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酷骑人去楼空,悟空、3Vbike出局,“共享单车”过山车爬过最高点

酷骑人去楼空,悟空、3Vbike出局,“共享单车”过山车爬过最高点

微信公众号:IT时代网2017-09-29 09:27事业线
悟空单车、3Vbike相继出局,如今又有酷骑单车人去楼空,11亿押金去向不明。共享单车已爬过了过山车最高点,开始向地狱俯冲。尽管摩拜、ofo仍顺风顺水,但小玩家逐渐被资本冷落,逐渐打回原形。

共享单车的游戏进入了下半场。在资本的夹持下,“黄橙之争”还在继续,而二三梯队企业的压力却越来越大,它们或倒闭破产,或延挨度日,好不凄凉。

今年6月初,北京街头出现的电镀金颜色单车吸引了众多路人的目光。一时间,吃瓜群众纷纷表示“亮瞎了眼”,对这款外观另类的共享单车充满了期待。

据了解,这是酷骑单车发布的新版3.0黄金版单车,除了颜色亮丽吸引以外还拥有三大黑科技,包括智能升降座椅功能、无线和有线两种充电方式以及智能语音锁功能,号称“单车界的黄金圣斗士”。

然而时间没过几个月,这家公司就因为押金问题而上了热搜榜——很多网友表示,酷骑单车在APP上承若1-7个工作日内退回押金,但事实上并没有真正履行,有的用户已经申请了几个星期,还是迟迟收不到当初交的298元。如今,大批用户们在微博和贴吧里痛斥这家公司的“流氓行为”。

除此之外,前不久有爆料人提供消息称“酷骑单车全国的分公司都要解散,每个公司只留几个人善后,而且西安分公司的运维人员全部解聘。” 随后,酷骑西安分公司经理证实了爆料的真实性,他表示,对公司的决定也感到突然。

昨日,记者对酷骑单车郑州公司进行了走访,发现公司大门紧闭,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临门的一台办公桌上摆放着电脑,不过屋内垃圾随处可见,特别凌乱。拨打酷骑单车客服热线,则仍然处于“已关机”状态。

同样在昨天,酷骑单车北京总部聚集了大批现场退押金的人,现场照片显示只剩几个人善后。

目前,酷骑官微停留在8月30日一份“CTO即将上任、解决押金退还的技术难题”的一则公告。

公告表示,酷骑单车之所以没能及时退还押金并非资金问题,而是由于技术系统出错导致的,并承若九月份系统完善后就会退款,但用户普遍对这一姗姗来迟的解释颇为不满,认为“理由牵强、没有诚意”。多数用户表示,“不再信任酷骑单车,即使押金退还以后也不会再使用”。

酷骑单车很多人并不陌生,在几十家单车企业中,它处于行业的第二梯队,具有一定的市场影响力。在“黄金车”之前,酷骑从去年 11 月开始,先后推出了绿色的1.0亲民版、蓝绿搭配的2.0轻尚版两款单车,截至今年8月,其投放单车百万余辆,累积注册用户超千万。

根据易观数据,今年6月酷骑单车月活用户量为357.7万,约占累计注册用户数的三分之一,即使按照这一情况来计算,涉及的押金总额也超过了11亿元人民币。有着如此巨额的现金流,却还不了押金,不禁让网友猜想连篇……

有酷骑前员工爆料,酷骑单车与一家P2P贷款公司诚信贷共享财务,两家公司老板都是高唯伟。此消息一出,更是引发了用户的猜测:或许共享单车的押金已经流向了P2P平台!

而通过查询酷骑单车的企业信息发现,酷骑与诚信贷之间确有联系: 

酷骑单车隶属于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位于北京通州,注册资金高达 10 亿元人民币,股东为张夫芝和毕言, CEO 为高唯伟。而诚信贷隶属于北京悦购伟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股东为高大伟、赵恒郡,高唯伟为创始人兼 CEO,首席运营官则为毕言。不过,高唯伟曾对此解释道,酷骑和诚信贷是独立运营的公司,目前没有任何的关联交易和业务往来。

目前,这种猜测仍有待证实,但对于酷骑单车而言,急需挽救因押金难退而丧失的用户信任。

从今年6月份开始,悟空单车、3Vbike等小企业相继倒闭。这个我们一个很重要的信号:在经历了跑马圈地之后,共享单车显然已经来到了下半场。

如今,摩拜和ofo两家企业分别以技术创新和用户规模的优势获得了资本的青睐,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而中小企业则似乎难逃出局的命运,它们逐渐被资本冷落,最终只能在死亡线上挣扎。

而随着共享单车市场不断竞争淘汰,共享单车市场格局也越来越明朗化。截至目前,据相关媒体不完全统计,已经有十多个城市叫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这也就意味着,未来共享单车企业更多的是在提高用户体验方面下功夫,深化出行服务,形成全方位的短途交通服务体系,而并非简单粗暴的以量取胜。

所以,留给中小共享单车企业的时间,或许真的不多了。

*本文作者,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IT时代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