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投资人不去AI大会?不是不看了,只是看懂了

新芽NewSeedviya2018-01-29 14:09事业线
为什么投资人不去AI大会?是AI泡沫已碎?是行业渐冷?不,他们不是不投了,只是不看了,因为看懂了。

AI相对论,缘起于新芽NewSeed随机进行的两个小调查:

一次是在2017V50新芽榜总决选的现场,记者问2017年最被高估的领域是什么,5位创业者里有4位给出了“人工智能”,占比80%

Arkie:我感觉AI有点被高估,很多技术的落地点还看不到,最后可能确实没有实用价值。

百融金服: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虽然现在很多政策层面的支持,资本热捧,但我觉得真正有技术的比较少。

Eastlink:人工智能吧……还是应该硬件先行,先铺设数据管道。

禾赛科技:VR/AR我觉得高估了,现在还大多是玩具。

另一次是在新芽联合投资界进行的投资人2017年底小调查,30位来自早期、VC、PE机构的创始人和高层中,有24位明确表示2017年投过人工智能,且2018年还会投。这个比例也是80%

百度风投董事长刘维:2017是从投资AI转向投资AI时代的关键一年。

麦星投资创始合伙人崔文立:我们认为AI是个确定的风口。

小村资本董事长冯华伟:AI的发展趋势是非常明确的

东方福海董事长陈玮:AI的序幕已然拉开,AI和物联网都处于爆发期的前夜。

过去一年里,李彦宏All in AI,不仅成功洗去了“掉队”的标签,还先于二马率先登上《时代周刊封面》;马化腾AI in All,虽然从自身布局和投资方面均较为保守,但依据其去年豪掷169.8亿美元(Dealogic统计数据)买买买的劲头,今年将进场收割;马云,一个连“人工智能”这个词儿都不认同的大佬,却将众多AI独角兽收入囊中。

过去一年里,据新芽NewSeed不完全统计,人工智能领域共发生融资218起,较2016年同比上涨32.92%;B轮前183起,说明行业仍处于早期,A系列融资笔数超越天使轮,与2016年形成鲜明对比;此外,52个2016年获得融资的公司,在2017年进入了下一轮。

风口也好,泡沫也罢,不可否认的是,AI是2017年创投圈第一热词,而且有80%以上的几率,在2018年继续红得发紫。

底层的高光时刻

AI+产业、AI+行业……“AI+”在过去一年比AI更频繁地出现在投资人口中。在资本狂追应用层时,处于“底层”的基础层和技术层正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

1.       独角斗兽场,赢家或是马云

百度风投董事长刘维曾不吝表示对AI底层技术的看好:“我们相信这个市场很多个新的Face++一样的提前几年起步、最终做成技术平台的机会。”

的确,提前几年起步的底层技术,在2017年成为资本追逐的焦点。在2017年40笔单笔过亿的融资事件中,8笔来自计算机视觉、1笔来自语音语义。仅商汤科技一年就连融3轮,共计融资金额30多亿人民币。如果拿这笔钱去佳士得,能把目前史上最贵的艺术品达·芬奇《救世主》收入囊中。

商汤当然不会去投资艺术品,而是投入到争抢份额和稳固地位中去,与其同样位列独角兽阵营的还有Face++,估值23亿美金;还有目前公开报道过跻身独角兽的依图科技(估值70亿人民币)和云从科技(10亿美金以上,具体估值不详)。

这些公司估值高吗?商汤创始人汤晓鸥认为并不高,“应该是低估值的商汤”。对于计算机视觉公司估值的大胆预测,来自于一个流传已久的饭局:真格基金徐小平红杉资本沈南鹏联创策源冯波聊起格灵深瞳未来的估值,徐小平认为5000亿美元起,沈南鹏说1000亿美元比较实际,冯波取了个中间值3000亿美元。

格灵深瞳同样是中国计算机视觉领域知名创业公司,只是其当前实际估值并无公开资料。不过按照大佬们的估值预测,商汤的20亿美元估值可不就是低了?

5000亿美金,相当于阿里、腾讯目前的市值(截至发稿);1000亿美金,甚至高于百度当前市值(截至发稿)。按大佬们预测,这个领域将是下一个BAT诞生的地方。

当然,BAT可不会坐等被颠覆,马云早就出手了!蚂蚁金服在Face++的B轮便参与投资,C+轮更是领投方之一;商汤科技据传在2017年11月获得阿里15亿融资,但目前还无实锤;依图科技的投资方云锋基金,联合发起人之一便是马云,云锋的“云”便是出自他的名字。如此看来,独角斗兽场,很可能就是马云的功守道场。

商汤和Face++都曾向媒体表达启动IPO的计划,前者时间不定,后者被爆出就在2018。

2.       芯片!芯片!芯片!

“我们每天都要发掘新的芯片厂商,看能不能整合到我们的方案里面来,能不能为客户降低成本。”触景无限创始人肖洪波,在接受新芽NewSeed采访时说。这家公司提供嵌入式人工智能感知一站式解决方案,做前端嵌入式人脸识别视觉卡,要求芯片具有体积小,处理速度快的特点,让前端产品具备视觉感知的能力,无需占用服务器资源。

“深度学习的出现、硬件平台的更新、GPU、带有视觉功能的芯片,这些都为我们创业公司提供了机会。”智能驾驶视觉供应商CalmCar创始人王曦解释了人工智能应用层掀起的创业潮。

随着AI在各行业应用的进一步深入,芯片越来越呈现供不应求的状态,一批芯片公司随产业进程趁势而起。在2017年单笔融资过亿的公司中,ThinkForce成立还不足一年,A轮便融资4.5亿元;深鉴科技成立于2016年初,A+轮融资4000万美元;寒武纪科技成立于2016年初,A轮融资1亿美元;地平线机器人成立于2015年,A+轮融资数亿美元。

为什么芯片公司在早期就能获得巨额融资?“主要原因是大家比较重视芯片对于AI的加速功能。” 深鉴科技芯片业务副总裁陈忠民在一次科技沙龙上做了分享。这家公司在成立初期,曾经历过四五十次的融资失败,如今,这些初创公司凭一笔融资便成为独角兽或准独角兽。

初创公司扎堆芯片行业,“不是因为芯片技术有了什么突破性进展,而是因为如果只服务于单一算法,这个芯片可以做得很特殊。”

陈忠民说。也正是因此,让初创公司得以和科技巨头站在一个起跑线上,英伟达便是深鉴直接竞争的对象。

然而,融得多也烧得快。在甲子光年的一篇报道中,地平线创始人余凯曾表示,流片成本高,一旦失败公司不仅要承担百万美金级的损失,整个研发进程会延迟半年;而且台积电等生产商排期紧张,让初创公司不得不冒险一试。

从这四家公司背后的投资方,也可看出科技巨头对芯片的重视:寒武纪和ThinkForce背后有阿里的身影,地平线背后有英特尔,深鉴身后有三星。

“AI芯片发展的最终一定是巨头间的竞争。” ThinkForce市场副总裁张震宁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尽管现阶段初创公司表现出亮眼的创新力,在规模化阶段还需要巨头主导。

科学家VS工程师

过去一年AI创企的演进,也体现在人才需求的变化上。

记得一年前,新芽NewSeed与一家AI公司聊起招人难,创始人戏称“我们就等在商汤的门口,等他关门了就瓜分他家的科学家。”

相信彼时有此想法的不在少数,商汤科技是博士密度最高的中国企业,被贴上人工智能领域“科学家豪门”的标签,拥有800余位技术研发人员、150余名来自世界名校的人工智能博士生,在世界范围内拥有人工智能领域最多的华人科学家群体,此外还与香港中文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建立联合实验室。

当时,一家AI初创公司所拥有的科学家数量是融资时的最重要指标之一,也让商汤成为资本青睐、同行钦羡的对象。毕竟DeepMind在被谷歌收购时,全公司仅有12人。

对于科学家的执念,在去年底有了明显变化。当我们再和AI公司聊起招人难时,他们的目标已经转移到工程师。革命性的创新由科学家主导,但能将新技术应用于市场需求,可落地的人是工程师。

商汤也意识到技术落地的重要性。“没有一个 AI 的企业是真正通过卖技术来变现的,这是非常难的。”在极客公园 2018 创新大会上,徐立用“三个化”概括了产学融合:技术产品化、落地规模化、场景多元化。“科学和产业中间会有很长的路,所以我们说即使从我们的 AI 企业来看,AI 的落地也是一场耐力赛。”

在这场耐力赛中,快速商业化对于初创公司更为重要,科学家养不起,而作为产学之间的摆渡人,工程师才是2018年AI创业公司人才策略的重头戏。

这一趋势也导致AI工程师身价的水涨船高。一份流传在网络的《2018届互联网校招高薪清单》显示,知名科技公司给算法工程师、研发工程师、软件工程师等岗位开出的年薪平均在30万以上。

图片来源见水印

另据脉脉数据研究院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人工智能相关岗位应届毕业生的起薪基本都在12.5k/月以上,毕业三年后人工智能岗位的技术人员,平均月薪在25k以上,基本实现薪酬翻番。

畅饮的泡沫

项目争抢人才、资本争抢项目,AI创业一路高举高打。40笔过亿的融资中,19笔发生在B轮前。

这么早期就这么高估值,有多少泡沫?谁来接盘?“你说这盆花,它有没有价值?肯定有,但你非要用一万块钱去买,它就有泡沫。”在吴世春的办公室里,他指着桌上的一个盆栽对新芽记者说道。“泡沫都是因为有不懂的人在市场里出手。”

他所谓的“不懂的玩家”,是那些把未来几十年的预期都压在上面的投资人。“风险性定价还是有很大不确定性,AI公司的死亡率不会比o2o的死亡率低。把未来几十年的收益预期都加在这上面,我们是不赞同的。”

和吴世春一样,一些投资人也对当前AI的烈火烹油表示了谨慎。云启资本创始合伙人表示,短期来看,如果急着找风口可能会失望;麦星投资创始合伙人崔文立称,有价值的投资机会并不多。“因为AI的价值依赖于‘产生有价值数据’的场景,而这些场景其实大部分已经被现有的大小互联网平台公司所垄断。单纯的AI技术公司很难逾越这些平台去创造新的价值。”

即使是要在AI领域“火力全开”的百度风投也认为目前AI创企的高估值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大家都去抢的资产被给出很高的溢价,抬高了创业者横向比较后的融资预期,反而导致一些本来应该踏实融一个合理金额、找到合适的投资人、快速发展的创业者,花了太多时间在单纯追求估值上。”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站在一种革命性技术浪潮的发端,任谁都无法允许自己错过。2000年中国风投还没起步,投资群体中大多是“不懂的玩家”,所幸在AI的这波浪潮中,投资人大多都具有技术背景。

明势资本黄明明总结自己投资AI的打法是“根据地式打法”:在一个重点领域首先找到一个龙头企业,建立根据地,然后" 将产业链上下游串在一起。盛世景王涛用“四个关键要素”衡量AI公司:团队的能力和背景+拥有一定核心技术+具有获取数据的能力+有真实需求的应用场景。

投资人变得更懂行,可能让行业的洗牌阶段加速到来。人工智能代言人李开复就曾断言2018年底,会有一批AI公司倒掉。

回想2017年初,AI大小论坛展会上,永恒的话题内容是AI发展史和AI伦理,再到年底,这些内容都不再被提起,甚至有媒体发出疑问“为什么投资人不去AI大会了”,是AI泡沫已碎?是行业渐冷?不,他们不是不投了,只是不看了,因为看懂了。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