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生死时刻:一边赚钱,一边等死

全天候科技李墨天2017-11-26 09:20事业线
三家互金中概股在质疑声中相继破发,而在国内,针对现金贷行业的监管政策正在酝酿,现金贷迎来了生死时刻。

现金贷正在走向生死路口。

10月,趣店的上市成为今年中国公司在美最大IPO,也是美国今年第四大规模的IPO,现金贷业务也随之成为舆论热点话题。

伴随上市而来的是一阵空前的舆论危机,部分现金贷的高息和催收衍生的社会事件不可避免的传导到了资本市场与监管层——不仅趣点在质疑声中一路跌破发行价,随后上市的拍拍贷融360相继破发。

而在国内,针对现金贷行业的监管政策正在酝酿。

三家互金公司齐破发

11月21日傍晚,有媒体曝出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小组发出文件,要求“各级小额贷款公司监管部门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禁止新增批小额贷款跨省开展贷款业务。”

受此影响,趣店、拍拍贷、融360等美股上市公司股价纷纷下挫,趣店美股盘前大跌超过30%——投资者们相信下一次刀会直接落在现金贷头上。趣店随后宣布便公司将实施一项股票回购计划,用以提振股价。

事实上,在CEO“回应一切”之后的一周里,趣店的股价便下跌了20%。受到这种悲观情绪的影响,随后上市的拍拍贷和融360的发行价也最终低于参考区间下限。

“现在新闻和口碑这么乱,定价肯定不能定太高,而且这个点上还在扎堆上市,很有可能惹得监管出手。”一位资深美股分析师告诉全天候科技,“这些集团现在在这样一个杂乱的风口上市风险很大。而且他们的账目复杂,能上市,从投行角度来说,肯定也是累死人。”

高额的利润和少数社会问题将整个现金贷行业都被推到了风口浪尖,11月2日,美国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中国监管机构正考虑加强对现金贷公司监管,对于存在违法行为的公司予以关闭取缔。

之后的11月13日,趣店公布了2017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其第三季度总营收达14.51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08%。净利润则为6.5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21.8%。不过双增财报并没有止住趣店股价的下跌趋势,最新的行情显示,趣店20美元的股价已跌破发行价。

同样被质疑的是趣店过度依赖股东的运营模式。在校园贷偃旗息鼓后,趣店依靠蚂蚁金服提供的流量入口实现了质的飞跃——2015年9月,拿到蚂蚁金服战略投资后,趣店随即“与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独立第三方征信机构芝麻信用达成合作,完成支付体系和征信。”

面对成灾的负面新闻,蚂蚁金服也选择了明哲保身。11月21日的消息称,芝麻信用在排查过程中,已经停止了与部分现金贷平台的合作。按照蚂蚁金服,近日在排查中发现个别商户存在超过法定保护利率以上的各类费用,不当催收,没有按照协议履约等问题,所以暂停了合作。

“增长肯定是短期的。”上述分析师称。

高额利润背后是现金贷客群的不断壮大——点融的联席CEO郭宇航此前曾表示,每天,超过5万人成为现金贷的新借款人。而据全天候科技获取的一份第三方数据显示,在今年8月和9月,现金贷的月度新增借款人超过400万。

陡增的市场也成就了一批行业的“送水工”,导流网站融360递交招股说明书时,CEO叶大清在公开信中称,产品的月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了9000万,而仅仅2014年底,融360的注册用户还只有210万。

1%的共债创造99%的社会问题

“现在的心情就像刮彩票一样,前面数字都对了,现在刮倒最后一个了。”一家现金贷平台的合伙人告诉全天候科技,“别人是上市了,我们还在水下等着上岸呢,全公司都很焦虑。”

按照他的说法,利息与催收并非乱象的成因,不断增长的资金供给让多头借贷的问题愈发显著,而这部分共债人群则是社会舆论恶化的源头。

“这部分人比例很小,但影响很恶劣,可以说1%的共债群体制造了99%的社会事件,而这些社会问题又很容易传导到监管。”他表示。

共债是整个行业共同的敌人,一些数据显示,至少在两家现金贷平台上有借贷记录的共债者比例超过60%,这些人的逾期风险是普通客户的3到4倍,多平台借贷的风险更加难以想象。

目前,没有准确的数据显示共债群体的比例和数量,一些平台曾倡议用数据共享的方式对抗共债者——大家把借款数据和黑名单上传到一个第三方平台,就像银行与央行正在做的那样,但这些设想最终只停留在倡议里。

“目前只能去猜,比如你注册了一般不可能不借钱,行业平均通过率30%,我就能算出来你大概借了多少笔,在乘一个3000的平均放款额度,差不多就能算出你的授信有多少,再通过风控算法决定给不给你放款。”

11月17日,在一场公开活动中,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吴震表示,技术监测发现,目前从事现金贷业务的平台多达2693家,利用网站从事现金贷业务平台最多,数量为1366家。而从事现金贷业务的平台主要分布在广东、北京、上海三个地区。

根据吴震的说法,在他们的调查中,上百万的用户存在着多头借债的情况。

“其实只要能把共债问题解决,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上述合伙人称,“但这个太难了,不靠监管出手,基本不可能。”

资本市场的震荡和大面积的负面新闻让焦虑情绪在整个行业蔓延,从业者相信监管的脚步越来越近,但没有人知道政策会如何具体规定。

11月9日,央行主管的《金融时报》刊文对现金贷的意义给予肯定,同时再次强调了监管。这篇文章称,现金贷有一定金融创新意义,可以更好地服务次贷人群,也能带来金融风险和社会风险。关键在于如何管理,如何使用。

监管来临:牌照、利率与资金来源

“现在监管部门特别想收拾现金贷,但是不知道怎么收拾。”一位接近监管层人士告诉全天候科技。他表示,监管部门不了解、也不相信现在大数据可以做好风控——包括正规的持牌金融机构,他们认为非信用信息并不可靠。

在以城商行和信托为主的资金来源上,监管的行动已经有所体现。据某城商行高管透露,尽管没有明确的政策公布,但监管层已经通过窗口指导的方式,开始限制银行向现金贷提供资金。

事实上,早在今年上半年,银监会就曾下发《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强调要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但市场走向并没有为当时的文件所动,到了下半年,便迎来了业界啧啧称奇的现金贷的上市年。

“现金贷不太可能会引发系统性风险。但过度负债、高利率的问题、信息保护问题,这是监管层关注的。”他表示,“利率这块,监管就比较为难,如果规定了利率,到底是认可还是不认可。”

以7天和14天小额贷款为代表的现金贷产品是高利率的重灾区,也是接下来监管层着力整治的焦点。按照上述人士的说法,监管机构更希望现金贷被用来消费——他们不相信小额的短期贷款有应急的需求。

另外,监管落地也有可能引起新一轮的牌照争夺。结合监管层的表态与坊间的种种传言,现金贷的牌照管理几乎已成定局。

目前,只有少部分公司通过小贷牌照、互联网小贷牌照、消费金融牌照在开展现金贷业务,大多数开展现金贷业务的公司依然处于无牌裸奔的状态。

截至今年11月,市场上共有254张网络小贷牌照,其中226张已经完成工商注册,开业中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则有22家。

“从持牌金融机构来说,他们认为现金贷影响了公平竞争,比如银行信用卡贷款,利率只有18%,要他们放到50%是绝对不可能的。”该人士称,“另外现金贷平台还是承担风险的,因此现金贷公司是需要持牌的。”

第一家倒闭的现金贷已经在不久前出现,而在本月初,宁波市鄞州区处置非法集资联席会议办公室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这份通知提出所有经营现金贷的机构必须全部关闭。

面临政策层面和市场层面的双重压力,部分现金贷公司开始选择出海东南亚,那里市场广阔、获客成本很低。也有平台开始收缩规模,布局新的业务。在一系列的繁荣和乱象之后,现金贷开始了生死倒计时。

“焦虑、迷茫,都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上述合伙人称,“感觉就是一边赚钱,一边等死。”

*本文作者李墨天,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全天候科技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