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讨要共享单车押金了,都是徒劳

微信公众号:创业家王妍2017-11-20 09:48事业线
在当前形势下,选择使用大品牌共享单车,风险最低。更为谨慎的做法是,按次结算,即退即还。

小刘大概属于最后一批知道小蓝单车要倒闭的用户。前天,他递交了退押金申请,目前尚无人应答。“我去年下的软件,一共就骑了两回。”小刘想,要不要上街搬辆小蓝回家。

“一二百块的押金和余额,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说好的1-7个工作日退款,到底还能不能要回来?”在共享单车公司频繁倒闭的当下,这是每个用户都有可能发出的追问。那么,押金真的要不回来了吗?上街搬车行不行?创始人收完押金烧完钱就这么轻易一走了之?说好的资金第三方监管呢?

押金去哪儿了?为什么要不回来?

早在今年2月份,某财经评论家对话摩拜单车CEO王晓峰,提及20亿押金的用途。起初王没有直接回答,追问下,他表示“摩拜单车与招商银行共同监管押金”,但是细节问题,他无法作答,“要问招商银行

接着,在另一档访谈中,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玮表示,押金账户一直独立,处于被监管状态。

2017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ofo创始人戴威回答共享单车的押金去向,“目前收的押金一分也没动”,在国家出台明确规定后,会把这笔钱放进去

之后,摩拜、ofo分别宣布与招商银行、中信银行达成战略合作,对用户押金进行统一管理。

押金真的进入银行监管了吗?

今年6月,酷骑单车的发布会现场,CEO高唯伟在发布“黄金版”单车的同时,宣布就押金监管问题与民生银行达成合作。

四个月后,酷骑单车倒下,数千名用户上门讨押金。高唯伟接受媒体采访,承认此前签署了押金存管协议,但并未与民生银行实际对接,约3亿人民币押金用于公司运营以及购买车辆。

经过媒体求证,民生银行也发布声明,证实未与酷骑开展实质性业务合作。

这样的“剧情反转”随即发生在小蓝单车身上。

今年2月,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承认用户押金一部分用于用户退款,另一部分被挪走作为生产资金。4月份,小蓝单车首席战略官陈怀远宣布已与招商银行签署资金托管协议,用户押金与运营资金将严格区分。

但在用户退款问题爆发后,《中国经济周刊》随即向招商银行有关人士进行核实,目前其总行、北京、上海、深圳分行,均为“本行与小蓝单车无资金托管业务上的合作”。

关注互联网出行领域的独立分析师张旭向创业家&i黑马透露,未将押金全部交由银行托管是行业普遍现象,而且,押金“挪用”也很难界定。资金流充足的头部企业,会将押金交由银行托管,也有公司会用于融资或担保。而二三线单车企业,因为融资能力弱,大多会将部分押金用于车辆生产和推广。

问题的关键在于,因为行业在前法规在后,最终导致了押金托管乱象频出。

今年4月,北京市出台《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实行),明确规定:收取押金的企业须在本市开立资金专用账户;公示押金退还时限,及时退还承租人资金;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加强对企业资金专用账户管理,防控承租人资金风险

8月,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出台了全国单车新规,明确规定要加强用户资金安全监管,保证用户的押金安全,“即租即押,即退即还”。

但事实证明,政策和实际执行中间还有很长的距离。

张旭告诉创业家&i黑马,政策出台后真正去做的单车企业“几乎没有”。律师李豪分析,之所以如此,主要原因有三点:

第一,指导意见不属于行政法规,无行政执法尤其是处罚权;

第二,因为不需要牌照,单车行业准入门槛很低,因此平台方一般无视此指导意见;

第三,各平台方竞争激烈,在P2P倒闭潮下与银行谈第三方监管的难度较大,各公司无暇深入做好风控。

而共享单车企业是否冒险“挪用”巨额押金,对公司收益影响重大。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邱宝昌向创业家&i黑马表示,用户押金难以退还,表面上是普通消费者的权益受到侵害,实际上涉及到另作他用的金融获利问题。

根据艾瑞咨询《2017年Q2中国共享单车季度数据发布研究报告》,ofo和摩拜的平均月活跃用户超过3000万,位于第二梯队的小蓝、酷骑、hellobike均超过100万。ofo、小蓝单车的押金都是199元,摩拜为299元。

保守计算,这些平台的押金多则超过80亿,少则也有近3亿元。

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邱宝昌向创业家&i黑马表示,用户押金难以退还,表面上是普通消费者的权益受到侵害,实际上涉及到另作他用的金融获利问题。

用户能怎么办?

从酷骑到小蓝,每一个倒下的单车后面都有大量的用户和供应商,讨要押金和欠款成为他们的“必修课”。

11月15日晚,位于深圳的小蓝单车供应商因为上门讨要欠款未果,最终在公司办公区域采取了喷漆、挂标语等过激行为。小蓝单车报警,一位供应商被警察带走。

“深圳是小蓝单车的采购大本营,七八十名供应商的欠款至少有2亿,为什么欠债还钱这么难?”一位深圳的供应商无奈地向创业家&i黑马说道。

对于想要退回押金的用户来说,在APP里申请退款的常规手段已经没有任何作用,拨打客服电话也只是“赌一把”。在小蓝单车的用户押金维权群里,大家都抱怨:几乎没有人能打通此前公布的两个退款专线。

每当提到去现场看一看,都能引起用户新的关注。“说不定就像上次酷骑那样,现场登记后就能退款。”

几百人的维权QQ群,可以搜索出十几个。微博上,也有人不停提出新的解决方案,成立新的“用户联盟”。

因为没有专业律师帮助维权,有些人甚至号召大家上街搬车。在小蓝单车HR宣布甩卖公司家具的第二天,有些社交平台上,已经出现用户将自行车搬回家的照片。

到底怎么办?听听律师怎么说

1.上门维权成本应该由谁承担?

上个月酷骑单车停止运营后,数千名用户去现场登记申请退款。因为在工作日,许多用户不仅请假前往,甚至有人异地赶来北京办理。

快法务的律师王淑娟向创业家&i黑马解释,如果企业没有按照与用户签订的协议履行义务,因违约造成的用户损失,用户维权的相关成本,包括交通费、误工费在内的合理开支,都应该由平台承担。

2.押金拿不回,能不能上街搬自行车?

在单车企业宣布停止运营后,有些用户提出将街上的单车占为己有。甚至在有些电商平台,已经有人公开叫卖自己手中的共享单车。

王淑娟表示,用户押金无法正常退还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搬车是违法行为,无论出于什么原因,私自扣车甚至公开卖车,都属于侵犯公司财产;如果金额达到法定数额,就会涉嫌盗窃,用户也将要承担刑事责任。

3.重新设置退还押金的门槛是否合理?

在此前酷骑单车的现场退款流程中,只需要填报手机号码就能登记退款。近日有用户向创业家&i黑马反映,在酷骑的“退款新规”中,不仅需要出示身份证,如果帮助配偶退款,甚至还要携带结婚证和双方身份证。

对此,王淑娟说,这种新的退费规定并不合理。用户的押金退还路径应该前后统一。如果当时注册只需通过手机号码,在用户申请退款后原路返回即可,不可再附加任何新的条件。

4.还有什么解决方案?

李豪向创业家&i黑马解释,当共享单车用户与单车提供方之间的合同关系终止(任何一方均可提出)时,若用户未在使用期间造成共享单车的损坏,则单车提供方应将押金全额退还。如果不退还,则转化为单车提供方对用户的债务,双方变成了债权人(用户)与债务人(单车提供方)的关系。

王淑娟说,用户的首选是向所在地区的消费者协会投诉。但一旦出现大面积的资金问题,投诉无法起到最根本的解决作用,只能通过诉讼的途径。

李豪补充说,当共享单车提供方倒闭无力偿还时,应进行破产清算,在优先支付员工薪酬福利及担保债权(如银行贷款)、国家税款等后,要向共享单车用户这种普通债权人偿还所欠债务。

因为共享单车的押金退还属于普通债权,在破产清算后的受偿顺序中靠后,个人即使通过法律途径也很难实现“实质性的维权”,最终的结局也可能只是“赢了官司赢不了钱”。

多位律师表示,现有的政策监管,很难对共享单车企业进行实质性约束。相继发生的共享单车倒闭事件,和用户很难维权的处境,也许在未来会推进两件事情发生:

单车平台资质审核趋严;为了增强用户的信赖度,日后也许会有第三方保险公司承保。

在当前形势下,选择使用大品牌共享单车,风险最低。更为谨慎的做法是,按次结算,即退即还。

*本文作者王妍,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创业家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