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回乡偶书:做微商的婶婶大年夜吞了老鼠药,小镇打工的表哥竟然 “叱咤”投资领域

回乡偶书:做微商的婶婶大年夜吞了老鼠药,小镇打工的表哥竟然 “叱咤”投资领域

微信公众号:天下网商汪帆 郑璐瑶 雷清因 宁函夏2018-02-27 08:34事业线
一个春节,小镇青年身份的表哥问我懂不懂众筹,做微商的婶婶大年三十吞了老鼠药,互联网红包包围了一大家子,家乡的白茶通过电子商务走向了全国……

这是我们的家乡和互联网的故事。

劣马翻山,倦鸟归林,即便是再游手好闲的小镇青年也要回家过年。可故乡和异乡,我们真得已无从分辨。流寇的思维是“身安处即心安处”。对于故乡,除了对村里的长发小芳为何长成铁锤样抱有研究科幻的心理,我们其实已别无他念。

互联网在改变整个星球,我们微小、破败、落后、悠远、精致、曼妙的家乡也不可避免。

一个春节,小镇青年身份的表哥问我懂不懂众筹,做微商的婶婶大年三十吞了老鼠药,互联网红包包围了一大家子,家乡的白茶通过电子商务走向了全国……

都说“情深不寿,慧极必伤”,一方面是内心对于故乡的留恋和呵护,一方面是故乡面对日新月异的互联网的主动选择,我们纠结万分。

大雨已至,我们无需躲藏。

安徽宣城

“混在水泥堆”里的小镇青年,

竟然“叱咤”投资领域

文 | 宁函夏

我的老家是安徽宣城的一个小乡村,江浙皖三省交界的地方。每年过年,我都要回去待上三五天,和所有亲戚朋友们见上一面,包括表哥。

表哥对于我来说是个“神奇的存在”。

他今年29岁,单身,早年在火锅店干过,后来又去外地打工。这几年家乡发展不错,吸引大批人“回巢”,表哥也回来了,在镇上一家大型水泥有限公司工作。

水泥厂有150多个员工,早已实现自动化生产,电脑管控,英文界面,一天24小时不停歇。表哥的岗位是三班倒,负责水泥半成品和成品生产操作,混合、煅烧、监测数据、设备是否正常,一个月工资4千块。在镇上,这个收入算是中上游水平。

可他的心不在此。记得我刚来杭州的时候,有一次他突然塞给我一张500元的杭州本地披萨店储蓄卡。他告诉我,这是他的众筹项目,投了上万,500元是他的分红。

我惊讶得说不出来话——我以为他天天混在水泥堆里,哪知他还“叱咤”金融领域。

他给我看他手机里的APP,居然有9个理财软件,“不光是杭州的,我还在云南有众筹项目,你看我投资的保健品还上了央视的广告……”我不知道这些“众筹”项目哪些靠谱哪些不靠谱,但想来表哥属于激进型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相当可观。而且你只要接话茬,他就能滔滔不绝。趁着过年的功夫,他一直想教我理财。我自认为是保守型,除了余额宝,其他的一概不弄。

表哥还有8个银行的信用卡。他又极其兴奋地向我展示今年的“战利品”:电饭煲、保温杯、榨汁机、扫地机器人、电动牙刷、四件套、行李箱……“这些都是我用“推荐”和“积分”兑换的,信用卡经常有各种活动,很划算的。”他又加了句,“这里还有火车票满50减20的活动,推荐你去申请这个信用卡”。

“战利品”只能寄到镇上营业点,“四通一达”都有,但需要自己去拿。“只有邮政不加钱,其他的都要加收1元快递费。”

从厂里到快递营业点,2公里不到,骑电瓶车大概5分钟路程。若知道有人出门,同事们一般会委托那人代拿快递。”几乎每天都有,一拿10多个。别看我们厂90%都是男的,挺能买的。“

大家买日用品的偏多,洗发水、纸巾、零食等等,有时候为了满减和凑单,表哥总会发群里问问同事,一起囤货。虽然是镇上,但快递两三天就能到。

“你在姥娘那儿吃的梨子和车厘子就是我在淘宝上买的,2天到。” 村里只有小店,去镇上要半个小时车程,老人们行动不便,这两年也已放心让表哥给他们网购送过去,像过年的衣服、鞋、零食都在网上买的。当然,蔬菜除外,因为自家就有种。

过年时候,难免也会催婚。表哥老大不小,感情有过波折,折腾了几年,现在也看淡了,有时嚷嚷着一个人过算了。我觉得还是要有个陪伴,希望他这两年可以碰到有缘人。

浙江小城

阿姨们不再催婚了,

做微商的婶婶吞了老鼠药

文 | 雷清因

在刷了上千个抖音视频,回复了上百条群发问候,抢了几十个红包,玩了第八十次消消乐,问候过第十拨亲戚,看完第五遍春晚后,假期终于结束。

熬到归途之日,每个人都在晒后备箱的鸡鸭鱼肉、爱心便当的时候,我妈手一挥:“没啥可带的,现在想吃什么都网上买得到,那么重就别背了。”

我的家乡在浙江一个县城,距离杭州不过两个小时车程的距离,便颇少了些“近乡情更怯”的神秘感,更没有机会体验被票贩子和赶路人淹没的春运大潮,只是在往返的高速上挪慢了几步。

回到家乡,几步外就是亲戚,一个转身就是熟人,在外讲究的分寸感和距离感瞬间失效,但反而是在这些“小地方”,我们才能触碰到人情世故的可爱与真实。小县城的菜场都用上了支付宝,走亲戚的红包都用手机上的数字代替,不只是年轻人,70岁的大爷手上也攥着大屏的智能手机。然而,互联网改变的不只是生活,也有人生。

大年夜吞了老鼠药的“微商”

2017年的大年夜,小婶婶吞了老鼠药,家族十几号人在医院陪着洗胃。当然,年夜饭也没吃成。

“微商害死人!”姑姑咬牙切齿地小声说道。35岁的小婶婶在镇上的服装厂埋头苦干十几年,多少拿了些分红,手里攥着一二十万,一家三口精打细算过着日子。

大约两个月前,这个朴实的农村妇女做起了微商,为了拿到最低的折扣,她打了打算盘,一咬牙就出了大手笔,花了数万进货,全部囤在家里,准备大干一场。谁知这些假冒伪劣产品毫无销路,人际圈狭窄的小婶婶开始动用一切办法卖货,甚至半卖半送地让自家亲友买单。

两个月过去,“月入十万”的微商没做成,反倒压了一堆货,贴上半数积蓄。又加上闹了半年离婚,患上抑郁症的小婶婶偷偷买了老鼠药,大年夜在家里囫囵吞下。换医院、洗胃、做检查、记笔录,家族十几号人愣是陪着折腾了一宿。

没空和我尬聊的“催婚阿姨”

负责“催婚”的阿姨们这个春节忙坏了,根本无暇顾及晚辈们的“终身大事”。抢红包、美颜自拍、录唱吧、刷淘宝,当初骂我们“整天捧着手机不知道在干啥”的阿姨们,如今倒是成了我们眼中“整天捧着手机瞎忙”的人。

自从年前帮我阿姨网购了一个手机麦克风,她就成了唱吧app里更新最勤快的歌王。春节期间,她走亲戚的时候也不忘从包里掏出 “唱歌神器”,拉个姐妹关房间里高歌一曲。末了还转发到各个家族群共享,要求大伙送个鲜花、点个赞。

年龄相仿的七大姑八大姨坐不住了,“年轻的时候谁还不是个歌后了”,纷纷私信我代购麦克风。发展到后来,麻将、牌局也组不起来了。

“外甥女,无线密码是多少?”还未进家门,拎着拜年礼盒的阿姨就扯着嗓子喊。一坐下,她拉住我,“别忙着泡茶,你给阿姨看看淘宝上这件衣服怎么样?”

浙江江山

一个被红包围困的春节

文 | 郑璐瑶

我的家乡在衢州江山,近年来家乡主打旅游品牌,口号是:“一代谍枭,戴笠故居”。

一年回不来几次家,难得一个春节也被红包彻底包围。

除夕夜,一家老小坐在客厅里等着看春晚。不知道谁说了一句,除了年届八十的外公和年幼不识字的小表妹,叔叔阿姨、爸妈和我都忙不迭地掏出了手机。

每个抢红包的人,都陷入与世隔绝的狂热。

外公坐在太师椅上,还是没能忍住发声:“别看手机了,春晚开始了。”

开场曲唱完,大家终于舍得把视线从手机移向电视。周围除了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和电视里的歌舞声,一大家子一时找不到话题,气氛安静得有些尴尬。

而我记忆中的春节,不该是这样安静。

那时大家对抢红包远没这般热衷。年夜饭后,叔叔会从仓库搬来四方小桌,放在客厅。男人一拥而上,开始打牌,摸到大王的,笑得合不拢嘴,牌面太差的,忿忿地摇头:“满手赔钱货,打不了打不了!”引得全场哄笑。

阿姨婶婶们有的在厨房帮外婆包饺子,有的为看住顽皮的孩子满场跑。我们几个半大不小的,就在一旁看春晚,齐心协力地吐槽。

虽然近几年春晚脍炙人口的小品不多,但大家一齐吐槽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可今年春节,大家倒是比以往更有默契,牌不打了,节目不看了,都开始在手机上抢红包自得其乐了。其实寻常人家,发的红包额度并不大,却依旧不能阻挡人们的热情,更无法弥补人们“错过几个亿”的扼腕。除夕夜,穿着围裙的妈妈在煮饺子间隙还不忘抢红包。若不是我在一旁看着,白色的水气就要溢出锅外。

其实,我也喜欢抢红包,但这样各自欢喜的春节,终究让我有些遗憾。我不知道小表妹长大后说起春节,是不是只能回忆起长辈们低头抢红包的情景。

江苏溧阳

白茶之乡,

茶农小戴年收入超10万

文 | 汪帆

我的家乡,江苏溧阳,以产白茶闻名。

每年初春三四月份,就看到漫山遍野一片翠绿。姑娘们头戴斗笠、侧背竹篓,巧手上下翻飞,拈起细芽儿这么一掐, 不出片刻,竹篓里就碧绿满溢了。

宋徽宗在《大观茶论》中有一节专论白茶:“白茶,自为一种,与常茶不同。其条敷阐,其叶莹薄,林崖之间,偶然生出,虽非人力所可致。芽英不多,尤难蒸焙,汤火一失则已变而为常品。须制造精微,运度得宜,则表里昭彻如玉之在璞,它无与伦也。”家乡的白茶,是1999年自浙江安吉引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原来的基础上改良创新,口感、品质更佳。

高品质带来的,也是高成本。一位茶农告诉我,溧阳白茶,使用的肥料都是有机肥,有些茶庄甚至专门设了鹿场,用鹿粪来施肥。除了肥料,还有人力成本。采茶看似优美,其实非常辛苦。不仅要在烈日下暴晒,还要几个小时保持站立和采摘的姿势,现在已经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干这个又苦又累的活儿了。

粥多僧少,每到清明前后,各大茶庄就要开始“抢工人”。据了解,一亩白茶至少需要2名采茶工,每人日均工资起码150元。同时,制茶手艺传承也是青黄不接。请到一名熟练工人,20天要支付6000元的报酬。而且还别想招到50岁以下的。

为了打破困境,传统的茶业也在寻求改革。2014年,溧阳市工商联、茶业商会、天目湖白茶协会就联合开发建设了“天目湖白茶网”,旨在整合溧阳茶业产业共同进入互联网时代,为广大溧阳茶企、茶人、茶商搭建一个互动交流平台。

几年发展下来,互联网走进了溧阳茶农的千家万户。鼠标轻点,网上沟通,记录地址,准备发货……这就是茶农小戴每天的工作。她把自家的茶叶卖到天南海北,年收入超10万元。我在溧阳一些大规模的茶场了解到,他们近几年都开通了网上销售渠道,并且在包装和宣传上更加年轻态和多样化。


*本文作者汪帆 郑璐瑶 雷清因 宁函夏,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天下网商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