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的“第二春”

接招方浩2017-11-18 09:44事业线
在国科大那次演讲当晚,有同学问李彦宏,作为一只「科研狗」,如何防止过早脱发?即将50岁的厂长傲娇地说:我没资格回答这个问题。
前天百度世界大会,李彦宏一亮相,朋友圈就开始刷屏,差点被玩成「厂长粉丝大会」。国贸三期的大会场,从早上10点就封场了。没办法,来的人太多。很多观众不得不跑到隔壁的嘉里中心看直播。

据说昨天是厂长生日,虚岁50,中国人讲「知天命」的年纪。三周前,厂长去中国科学院大学做校招演讲,校领导问他今年百度还有什么黑科技可以公布。李彦宏神秘地说,接下来看百度世界大会就知道了。

前天的大会上,无人车的量产时间表、智能音响、智慧城市、内容智能分发、手机智能助手、车载智能助手……几乎每一个新品,都和AI有关。考虑到厂长20年不变的颜值,你很容易误以为这是一家刚刚诞生不久的人工智能公司。


△ 李彦宏All in 人工智能


AI对厂长和百度来说,确实像二次创业。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厂长曾承认一度布局晚了。「2013、2014那两年,我经常想,是不是要被颠覆了。」买91、收糯米、布局O2O,仓促上阵。而外部环境的变化,往往源于内部的不确定性。百度每年都要评选优秀项目团队,2015年有个项目层层过关,到了李彦宏这里一看:之前不是有个团队做了同样的事情吗?「为了显示自己的技术能力而重复做一些事情,是我非常痛恨的。」那两年李彦宏讲得最多的是狼性。

百度进入「熟男」阶段,遇上了移动互联网的春天。2010年,谷歌正式撤出中国,给两家搜索巨头长达5年的竞争画上句号。厂长说,很多人认为是谷歌的离开成就了百度,其实之前5年百度的市场份额是一直上升的。不管怎样,当移动互联网开启的时候,百度在搜索江湖一家独大了。

今年不到半年时间,百度市值涨了300多亿美金,比过去两年的市值增幅都要大。厂长首先要感谢AI。有人问他,十年前就有人做AI,为什么这个事最近一年才火起来。厂长说Timing很重要。

「一个人的预言50年以后被证明是对的,大家会说他是一个先知、他很伟大,但企业家不能这样。企业家如果说50年以后会是什么样,我现在做一个什么什么事情去迎接它,那你就死定了。所以你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把握好时机,什么时候它快要来了,还没有来,这个时候进去是最合适,成功概率也是最高的。」

但太晚也不行。一个大潮要起来的时候,做好准备很重要。「今天这个事没有准备好,明天又发现那个事也没有准备好,后天发现还有其它20件事都忘了准备。这个时候心里就会发慌了。」过去两年,李彦宏在很多场合都很坦诚,说那两年是自己最焦虑的时刻。

百度面对移动互联网就像一个人面对青春期,很多问题、诱惑迎面而来的时候,并没有做好准备。但AI不是。「过去几年,百度每年研发投入都要占到全年收入的15%,这个一定是中国公司里面最高的。」2015年第三季度,百度利润同比掉了近30%。很多人注意到了厂长「拿200亿砸O2O」的豪言壮语,没有看到狼厂对AI的投入。

人工智能绕不开硬件。李彦宏说以前单纯做互联网产品,总是很自豪地说「我们从来不碰硬件」。但现在不行了,五环坐无人车拿到罚单之前,其实厂长已经体验过好几次了。「到了人工智能时代,发现如果硬件不跟着改,很多事情是没办法做到很好的用户体验的。所以就得跨出comfort zone(舒适区),去做新的东西,甚至要跨出计算机科学。」

早在2014年,李彦宏被邓锋徐小平丁健等大佬拉去成立一个公益组织:未来论坛。主要关注原创性的基础科学研究,每年会拿出几百万美金予以奖励。筹备期间,李彦宏的一个建议引起了其他大佬的热烈争论:李建议不要像诺贝尔奖那样,非要等几十年的试验验证才给科学家颁奖。后来这个大奖确定为奖励那些不守旧、有创新的年轻科学家,让他们去影响更多的年轻人。

厂长也年轻过。1996年在华尔街工作,代表公司去拉斯维加斯开会。同行们都去赌场碰碰运气,李彦宏坐在会场想搜索引擎。当时网页搜出来的结果质量特别差,因为它是基于词频统计的原理,这个词在这个网页出现次数越多,排名就越靠前,显然特别容易作弊。

李彦宏本科学的是信息管理,天天研究论文检索(SCI)。决定一个人学术成就的高低,就是看他的论文被引用次数。「我就想,互联网的超链其实不就是个Citation(引用)吗?我想到哪篇网页质量高就看这个链接有多少个引用就好了。」

回到纽约拿着这个想法跟Boss汇报,想申请专利。Boss说Good,然后就没下文了。在美国申请专利是一件特别费时费力的事情,一般都是专业律师公司承办。李彦宏一没时间,二没钱,然后就自己买了一本专利申请的书自己一边研究一边申请。后来厂长所持有的「超链分析」技术专利,就是这么来的。

关于厂长回归创立百度流传最广的段子,是说夫人马东敏把李彦宏种的菜园拔干净赶他回国创业的。李彦宏辟谣说,时间反了,是先回国创业,后来才拔的。

在人生精力最充沛的时候,赶上了互联网的青春期。李彦宏2000年创立百度,2005年上市,2010年统一中国搜索江湖,2015年一边焦虑一边All in 人工智能,几乎每隔5年,百度都会来到一个历史节点。参加贝爷的野外生存节目《越野千里》,英国退伍特种兵问厂长创业最难的时候是哪一年。厂长告诉他是2008年。

那一年CFO在三亚不幸溺水身亡,CTO离职创业。「多年搭建起来的核心团队,突然就散了,我感觉公司就剩我一个人硬撑着了,太恐怖了。」厂长一边吃着烤的半生不熟的牦牛心脏,一边跟贝爷回忆。

马东敏最初知道厂长要去参加贝爷的节目,是反对的,说太危险了。女儿问他为什么去,厂长说就是觉得好玩呀。女儿拽着他的衣服说:好吧,不许你Fail!

青春期的李彦宏失败过。1987年高考,他是山西阳泉状元,但没进全省前十。后来他和同学去省城新华书店,发现除了辅导书,还有很多关于计算机的科普读物,而这些书是在阳泉的新华书店看不到的。那时已让李彦宏明白,这个世界有些资源是分配不均的。

这些年厂长经常碰到一些传统行业的老板,对方经常问他:百度这么大了,你每天还用上班吗?厂长觉得不可思议。「互联网就是这么一个残酷竞争,快速变化的环境。一直到今天还是会不断的有新东西出来,指不定哪个新东西把你淘汰了。」

李彦宏用「没踩上点」形容百度移动互联网的最初几年。而他认为对人工智能的准备,百度没有起晚。「准备是对的,但是没准备的到底是不是错的就不知道了。」

在国科大那次演讲当晚,有同学问李彦宏,作为一只「科研狗」,如何防止过早脱发?即将50岁的厂长傲娇地说:我没资格回答这个问题。

*本文作者方浩,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接招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