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劲从景驰科技离职,反复遭遇人才流失的百度,怒了!

微信公众号:品途商业评论刘桓2018-03-01 10:12事业线
景驰科技确认了公司CEO王劲离职的消息,并表示王劲因“个人家庭原因”离开了团队。然而在外界的猜测中,这与百度的“追杀”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春节假期刚过,人们陆续返回工作岗位的时候,无人车创业公司景驰科技就发生了变故,让人感慨现实的冷酷与无奈。

2月26日晚间,景驰科技技术副总裁杨庆雄确认了公司CEO王劲离职的消息,并表示王劲因“个人家庭原因”离开了团队。随后有消息称:景驰科技联合创始人及CTO韩旭上位接任。

回顾刚刚过去的2017年,王劲和他的景驰科技引发的舆论绝不在少数:

3月27日,时任百度高级副总裁的王劲突然宣布,将于5日后正式从百度离职。

由于这条消息的宣布早于百度公关部,因此外界普遍认为王劲已与百度闹掰。

4月,景驰科技宣布完成30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华创资本

7月27日,王劲首次以景驰科技CEO的身份做了演讲,在演讲中王劲表示,2020年,在全球范围内,将有上万辆无人驾驶汽车走进人们的生活。

9月,景驰科技的5200万美元Pre-A轮融资完成,在投资方中出现了英伟达的身影。背靠全球最先进的芯片供应商,景驰科技在无人车的道路上被寄予了更多厚望。

12月22日,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其前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王劲所经营的美国景驰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并索赔5000万元。随后百度晒出王劲在离职时签署的承诺函,承诺函显示,王劲承认将百度配发给自己使用的电脑和一体机丢失。百度方面认为,无人车等技术机密很有可能被泄露。

王劲已经走过“知天命”的年龄,创立景驰科技可以视为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他以为他已翻过百度的篇章,实际上百度从未忘掉他。

 参照谷歌与Uber的诉讼,百度赢面更大

在回应百度起诉时,王劲表示,全世界无人车方案不外乎那么几种,激光雷达方案的鼻祖还是谷歌。但无论这场官司怎么打,王劲和景驰科技已经被推上的舆论的风口浪尖。

尽管这是第一起国内无人车的诉讼案,但是在美国也有案例可查,与百度和景驰科技类似,谷歌和Uber的战争也是从人才开始的。

从2014年底开始,Uber先后从谷歌挖来了GoogleExpress的负责人、谷歌地图业务主管、谷歌地图产品管理总监。人才被对手挖走的同时,谷歌资深工程师Levandowski又选择出走创业,创立了无人驾驶货车公司OTTO。

战争很快被激化,因为Uber宣布收购OTTO。在自己的平台上拿到了技术后,出去独立门户的不在少数,但是马上投入竞争对手的怀抱,这相当于直接投敌。

2017年2月,谷歌状告Uber和OTTO,称他们盗窃商业机密,侵犯了自己的专利权,因为Levandowski在离职前,拷贝了公司大量技术文档,加快了自己研发的进度。

OTTO回应称,2016年5月,收购了一家并不知名的小公司TytoLidar。该公司有两位高管来自激光雷达的先驱Velodyne,自己并没有窃取谷歌的商业机密。

在你来我往的论战中,这场诉讼终于在2018年2月画上了句号。

美国东部时间2月9日,旧金山地方法院的联邦法官郑重宣布:“本案(涉案双方)已在今天上午达成和解。”

根据和解协议,Waymo将获得Uber 0.34%的股份、按照720亿美元的估值计算,这些股份价值2.45亿美元。

从谷歌和Uber的案例来看,百度赢得这场官司的可能性很大。毕竟王劲已经承认自己搞丢了公司配发的电脑,既然丢了,那么王劲本人就无法保证电脑里的信息不外泄。

而王劲本人也表示,“全世界无人车方案不外乎那么几种”,因此百度很容易从景驰科技的产品中拿到证据。

王劲离职,难平百度愤怒

王劲离开百度已经接近一年时间,虽然景驰科技先后拿到了两轮融资,但有媒体发布消息称,“百度话事人认为前SVP(王劲)‘做事太过分’,并早在正式发起诉讼前,就已经与无人车核心供应商亲自打电话:不要与景驰合作。”

在知乎上有回答认为:王劲是景驰的灵魂人物,离职后,也可以继续为这家公司做决策做支持做资源整合,明面上他不是这家公司的人(或许跟百度诉讼有关),事实上,还是可以影响这家公司的发展。就像黄光裕,虽然身陷囹圄,也可以影响国美的发展。所以,王劲离职对于景驰的发展影响不大。

王劲选择离职,是为了保全公司的发展计划,希望个人的负面影响不要打乱公司的发展节奏。但百度的诉讼对象除了王劲外,还有景驰科技,王劲的离开,或许带不走公司的麻烦。

百度针对王劲的官司,也从侧面映射出公司人才流失的窘境,尤其是押注无人车以后,余凯、倪凯、王劲、吴恩达等无人车高管相继离开,选择创业。

国内自动驾驶创业的环境很好,这些技术大牛们都希望抓住这波红利做一点自己的东西出来,但是接二连三的人才流失,让百度无人车王国苦恼不堪。作为百度的重点业务,自动驾驶行业的竞争与日俱增,除了科技公司外,传统的汽车厂商也纷纷参与,百度的情绪从无奈转变成了愤怒。

与王劲和景驰科技的官司,在惩戒前人的同时,也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百度希望自己的无人车团队稳固下来,进入一段平稳发展期。

百度的怒、景驰的恨

持续不断的人才流失引发了百度的愤怒,这也可以看出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紧缺状况。

2017年底,彭博慈善基金(Bloomberg Philanthropies)和阿斯本研究所(Aspen Institute)通过访谈和调查政府人员,收集媒体报道和公开文件罗列出了目前正在测试或开发自动驾驶汽车的所有城市名单。

这份名单中共有47个已参与或已承诺参与自动驾驶测试项目的城市,另外还有22个城市虽然已经将自动驾驶汽车的监管、规划和治理问题列上了日程,但还没有同意自动驾驶测试项目。

这些城市也道出了自己在发展自动驾驶汽车项目中所遇到的困难。其中,两个“缺乏”的名次最高,分别是资金的缺乏以及专业知识的缺乏。而后,上级政府的监管障碍、行动缺乏明确性或共识也成为了诸多困难中的一个。

前面写到的谷歌同样遭遇了人才流失的问题,而且这一问题仍将困扰整个行业,而对于景驰科技等创业公司来说,最要紧的就是在技术研发上取得突破,摆脱头部企业的笼罩。尽管核心元件都来自于几大知名供应商,但是在此基础上怎么做出差异化就尤为重要了。

对于景驰科技来说,王劲的资源整合能力,可能无人可替代,而且景驰下一步的发展,正是汇集更多资源、更广泛进行落地的时候。

2017年12月28日,景驰科技与广州黄埔区政府达成合作,正式宣布景驰科技全球总部将落户广州,公司核心团队将从硅谷迁回黄埔区、广州开发区,建立全球总部,并建设国内首个无人驾驶大规模产业化公司,从2018年第一季度起,全年将量产500-1000辆无人驾驶车。国内首个无人车常态化商业运营示范点选址广州国际生物岛。

围绕景驰科技的100亿产业基金同时宣布成立,将用于布局无人驾驶上下游产业和人工智能。

发布会上,王劲表达了景驰科技总部落户黄埔区的兴奋,并在演讲的最后讲到:“祖国,我们回来了!”

在卸任景驰科技CEO时,王劲心中是豪情壮志还是苦不堪言,抑或是卧薪尝胆的坚韧?

*本文作者刘桓,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品途商业评论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品途商业评论

品途商业评论(www.pintu360.com)是互联网时代有深度的新锐商业评论媒体。品途商业评论旨在用好内容助力企业成长,通过商业逻辑分析、模式盘点、新技术新系统介绍等深度内容,为变革中的企业主、管理者及创业者提供最具参考价值的商业资讯。

最近更新文章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