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罗振宇:我厌倦了“贩卖焦虑”,知识将成为新的“社会信用”

罗振宇:我厌倦了“贩卖焦虑”,知识将成为新的“社会信用”

新芽NewSeed牛耕2018-01-20 02:43事业线
有一次脱不花走出办公室,她忽然跟我说:以前觉得开公司的人,满口“为社会贡献价值”。现在创业才知道,不这样无法生存。2018年,《得到》将探索一种新的贡献价值手段:将知识作为信用分发。

从未有这样一个时代,“罗振宇们”同时显出天使和魔鬼的模样。

在一些人心中,罗振宇是知识的布道者。他在沉闷现实敲出缝隙,让智慧之光照进密不透风的公交车。在另一些人心中,他却兜售焦虑与恐惧,用新奇概念欺骗那些深陷泥潭、暂时还不能分辨的人。

如今,《得到》已估值70亿元。而罗振宇作为知识变现的领袖,也有了为自己辩解的机会。

他如何看待“贩卖焦虑”的指责?“社会割裂”是否是内容创业的机遇?他认为《得到》为何成功?对那些深陷困境,却每日点开他APP的人,罗振宇愿意做点什么?

今天,罗振宇将停下脚步,回看那些他走过的路,与他的批评者们和解,或奋力回击。

得到不贩卖焦虑,会有人求着你上船

罗振宇:总有人黑我们,说我们是在贩卖焦虑。我很无奈。周围没人比我更焦虑了,内容行业总是很焦虑的。

我起家时就是个网红,完全不懂商业。前几天我听到某大佬对我们评价很高,说我们是“最后一个互联网产品”。什么意思呢?就是能够线上化的,都已经线上化了,除了严肃内容。我们是抓住了最后的机会。

我们做得到的时候,是完全不懂流量、转化率、运营这些的。现在看,这其实是我的幸运。你想,两年前,流量贵到什么程度?如果我把自己定义成一个传统互联网产品,去操作,恐怕早就死了。

这给我一个启发。很多人觉得,自己的价值要被科技吞噬了,又是互联网,又是AI、区块链的。就很有焦虑,想怎么才能转型。

但我要说,你不需要懂互联网,懂科技。你做好自己的行业,比如教哲学教了三十年,一直打磨你的课件,怎么让学生理解。到最后,互联网的这些人,会求着你把内容搬到线上去。他们会说,您拿大头,我拿小头好了。

比特确实在吞噬世界。那你要怎么立足?你要在世界中找到你确定的价值,然后让这部分更有价值。最后,你自以为上不去的那条船,会有人求着你上去的。

现在区块链很火,但我有一句话:马化腾抢不到潘石屹的钱,区块链也抢不到马化腾的钱。新技术带来的是一个增量市场,是创造新价值。你不用有转型焦虑,干好自己的活就好了。

不公平是必然,社会洗牌也是必然

罗振宇:人自从进入工具时代,就一定是割裂的。工具总会把人切成两半。像一开始有了火,也会有人说,我才不用呢,我这样吃生食着挺舒服。但吃下去可能不适宜消化,可能有别的问题,最终这些人就被淘汰了。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工具。有人跟我说,“知识就要体系化地学”,说碎片化学习不好。废话,我不知道系统化学习好吗?但碎片化学习总好过不学,总好过打麻将吧?

现实情况是,科技和社会把时间给碎片化了,就要有碎片化的工具去适应它。

对社会割裂这个问题,我是这么看的:

1、任何新的工具,一定会制造更大的社会不公平。

2、社会总有办法逼着你,把你赚的钱交出来,返回给没挣到钱的人。社会就好像一个滚筒洗衣机。

“知识共享经济”必亡,专业分工才是趋势

罗振宇:我不喜欢“知识付费”这个词。它就好像说,把本来不值钱的东西装在一起,收费卖给你。我更愿意用“知识服务”形容它

知识服务是什么呢?有人说,你在自己的领域很专业了,能不能分享一些行业内容?这种“知识共享”模式必然是不长久的。

稍微懂一点经济学就能知道:分工产生效率,协作导致繁荣。知识交付是一门手艺,需要专业的人来操作。兼职必然不长久。你看那些兼职开Uber的人最后都怎么样了?要么不干了,要么做了专职司机。

得到的做法是,想办法去找专业老师,让他们赚钱。赚钱才能产生社会分工,能专职生产内容。得到判断一门课能不能开,标准就是,能不能让这个老师一年赚100万?

我们相信,知识交付是一门非常专业的手艺。我从不相信天作奇才。

价值如何输出?知识将作为信用分发

罗振宇:有一次我跟脱不花走出办公室,她忽然跟我说:以前我觉得开公司的那些人,整天说“为社会贡献价值”,满口大话。现在自己创业才知道,这些都是真的,不贡献价值就无法生存。

我当然很想说,得到想成为一个终身大学,一直致力于知识交付。可这如何产生价值?

2018年,我们将探索,将知识作为信用分发的手段。比如你买不起得到产品,那你免费学完之后能不能将课程加进你的推荐清单?别人看了你的清单来得到学习,我们就给你抵扣课程费用。

更进一步,如果一个人学完了某个课程,能不能因此获得一个工作面试机会,或者银行贷款?

通常,你要贷款肯定看的是你的房产证,看你单位,看你父亲是谁。

但我们觉得,“人与信息”的关系,才是刻画一个人更好的价值尺度。你学过什么?你学习能力怎样?这都反映出你的价值。我们希望,知识价值不只是被听、被学习,而是能成为人呈现自我的一个标准。

摆脱“创意时代”,内容生产找到长长的坡

罗振宇:在我看来,得到正经历一个古滕堡发明印刷机的时代。当时,他把所有没被印刷过的内容,批量再印刷一遍。得到也希望,将所有知识内容,以这个时代的知识载体重新生产一遍。

有人说,得到越来越像一个血汗工厂了。确实如此,我们已经摆脱了凭“创意”的时代,有能力持续、批量地生产内容。比如《每天听本书》,去年我们做了1000本,今年计划做3000本,最终目标是30000本,要做10年。这几乎就是一个永恒的事情了。

做内容服务,我觉得我已经总结出方法论:增进效率,推进分工,提高价值。最后,我已经找到一个长长的坡。

   本文资料来自:IF2018极客公园创新大会,新芽NewSeed记者现场实录。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