女团热门成员最高23万。

偶像产业化是现实还是伪命题?

这两大团体的出现最大的意义或许是让国内掀起一场认知革命,人数占比仅3.7%的新世代偶像,产生了娱乐圈8.6%的全网讨论量,极速发酵的偶像市场和庞大的粉丝流量,让各界开始正视偶像产业,并试图建立起本土的偶像体系。

但刨除意义落地到实际价值,这两档节目对国内偶像产业产生了哪些具体价值暂且不谈,“偶像革命”虽然让国内掀起了偶像产业化的浪潮,仅从国内零零星星的偶像经纪公司与愈见稀少的练习生资源来看,产业化、工业化都为时尚早。

艾漫数据显示,目前偶像市场上的练习生基本来自几家固定的经纪公司。37%的练习生来自时代峰峻、乐华娱乐、麦锐娱乐、香蕉娱乐四大经纪厂牌,进行艺人经纪运营的影视娱乐公司如嘉行传媒、欢瑞世纪等也占有一定练习生资源,市占率为16.7%,传统的音乐娱乐公司如华纳音乐、环球音乐等也提供部分练习生,占比约为7.6%,剩下的市场则来自音乐平台,如赖美云所在的齐鼓文化,模特公司,如王菊所在的Esee英模文化,还有一部分个人练习生。

《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已经消耗掉了部分练习生资源,经纪公司开始陷入“人才荒”。泰洋川禾联合创始人、经纪人赵珊说,“中戏、北影、上戏,但这几个学校基本上已经没人(练习生)可签了。大家再去北舞、舞蹈院校和地方的舞蹈院校。我们也从社交平台上面看了一些新人,真的是一见真人,关了滤镜没法看的。”

练习生与普通素人的区别在哪里?在日韩偶像体系里,练习生的时间并不固定。日本杰尼斯或48系采取“研究生”机制,从小进行训练,训练一段时间后才会在小型演出或者出道前辈舞台进行伴舞伴唱,表现优秀的研究生则有机会出道。韩国则将日本偶像体系中的“养成”基因减少,快速训练,流水线式生产偶像,但韩国顶尖女团少女时代前成员郑秀妍,练习生时间达到7年,作为EXO成员的张艺兴练习生时间也达到4年。

相较之下,国内练习生的时间、出道工序都更加简单。麦锐娱乐CEO王丛介绍,在麦锐娱乐制定的培训计划里,女生会在练习12个月、男生练习18个月后完成练习生到新人艺人的蜕变。

偶像养成节目中需要的练习生与普通相比,要求具备一定的业务基础,除了长相要求,还需要在唱歌、跳舞、礼仪、镜头感、表情管理等方面经过训练,并非一张白纸。如杨超越、董岩磊这类此前并无训练基础的选手固然能在节目中让观众体会到养成的成就感,但是从无到有并不容易,杨超越就因为节目中业务能力没有明显的进步也未拿出努力的势头,还拥有高人气而遭到部分人群的反感。

国内缺乏练习生,同样也缺乏供出道偶像发展的渠道。如Nine Percent出道之后除了线下粉丝见面会、商演,线上曝光基本靠录制综艺,或许之后还将出现直播、网剧等曝光形式,但是没有作品稳固人气是硬伤,小福利小视频只能喂饱垂直粉丝,商业市场不会因为偶像比了一个爱心而尖叫。

同样火箭少女101也有相同的困境,少女们成团当天就对外宣布了第二天将亮相湖南卫视《毕业歌会》,媒体报道节目表演状况百出,而这场演出或许是不能拒绝的,成团之后是女孩们的高光时刻,需要趁热打铁。因为谁也不知道这股热度有多久。

偶像市场断层了,这是业界人士老生常谈的一句话。断层显示在人数和作品上,人数问题在SNH48、TFBOYS 、火箭少女101,Nine Percent等新生代偶像出现得到缓解之后,公众的注意力就更加集中在了作品上,偶像需要作品吗?当然需要。火箭少女101是奔着中国最强女团的名号去的,在她们之前这个称号曾经被冠名在SHE身上,而SHE能成为一代人青春记忆不止是因为偶像身份,还有曾经风靡大街小巷的专辑。

当11位“火箭少女”最终站在出道舞台上,脸上带着妆容和眼泪,耳边回响着粉丝的呐喊,头发上沾染着漫天飞舞的粉色彩带,她们穿着统一的制服,摆好姿势,对着镜头熟练的微笑,没有人知道她们在想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她们的未来如何。

*本文作者周锐,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