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准90后沈洽金:第三种登录,脸就是凭证

新芽NewSeed黄梅娟2015-03-31 09:21酷公司
如果用户的SDK授权给两个或多个APP,系统会提醒用户设置安全邮箱,每次重刷人脸时,都会发一条提醒到这个安全邮箱,如非本人操作,可以点击冻结。

文:投资界 黄梅娟

马云还在德国CeBIT上演示支付宝的刷脸支付时,国内一家创业公司已经把“刷脸”用到了登录上。这个来自深圳、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团队,3月13日产品正式上线,名为一登。

进入一登官网,有两个入口:一登SDK为B端开发者提供免费的刷脸登录功能接入服务;一登体验中心则开放给C端用户体验,三秒即可完成登录,扫描人脸还可以识别出用户的性别、年龄、心情、颜值、微笑值等信息。

潮汕人多创业,我不是90

一登创始人兼CEO沈洽金是广东潮汕人,89年生,天秤座。2010年开始,沈洽金和他的团队就开始做一些小的项目,大学毕业后曾在北京创业两年,做自动排版系统,2014年8月回到深圳。

一登项目于2014年6月启动,沈洽金和他的团队本打算做一款名片APP。就在当月,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汤晓鸥、王晓刚及其研究团队宣布其研发的DeepID人脸识别技术的准确率超过99%,比肉眼识别更加精准。“人脸识别”一下子火起来,沈洽金认为,脸是人的第一张名片,就想把人脸元素整合到自己的产品里去,逐步开发出一登SDK。之所以做SDK,沈洽金解释道,“因为我们的产品本质是一个用户性的东西,其实就是用户的一个ID,它的形态是APP还是SDK都是可以的,SDK开发的速度会更快一些。”

虽然只是SDK,但开发时的技术难度依然很大。做SDK,首先速度得快,还得稳定,省流量、省电、体积小。作为一个账号体系,整个后端不容许有任何差错,一个数据的错乱都是灾难性的。沈洽金对投资界表示,“这块我们也是做了很多准备的,未来还将邀请乌云这类的黑客组织来进行评测,扫描漏洞。”

据沈洽金介绍,一登的所有数据,都是由深度学习模型算出来的。因这个模型使用的数据绝大部分来自国外,所以会出现测试数据不太精准的情况。训练数据图库基本都是成年人,对孩子的识别率也较低。一登的策略是,不断去增加使用场景的训练,不断去改进,沈洽金相信算法也会越来越准。

BAT背书,便捷大于隐私安全

国内社交软件的登录方式,以密码和二维码为主。这两者本来并不存在,因为人们需要一个验证方式而被发明出来。“刷脸”则不同,脸永远不会离开人的身体,用来登录会简化很多。

人脸识别技术虽然在公共安全、安防等领域被广泛应用,但其带来的隐私问题也一度被用户所顾忌。一登在绑定人脸上传到服务器时,并不上传原始数据,而是将图像进行转码加密,保证用户的原图不会泄露。

另一层安全保护机制是:如果用户的SDK授权给两个或多个APP,系统会提醒用户设置安全邮箱,每次重刷人脸时,都会发一条提醒到这个安全邮箱,如非本人操作,可以点击冻结。冻结之后,需要进行人工解冻,一登的技术团队会排查出是否本人登录。

虽然做了多重安全保护,但沈洽金表示,“便捷的优先值永远高于安全”,在他看来,隐私安全可以有多种方式来解决,比如建立风控模型,事后赔付等。

如今,支付宝、腾讯都在做“刷脸”相关的研究,巨头在不断教育市场,而一登这样的团队可以借助巨头的用户教育,乘风而行。沈洽金认为,一旦整个行业都在刷脸,用户也会不自觉地去做。一登的竞争对手,不是face++这类人脸识别技术公司,而是微博和微信登录,特别是微信登录。

去年5月,一登团队已获百万天使投资。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