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浪淘沙,细嗅木兰花:只写漂亮APP的姑娘

极客公园久候2014-06-23 09:18新芽网
就像黛玉论诗一样,立意第一要紧,修辞格律其次。对刘旸来说,写代码只是实现自我的手段,开发的本质是一种创作,重要的是创作的欲望,以及一颗停不下来的少女心。

词Ci和它的作者

登高临远,等车地铁,忽然好想赋词一首?这时,只要打开手机里的「词Ci」,选一个词牌,按照平仄填上几句,你就可以过一次词人骚客的瘾了。


要知道,在此之前,填词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即使是熟读宋词三百首的人,也未必能说清《生查子》和五言律诗的区别。你能翻到的当代人的词作,格律大多错得一塌糊涂。倘若真想严格遵循格律,填词初学者需拿上一本龙榆生的《唐宋词格律》或王力的《诗词格律》来对照平仄,找到用韵、对偶的位置。当然,网上也可以搜到一些这类网站,它们是这样的:

鹧鸪天

+|--+|-(韵)+-+||--(韵)+-+|--|(句)+|--+|-(韵)

-||(句)|--(韵)+-+||--(韵)+-+|--|(句)+|--+|-(韵)

或是这样的:

钗头凤

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中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

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中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

……多少纷纷的诗欲就此说再见。

「这些教人填词的网站好像还停留在上世纪,从来没变过!不好用,也不好看。」词Ci的作者刘旸说道。不好用和不好看,都是她不能忍受的。

当时刘旸和一位朋友在上海醉白池游玩,这位在海外思乡情切时,常想动笔写词的朋友,向她抱怨没有合手的填词工具。为了让好友能够方便地写词、检查平仄,刘旸独立制作了这款「词Ci」App,前后用时半年,一个人完成了这款应用从设计到开发的所有工作。

这段时间里,刘旸在拇指阅读担任唯一的iOS工程师。虽然拇指阅读有着一些可爱的小功能,如笔记的导入导出、可向好友借书等,但整体设计还是很男性化的,简洁,说不上美或不美。这让刘旸在开始设计「词Ci」时就决定,要把这个应用做得非常个性化,色彩斑斓,富有美感。

所以刘旸给「词Ci」的词牌浏览用了一系列中国传统色,排列得像彩虹一样。最让刘旸感到得意的,是信笺底纹的应用。比起「水墨」、「烟雨」这种被过度使用的「中国风」意象,古人早就有了「浣花笺纸桃花色」这样现成的好设计。为此,她专门买了一本关于中国古代信笺的书,现在App里有两幅信笺底纹,就是直接从书里扫描进来的。在写词时,信笺旋转,铺展,收起,指尖拂动,笺纸切换。刘旸借鉴了Bambooloop里小卡片效果,让醉扫吟笺的风雅,在iPhone屏幕上也能颇具质感。


包括繁琐的编辑校对工作,刘旸都是自己一个人做的,经常做到深夜。即使在这样,她在深夜里校对那些例词时,偶然也会觉得有所通悟,感到透过这些词,可以体会到这些词人的心境。虽然相去一千年,但她感到自己与他们之间并无多少隔阂。在制作「词Ci」这段时间,刘旸根本不知道这个App会有多少人使用,也不知道用户会怎样去使用它,只能一切凭自己想象。

今年1月底,词Ci上架,很快就上了AppStore的新品推荐,受欢迎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期。尤其让她感动的是情人节收到的许多用户热情的邮件。现在,词Ci已经有超过16万的下载量。

「我从小就在图书馆借阅格律书,即使看懂了也记不住。见到词Ci时,我就感叹,如果十年前有它该多好。虽然现在没有那么多小春秋想要写了,但是自从用了词Ci之后,我每个月给我们杂志的月末盘点写一首《西江月》,虽然水平不高,传播效果还不错。我想,即使词Ci是一款收费App,我也会去买的。」作为一枚词Ci粉丝,我对刘旸说。

「收费的话,可能就与很多人无缘了呀,现在这样就很好。」刘旸笑着回答。

  停不下来的少女心

刘旸毕业于浙江大学数字媒体技术专业,是一个典型的工程师,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写代码,周末和晚上也写,写到凌晨两三点也是常有的事。除此之外,她自认为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她容貌清瘦秀丽,看上去像一个素颜的麻豆,但自称不是很在乎自己的形象,也不怎么运动。她的微博也好,朋友圈也好,几乎都是各种App的分享测试,似乎根本无意于经营这些社交网络。

除了豆瓣。她自2006年开始使用豆瓣,是豆瓣重度用户。几年前,她曾给豆瓣写过一封Email,希望他们给电台增加一个功能,可以让用户推送豆瓣电台单曲给某位豆瓣好友,但未收到回复。失望之余,刘旸hack了豆瓣电台,用ActionScript和Flex做了一个桌面应用--DouChaos。它不仅可以下载电台歌曲,给朋友推送歌曲、直播自己的歌单,朋友同时听一首歌时还会出现彩蛋。那段时间刘旸每天都和朋友在一起听对方的豆瓣歌曲,玩得不亦乐乎。

  

    刘旸用ActionScript和Flex做了一个桌面应用--DouChaos,风车按钮的梗源自《还剩下什么》MV

在这个应用的界面里,有一个风车形状的按钮,用于发送操作。这源自刘旸小时候对羽泉一首MV的记忆。那个MV里,男孩在女孩的病房里挂了满满一墙的风车,当女孩醒来时,风车纷纷旋转起来。多年以后,她仍对这个画面念念不忘,就把这一形象用在了设计里。

当时,她辞去了杭州网易ActionScript程序员的工作,一方面觉得自己对制作网页游戏没什么感觉,一方面觉得iOS上的应用都非常精美,又看好移动端的发展,就决定离职学习iOS开发。

2011年,刘旸宅在家里,学习、对着下厨房App做做饭。手里的学习工具很简陋,一台「黑苹果」经常程序写到一半就死机,直到前同事很关心地送来一台MacMini。这段时间,刘旸一边从头学iOS开发,一边写了第一个App--天气旋律闹钟(WeatherTunes)。

  

「天气旋律闹钟」是刘旸制作的第一个iOSApp

这款闹钟最大的卖点是可以设置对应各种天气的音乐。比如你设置了希望在雨天的早晨用一首《RainyDay》唤醒自己,这样在你睡眼朦胧之时,听到「Itsarainyday,arainyday……」就知道了今天是个下雨天,进而在爬出被窝前开始思考雨天要做的事情。不得不说,这是一款非常温柔的应用,让起床这件事,乃至整个早晨都变得流畅优雅了。除了梦幻般的水彩背景会随着天气变化之外,刘旸还请朋友做了多款城市、国家的主题。

这个App在苹果商店售价6元,包括几次限免在内,共计五六万的下载量,海外更受欢迎。可惜随着iOS系统不断升级,Bug多到不想改,刘旸在考虑把它下架:「过去做的事已经告一段落,还有新的事情要去做啊。」

谈到最近在做的新App,是一款可爱风的日历记事应用,名字已经起好了--InspireMemo。之所以叫Inspire,是希望这个App能散播乐观正面的电波,让人使用起来感觉生活是多彩而美好的。

刘旸写这个App的初衷来自same中一个叫「研究APP」的频道,有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在那里求人推荐一款日历App。刘旸私下比较了一些同类产品,觉得--怎么都那么丑!完全不能忍受可爱的小姑娘使用这些,于是刘旸再次扮演了小女孩的许愿精灵。

InspireMemo的追求很简单。刘旸希望人们用起这款App时大呼:「好漂亮!好好玩!」刘旸为它加入了许多大幅度的手势操作,让人用起来很爽。她觉得自己的日常生活非常简单,无非就是听歌、做饭、写代码,这些重复的事情,没有必要在小屏幕上敲字,用几张可爱的贴纸就可以表现出来,所以在InspireMemo里会加入各种萌爆的贴纸(说到贴纸,刘旸是Line的狂热爱好者)。InspireMemo可能会是一款收费App。

在团队中实现更大的野心

就像黛玉论诗一样,立意第一要紧,其次才是修辞和格律。对刘旸来说,写代码只是实现自我的手段而已,开发的本质是一种创作,重要的是自己有创作的欲望。同时,她认为女孩子非常适合写App,因为想法细腻,对美的追求也高。不管是唐诗宋词元曲,还是明清小说,都有不少扫眉才子女校书的身影,我们这个时代,最适合表达的写作体裁也许是App也未可知呢?让刘旸感到可惜的是,她身边几乎没有这样的姑娘,大学班里的女孩现在只有自己还在写代码。

说到个人App和工作的关系,刘旸说自己会坚持做个人App,去满足那些细腻的需求,但如果总做这些小App也会感觉厌倦,倘若要做更伟大的事,还是需要加入一个团队。


刘旸在same办公室

今年1月,刘旸发现了一个叫same的App,当时她激动地在豆瓣里说:「这个团队很牛逼,我想去!」此前,刘旸最想去的公司一直是豆瓣。same不但有着和豆瓣相似的情怀,而且有着豆瓣所不具有的适合移动端的特性。

现在,她已经来到same团队三个月了,自称在same还只是学习。此前她一直倾向于iOS6的精致拟物风格,不是很接受iOS7,对色彩炫酷的毛玻璃效果也不是很感冒。但same的扁平化设计、简洁如系统般的列表式内容呈现方式,对她触动很大。

same主打无压力社交,不但不能导入朋友关系、搜索某个特定的人,甚至可以率先屏蔽掉你的某些微博好友。由于没有关注关系,这里一切交流都讲求缘分。没有名人,没有红人,没有转发和评论,每一条信息都是平等的。在各种频道里,用户可以直接传图、发歌/听歌、发起投票……这些都是老派的豆瓣迟迟没有做出的功能。

尤其是「早起打卡」频道,只要在早上按一下打卡,same就自动给你播放一首歌,并送上几句话,这些都是same的老大vin亲自挑选、编撰的。

在和刘旸煲电话采访时,曾说到打卡这件事。我说希望能看出自己坚持了多久,因为自己曾打算如果坚持30天早起就送自己一个礼物。谁知我稿子还没写完,这个统计打卡天数的功能就已经被他们搞出来了。

现在same已有10万下载量,用户大多是学生,气氛活跃而友好。虽然内容看起来很低龄,很碎片化,弥漫着自拍和各类小情绪。「但same就是这样的社区啊,有深度的社交就交给知乎什么的来完成吧。」

「改变人与人的沟通方式,就是我更大的野心。」刘旸说道。

(剧透:最近,刘旸正鼓捣着把DouChaos做成实体硬件产品,same风格,上面是否还会有风车?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本文作者久候,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极客公园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