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内,阵亡6家共享单车,这是他们“血的教训”

全天候科技张少华2017-11-26 18:59事业线
小鸣单车、酷骑单车负责人都表示,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其实是成立的,但大家恶性竞争破坏了整个市场。

如果算上悟空单车、町町单车、酷骑单车、3V bike和小蓝单车,今年以来已经有6家国内共享单车公司相继倒下。最新传出经营困境的是小鸣单车

11月23日晚间,小鸣单车公关部一位离职员工在微信群中向媒体爆料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失联,小鸣单车99%的员工已被裁,CEO陈宇莹在为大家努力奔走无果之后“黯然离场”。公司的钱大多被邓永豪挪用支付给了为小鸣提供单车的供应商凯路仕,全体员工的欠薪、报销均无人负责。

虽然今日邓永豪向媒体易简财经回应称“失联纯属无稽之谈”,但CEO陈宇莹向雷帝触网证实自己10月底就已离职,小鸣单车确实遭遇了资金链困境。

共享单车“死亡名单”    (来源:网易)

这些共享单车公司败在哪里呢?从公司创立到失败是什么感悟呢?悟空单车、酷骑单车、町町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的负责人都曾作出反思。

共享单车商业模式究竟可不可行?

小鸣单车CEO陈宇莹今日向雷帝触网表示:

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其实是成立的,但估值过高。此外,行业太混乱,大家恶性竞争,很多时候是免租金,导致没有好的现金流,使得押金方面的问题很多,单车行业如果是租赁模式,利润没那么高,靠互联网增值模式,这一条路暂时没有一家走得通。

另据易简财经今日报道,小鸣单车实际控制人邓永豪认为:

共享单车主要的问题还是本身的盈利模式,由于共享单车随便停放,损耗很大,调度成本太高,单靠每次收费0.5元根本无法回收成本,除非在使用电子围栏的情况下,才有可能产生收益。

共享单车本来是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可惜在资本不理性的进入后,整个商业模式变形了,烧钱太厉害了,我觉得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资本回归理性,政府适当的引导,共享单车还是很有未来。

在此之前,酷骑单车前CEO高唯伟也曾抱怨共享单车行业“恶性竞争”。他今年9月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

正常情况下,骑一次0.8元(黄金单车半小时1.5元),每辆车一天的骑行频次在1-2次,一辆单车成本是400多元,考虑损耗和运维费用,差不多6个月就能回本。

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本来是好的,只是现在大家恶意竞争,把整个市场都弄坏了。行业现在比资金投入,看谁砸的钱多,刚开始各种数据很好看,但结果都不好过,最后造成行业与用户都是输家。监管者、行业、用户都有责任。政府没有提前做规划,所以一开始大家都无序竞争。

而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今日向新京报表示,“共享已被玩坏了,这个商业的本质就是垄断。”

人生命运转折

创业失败也让李刚、丁伟、高唯伟等人的命运发生重要转折。

小蓝单车出现资金链困境后,创始人李刚不知去向,其父亲成为众多供应链公司的追债对象。

町町单车倒闭后,曾经的“富二代”创始人丁伟卷入了父亲的案子,在看守所待了近40天。上月末,丁伟在接受创业家&i黑马采访时表示,公司倒闭、家庭破产、女友分手,他现在除了一身债务和一条狗,已一无所有,而自己即将北漂打工。

酷骑单车创始人高唯伟在创业失败后接受36氪采访时称,自己心情复杂,“没有力气气愤”,“我就做一个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任何人在意的普通人,就挺好的。””

*本文作者张少华,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全天候科技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