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莲灯:中国动画离开的第6698天

新芽NewSeed杜绍斐2017-12-01 10:22事业线
300位工作人员,绘制15万张动画画面,2000幅背景,拍摄1800个镜头,前后耗时4年,是上美厂为制作「宝莲灯」下的功课。

和现在小孩儿不同,我小时候获得快乐的方式很简单。

1999年那个夏天,作为三年级期末「双百」奖励,父亲骑着二八飞鸽自行车带我去了市中心的人民影院。

影院外有个售票亭,挂着手绘海报和放映表,带着点苏联气息。电影票25元一张,两张票价就是家里一周的吃饭开销。

电影院只有一个放映厅,分两层,能容纳下1000人同时观影。座位是一副铁架支托的木板,银幕在我印象中大过如今任何影院的IMAX巨幕。

一阵电铃响过后,银幕亮了,那段我至今还记得的开场白被念诵出来:

这是一个古老的传说,天上的神仙三圣母,爱上了人间的书生刘彦昌。她不顾哥哥二郎神的反对,毅然下凡,去追求人间的幸福生活,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这故事叫「宝莲灯」。

1999年7月30日,上海电影美术制片厂制作的「宝莲灯」上映。

故事取材中国神话「沉香救母」,是个带点俄狄浦斯情结的故事:少年沉香为拯救被舅舅二郎神压在华山下的母亲,一路冒险最终击败舅舅,救出母亲。

上映后,这个弑舅救母故事迅速成为中国有史以来最轰动的动画电影。

其轰动,首先体现在票房高。

当年有300万人走进电影院,拿下2900万元票房,比同年上映的迪士尼动画「Mulan - 花木兰」高出一倍有余。

1999年全国票房总额不过8.1亿元,「宝莲灯」一部片子就占到了3.6%。放到票房总额超过500亿的2017年,这个数字相当于18亿。

其次是演员精。

「宝莲灯」吸引明星演员参加配音:姜文、徐帆、陈佩斯、宁静。当时姜文正在制作他的「鬼子来了」,而徐帆刚刚在「不见不散」担当女主,正准备和冯小刚结婚——

配音演员全部是当红实力派,却没人收取任何酬劳。

有意思的是,如今正当红的演员胡歌当年也曾参与配音选拔,不过电影最后只用了他配的一个「啊」字。17岁的他因此拿到人生第一笔片酬,50元。

胡歌配了一个「啊」字的镜头

香港上映版本配音阵容比内地还超出你的想象。

容祖儿、谢霆锋、张柏芝,均是当时全港最炙手可热的小生花旦。

除了演员精,再次是配乐火。

张信哲、李玟、刘欢演唱的电影插曲火遍全国。

原声带正版发售15万盒,上美厂厂长还给出数据证明盗版至少是原版10倍。所有小学生连姑娘手都不敢牵,就会哼几句「爱就一个字」和「想你的365天」。

当时我班上最浪的哥们儿,把录音带塞进步步高复读机里一遍一遍听「爱就一个字」,元旦联欢会上压轴演唱,成功骗到和班花一起回家。

我另一个朋友却从来不敢在家里唱「爱就一个字」,他当老师的父亲坚持认为张信哲这首歌是「黄色歌曲」。

「宝莲灯」片尾一闪而过的张信哲

毫不夸张的说,当年几乎所有中国孩子都曾看过「宝莲灯」。

在这部动画豆瓣页面上,多数短评评论:它是自己的动画启蒙、童年回忆。

遗憾的是,「宝莲灯」上映6698天的现在,这部当年最火的动画电影几乎被彻底遗忘,少数人零星提及。

但我觉得,「宝莲灯」是一部经典作品。可惜,少有人懂得它的好。

其好,就在3点:态度、画面、剧情。

先说态度。

300位工作人员,绘制15万张动画画面,2000幅背景,拍摄1800个镜头,前后耗时4年,是上美厂为制作「宝莲灯」下的功课。

数字背后付出的努力更多。「沉香救母」的传说发生在华山,上美厂制作团队为此专门跑到陕西、山西、宁夏、甘肃等地取景,片中所有美术背景均有出处。

片子里沉香河中漂流时,一尊大佛在镜头里出现10秒钟。为了这10秒钟,画师从上海跑到山西云冈,临摹石窟。

仔细观察动画中的佛像,会发现上面的孔洞也和云冈石窟相似。

有人说是清代修补石窟佛像,把木桩打入佛像中作为脚手架留下的,也有人说是后来人为破坏造成。

但无论怎样,「宝莲灯」画师将这些完整记录下来,绘入动画。

动画中沉香从江湖骗子手里解救小猴的情节发生在一座古城,这场戏结束时,有城墙全景镜头:

这个缓缓拉出的镜头持续10秒,原型是宁夏镇北堡。

爱看周星驰的人,对古城拱门和城墙上的箭楼不会陌生。「大话西游」那句经典台词「他好像一条狗」就发生在这里。

为了10秒钟镜头跨越半个中国的态度,是「宝莲灯」成为经典的基础。

再说画面。

曾经创造「大闹天宫」、「哪吒脑海」等经典作品的上美厂,传统作画水平自然没得说。

沉香和妈妈泛舟在小河上,水中莲藕开在青绿色的背景之上,极具国画神韵:

选择青绿配色,并不是随便决定。该色系源自中国画传统技法「青绿山水」。

前些日子在故宫展出引起参观热潮的王希孟「千里江山图」,正是青绿山水代表作之一:

不仅坚持精细的传统作画,上美厂还第一次将3D技术揉入到动画中。

电影开场,有一段长达45秒的长镜头:

空灵的吟唱中,一条轻薄丝带从空中缓缓下落,绕过山峦,一直飘到「圣母庙」前。独特的意境将中国传统动画美感完全表现出来。

镜头中传统作画部分由上美厂完成,3D制作部分则由「先涛 - Centro」公司承包,是从刚回归不久的香港找来的专业团队。

精细画面,塑就「宝莲灯」的风骨。

最后说角色。

「宝莲灯」作为一部1999年的动画,角色塑造最大特点是:

大胆。

原本「沉香救母」传说中,沉香的师父是「八仙」中的「铁拐李」。

到了「宝莲灯」里,教导沉香的老师变成了「神话界第一IP」孙悟空——

这在当时是非常大胆的决定,还没人塑造过取经后成佛的孙大圣。

电影中,陈佩斯配音的孙悟空既能说出「灯在人中,芯在灯中,人心不死,灯芯不灭」的禅语,也会叫嚣「不把他打得满脸桃花开,他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佛性与猴性兼具。

单论利用IP这一点,「宝莲灯」领先所有中国电影和互联网公司不止一个时代:

「宝莲灯」中陈佩斯配音的孙悟空台词:

不把他打得满脸桃花开,他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电影中另一个重要角色,二郎神的相貌与为其配音的姜文几乎完全一致。不过不是「让子弹飞」里的中年油腻的张麻子,而是尖下巴的年轻小伙。

用配音演员形象绘制动画形象,是好莱坞动画片的常用玩法,比如「鲨鱼黑帮」中用奥斯卡影帝罗伯特· 德尼罗的形象塑造一条鲨鱼。

但在国产动画中,二郎神与姜文的「貌合神合」却是第一次也是迄今惟一一次。

还有一个配角小猴子,看似与主线情节无关,却是国产动画中第一次插入专门负责插科打诨的活宝:

这种活宝角色,初见于日本导演黑泽明的电影「武士勤王记」,经过美国国民神片「Star Wars - 星球大战」中两个机器人C3PO和R2D2发扬光大,从此成为商业电影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贯穿整部影片始终的,则是沉香与母亲三圣母之间的母子亲情。

一句「幸福就是,妈妈和沉香在一起」尽管朴实,也算是过去国产动画中鲜见的情感表达。

大胆的人物塑造赋予动画更多内涵。「宝莲灯」之前,无论是「大闹天宫」中的王母娘娘,「葫芦兄弟」中的蛇精,还是「天书奇谭」中的狐狸精,全部以单薄的反面角色形象登场,任由男主角收拾。

而「宝莲灯」里则隐隐透出对二郎神所代表的「父权社会」的反感。片中不仅大胆描绘女性身材,还赋予她们有血有肉的性格:

沉香的母亲三圣母为了爱情,不惜冒犯天条与凡人结合;年轻的嘎妹成为部落头人,带领部落反抗二郎神。

那是18年前女权主义敲门的声音。

毫无疑问,「宝莲灯」是一部超越时代的经典杰作。

但遗憾的是,它也是一部以最快速度被遗忘的杰作。

为制作「宝莲灯」,上美厂倾全厂之力,投入1200万,却只换来2900万票房。

但按照商业电影运转模式,将宣发、影院分成等费用计算在内,一部电影的票房必须是制作成本3倍才能保证盈利——

「宝莲灯」是一笔亏本买卖。

「宝莲灯」商业上的亏损后,面临市场化转型挑战的上美厂开始走向衰落,在动画电影领域长时间沉寂。

曾用「小蝌蚪找妈妈」这种名震世界作品的上美,2007年又推出一部「勇士」遭遇惨败,1500万元投资只换来1000万元票房。

此后,「大闹天宫」高清重制版、「黑猫警长2」、「新葫芦兄弟」等翻拍作品不断出现,却只是贩卖情怀的产物。渐渐,已经没人知道上美厂上一部原创作品是什么。

18年前,「宝莲灯」上映,那时人们曾以为它是国产动画新时代的象征。

18年后才发现,那只是一场体面的葬礼,宣告以上美厂为代表的老国产动画时代结束。

2015年「大圣归来」上映取得成功,知乎上出现一个问题:

「大圣归来」能否和「宝莲灯」相提并论?

有人说,这两者是不同时代的产物,无法相提并论。

但我认为,只要抱着执着于好作品的态度,无论哪个时代都可能创造经典,我们愿意等。

想起「宝莲灯」那句台词:人心不死,灯芯不灭

*本文作者杜绍斐,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新芽NewSeed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杜绍斐

掀起一场中国直男的新文化运动。微信公众号ID: shaofeidu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