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直播被网信办约谈,“撒币”傻眼了?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阿宝2018-01-16 09:55事业线
当在线答题如海浪席卷而来时,就有人预测它在监管层面可能面临的阻碍,参照以往互联网新生事物的发展轨迹,最后的结局或被叫停,或被整改。

“直播竞答平台被网信办约谈了!”

这样耸动的新闻显然令人虎躯一震,刚被说成是新风口,就要面临政策监管?

其实事情原委竟和近期被网友炮轰的万豪事件有些相似:花椒直播平台“百万赢家”游戏在1月13日12点场中,由于将香港和台湾作为国家列入了答案选项,次日就被网信办要求立即进行全面整改,给火爆的在线答题带来了些许凉意。

直播竞答的繁荣向好背后,除了政策风险也面临各种问题:西瓜视频“百万英雄”因为技术问题引发了“肉夹馍”事件;然后“芝士超人”在线人数引发质疑;竞答带火了答题外挂,却也令比赛丧失了公平性和趣味性,周鸿祎发微信表示要下架360推出的“答题神器”......

是时候聊聊在线答题还能活多久的问题了。

被网信办约谈,在线答题的红线内外

近两周来,在线答题的热度持高不下,继王思聪、周鸿祎、奉佑生竞相争抢谁是”第一大撒币”后,映客“芝士超人”、花椒直播“百万赢家”各自推出独享百万奖金专场,用高高垒起的人民币生动诠释了“知识就是财富”的真理;各家平台还拉出汪涵、郭德纲、大张伟等明星出题官,为流量保驾护航;另外,芝士超人、百万赢家纷纷戴上“红领巾”,推出人民日报专场、新华网专用复活码。而外界一直关注的盈利模式,也随着广告金主的不断涌现逐渐明朗清晰。

当在线答题如海浪席卷而来时,就有人预测它在监管层面可能面临的阻碍,参照以往互联网新生事物的发展轨迹,最后的结局或被叫停,或被整改。

事实上,在线答题要幸运得多。一方面,要归因与平台玩家的思想觉悟,能够一开始就向组织靠拢,牵手合作表忠心;另一方面,在线答题有助于传播文化知识,全民互动学习的场景没有被禁的道理。像官媒人民日报等为之打call,至少某种程度来说,在线答题的风向得到了官方的盖戳认证。

不过整改还是发生了。

1月13日,百万赢家12点场的在线答题中,在“王祖贤目前定居在哪个国家?”的问题下面,将香港和台湾作为国家列入了答案选项。

在新华社发布《新华社新闻信息报道中的禁用词和慎用词(2016年7月修订)》中明确规定,香港、澳门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澳门、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任何文字、地图、图表中都要避免让人误以为香港、澳门、台湾是“国家”。尤其是与其他国家名称连用时,应注意以“国家和地区”来限定。

而百万赢家的答案选项显然犯了上述“政治”错误。此次直播事故带来的直接影响是,花椒直播取消了当天接下来的场次,下线了百万赢家,并发表致歉声明。

最近像万豪酒店、达美航空官网等曝出将港澳台、西藏列为“国家”的情况,直接导致遭遇品牌公关危机,被网友声讨、官方约谈。而花椒直播被约谈整改,也是给自己上了一课。目前,经过整改的百万赢家已经重新上线,各平台想必也会引以为戒。

“肉夹馍”事件频出,用户体验下的技术难题

除了人为疏忽招致的“政治不正确”问题,技术难题也是在线难题难以翻越的大山。

一位直播平台技术工程师告诉小娱,在线直播答题的技术问题主要表现在宕机、UI性能(答题界面卡死,不可点击等)、接口处理异常和查询算法改进(比如选择了正确答案,却说你答错了)等。

而小娱经过近一周的体验,也切实多次碰到了以上这些问题。在1月12日,西瓜视频“百万英雄”某场答题中,问到肉夹馍是哪里特产,当众多答友选择正确答案陕西时,却被告知回答错误,显示答案为江苏,不少答对的用户被淘汰出局。随后百万英雄给出了两张复活卡的补偿,再加上此场人均奖金为50多元,被网友戏称“江苏肉夹馍55块钱一个”,当各个平台出现类似的情况下,弹幕里便出现“肉夹馍”评论。

而昨天(1月14日)芝士超人的答题过程中,关于“田螺的血是什么颜色?”一题中,小娱与大量答友在还未开始答题时,页面却弹出了没有答题的提示。再往前看,芝士超人还出现过在线人数上一秒为100多万,下一秒则变成1000多的情况,因此,被外界质疑数据造假,随后官方回应是技术问题。

复活卡无法启用也是经常遇到的问题,一般当你手里有复活卡时,在限定使用的次数内,答错题时是能够获得重生机会,但这也要以技术不出故障为前提。按照目前情况来看,每家在线答题平台的每场答题直播的在线人数平均都百万以上,高访问量下服务器宕机的状况似乎还未发生。

但可以确定的是,前面提及的几种情况正在影响用户的体验感受,小娱所在的一个微信群里,有人抱怨因为页面无法显示选项而怒卸APP。不过,上述技术工程师也表示,因为在线答题风口起来得猝不及防,再加上每天不间断的答题场次排期,留给技术人员的时间有限,“技术慢慢到位后,起码能大大减少出错的概率”。

几块钱换你半个小时,这账划算?

现在,大家最关心的在线答题商业模式有了着落,接下来,如何延长生命周期或许是他们更应该思考的问题。

在线答题的出现,的的确确打破了地域空间的壁垒,降低了参与门槛,引得全民狂欢。远了不说,就拿江苏卫视《一站到底》来说,想要走到舞台上露个脸,先通过层层筛选再说,而现在,只需要一个账号就能人人参与。

人是吸引过来了,但是他们能够在上面待多久呢?参与门槛是降低了,但是答题门槛却挡住了不少人。要知道,《一站到底》上的选手虽然不是个个都高考状元、清华北大名校学霸出身,但也几乎都是有备而来,知识容量惊为天人。回到在线答题上,题目范围包罗万象,要想一路通关,无非靠真本事或运气。所以我们也看到了,最终可以分到奖金的人数,相比参与人数,少得可怜。

问题来了,当大量参与者在分不到奖金的情况如此演化下去,他们一定会弃平台而去。以流量曝光支撑的广告模式也就会大打折扣。没关系,那就只留下那些答题精英好了,靠高质量用户撑起营收?

小娱算了一笔账,目前为止,除了独享百万奖金外,一场答题活动下来,几块到一百多块是人均能够分到的奖金,为此,你要付出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成本,对于精英来说,当他们将精力放至工作上,换来的报酬远远高于此。同时,你还要时刻关注答题开始时间,小娱周围不少人表示,不愿意答题的原因一是因为不愿意去记开场时间,二是觉得工作期间很难腾出心力。

最近,各种在线答题外挂、搜狗的汪仔答题助手应运而生。尽管在网络上流传的一张搜狗CEO王小川朋友圈截图里,周鸿祎评论说“我们撒币,你们作弊,太流氓了”,但仔细想想,或许在线答题应该着实感谢此类作弊软件的出现,因为这让那群被知识门槛挡住的人有了留下来的动力。

从现在每场答题的在线人数来看,事实似乎也正是如此,参与的人数越来越多,而最终分得奖金的人数也从最初的几千、一两万上升至几十万,虽然金额只有几块、甚至几毛,但对于有闲的人来说,已经足以构成吸引力。

只是,这种吸引力能够维持多久,就另当别论了。当人们很快适应了“知识赚钱”的诱惑后,如何产生更多直播竞答或微综艺模式,才是平台们需要殚精竭虑的。

*本文作者阿宝,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娱乐资本论

我们关注文化与资本的基情碰撞,娱乐界大佬的投资秘辛,文化传媒股的炒作密码。微信公众号ID:yulezibenlun

最近更新文章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