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又一特大诈骗案!1731人被骗6.5亿元,“黑中介”成医疗旅游大毒瘤

又一特大诈骗案!1731人被骗6.5亿元,“黑中介”成医疗旅游大毒瘤

新芽NewSeedIrene2018-06-27 15:56事业线
距医美骗贷狂欢被媒体曝出仅过去一年,而“仿制药代购第一人”的故事也似发生在昨天。黑中介,成为医疗旅游这个“朝阳行业”难以根治的毒瘤。

一次“免费”出国体检变“天价”抗癌之旅,再次剥开医疗旅游行业黑产。

1700多人被骗6.5亿元,黑中介的“致富路”

今年6月,天元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向《株洲晚报》介绍了这一特大医疗旅游诈骗案:

2017年10月,43岁的罗女士在其常去的美容院介绍下,开启了赴马来西亚的免费豪华之旅。

根据罗女士的回忆,尽管“免费”,但行程处处极尽奢华。从走出机场,就有专车接送、警车开道,豪华游轮。在组织者唯托国际的安排下,罗女士在行程第三天接受了吉隆坡一家医院的全套免费体检,紧接着就被告知可能身患癌症,需立即治疗。医院制定出预防癌症的治疗方案,惊惶的罗女士接受了治疗,花费62.5万元。

回国后,罗女士带着这份英文体检报告走访了两家国内医院,均得到未患癌症的结论,得知被骗,她当即向天元公安分局报案。

经警方初步核实,像罗女士一样被骗的共有1731人(仅2016年1月至2017年10月),诈骗金额6.5亿元。涉案的唯托国际和鑫谷国际均是经过注册的正规公司,在国内26个省发展了121个代理商、数百家美容院。罗女士这样经常光顾美容院的女性,就是他们的目标。

根据株洲晚报报道,该诈骗团伙组织严密,从选定对象到诈骗模式,均有精心设计和统一培训,甚至专门聘请律师给员工授课,规避法律风险。而他们的犯罪地——泰国、马来西亚、日本和迪拜,正是当前亚洲医疗旅游最热门的地方。

距医美骗贷狂欢被媒体曝出仅过去一年,而“仿制药代购第一人”的故事也似发生在昨天。黑中介,成为医疗旅游这个“朝阳行业”难以根治的毒瘤。

花样翻新,用户精准,被黑中介“深耕”的医疗旅游市场

2016年是海外医疗旅游爆发式增长的一年。海外就医痛点明显,其中涉及的签证、问诊、就诊,甚至短期居住,各个环节都需要专业服务,这使得医疗旅游的客单价高出一般旅游团的数倍,巨大钱景诱惑下,传统旅游中介、OTA平台、跨境医疗机构、互联网医疗平台纷纷杀入,黑中介自然也不能例外。

然而,玩家们并不满足于提供“标准服务”,为了在这一链条中攫取更多利润,给特定人群提供的特定线路层出不穷。

高净值人群,自然是大病慢病、精准医疗、基因检测的精准客户。这类人群看病有多贵?在新芽NewSeed(ID: pelink)某次采访中获悉一个案例,一个家庭为救患肝癌的女儿赴美国治疗,前后花费了近200万美金。

然而,高昂的价格并不意味着对等的服务。此前日本就曾爆出部分医疗机构未向日本政府申报、便使用他人脐带血为患者进行再生治疗的医疗丑闻。大约有100人自2015年以来接受了违规的脐带血治疗,其中也包括中国患者。

不过,医疗旅游的“低价”策略更为火爆。利用一些国家低廉的医疗服务和药品价格,赴海外就医的中产也不断增多。例如,在印度肝脏移植的价格只需1.4万美元,而美国则在20万美元以上,并且在一些领域,印度的医疗技术水平远超欧美。和印度类似,马来西亚、泰国等医疗旅游近年来发展迅猛,逐渐成为其旅游产业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为了鼓励外国人来看病,政府甚至出台一系列政策,为患者大开方便之门。

在传统旅游线路中,这些亚洲国家产品早已成熟,低门槛、易复制,也让这些线路成为黑中介扎堆的地方。低价、免费策略是惯常手段,黑手伸向大爷大妈团,也就有了文首的特大诈骗案。

医美则偏爱寒暑假,考生们刚走出高考的考场,就坐上了去韩日的飞机。论坛中询问韩国哪家整容医院靠谱、旅游签证能签多久等问题,总在寒暑假期间更新置顶。毕业旅行顺便整容,已成为年轻人的“标配”。

瞄准这一群体,消费金融平台纷纷布局,在一本财经一篇《医美骗贷狂欢:大巴车拉农妇去套现,中介医院勾结撸出15个亿》的文章中写道:“一年时间,出现了么么贷、星计划、快分期、即分期、马上消费、51人品、美分期、易日升、壹分期、易美健、小牛分期、爱美贷、麦芽分期等30多家知名平台。百度金融也宣布入场,布局医美分期。”

除了这三类最常见的医疗旅游产品,还有为了某种国内没有的药物组织的“专线”,例如赴泰国购买HIV特效药的同志团等。

为什么市场冷了?

这曾是一个被普遍看好的市场。

从市场容量看,统计显示全球医疗旅游产业从2000年不到100亿美金,飙升到2017年的7000亿美金,并且以每年20%的速度保持增长。2014年至2016年的两年时间,中国医疗旅游人数从10万+激增至60万+。

从旅行目的看,大病慢病、体检和整容稳居前三。据媒体报道,2016年医疗旅游人群中,约40%是晚期肿瘤,1/4是去体检的,1/8是去做整形美容。符合当下中国中产对于健康和悦己的消费心态。

然而,同时踏中消费升级和大健康两大风口的医疗旅游,负面似远比融资消息多。在新芽NewSeed随机调查了几家国内知名医疗基金和投资机构后,收到的答复都是“不看、不投。”

这和几年前形成鲜明对比。

2014年,主攻高客单大病医疗旅游的盛诺一家,获得红杉资本中国千万级A轮融资,这一消息成为行业的催化剂。之后两年里,初创公司批量涌现,大公司踊跃入局。

专做医疗旅游的公司融资方面,除了盛诺一家,另有2014年底完成B轮2000万美元B轮融资的优翔国际,2014年9月完成天使轮的泓悦国际,2015年7月完成天使轮的爱腾医疗,2016年12月完成天使轮的康安途等。

传统旅行社自然也不甘示弱,2014-2015年间,如凯撒旅游的美国体检、日本癌症早筛产品;中青旅的韩国整形、体检产品,中旅总社的韩国微整形、 体检产品,众信旅游的瑞士抗衰老、美容产品等。

OTA也不能免俗。2015年,携程上线了医疗旅游频道,并在次年战略投资了一家美国试管婴儿服务商。医疗旅游成为增长乏力的旅游行业一剂强心针。

进入2017年,医疗健康融资大爆发,成为最受资本关注的领域,然而医疗旅游这个细分领域,却鲜有再爆融资。

对于市场转冷的原因,新芽NewSeed尝试做了如下分析:

1.   市场容量并没有想象的大。几位投资人均表示,即使在消费升级的当下,这依然是个“小众市场”;

2.   夹缝中生长,缺乏行业标准。在医疗和旅游的边缘叠加的夹缝里生长,该用什么标准去衡量产品品质和公司质量?

3.   小而分散,难有一家独大。主打高端路线的公司严重倚赖医疗资源,问诊、就诊后,回到国内还得有购药渠道跟上,极度考验公司的资源整合能力;而主打平价甚至“免费”的产品,门槛低、易抄袭,同质化严重;

4.   国内一些新政的出台,有望扭转国内外医疗、医药的差距,对医疗旅游市场可能造成冲击。例如随着国内新药审批速度的加快,出国买药的诉求将发生转变。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