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昭告天下的“不爱了”,都跟钱有关

新芽NewSeed占莎2017-05-20 12:27事业线
既然不能一别两宽,各生欢喜,那总得“搞搞事情”,博得一点关注。人心、人性,如此而已。爱着的时候,要花钱;不爱的时候,连跟斩断,非但不想再花钱了,还想把花过的钱,都讨一点回来。

爱着的时候柔情蜜意、你侬我侬。不爱的时候,要通过昭告天下的方式轰轰烈烈散场的,不管是情非得已还是别无他法,说白了,都是跟钱有关。爱着的时候,要花钱;不爱的时候,连跟斩断,非但不想再花钱了,还想把花过的钱,都讨一点回来。

马云曾说,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关系犹如夫妻。夫妻分手或许因为性格不合,但一旦到了撕破脸皮、公之于众的时候,往往掺杂着更多的利益牵扯,创始团队之间亦是如此。2月份的时候,一篇《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 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在朋友圈里铺天盖地。

在文章作者emily的描述里,她的老公韩冬辉是一家游戏公司的CTO,辛辛苦苦干活,却总是拿不到应得的酬劳。在她的老公跟公司CEO最后的一次谈判谈崩了后,emily终于忍不住,用一篇文章将他们的“委屈”公之于众。虽然文章通篇在各处明说着不追究,但弦外之音皆是对这种状况的不满。钱给少了、奖金不足份、股权没拿到,正是这些“亏欠”,让emily愤怒,并换来了一篇刷屏的文章。

按照爆款事件的常规套路,事件的反转来自于该公司CEO的回应。据CEO的说法,她老公工作根本没有她写的那么牛逼,也不是什么CTO。你看,要是韩冬辉在跟CEO的最后一次谈判中拿到了股权,自然就不会有这一出“负心汉”的哭诉大戏了。

余小丹历险记

创投圈最近的一次撕逼当属历险的空空狐和她的投资人周亚辉的隔空爆料。在去年12月,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发出那篇《空空狐历险记(第一季)》的时候,看戏者尚且没有那么拥挤。或许是因为第一季的水花不够大,在今年的5月份,余小丹又写了一篇第二季。

在第一季里,余小丹道尽了委屈,用数千字写自己生病和去医院治疗的过程,并紧接着控诉,作为公司控股60%的创始人,她在患病就医的20天里被投资人踢出局。在第二季里,她又痛陈投资人接手空空狐后,一把好牌被打烂,而投资人则选择抛弃烂摊子。余小丹说,自己着手借钱回归。

反转同样来自于被怼的对象周亚辉。他斥责余小丹是“心机Girl”,控诉其为了新项目的融资而自我炒作,还曾挪用公司资金、为自己发大额奖金等。随后,周亚辉的律师还曝光了余小丹在任职期间购买大量奢侈品等个人用品的发票,以及一系列报销凭证,总价超过20万。

感情评测:

曾经出资者和拿钱者都开开心心,相看两不厌。如今,大声宣告这段“甜蜜”关系的结束还不止,在一波波的回呛中道尽对方的不光明、不磊落。

创业这种事情,成者少,败者多。而相反,在濒死或死亡后,大声宣告的少,沉默者多。撕逼的时候,创业者有自己滔滔江水般的委屈,投资人有自己的仁至义尽和无可奈何。即便是一个将死的项目,那点写出来的意难平也想从中找补点什么。

被“抛弃”的Papi

Papi酱所属的泰洋川禾公司在4月份完成了1.2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这让人们又一次想起了曾经抛弃了他的罗振宇

Papi酱跟罗振宇的开始和结束都轰轰烈烈,在充分利用红人效应做PR方面,罗振宇可谓是一个名副其实、彻头彻尾的商人。

忆往昔,2016年3月,Papi在爆火的风口上接受了罗辑思维真格基金等机构的1200万元投资。紧接着,罗振宇就为Papi酱操办了一场广告拍卖会。最终,这“新媒体史上第一拍”被丽人丽妆以2200万元的高价拿下。

在用完了Papi的广告效应后,罗辑思维却公然对外宣布,投资赚钱这事儿是他们的耻辱。虽然罗辑思维CEO脱不花宣称,“不是我们投的公司不好,而是太好了”,但分手了就是分手了。在罗辑思维退出对Papi酱的投资后,我们十分有理由去怀疑,对于Papi酱,罗辑思维在一开始就抱着“一次性消费”的想法。在最红最火的时间里,把当下的利益最大化,然后分道扬镳。

虽然罗辑思维是原价退出,并宣称一分钱不赚,可最初的广告和营销效应却是实实在在的。面对“抛弃”Papi酱后外界的是非评价,罗振宇在今年2月份的一次演讲中表示,名声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死,创业者的每一步,面临的都是生死劫。

感情评测:

向天下宣告分手算什么,就算是宣告“我抛弃了你”也没问题,只要活着就好。名声不是事儿,钱才是事儿。

风口少女王凯歆

“我高二休学,15岁创业,17岁就有自己的公司了。”在《我是独角兽》节目中,cosplay成动漫少女的王凯歆滔滔不绝,把在座的几位投资大佬说的一愣一愣的。2016年年初,她的神奇百货便完成了由经纬中国、真格基金和创新谷投资的2000万人民币A轮投资。

但不测风云来的很快,去年5月16日,《GQ》杂志发布了一篇题为《17岁CEO王凯歆:风口少女的神通与孤独》的特稿,从离职员工、投资人等多方口径中对王凯歆和她的神奇百货提出了质疑。

在这篇文章中,王凯歆铺张浪费,任性妄为,对员工的承诺出尔反尔;神奇百货运营数据造假,夸大订单量及供货商数量;商业模式经不起推敲,“为了吸引用户,原价转销还补贴邮费,赔本赚吆喝”等等。

文章出来后不久,神奇百货又出现了CEO跑路和员工维权等事件。再到后来,王凯歆出来说,自己有了新的创业方向,现在,据说她跑去做微商了。

面对一个尚未成年就出来创业的少女,人们在数说她的不是时,总会追问,是谁造就了今日的她?

她的投资人朱波在去年十月份向媒体讲述了他跟王凯歆结识、投资到放弃的全过程。朱波表示,在GQ风波爆出后,他并没有放弃神奇百货,并认为这个项目是有可能翻盘并做得更好的。“至少当时市场没变、用户需求没变、大方向也没变,但后来她改了方向,要去做供应链,走另外一条路,等于把神奇百货亲手终结了。在那之后,我对这个项目也就放弃了”。

徐小平在去年底接受采访时表示,朱波曾请求他去劝劝王凯歆。他打趣说,自己当时可谓用尽“洪荒之力”去劝她,只是王凯歆的答复是“我不在乎自己的名声,我只在乎自己的利益”。徐小平最后总结说,“看来凯歆还需要时间和挫折去磨练和丰富她的认识”。

感情评测:

一个只在乎自己利益的人,势必伤害到别人的利益,而这种先说出口的利益论,也让对方站在了道德的一面,可以坦然地说出,我们放弃她了。

既然不能一别两宽,各生欢喜,那总得“搞搞事情”,博得一点关注。人心、人性,如此而已。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