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新芽网
  • 女德背后的捞金产业链:一个丁璇倒下了,千千万万个丁璇站起来

女德背后的捞金产业链:一个丁璇倒下了,千千万万个丁璇站起来

微信公众号:浪潮工作室杨红2017-06-06 13:26新芽网
做演讲的女德名流们,都是家底厚实的人。丁璇是个军嫂,开头提到的谷爱琳和老公开公司,自称“亿万富翁”。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真的是千金散尽、投身公益;相反,他们都想着在这个混乱的行业里捞一把金。

“贞操是女人最好的嫁妆”,丁璇所倡导的“三从四德”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但从一开始,中国女性的解放就是政府推行的结果——这也意味着这份礼物随时会被收回。当代的女德可笑荒谬,但它们很可能就在未来等你。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绝不离婚。” 这是当代女德的四字真经。

这种看似逆时代而行的言论,实际上并非凭空冒出,它代表了中国最根深蒂固的对女性的态度。

中国从来没有过一个真正的男女平等的时代,更可怕的是,这种相夫教子思想的回潮,号召女性回归家庭,也会慢慢地成为一种必然的趋势。

大清未亡人的声音

1931年,大清覆灭的第19年。22岁的文绣提出与清末帝溥仪离婚,文绣族兄对她说:“即果然虐待,在汝亦应耐死忍受,以报清室之恩。”

2014年,一位名叫谷爱琳的中国女性对着台下数百位观众说:“我的四项基本原则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绝不离婚’”。

2017年,另一位名叫丁璇的中国女性在江西九江学院发表演讲:“女性穿着暴露,是上克父母,中克丈夫,下克子孙的破败相,世人不得不防……女孩最好的嫁妆就是贞操”。

时隔大半个世纪后,女德再一次成为备受瞩目的关键词,却是以一种令人难堪的姿势。

2014年6月,东莞“蒙正国学馆”被完全曝光在媒体下。在这个女德馆里,前来修习女德的上至54岁,下至16岁,不仅有在家被老公欺负的家庭主妇,也有开公司当老板的女强人——后者在培训班里是最好的反面教材。

几乎所有的女德班都在宣扬:女强人是反天道而行,爱竞争的女人就容易得各种各样的病,真正的女人就应该守本分,照顾家庭。

蒙正的女德班要求女人修行“妇言、妇容、妇行、妇功”,比如男人谈话女人不能插嘴;穿衣服打扮要朴素不要浓妆艳抹;举止要庄重,拍异性肩膀也是轻浮的表现;既要会厨艺、缝纫这类照顾家庭的技能,也要有插花、茶艺这类陶冶情操的爱好。

但这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顺从。就像女德界的红人谷爱琳所教导的那样,“从小听父母的话,结婚后就听丈夫的话,丈夫让干啥咱就干啥,丈夫不让干啥咱就不干啥”。

在百度输入“女德班”,得到13万个相关搜索,除了大量批判丁璇事件的评论,其他就是女德的讲座广告了。

授课地点从北京、山东、河北一直延绵到陕西、广东、海南……女德班遍地开花、蒸蒸日上。甚至CCTV的节目里都出现了“准婆婆要求准儿媳上婚前女德班是否合理”的话题。

时代给了女人半边天

如今女德班所倡导的“妇德、妇言、妇容、妇功”最早出现在《礼记》,在《礼记·郊特牲》中中写到:“妇人,从人者也;幼从父兄,嫁从夫,夫死从子。“

总结来说就是:听男人的话。丁璇们所倡导的“丑妇家中宝”、“贞操是女人最好的嫁妆”,也都是一个道理。

直到甲午战败后,维持了千年的“女子无才便是德”被推下神坛。

当时以梁启超为首的维新派在意识到民族危机后,将希望寄托到了占人口一半数量的女性身上,认为女人只有接受了教育才能自谋生计,从而实现“人人足以自养,而不必以一人养数人”。

于是维新派开始抵制缠足、倡导女子教育。维新人士经元善在上海开办了中国第一所女校,后来被称为经正女校,后来又相继出现了务本女塾、成东女学、女子西医学院等著名女校。

维新派遭遇了滑铁卢后,男女平等的大旗就交到了孙中山手中。

1906年,孙中山在《军政府宣言》中说:“我汉人同为轩辕之子孙,国人相视,皆叔伯兄弟诸姑姊妹,一切平等,无有贵贱之差、贫富之别。” 同时,他规定废除奴婢制度、禁止缠足。1912年,《中国同盟总章》政纲中再次提到了“男女平等”的规章。

中国女性权益就这样在外敌入侵的背景下得到了萌发的空间,在人力资源宝贵的非常时期,中国女性利用人口数量上的优势获得了地位的提升。

直到半个世纪后,新中国的政府给中国女性开启了又一个春天。195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通过了《婚姻法》,规定男女平等、婚姻自由、一夫一妻。1953年,《选举法》规定妇女有与男子同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此后的十年,开启了中国女性的黄金年代,女人被认为“能顶半边天”,可以和男人一样工厂做工、下地干活。

那个年代里的女人们不喜欢大红唇,最流行的形象是戴着白手套、扛着大铁锹、肌肉发达铁骨铮铮的“铁姑娘”。

谁给的权利谁说了算

就像学者刘慧英所说,女性“个人的命运一旦与某种政治力量或社会变革力量结合在一起,并献身于政治斗争和社会解放运动,她自身的一切也就为这种外在的力量所决定和包容”。

根据1952年《人民日报》的报道,陕西省平顺县西沟村农林畜牧生产合作社在当年的产量比过去任何一年都扩大了,就是因为发动了占全社半数以上的24名女劳动力。

不止陕西,各地都出现了女性劳模,宣传她们的先进事迹。

政府宣传力要求妇女“增强社会技能”,变为“社会财富的创造者”,克服“依赖男人、不愿劳动”的“落后思想”。

尽管在社会分工上,基本上是男女平等的,但在家庭分工上,女性则承担了更多的责任,她们开始面对家庭和社会的双重压力。家务事依然是女性的分内事,她们在“能顶半边天”的宣传下所获得的是义务上的平等,而非权利上的平等。

一位吴姓妇女曾经对学者左际平回忆:“我59年参加了工作,在一家皮鞋厂工作。那时我的两个孩子都不足两岁。我夜里3、4点钟就起床,把两个孩子也弄起来,收拾完,把两个孩子放到小车上,一头一个,骑到托儿所。”

这样的情况,在半个世纪以后也依然没有多少改变。2010年全国妇联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2%的女性承担家务活,相之下,只有16%的男性分担过家务;在抚养小孩、赡养老人的任务上,男性也比女性分别低28.2和22.9个百分点

中国女性如今的地位是政府赐予的,也就意味着掌控权并不在女人自己手中。

60年代,政府号召妇女“我们也有一双手,不在家里吃闲饭”,于是无数女性走上了工作岗位;而时代不同了,当政府换了一套说辞,女性的身份是否又要发生新的转变?

2001年的九届四次政协会议上,政协委员王贤才倡议:“鼓励已婚女职工退出工作岗位,返回家中相夫教子、操持家政。”

一语激起千层浪,王贤才受到了不亚于今日丁璇所面对的批评与攻击,但是号召女性回归家庭的呼吁从未停止。

丁璇们倡导的女德能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在全国各地开花,无疑也是看到了这种趋势。

女德背后的捞金产业链

中国的女德培训,早已不仅仅是一个供众人喷口水的道德现象,而是一条暗藏的产业链。

做演讲的女德名流们,都是家底厚实的人,至少吃穿不愁。丁璇是个军嫂,开头提到的谷爱琳和老公开公司,自称“亿万富翁”。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真的是千金散尽、投身公益;相反,他们都想着在这个混乱的行业里捞一把金。

谷爱琳夫妇在2015年创办了德智通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专门用来做传统文化培训。为期三天的《生命智慧》课程培训,一个人要交19800元学费,即便是经组委会审核通过的人学费全免,也依旧要交1390元的食宿和运营费。

德智通还创办了女子学院,招收16岁以上的女生。在这里,女学生的日常起居都受到严格的控制,5:30起床,22:00睡觉,每周二休息一天,一年学费 30000元。

除了要熟读《女论语》《女戒》《弟子规》《朱子治家格言》《了凡四训》这些专为女性挑选的经典古籍,还要学习茶道、古琴、书法、国画、瑜伽和礼仪,最终达到“上可以助父成道,中可以助夫成德,下可以教子成才”的完美境界。

而丁璇所属的“河北省传统文化研究会”则是一个闷声发大财的捞金机器。

“河北省传统文化研究会”的负责人刘光启曾是河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主任,而河北省原副省长、原副政委、原检察长都是这个研究会的荣誉会长。

他们绝不仅仅是自己所宣称的那样,是个公益组织。河北省传统文化研究会下设四个部分:中华经典网、瑞林书院、三养素食和中华传统文化大讲堂,最赚钱的部分就是中华经典网和瑞林书院。

中华经典网不仅有全国各地的培训机构和研习会资讯,其中的孝亲商城,集齐了各类中老年保健品,每一件都充满了交智商税的味道。

比如6800元的固本能量平衡舱,用远红外理疗治疗糖尿病、便秘、脚气、静脉曲张、骨质疏松和膝关节骨刺;女德修行深的好媳妇都该来这里给婆婆买一个。还有1380的国学机,一个内置四书五经的音响,专门用来给熊孩子循环播放洗脑录音。

瑞林书院是他们的另一个捞金之作,这个自称提供“传统文化全日制大专学历”的书院,实际上注册的是文化机构。它和一个民办专科“石家庄经济职业学院”联合办学,挂名为其下属的国学专业。

学生在这里学习四书五经、风水中医、书法绘画、古琴茶道、太极拳八段锦……总之中华文化,无所不包,一个学期9000元。丁璇老师在学校里担任女学教研室的负责人。

在瑞林书院发布的招生广告里,它承诺“中职学生毕业后可选择直接就业,由河北省传统文化研究会为毕业生对接联系用人单位,主要就业去向为研究会道德经济同盟体系、研究会传统文化服务体系、河北新冀人力资源集团派遣体系”。

其中这个河北新冀人力资源集团,在中华经典网上反复出现,还有专门的介绍页面。公司的监察人是李丹,她同时也是传统文化研究会的秘书长,和瑞林书院的常务副院长。

作为劳务派遣机构,河北新冀人力资源集团会从用人单位收取劳务费,然后给他们输送派遣员工。这意味着,从瑞林书院毕业的学生,要么进入传统文化研究会工作,要么就被和研究会利益相关的公司卖给其他公司作为派遣人员。

面对着低生育率和养老危机的中国,在传统文化的“女德”和“孝道”中看到了一线生机,丁璇之流很可能不是“开倒车”,反而是猜到了时代先声的一群人。

正在臭骂丁璇的女人们,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享受的平等只是时代的礼物——而失去它,会比得到更容易。

*本文作者杨红,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浪潮工作室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