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资本姚亚平:用户是短视的,没有划时代的内容,VR就是0

新芽NewSeed占莎2016-01-10 14:18科技控
往往当用户知道他自己想要什么东西,是由用户需求推动的,比如说模式性的创新,几乎都是用户的需求做的,用户想要什么,就会有人来满足这个。而往往用户是短视的。用户并没有这样的远见,这个需要资本推动。

1月8日,超维星球召集的VR用户体验公益活动——VR家长汇在北京举办。在圆桌对话环节,高原资本执行董事姚亚平表示,衡量一个行业到底是不是资本过热,首先看这个行业的美女集中程度。他表示,互联网领域看不到科技进步,是因为这些年大家都在用互联网改变某一个行业,在做效率上的创新。下一步,我们仍然要去做技术上的创新。VR和AR就属于技术上的创新,但是没有划时代的内容,VR就是0。

以下是姚亚平的具体阐述:

我们衡量一个行业到底是不是资本过热,首先看这个行业的美女集中程度。我们看二十年前卖房子,到十几年前卖车,到十年前的互联网行业,哪一个行业美女的集中程度由稀疏变成密集,就说明过热,而且选择方向是非常非常准确的。在这一点上大家可以来衡量一下,VR这个行业从投资角度来讲,事实上中国会做TMT的技术创新。整个中国互联网16年的时间里,做的都是模式创新,在整个VC的投资里面,不都是在创新,整个世界经历过一些跌荡和起伏,比如说六七十年代的半导体,到后来的芯片,到后来的软件,到后来的PC硬件,再到后来的通信设备,再到后来的互联网的诞生,再到后来才产生了前面所说的互联网跟各个行业的应用,产生了互联网+。我们看到以互联网产生为限,在互联网产生之前,整个互联网的进步是由技术创新推动的,但是互联网之后,整个世界的进步是由模式创新来推动的。

互联网的模式创新已触到天花板,下一步还是靠技术创新

换句话说,就是本来我们这个行业里面最优秀的这些精英,应该去研发一些硬件的所谓的发明,来推动大家的进步。我们小时候所谓教育的发明创造,应该是发明一个实物,但是后来发现所有成绩优秀的学生都去百度、阿里,每天都在写C语言和JAVA,你发现在互联网领域看不到科技进步,是因为这些年大家都在用互联网改变某一个行业,只是在做效率上的创新。你会发现一个情况,今天的互联网在模式创新里面,已经到了跪着把东西给你送上门,大爷,用吧,O2O都已经到这份上了,意味着在互联网的模式创新里面,已经很难再做进一步的推动。所以互联网进一步的推动,仍然仰赖于技术进步和技术创新。这里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整个中国互联网过去16年时间里面,我们所有做的这些东西都是基于中国的用户,为什么中国互联网在看起来我们的技术并不那么强大的时候,能产生世界前十大市值的互联网公司,中国能进2个、3个甚至4个,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只基于本国人口做到1千亿美金市值,但是中国连台湾都不需要去,我们就能把我们的公司做到2千亿美金的市值,这是因为我们的人真的很多,我们过去15年的时间,都是基于人口做的事情,但是基于人口的生意已经看到了一个变现的天花板,下一步我们仍然需要去做技术性的创新。

但是在中国整个VC做的投资里面,绝大部分的投资项目都是2C的,凡是2B的项目,除了个别做企业安全,做系统实施的还能稍微赚一点钱,2B的项目都是失败的。而在美国,我们高原在美国VC的投资,2C的项目占了百分之三四十,2B的项目能有百分之三四十,还有百分之二三十去投一些未来几年才能看得到的东西,比如说三年前他们就做VR和AR的投资,就在尝试。而在中国,你会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基于人头的,在这一点上企业更愿意付费,企业比个人更有远见,企业愿意付费会推动这个国家的科技进步。美国的企业更愿意买企业服务软件,我愿意按人头每年花1千美金做这个服务,但是中国的企业服务软件需要CRI系统吗?所有的200个员工以下的QQ群,今天通通都用微信群,老板有什么指示在微信群里发一声,比CRI系统有效多了,在这一点上来讲,我们的企业考虑到我们人工的低产出和低成本,我们的企业并不愿意为这个付费,所以导致我们的国家发在技术进步上,还是有一些落后的。

没有划时代的内容,VR就是0

话又说回来,说到在AR和VR在应用的产品上,应该怎么样去做,我们会发现我们前面苏总讲过一个问题,这一点也是我们考虑的出发点,一个产品的需求是由什么来创造的,是由用户的需求来推动的,还是由资本来推动的。往往当用户知道他自己想要什么东西,是由用户需求推动的,比如说模式性的创新,几乎都是用户的需求做的,用户想要什么,就会有人来满足这个。而往往用户是短视的。当乔布斯告诉大家原来手机是这样之前,我们大家都觉得诺基亚172、173已经是极致了,所以用户并没有这样的远见,这个需要资本推动,资本跟模式创新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模式创新的东西是0和1鉴变,比如说旅游公司,这个生意做得成功与否是0和1鉴变,你没有多少收益,但是有一定的收入,公司能活得下去,但是做技术创新的东西,0和1是断点性的东西,成了1,失败了0。比如说当年我们做芯片的生意,这个芯片研究出来了,过了,1,研究出来不行,0,哪怕你研究出来了,你的运算效率比你的竞争对手慢0.5秒,不好意思,你是0,所以在做技术创新的时候,他只有1,没有后面的,没有0.5的成功,没有0.8的成功。

所以今天我们看到这个状况,事实上硬件的创新是技术性的创新,对于技术性的创新,我们不能再用过去互联网的思维看,过去是模式的创新,今天的VRAR是技术性的创新,而今天由于我们伟大的创业者都避难就易,不太愿意去公关,所以大家都选择了在我们这个领域里面去做一些简单的事情,这个简单的事情就是大家都不能够、不愿意去做技术创新,都愿意去做别人做出的东西,做模式性创新。这个里面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当乔布斯把iPhone呈现给我们的时候,其实全世界并不知道基于iPhone可以做那么多的APP,直到伟大的乔布斯把iPhone推到3G时代的时候大家才知道可以基于此做APP应用。到今天我们并没有看到VR、AR领域可以划时代的产品,大家都很热衷做基于我们意想中的硬件设备的应用,大家想想你们做的那些硬件能用吗?你们做出来的游戏你们自己愿意玩吗?基于这样的基础,大家为什么还要继续这样创业呢?大家想基于我们硬件里面内容创新会是什么样的状态?基于硬件的内容创新会是一个3D推广了20年,如果没有《阿凡达》,3D电影就是0。所以我们需要3D的《阿凡达》,如果没有这样划时代的内容,VR就是0如果大家不是为了买质量的PSP的内容,谁会买那个东西,就是因为有那么牛的游戏,有那么好的用户体验。

今天大家想想VR和AR的创意,今天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50年前,大家去想芯片的创新、硬件的创新,怎么去做计算机。大家觉得今天创业跟你们理解的商业模式不一样,是因为过去理解的商业模式是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创新,而中国没有经历过一个硬件的创新,中国所有牛的计算机电子行业毕业的人都去做马牛了,没有做硬件的创新,剩下的唯一一点都是蓝翔技校毕业的,在深圳做山寨机,今天所有的VR和AR行业都是基于我们的山寨机行业崛起的,而不是基于我们中国的半导体行业和硬件行业的技术实力。

*本文作者占莎,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新芽NewSeed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