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亿独角兽跑路,上千家医院震荡,医疗“高利贷”谁该还债?

新芽NewSeed谢蕊蔓 Irene2018-08-22 19:05事业线
远程视界是否涉嫌诈骗仍未有定论,不过,对于基层医疗这片“资本荒漠”来说,无疑是沉重一击。

直到现在,北京远程视界集团的官网上还挂着一份《严正声明》。声明称:“近期有媒体使用未经我公司合适的信息公开报道……给我公司造成了恶劣影响和巨大损失。”但拨打这份声明上的电话,已经是空号……

8月13日,来自黑龙江、河北、内蒙古、湖南、陕西等地的十多位县级医院院长来到北京远程视界集团最新的办公地址益园文化创意产业基地。他们不为开会,也不是会诊,而是为了维权。

几个月前,这家跑路的公司还拥有员工近5000人,子公司63家,是估值66亿的独角兽。

维权的院长们表示,他们都被远程视界给“骗”了,本以为不花一分钱就能获得昂贵的医疗设备,如今一台设备也没到,等来的却是融资租赁公司的催款单,有的甚至背上几百万到数亿元的债务。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基层医疗不仅没人,更没钱

曾有分析称,2003年到2013年,那是公立医院发展的黄金十年。这段时间公立医院的收入增速都是20%30%50%,甚至有些医院一两年可以翻一番;“就算是完全不懂医的人去当院长,也不会干得差”。不过该报道断言:2017年后,公立医院将陷入大面积亏损。

事实上,基层公立医院早已负债累累。

在去年新芽DEMO医疗专场上,一位创业者说道:“提起中国最好的医院,90%的人会想到协和”,“截止20166月,中国医院总数2.8万,其中,三四线城市医院数量占到2.5万家。但每天仍有70万外地人来京就医。”

2011年医改下沉到县至今已有8年时间,一线城市三甲医院的虹吸效应依然没有明显改变。为了吸引患者就医,基层医院确实在“增强患者信任上”下足了功夫。

软件上,人才短板始终存在,而医联体是解决方案,但基层医院在其中难有话语权,便将心思更多地花在了“品牌塑造”上。

有统计显示,2010-2016年,县级医院医疗设备资产的平均增长率最大,为13.4%。硬件方面“规模”当道,肆意增加床铺、扩建面积,盲目引进设备,为此不惜举债。

基层医院的诉求早已被市场发现,近年来围绕基层医疗的创业公司不断涌现。远程视界便是其中之一。

远程视界免费提供远程系统软硬件服务,基层医疗机构能利用无现金担保的医疗器械,低成本扩大自己的市场;远程视界还安排三甲大医院专家下乡帮扶,帮基层医院学会操作赚到钱。

这一模式自然迅速获得了缺钱的基层医院青睐。在远程视界创办的第二年即实现了盈利,短短三四年就成为全国最大的医疗设备销售商,也凭借两轮融资成为了估值66亿元的独角兽。

理论上,医疗领域的创业公司想成为独角兽,平均至少需要8年。远程视界将这一时间缩短了一半,似乎的确切中了基层医院的“痛点”。

跑得出规模,跑不出的模式

远程视界收入主要来源于两部分:首先是医院产生的运营收益,其次是通过从设备生产商买入设备再高价卖出得来的差价。远程视界董事长韩春善曾公开表示,远程医疗+融资租赁在业内是他们的首创。

根据协议,设备购买是以融资租赁方式完成。远程视界负责采购设备提供给医院使用,设备款由融资租赁公司提供,医院作为承租人和名义还款方获得设备使用权,医院只需从项目收益中,每月按比例归还设备款给融资租赁公司,不足部分由远程视界垫付。

这个模式基本上跟“商业地产包租销售“类似,如果地产商在短期支付租金后消失,购房者发现跟自己签协议的只是一家皮包公司,所购商业房产也根本租不出去,现在的远程视界基本就留下了这样一个烂摊子。

“说好的设备都没到,我们签了一个亿的设备,一年毛利润才1000多万。”黑龙江一家县中医院院长表示。“远程视界开始承诺的很好,说不用我们掏一分钱,从来没提融资租赁的事。”

据公开报道,从2016年开始,远程视界不按承诺供应设备和专家的现象越来越严重,2017年年初,远程视界资金链骤紧。公司以筹备上市要封账为理由,不再支付设备租金,不再向北京医生专家支付报酬,代理商和员工的奖金更是扣住不发。同仁医院、安贞医院、阜外医院、宣武医院等多家北京大医院都在去年先后与远程视界终止了合作。

远程视界停止垫付租金后,不少医院根本无力偿还本息。江西某医院院长说,其医院每年毛利润只有200万左右,如远程视界不垫付,根本无法按合同在规定3年内还完1300多万的本金和利息。

医院纷纷表达着自己的委屈,远程视界的创新模式也遭到“庞氏骗局”的质疑。事实上,医疗领域创业的特殊在于,不能是创造需求,而是在传统需求基础上进行改善。当市场需求与服务供给出现断层时,才有创业者的机会。

当患者需求是规模和设备吗?恐怕是医生资源,于是,在规模和设备的投入过大,却从患者身上赚不回来。“规模”二字的盲目追求,给了这场骗局一个最合理的解释。

骗子很疯狂,资本却谨慎

在基层医疗领域不仅有创业公司,还有骗子,可怕的是,一些创业公司的套路与骗子极为相似。

打着协同医疗示范工程、国家科技支撑计划、精准扶贫等旗号,尤其是承诺“免费”,一切美好而诱人。此前中国消费者报就曾报道过以“慈善”为名向医院提供假生化仪的事件,被骗、被罚基层医院上千家,遍布30个省市自治区。

 投资界曾采访过某位投资人,揭开了这些骗局的套路:

下套第一步:话术统一,打着技术支持、慈善扶贫、专家培训、医生集团的旗号,高薪聘请当地退休官员为顾问,听起来高大上。

第二步:邀请基层医院院长参会、旅游,吃吃喝喝看表演,再进行煽动性讲话,大家跃跃欲试,一半以上医院当场就能签订协议。

接下来就是帮扶科室,一个科室远远不够,还会专门选择有设备买卖需求的科室。该投资人表示,“现在甚至有些医生集团也正在利用这种模式”。

基层医疗领域,利益链条过长带来的风险,以及目前仍未有创新模式被验证成功,使得资本在该领域表现得“手紧”。

2017年,整体医疗健康领域在一级市场累计融资规模约为400亿,而基层医疗领域的融资金额仅达42亿人民币(动脉网数据),仅占1/10。

远程视界是否涉嫌诈骗仍未有定论,不过,对于基层医疗这片“资本荒漠”来说,无疑是沉重一击。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