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在创业的坑里匍匐前进,祝怀揣阅读梦的“创业版邓超”绽放初心

在创业的坑里匍匐前进,祝怀揣阅读梦的“创业版邓超”绽放初心

Newseeders波儿2018-01-31 20:12事业线
在赵梓淳看来,先让孩子读起来,培养阅读习惯在当前最为重要。至于未来是否让阅读变得更为有趣,与其他电子书产品不同的是,通过有趣的正向激励机制和班级社交属性,创造一个发现阅读有价值的机制。

不知从何时起,热火朝天的创业圈刮起了冷峻风。看,又一个紧绷着严峻脸,在深灰色背景下着正装照的年轻创业者。这样严峻的表情,也许非常符合他选择的这条比较难搞的赛道。

希鸥网好奇的是,若撕开表相他真正的激情和坚强源自何处?

这就是未见面前媒体描述的 “创业版邓超”,俊朗的外形,哥伦比亚大学金融工程的背景光环,海归创业标杆,自带流量的创业者,一年融资三次,A轮完成近千万美金融资,一年零一个月项目有营收。

这到底是装酷还是海归的一次创业玩票呢?当我与赵梓淳面对面时,之前的预测竟都被我自己否决了。

可以说,他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创业者,谦和,聪明,思维认知上远超其他同龄段创业者,也真心对教育有着一股子只问真心无问西东的信仰。

坦白讲,在这个比较难搞的教育赛道上,真希望这样真心的创业者再多一些,让中国教育变好能早些到来。

正向激励,创业和真实人生

无论生活在什么时代,有怎样的家庭背景,活得真实是人生要追寻的重要意义之一。

在电影《无问西东》中,清华大学少年吴岭澜文科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却因为最好的学生都学实科,而要坚持弃文学实。

当校长梅贻琦问他“什么是真实?”时,在思考真实人生的答案时,泰戈尔的一番演讲成为打开吴岭澜思考人生的认知契机,他找到自己内心真实的答案,并最终成为一代国文大师。

而在赵梓淳的人生里,母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引路者。

他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看书,得益于来自父母的正向激励,这使得赵梓淳比同龄人更早体会到阅读的乐趣和思考的重要,直到现在阅读已经成为他的终身习惯之一。

为什么选择阅读?那时候,只要我说想买书,我母亲都会支持我。喜欢看书,被正向激励着看更多书,获得阅读和思考的快乐,这就形成我一种最纯粹的早期阅读认知,觉得阅读是一件自己受益他人认可的好事情。”

或许是自小放养式的阅读习惯,在广泛涉猎世界政治,历史,地理等知识之后,不知不觉间赵梓淳的自学能力逐渐提高,后面便自然而然开启学霸模式。

赵梓淳先后就读于美国芝加哥大学金融数学专业和哥伦比亚大学金融运筹专业,曾任哥大中国学联副主席,CU-Asia常务主席。

毕业后进入华尔街,在美国高盛集团和奥本海默基金等世界顶尖企业任职。

之后,赵梓淳“不甘于当个世界顶尖公司的小职员,内心里有一种更真实的要实现人生价值的创业冲动”。

于是,在2015年底他回国创业选择了教育这个赛道,第一次创业做的是留学大数据项目。二次创业回到自己热爱并受益的阅读领域。

一代青年才俊梅贻琦曾定义出他认为的人生真实的心智体验。“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做什么,和谁在一起,如果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那就是真实”。

阅读离教育最近,也是获取更真实的“平和与喜悦”的体验入口。

这一次,赵梓淳集结国内语言认知学专家,人工智能技术人才,想把美国成熟的分级阅读模式用人工智能技术界定出一个通用标准,帮助中国孩子认知到自己的阅读能力,并匹配最优质适合的文字知识,这不仅是再次重现当年阅读正向激励的正面效应,还是为下一代年轻人实现知识跃迁,学会跨学科学习积蓄方法论。

阅读标准ER,跨学科和知识跃迁

阅读本身是一件很小众的事,而在中国要用学术的套路界定一个新标准,再普及,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除非这件事可以和未来的某项竞争相关。

首先会碰到行业文化背景不同的问题。

在美国,分级阅读已经有十几年的发展历程,其学科体系相当成熟,已经拥有完善多样的分级方式与分级标准,其中既有政府资助研发的标准,也有社会团体或个人研发的标准,已经完成产学研层面的研发阶段,在成果转化中,其理念被广大学校和家长普遍认可。

比如,美国最大童书出版社学乐(Scholastic)推出一套“阅读指导计划书系”,由阅读专家按照分级标准选定书目并写作导读,作为中小学和幼儿园基本读物,并提供GRL、DRA、Lexile三种分级标准的分值对照表,来推荐适合的学生选择阅读,广受欢迎。

而在中国,阅读还没有形成很深的社会文化形态。

其次,这是一件在中国没先例可对标的事情,无论行业还是用户都还处于阅读认知的启蒙阶段,没有解决方案。

“英文的文本难度能测出一个值出来,这真是很震惊的一件事。我们生活的各种物种都有度量单位,为什么阅读就不能有一个度量标准来完成个性化推荐?”赵梓淳觉得美国人能做到,为何在中国就没人能做到?这不科学。

另外,功利的教育对阅读的转化出口也存质疑。由全国一流语言认知学专家,基于认知心理学和文本难易程度对适龄儿童进行最合适文字的推送让孩子读起来,是考拉阅读的第一步。

但阅读的出口在哪里,如何量化效果,这是赵梓淳反复要斟酌的问题。

我们去推出一个全新的ER标准,老实讲,起初家长和学校对这个新鲜事务也不认可。考拉推出ER标准时先选择To B进入学校,给校长和老师演示过完整的产学研逻辑之后,学校基于未来的教育目标也能认可这种基于效果的新应用标准。认可测试效果后,再向家长推送考拉的服务,就水到渠成。”

“为什么我们能把ER持续做下去呢?现在,教育创业者都明白一个道理,APP很难通过一个产品满足三方需求,只能创造不同价值服务老师,学生和家长需求”。

考拉阅读的理解是“教育要各送所需”。对老师而言,一定是要好用,帮忙不添乱。

所以,不能改变教研机制和教学习惯,而是要做辅助助推。而在家长端,任何一个爱打麻将的家长,也不会反对孩子看书阅读。

对于阅读的最终受益者,学生可通过文本难度分级的文字逐渐提升理解能力,思考能力和自学能力,最终实现跨学科学习能力,实现知识跃迁。

在这个过程中,技术上难在用怎样的算法逻辑来界定分级标准模型,市场上难在如何输出效果,获得用户认同。

在赵梓淳看来,先让孩子读起来,培养阅读习惯在当前最为重要。至于未来是否让阅读变得更为有趣,与其他电子书产品不同的是,通过有趣的正向激励机制和班级社交属性,创造一个发现阅读有价值的机制。

与其他电子图书馆的差异在于,儿童阅读不是读书,而是教育服务,需要提供非标服务。

建立分级阅读ER标准之后,通过考拉阅读APP工具切入,还需要渗透到教学互动的角色场景中。

2017年11月,考拉阅读组织全国一至四线城市三十多万小学生进行阅读能力测评,一方面采集“考拉阅读样本数据库”,另一方面快速校准ER值中200ER-1300ER的界定维度和实际应用价值。

阅读是一个上千亿的市场,其中盗版书还占据一定份额。

考拉做分级阅读是以“不同阶段看什么书”这个需求点切入,最终可以承载的事情非常多,在阅读这个领域垂直深入有很多交错。

理想的状态是,谁适合读什么就选择什么书来读,比如低年龄段读绘本,小学读两三百字的短文,逐渐到千字长文,完整的章节。

为何从小学切入阅读?赵梓淳告诉我,“0-6岁的孩子重在灌输,没有太多独立思考的能力。考拉切入6-12岁孩子是可以带他们思考,告诉一些阅读方法和思考探索的方法论,美国SSR(Silent Sustained Reading)静默阅读理论认为,一个孩子每天坚持阅读30 分钟以上,一年以后,思考能力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为了通过阅读黏性帮助孩子实现习惯的养成,考拉阅读先推出B端产品,其逻辑是以班级制为基础,当一个用户进来后先要加入到班级中,形成一个基于班级同维度阅读能力的测评和个体差异化能力水平标签,机器会提供一个对应推荐指数,推送适合的文本阅读。

为了持续稳定的阅读兴趣引导,在未来的运营策略中,入驻考拉阅读的一线老师或阅读导师也会参与到阅读讨论中,或将知名作家版权直接引入到平台,或批量上线电子书。

“这一切都在规划之中”,赵梓淳正在这个大家难以看明白的阅读领域,深耕垂直阅读深度,横向加固认知内容生态建设而形成商业逻辑的合纵连横,这一切的过程都必将让考拉阅读的业务更加清晰明白。

关于教育初心,赵梓淳也有自己的思考和选择。“做教育一定要有情怀,否则最终会做不成。对于孩子阅读能力的培养,最终是希望中国的学生能建立基于个体真正意义上的思考认知能力。成年人迫于生存,会使用一些快消类知识工具,来完成自己的思维认知迁跃。但孩子的世界用这样的方式去做教育服务,过于功利,对探索人生真理有损无益。”做教育必须抛开功利的外衣。

方法论,阅读哲学和最近发展区

当下,中国人已经开始重视阅读对打开人生认知的重要意义,这一点我们从最近开始流行的查理芒格的思想中可见一斑。

芒格认为学会阅读是进入跨学科学习的必经之路,他认为人们必须掌握许多知识,才能体会 “成为我同龄人中最有效率的人之一”的成就感。

否则,“如果不努力去实践这种跨学科的方法,你们中的许多最聪明的人只会取得中等成就,甚至生活在阴影中。”

阅读的体验于每个人而言各有不同,但又是打开自我认知的罗马大道。

我至今依然难忘阅读《苏菲的世界》时,那种朦胧哲学美和探秘未知世界的快感。这是一部小说,也是打开我个人世界观和价值观的一次文字体验。

希鸥网认为,阅读对人生启蒙教育的意义毋庸置疑,但个性化阅读为什么会是因材施教的一个突破口呢?

“孩子为什么会喜欢阅读,举个例子,一个蛋糕由奶油,水果,巧克力等等成分构成,不同的人一定有不同口味的喜好。低成本让她们去尝试什么才是她最喜欢的,这其实是考拉阅读建立分级阅读ER标准的目的,分级和标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结果,而更像在教育服务实验中一种产学研的解决方案,借由ER标准这个元认知条件,我们最终要建立中国人阅读和跨学科学习的一套思维方法论。”

此外,赵梓淳表示对维果斯基“最近发展区”和“教学必须走在发展前面”的理论非常认同,他认为儿童的当前认知能力可以二次开发,通过阅读等路径获得后天发展,这绝对不是一个独立的、自发发展的过程。

这个过程如果没有教学或知识获取,没有儿童与社会环境(包括老师与同伴)的交互作用,儿童就无从获得社会生存所需要的更高级的心智功能,而阅读更容易引导儿童走进这个自适应自发展的“最近发展区”。

高学历,年轻化,全球顶尖企业从业背景一度是在线教育头部创业者的标签,其中51Talk黄佳佳,阿凡题陈李江和考拉阅读赵梓淳均是其中的代表,高学历背景带来的融资优势,的确是屌丝创业者望尘莫及的,但创业却是一件相对公平的事情,毕竟所有的坑不会因为你是谁就少走多少,谁能降低做错误决策的认知能力,谁才能最终赢得绽放的机会。

意外的是,赵梓淳表示自己也曾面临过融资窘境。“从天使轮到A轮间,我们遇到各种各样的投资人质疑,被各种各样的投资人diss,毕竟阅读这件事并不容易一次就想得太明白。最终投资人为何选择投我们,还是因为我们在这个领域认知深度相对好一点,思考得更深入一点。”

近距离的走近29岁的创业者赵梓淳之后,发现在面对教育创业这件事上,他的思想似乎比同龄人更早熟些。“假如把创业当作100分的话,我们现在还处于从0到1的过程。创业,最重要的是要站得更高一点看得更远一点,要带着团队不跑偏,所以创业者一定要不断提升自己的战略能力,对未来更前瞻的认知判断”。

最聪明的是明白自己无知的人,真正的智慧来自内心。赵梓淳认为,创始人在找人找钱做战略上,做战略是第一位。

年轻的创业者遇到中国最大的问题——教育老化之后,发现教育服务确实比较难,有些目标也不能一蹴而就;但是正是比别人想得明白一点点,足以支撑这支团队看得稍微远一点点,就可以持续围绕用户的真实需求服务,就很有价值。

杨绛先生曾言,许多年轻人总是有烦恼,迷惘,其实就是读书太少,想得太多

假如没有《小王子》,《苏菲的世界》,《伊索寓言》这些不乏哲学意义的故事,或许世间只是少了一个出色的出版物,但是如果不懂阅读认知,走遍千山万水也难以获得打开内心真实人生的力量。

愿阅读能让这一代孩子获得别样的满足与快乐,也愿阅读这件事在中国真正流行起来。

MORE | 更多精彩文章

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是个伪命题!有人的地方就很难实现真正的去中心化


超500亿美元!身家为马云、刘强东之和的马化腾为何如此低调


小学生沉迷《王者荣耀》 马云:作为父母,我很不高兴


许明哲:突然坠落的失重感和一场特殊的生命安全教育


【视频悼念】压力之下,80后创业先锋茅侃侃走了,三年前他说绝不会自杀



©本文为希鸥网原创内容。希鸥网是国内领先的社群驱动型创业媒体,平台拥有15万创业者粉丝和12000名会员。了解希鸥会,入会联系微信:heisceo

*本文作者波儿,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Newseeders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