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快手,就像我恨这个真实的生活

微信公众号:科技唆麻唆麻2017-07-18 17:48事业线
宿华在演讲里说,快手是真实世界的倒影。这话没错,但真实世界也需要包装。底层有人用如此赤裸裸的方式记录自己,以至成了白领的的观光胜地。然而事实让人失望,作秀背后,大多数人仍在记录非常普通的生活。

看没看过快手视频?

前几天快手又火了一把,在一个“快手为什么惹人嫌”的知乎提问中,快手的官方账号回答了这个问题,并引发了一系列的转发和讨论。

快手在回答里举了一个杀马特少年的例子:“劣质的服装,夸张的举止,惊奇的发型,”对于知识分子的你来说,当然很难以接受。

“但是对于这个杀马特少年来说,他从他的村里走到镇上,来到镇上最热闹的街,在街上最洋气的发廊里,选择了这个最酷炫的造型。”

所以,“你看到的一个少年人,来到他觉得最大的地方,选择了他觉得最好的形象,这个一个年轻人,在追求自己生命里最美好的东西—虽然这个东西你完全看不上。”

一个接近满分的回答,但仍抵不住如潮水般的讨论和不屑。

接近满分是指,换做是你,在同样的角色立场下,你很难做出更好的表现。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显然,在知乎这样一个精英色彩极其严重的社区里,考虑到像百度这样的公司在知乎都会被黑的体无完肤,在满屏幕都是美女美妆明星的短视频世界里,一个low到尘埃里,号称“记录世界和自己”的短视频平台,被众多知乎网友嘲讽和揶揄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你都low成这样了,还敢说话?”

快手是什么

很多人说快手是短视频平台,其实不是,快手是一个记录自己生活的平台,快手有图片,有短视频,有直播,相对于文字来说,这些都是低门槛的内容生产方式,更符合三四线城市用户的审美和习惯。

互联网发展了二十多年,话语权还是被精英统治着,快手差不多是唯一一个在内容领域,草根阶级和精英阶级享有同样话语权的产品,当然,对于一个用户分布大致和中国人口分布相同的产品来说,它更多代表了广大普通人的视角,因此草根用户的肆意蔓延,意味着快手作为一个内容消费产品,它的审美和品味不见得有多高,因此也在主流视野里,备受歧视。

典型的用户画像,我们说微博用户,意味着他可能追星,八卦,关注了很多大V,我们说《王者荣耀》用户,意味着他可能很年轻,白领或者是学生,我们说快手用户,意味着他低很可能三四线城市,低学历,低收入。

快手的用户的质量的确都不高,但相对来说,快手的用户数据却非常好看,现在快手的日活已经5000万,注册用户4个亿,这个数据,按照快手联合创始人程一笑的说法,把第二名的数据累加到最后一名,都没有快手的高。

宿华在去年底的演讲里说,快手是真实世界的倒影,这话说的没错,但真实世界也需要点缀和包装,何况是一个如此生猛的短视频平台。快手如何以一个比较恰当的姿态和身份,进入主流视野,成了快手17年的一大考验。

快手用的方法简单粗暴,砸钱。

比如不久之前快手成为《跑男》的顶级赞助商,再往之前快手又赞助了《吐槽大会》,但目前来看,这种高举高打的效果并不算特别好,原因在于品牌建设是长期的,而快手给人的感觉一直是太low了,这个形象不是靠几个赞助顶级节目就能一下子改变的。

快手的另一面

其实快手自带了正能量。

在进入主流视野之前,快手给人留下最大印象的恐怕就是X博士那篇《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这篇文章向大家展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快手世界,底层人民在快手上用一种近乎疯狂的方式去记录自己,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快手都成为好奇心重的一线白领们探索中国网络世界另一面的观光圣地。

事实上,结果可能会让大家失望,快手上生吃生蚝生吃死老鼠的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的普通生活。

快手是一个包容性和内容多样性极其丰富的世界,这里有网红,有段子手,有大V,有专门拍打猎的,有专门拍搬砖的,还有利用一些废弃的塑料瓶和垃圾做可以自己动的玩具车的用户,猎奇是人们的天性,但当你真正进入快手的世界,发现那里才是一个真实的中国。

*本文作者唆麻,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科技唆麻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