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酷公司
  • 分众传媒入场,十万把“共享雨伞”涌向市面,“有伞Usan”获行业最大单笔融资

分众传媒入场,十万把“共享雨伞”涌向市面,“有伞Usan”获行业最大单笔融资

新芽NewSeed牛耕2017-10-10 16:37酷公司
共享雨伞总想做“街上的分众传媒”,然而分众传媒真的入场了。“有伞Usan”获3000万元天使轮融资,创历史记录,创始人曾为同程旅游副总裁。此外,其机柜、雨伞之豪华,甚至不逊任何一家共享充电宝。

长久以来,共享雨伞都喜欢自称为“街上的分众传媒”,因为租金难以盈利,甚至有去无回,只好自我安慰“能当广告位”。但如今这个说辞也将被一家垄断,因为分众传媒真的入场了。

1010日,共享雨伞“有伞Usan”获3000万元天使轮融资,由分众传媒、同程旅游和玖富集团投资。其创始人曾任同程旅游的副总裁,负责机票和出境游事业部。此外,其他创始成员也多为互联网公司高管,一改共享雨伞的“草根创业”风范。

在硬件配置上,“有伞Usan”也颇有巨头风范:雨伞配备聚酯纤维涂层,能遮阳、挡雨,解决了下雨少的“刚需”问题;伞骨架为折叠式,短小轻便,而非常见“长伞”;机柜为封闭立式全自动,集成了锂电池不需供电,可容纳120把伞持续工作15天,并配备雨伞干燥系统;机柜全程联网,类似“街电”,可监控每把伞的借还情况。

显而易见,有如此豪华的机柜、雨伞配置,有伞Usan是希望这些伞能长期流动,有借有还的。但雨伞售价低,临时买一把也可以,因此“有伞”并未收取高租金。其押金为29元,前15分钟免费用伞,超出后每12小时收取1元钱,28元封顶。据称目前有约10万把伞在上海、苏州和南京投入使用。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共享雨伞“漂流伞”曾想做“街上的分众传媒”,因为雨伞很难收回,不如印广告赚回成本。漂流伞的成本仅7元,回本并非妄谈,但能否保持流动值得怀疑。与之相比,“有伞Usan”显然更可能长期占据人们的视线。

然而目前“有伞Usan”尚未在伞面、机柜或显示屏上投放广告。分众传媒在其验证流动模式后,会以何种方式用广告变现,尚不得而知。

新芽NewSeed整理了近期共享雨伞的融资数据。这些伞因机柜不联网,把伞或伞架印上二维码,丢上街,大多有去无回,尚未形成成熟的商业模式。在巨头支持下,“有伞Usan”会不会开启“共享雨伞”作为租金式共享经济的新时代,十分令人期待。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