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起直播半边天,靠主播振兴东北,是真动能还是假活力?

新芽NewSeed绥圣 天方燕谈2017-10-18 07:35事业线
东北人天生的唠嗑体质、地方娱乐文化的土壤,以及爽朗率真的性格,擅长抖包袱、表现力强等特点,使得他们能够迅速成为直播圈最受欢迎的网红。

一直在互联网领域接近空白的大东北,却占领了当下最火热的直播行业。多家直播平台数据显示,几乎每家直播平台粉丝最多的前二十名主播里都有超过或接近半数为东北籍。虽然移动直播行业的兴起,和东北依然无关,却意外为茫然的东北年轻人创造了“就业机遇”。难以统计在国内的直播行业中究竟活跃着多少东北籍主播,但无可否认,已成为主播市场中坚力量的他们,似乎正向外展示着现下救活东北的某种新能量。

工业重镇的悲歌,年轻人的最后稻草

东北地区是中国重工业发源地,近十几年却呈现出如工业和煤矿业疲软、经济结构失衡、城市资源枯竭、人口流失等问题,有数据显示,2015年东三省的GDP增速在全国垫底,辽黑吉三省分别是全国倒数第一、第三和第四,2016年第一季度中,辽宁省GDP出现负增长,继续垫底。糟糕的GDP增长率数字背后,则反映着稀少的工作机会,大量的年轻人得不到足够的就业机会。可以说直播在东北的兴起,和日渐衰退的东北经济之间有必然关系。

而这源于九十年代末东北实施的国企改革,全国3000万下岗职工中有四分之一左右在东北。央企之外,东北民营企业没有办法为他们提供足够就业机会。东北三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辽宁省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黑龙江和吉林省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目前东北人均可用工资不足三千。与此对比的是,目前绝大多数直播平台的主播收入均至少在5000元以上。对于失业率不断上涨、人口外流严重的东北三省年轻人来说,直播或许是可以抓住的最后一棵稻草。这样的月收入或许在一线城市生存艰难,但在三四线城市却可以过上不错的生活。

尽管中国在2003年、2009年和2014年等年份推出了关于振兴东北工业的文件,但是东北三省的经济表现还是持续疲软,近年更是几乎全国垫底。当传统的工作和总体的经济形势无法提供更好的生活时,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自己寻找出路。移动直播行业恰逢此时兴起,给迷茫的东北籍年轻人打开了一扇窗户,以MC天佑为代表的东北主播抓住这根稻草,开始占领直播行业的半壁江山

天生的主播体质?新老江湖的相约崛起

东北人天生的唠嗑体质、地方娱乐文化的土壤,以及爽朗率真的性格,擅长抖包袱、表现力强等特点,使得他们能够迅速成为直播圈最受欢迎的网红。

虽然顽固的社会阶层,稀有的工作机会,沉闷的文化惯性,压抑了这些东北年轻人的个性、才能和表演天赋,但网络直播平台的兴起,却给了他们释放活力的机会,由此开始的崛起也在情理之中。中国直播榜上当前排前二十的秀场主播中,网上有详细个人资料的有十七位,其中来自东北三省的就有九位,尽管不能确认全部主播中东北人占多大比例,但至少可以认为,东北人在秀场主播中最顶尖的那一批中占有半壁江山,其中首屈一指的就是MC天佑。

东北男性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在春晚舞台上积累起来的影响力让东北男主播很容易打开话题。在MC天佑身上,还能看到一丝传统东北二人转的影子,其喊麦中接连喷出的暴力词汇和认真霸道的腔调,给了他的粉丝很大的自我满足感,人气爆棚。

而东北一直以来都盛产美女,哈尔滨连续三年稳居中国十大美女城市榜首、大连也是国内美女知名产地,而在这两地之外长春、长白山、沈阳等城市也多出美女,东北美女的显著特点是皮肤白皙,身材高挑,曲线动人,大多是大眼睛高鼻梁,非常适合直播镜头。

单靠MC天佑和漂亮的女主播还占不了半壁江山,真正威胁到东北老艺术家们的是另外一个叫“利哥”的主播,和他背后庞大的公会。

“利哥”本名于利,原是一名汽修工,在直播平台上,靠喊麦、讲笑话、讲段子吸引网友,靠着浓重的二人转的表演风格,坐拥965万YY粉丝。利哥直播时,同时在线人数动辄10万以上。自己成功后,利哥开始发展公会,签约艺人,甚至包括众多本山传媒的艺人,其中最有名就是2015年YY年度女歌手文静。“利哥”的舞帝公会才是真正占领直播业的半壁江山。

面对这一切,东北老牌的本山传媒并没有坐以待毙。2015年的8月份,眼看着利哥的“舞帝公会”日益庞大,不断挖自家艺人,本山传媒火速成立了“刘老根公会”,还签约了81位YY主播,进军直播业。

甚至赵本山的女儿赵一涵也开通了直播,靠着老爸的知名度,赵一涵在直播间里跟MC天佑合影连麦,在直播网红的路上,野生派东北艺人和传统派就此慢慢攀上关系,互相导粉,共同挣钱。

赵本山的徒弟们也常常给她刷礼物,甚至作为老父亲偶尔也在直播上刷刷脸。去年十月,赵本山为女儿在直播间站台5小时,多次提到“自己只是一个从农村旮旯走出来的艺人”,号召大家支持赵一涵,引来1500万人围观。而作为主播的赵一涵也曾创下一天收入400万的纪录,依照这样的收益,未来东北产业转型并不是什么空想。

靠直播振兴东北,真动能还是假活力?

在东北经济下行之时,这群东北籍主播真金白银的火热故事为那群陷入沉抑的东北年轻人描绘出一个有活力的方向,也为东北产业转型提供了一个新前景。

但有数据表明,主播行业只是看起来光鲜,真正能挣扎过温饱线的不到1%。随便就想复制利哥和天佑的成功,几乎是不可能的。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与团北京市委开展的调研显示,33.1%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元以下,48.5%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5000元,1%以下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0元-1万元,只有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万元以上。

但这似乎也并没有影响到一些怀着最美好愿望者的心情:据一位东北女主播自述,在他们那个人均月收入三千的小城市里,靠着做主播,月收入最高能拿到30万。对于失业率不断上涨、人口外流严重的东北三省来说,直播或许是可以抓住的一棵稻草。

不过,网络直播终究是特殊的业态,它突破了地域的限制,因此也不会“水土不服”。而这一产业是否能对扭转东北经济局面起到一定作用,目前尚不得而知,我们期待,一切都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本文为新芽NewSeed特邀作者绥圣 天方燕谈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