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异变前夜:“血小板”爆吧驱赶患者引出新仇旧恨?

吴怼怼吴怼怼2018-07-29 10:04串儿吧
老用户若被同流合污,他们深知B站的黑点在哪,且其捣乱基本都是零代价,这对B站莫不是一个隐患,但能触动他们顶风“作案”的因素正是另一群“蠢萌”小将,说到底还是B站之责。

近日,B站有些诸事不顺。

正值Bilibili World开幕的多事之秋,7月20日b站站长碧诗对狗粉发起攻击,掀起又一轮骂战,与此同时,央视就动漫涉及乱伦、色情等问题点名批评B站。当管理层着急忙慌地赶着灭火,有网友利用新番人气角色“血小板”名义在血小板吧中散布不良内容,试图驱赶吧中患者网友,再次引得不明就里的观众纷纷斥责B站用户低智无脑。

对此,B站24日下午出面回应,称这些言论“明显经过策划扮演”,将启动法律程序。据网友猜测,事件导火索和反串黑的目标直指B站小将及狗粉丝。但不管目的如何,为了一己私欲攻击病人离开(人世),这已然触怒了道德底线,而B站也未必全然无辜。

当其对极端用户群体的管理越发失控,我们不禁怀疑平台开放后的历史遗留问题,是否从未得到解决,反而在商业化的刺激下,正在引导B站产生异变。

也许B站从来都不是净土。

B站被谁带了节奏?

“血小板”粉丝驱赶病人的爆吧事件,不能排除是网络黑粉反串、故意抹黑B站的可能,甚至很大程度上,B站近期频繁受到舆论攻击,可能也预示着反常背后的暗箱操作,这正是B站有底气直接走法律程序的原因。

据知乎网友描述此事经过:先是有萌二在血小板贴吧ky,招致批评,但部分人拒不认错、继而反喷,引来各路人士进场,其中最多的就是狗粉丝反串B站拥护者,他们的过激言论导致事件恶性发展。也就是说,爆吧的导火索是萌二,而激化矛盾的在于反串黑,从目前对贴吧言论的追踪可以看出,这一可能性很大。

首先,发表驱赶原住吧友或是诅咒病人离开的网友,吧龄皆超过5年,更高的长达10年以上。其次,最初部分网友在血小板吧刷动画角色,其实远没有形成占吧的趋势,反而是因为一些批评者发出“不要占吧”的口号,继而涌现出一大批“请患者离开这个吧”的言论。很显然事件发酵后,他们自称粉丝去代表整个群体,具有明显带节奏的嫌疑。

比如上面这两位谷风酱和波罗斯,被网友扒出吧龄分别为8.9年和11.2年,在“抗压吧”的某个帖子下,这位名为“谷风酱”的用户“坦白”其深谙反串技能,还被网友劝说。

另外,还有一些前脚在修车TV发帖、后脚来血小板吧带节奏的,通过其不加隐藏的动态和“抽象”标签,似乎也直指B站抽象亚文化圈的“粉丝”。B站这部分“粉丝”擅长钓鱼引战和反串,成年人居多,也是抽象文化的爱好者,恰好与这次事件的主导者行为相似。

更重要的是他们不止和B站渊源颇深,而且与“小将”们仇视许久,甚至部分人抱着“没了B站,二次元就能回到以前那种纯净时代”的想法,为反而反、为黑而黑。这或许本是B站内部的矛盾,但这次爆吧事件中,他们为自己泄愤、不惜人身攻击无辜病人,不得不说已经上升为一种道德危机,一种B站从二次元发展到多元过程中衍生的道德危机。

某种程度上,血小板爆吧并不是一次意外,而是必然。

当B站越来越因一些无脑萌二和过激黑粉的“尊严”之战,而乌烟瘴气,二次元圣地早已成为过去式,如今更严重的是,这部分“异变”的粉丝是否会影响B站的健康发展。

内斗源于粉丝异变?

当平台逐渐开放,用户水化一直是互联网商业中百思不得其解的痼疾,从天涯、豆瓣到知乎,它们的式微或质疑多与内容质量下滑有着根本性关系。但在这其中,少有像B站一样“流派”纷呈,却每天过得势如水火,整天不厌其烦地给对方扣帽子,为什么原本一个对二次元抱有相同志趣的群体,在有了平台支持之后反而越加分裂呢?

或许这是B站从二次元走向多元不可避免的结果,但某些粉丝群体的壮大,和B站刻意的宽容不无关系。从一小撮人的偏见,演变成整个群体的对立,实则是二次元用户心理变异的一个非正常过程,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被相互攻击为“批小将”和“狗粉丝”的用户群体。

批小将认为二次元纯洁无暇,自诩守卫者,而B站老用户转化的“狗粉丝”,宣称反对批小将是为净化B站的正义。可能一开始两方分别代表新老用户,基于本身的立场还各自持理,但在不断激化的矛盾中,他们的行为和言论已经显示出某些极端化倾向,批小将因二次元文化受商业认可,萌生出高人一等的错觉,越发口无遮拦,而狗粉丝借助抽象文化恶心对方,不惜粗俗有理、底线尽失。

近日B站因低俗内容而被央视点名批评,随后下架了一批动漫。一般来讲,政策敲打在内容行业早已司空见惯,但是B站“守卫者”似乎受不了这口气,直言“请道歉”、“B站黑客爆破央视”、“B站在青年人中的影响力远超央视,它敢封,某些人就敢疯”等等。

从这些言论可以看出,B站小将有的不只是膨胀,动漫天然携带的软色情元素,本就上不得台面,可是他们对这部分内容却表现出极度的宽容,并试图将其正规化,这才是最不合理之处。而在这部分情绪衍生和扩展的过程中,B站无疑充当了纵容者的角色。

另外,也正是因为B站对众多动漫软色情内容的审核不严,而同样被批评为低俗的土味抽象亚文化圈,却受到诸多限制,这种双标令混迹多年的老用户产生抵触心理,所以借抽象梗抵制批小将、顺便抗议B站,从而也就逐渐发展成为所谓“狗粉丝”中的一部分。

如果这部分人只是借快手一些低俗内容,恶心优越感滋生或是言论无脑的批小将,那不至于过分苛责,但是血小板爆吧事件以及更早之前的事情,暴露出这一群体的核心问题,就是以“恶”治“恶”。萌二或小将的“恶”在于无知无畏影响正常用户,而为了抵制他们,一些老用户的做法就是自己不惜成为“恶”,这两者谁比谁高尚呢?

粉丝心理病变,从而引发B站用户结构和文化氛围发生异变,对真正向往并理性看待二次元的人来讲,净土难回、圣地难寻。

两极化预示B站突破不了圈层文化的界限

从二次元到嘻哈、街舞,近几年来圈层文化受众群体的扩展前所未有,但不可否认,推动其走向荧屏的都是商业利益,若由此产生一种小众文化可以转为主流的念头,不得不规劝一句,贵有自知之明。不仅仅是因为有政策导向这一难以捉摸的风险在,更是在于圈层文化本身可能就不具备普世特性。

B站粉丝走向两极化,就是最直接的例证。

批小将和狗粉丝的演变由来,最初从行为不满引发,到现在发展成为理念上的绝对对立,其中掺杂着二次元面对外来文化进入时的不适和冲突。批小将普遍将抽象文化圈的群体,认为是快手污化B站派来的水军,他们自诩二次元“神圣不可侵犯”,进而鄙视这个圈子以外的任何文化现象或形式。

既然二次元想走向主流路线,就不得不包容主流人群的各色差异,但很显然,圈层文化多有排斥外来文化的固有习惯。也就是说,缺乏包容性,使得二次元很难走出小众的界限,即使平台硬是通过商业化扩充受众群体,也会导致部分粉丝心理变得极端。

实际上,B站小将一面极力拥护平台商业化,高举“没钱怎么用爱发电”的旗帜,另一面却过激地反对商业化后用户开放给B站带来的影响,看似守护,实则是在实力拖后腿。

另一点极端还表现在批小将的盲目崇拜和信奉,正如他们所说,将二次元看成是生命中唯一的光,不容污染,但相反地,因为看不到二次元本身的瑕疵,所以这一圈层文化天然带有的某些难以考究的属性,却成了最合理、最受追捧的存在。这说明圈层文化非但无法自我净化,反而助其生长,实难被主流认可,又或者说,基本没有转化为主流文化的可能性。比如女装、骨科、哲学、软色情等,毫无疑问在诉斥用户紊乱的三观。

当然,老用户由粉转黑、进而被融到“狗粉丝”的群体,实际上已经站在了B站的对立面,这部分人很难再由平台管控,可他们的出逃本质就属于B站开放后的历史遗留问题,这或许是值得深思的一点。

更重要的是,老用户若被同流合污,他们深知B站的黑点在哪,且其捣乱基本都是零代价,这对B站莫不是一个隐患,但能触动他们顶风“作案”的因素正是另一群“蠢萌”小将,说到底还是B站之责。

总而言之,“血小板”爆吧既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背后粉丝群体的恩怨纠葛已然将B站引至异变前夜。

*本文为新芽NewSeed特邀作者吴怼怼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