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漫改“真人版《银魂》 能否带动日漫电影引进潮?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周锐2017-09-05 09:55事业线
日本泛二次元电影正在收割国内电影市场,并形成了一股稳定的拥趸势力,这其中除了二次元族群的疯狂打call,或许还有日本偶像光环下的粉丝经济。

“嘛,他就是那个全宇宙第一笨蛋的武士啊。”当小栗旬顶着一头银色卷发出现在银幕上的时候,廖无几人的影院里还是发出了几声细小而满足的喟叹。


四天前(9月1日)电影《银魂》真人版在国内正式开画,首日票房达到2079万,票房占比17.9%,上映四天票房达到6556.4万,虽然与同期影片相比票房成绩并不显眼,但是已经打破去年9月日本真人漫改电影《寄生兽》在中国4831万票房的记录,成为日本真人漫改电影内地票房第一。而在日本本地该电影7月14日上映,截止八月底票房达到35亿日元左右(折合人民币2.08亿元)。

今年日本漫改电影的数量粗略估计超过了17部,相较于日本今年已经上映的几部漫改真人电影,包括恋爱漫改《一周的朋友》《三月的狮子》《与君相恋100次》等,日式大IP《无限之住人》《东京食尸鬼》真人版,《银魂》真人版35亿的票房成绩属于日本最叫座的漫改电影之一。在《银魂》真人版之后还有《JOJO的奇妙冒险》《钢之炼金术师》等真人版电影即将上映,这其中《东京食尸鬼》已经确认引进,《JOJO的奇妙冒险》等真人版则传言将会引进内地市场。

不得不说,国内引进日本电影的数量正在迅速增加,除了漫改电影,今年还有《刀剑神域:序列之争》《声之形》《烟花》等日本动画电影即将上映。日本泛二次元电影正在收割国内电影市场,并形成了一股稳定的拥趸势力,这其中除了二次元族群的疯狂打call,或许还有日本偶像光环下的粉丝经济。

“近些年还原度最高的漫改电影”,

《银魂》跨次元下的粉丝狂欢

当小栗旬在银幕上用称得上是可敬可佩的专业素养神还原了漫画《银魂》里坂田银时挖鼻孔的动作之后,银幕下的原著粉纷纷痛惜鼓掌,“可以了可以了,原著毁真人。”


这或许是近几年来唯一一部被大部分原著粉认可的漫改电影,不管是在人物选角上,还是带着自毁风格的演绎方式上:原著粉在真人漫改身上看见了秉持原生漫画的银魂式的人生态度,所谓凡是无稽扯淡又极有原则的态度;同时无处不在的“银魂梗”、选择的最佳还原剧本(《银魂》系列动画中的第一个大篇章《红樱篇》剧情)也切合了原著粉二次元横跨三次元的心愿。

在《银魂》被真人化之前,《银魂》原著粉在二次元饭圈里是一个放养的状态。这个群体无孔不入无所不在的出没在各个年龄阶层、各个社会阶层,没有性别之分,平时他们隐匿在现实社会里每个不起眼的角落深藏功与名,而一旦出现触发他们的事件,他们就像漫画里银时风雨无阻去买《周刊少年JUMP》一样聚齐起来,展现出惊人的消费力。

13年前日本漫画家空知英秋开始在《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银魂》,连载两年之后《银魂》开始TV化,成为了日本番剧里吐槽恶搞于一身又最会编段子的作品。作品里的人物时常跳出人物视角直接对观众吐槽,吐槽的内容从日本日常生活的便利店到各个热门动画、社会话题,并且存在部分集数没有实际内容,动画人物肆无忌惮的插科打诨、消磨时间,打破次元镜头与观众对话,空知英秋本人更以一只猩猩的形象出现在漫画中而被漫迷熟知……《银魂》似乎一个平行世界落地于真实的社会里,它庞大而体系复杂的粉丝群来自于它本身触类旁通的内容。

票房不是唯一的出路,

《银魂》真人版后的衍生品市场

而对于粉丝而言,《银魂》中自成一派的无厘头风格,猝不及防的神转折,以及无节操的污段子都在隐隐展现一个后现代的世界观。这个世界里追寻梦想不可笑,梦想破灭也不可耻,生活总在继续,相比起其他少年热血漫画里的昂扬与热泪,《银魂》是成年人丧失之后的一点点闪光的希望,你可以选择以任何方式生活。就像电影里桂小太郎怀里珍藏着多年前老师赠送的《武士道初学者》,而银时的这本书“有次垫着吃拉面,结果弄脏就丢掉了”。


这次《银魂》真人化,在中国有8000家电影院上瘾,大银幕数达到了1.2万屏,而日本本土大银幕数大概为3400左右,规模相差三倍左右,上映首日票房达到2079万,去年的《寄生兽》首日只有694.8万。

而值得注意的是,《银魂》中国推广方是凤仪传媒,凤仪传媒是日本批片的老江湖之一,从2015年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2016年的《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蜡笔小新:梦境世界大突击》、《垫底辣妹》,到2017年的《哆啦A梦: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包括现在的《银魂》真人版,凤仪传媒的选片都准确掐住了一部分电影受众的需求,影片质量并不差。这次除了凤仪传媒官方推行的粉丝超前观影活动,粉丝自发组织了大量观影活动,举办cos观影团,这更像是一场自下而上的狂欢。

除了票房上的收益,《银魂》的电影衍生品已经开始迅速发酵。这得益于漫画作品原本成熟的产业链,与电影相关的T恤、背包、钥匙扣、水杯、人物同款眼镜(新吧唧本体)、定春抱枕、银时同款机车都出现在淘宝等销售渠道上。或许《银魂》未必能创造如同动画电影《你的名字》这样的票房,但是在衍生品产业链上,这次真人电影无疑再次催动了粉丝消费热潮。

“我的爱豆我来打call”,

明星光环下的电影经济

如今《银魂》真人版的成绩如果此刻都归功于漫画IP本身,是有些偏颇的。《银魂》真人版的卡司包括了日本一线的偶像演员:小栗旬、菅田将晖、桥本环奈、长泽雅美、堂本刚、冈田将生、菜菜绪、柳乐优弥、吉泽亮……这背后的粉丝经济团远比想象想中庞大。

现在在微博搜索相关关键字“银魂”,可以看见各式各样的粉丝打call,为了明星本身贡献票房,粉丝经济占据的票房比例不可忽视。严格来讲,《银魂》真人版从二次元刷屏一直蔓延到三次元粉丝经济,对于并不熟悉《银魂》漫画作品的粉丝而言,保持消费热情、产生共情能力的是明星卡司。

《银魂》真人版电影的反馈中最显眼的评价或许是,“我不是《银魂》的粉丝,但这部电影也看得很欢乐”。这归功于《银魂》真人版华丽的阵容,看见银时挖鼻孔和看见小栗旬扮演的某人挖鼻孔在不同的粉丝群里快感是一样的。

观察“银魂”相关内容微博,会发现有部分观影反馈会自动艾特一个账号“甘栗屋”,这是小栗旬在中国的粉丝后援会。据媒体报道,早在电影正式上映之前,小栗旬粉丝后援会已经开始了全国20座城市近万名粉丝的包场观影活动,完成粉丝包场活动,并通过观影赠送电影周边,线下cos活动,在9月1日到9月3日期间将90万张真人版《银魂》纪念卡发放到全国3000家影院;菅田将晖粉丝后援会也发起了类似的应援活动,柳乐优弥的官方粉丝团转发了应援活动,这种自下而上的自来水营销起到的宣传作用并不比官方宣传小。

今天“甘栗屋”发布微博,上周末她们完成了17个城市的电影包场活动,微博鸣谢了合作的电影院、COSER、各城staff等,这种成熟体系的粉丝应援似乎反应出了国内粉丝经济正在以更规模化、组织化的方向发展。

“我的体内啊,有个器官比心脏更重要,它虽然看不见,但确实在我的体内从脑袋一直贯穿到胯间,就因为有它,我才能这样站得直坐得正,就算脚步摇晃也能笔直地向前行,在这里退缩的话,那东西会折掉的,灵魂会折断的啊,就算心脏停止跳动,就算老得弯腰驼背了,它也必须永远挺直。”《银魂》里有这么句话,听着特别正直,但大概《银魂》老粉会特别猥琐的接一句“这就是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可不妨碍新的人为它感动,就像这部电影本身。

*本文作者周锐,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