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谷阿莫,再见了梁逸峰!

新芽NewSeed牛耕2018-03-23 15:05事业线
影视素材就像词语。而词语一旦被发明,没人能控制它如何被使用、传播和演变。这是100年前,语言学家们发现的规律。

新闻越短,影响重大。昨天,广电总局就发了一份简短的文件,让你可能很快就看不了“鬼畜元首”和谷阿莫了。

这份文件做出了四点要求: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加强网上片花、预告片等视听节目管理。加强对各类节目接受冠名、赞助的管理。严格落实属地管理责任。

一份文件飞过,无数人在发抖。我们想解释清楚,这份文件究竟说了什么?又是谁遭了殃?

鬼畜视频:严肃时代的丑角,00后的地下信

文件最亮眼的是第一条,如果它严格执行,Acfun和Bilibili的鬼畜调教区很可能就要关闭了。

这份文件强调,禁止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传播篡改原意产生歧义的节目片段。不幸的是,这正是鬼畜调教的运作方式。

以二次元圣地Bilibili为例,它的鬼畜区分为四个板块:鬼畜调教、音MAD、人力VOCALOID和教程演示。鬼畜调教是说,将视频剪辑、变调等,重新演绎内容,典型的如“诸葛亮骂死王朗”、“元首到河北省来”、“金坷垃”等。音MAD则剪辑影视片段后,配上音乐来致敬作品。人力VOCALOID正如其名,是抽取角色音色,手工编排成曲。

简单来说,经他们重新组织的材料很少符合原意。它们直接处于打击的靶心。

Bilibili的鬼畜区,拆解一切已成00后文化

对Bilibili来说,这可能是它们极不愿损失的流量。按2017年末统计,鬼畜区前三的播放量分别是737万、549万、519万,堪比一些重金引进的番剧单集播放量。而它们的制作成本又极低,都是up主个人用《头文字D》、《火影忍者》的片段制作。事实上,这些视频经常多年后还被翻出来刷榜,贡献的用户黏性可见一斑。

如果按文件关闭鬼畜区,Bilibili几乎要被切掉一条臂膀。

昨天晚上,媒体《好奇心日报》从某家视频网站获悉,工作人员也不清楚文件是否会真的下发,还是只“嘴上说说”。最坏的情况是,鬼畜分区直接被关闭,最好的是,接到投诉再撤下视频,甚至并无动作。具体执行到何种程度,决定权还在官方手中。

在某种程度上,鬼畜文化正是00后的核心文化。如果你看不懂一个梗,或是台词与剧情的反差效果,就无法理解00后本身。

易观的分析师薛永峰曾说,00后缺乏时代记忆,又伴随互联网长大,造成了“娱乐至上”的精神。他们表达时,会刻意追求戏谑化,用云淡风轻的方式说出内容。他们习惯了宽松的网络环境,又天生拥护恶搞,喜欢把事物解构后再造。

鬼畜文化的“解构”效果是十分有害的。因为语言蕴藏着权力,而解构破坏稳定的语言。当你把“诸葛亮大骂王司徒”中,诸葛亮“何出粗鄙之语”后加上一段京骂时,这个人物蕴含的国家大义、执政权威就变成了嘲讽对象。

从这点说,权力在语言中,借能指与所指的人工构建而存在。鬼畜文化却随意消解这种连接,使用一种不稳定、能量更小也更情绪化的语言。

因此,消灭他们就对“消灭对官方的嘲讽“至关重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鬼畜文化都像莎剧中的小丑,借装疯卖傻说出禁忌之物,表达禁忌的情绪。而如今它们走到了尽头。

电影解说:捱过版权铡刀,大难还在后面

电影吐槽和解说,是遭殃的第二大类群体。B站同样是这类视频的重灾区。

这类节目在制作时,为了让观众知道在说什么,通常要一边呈现电影画面,一边解说。而高清的数字版片源大多是网络盗版。一些新电影的解说,甚至要抢在观众去电影院之前,就想方设法搞到片源。一直以来,发行方都对他们处于“想管不值得”的模糊状态。

但它们真的损害利益时,发行方也会毫不犹豫挥起版权的大刀。2017年4月,谷阿莫就被又水整合、甲上娱乐等告上法庭,称花大价钱引进的电影,因为他的吐槽没人看。观众则感激说,感谢谷阿莫,我又省了100块钱和2小时生命。

谷阿莫的B站播放量,足以让许多权威节目汗颜

在此之后,解说电影的up主和发行方,逐渐摸索出一条互不冒犯的界限。吐槽新片风险太大,up主干脆在新片上映时聊聊前作,既能蹭一波热度,又能帮新片降低观看门槛。经典电影的解读栏目,则刻意找已下线、不好卖钱的经典电影解说,避开版权所有者的核心利益。如今,电影解说类节目已颇具规模。吐槽风的《谷阿莫带你×分钟看完》系列在B站点击超过3亿次,影响甚大,曾登上台湾的电视新闻。解读经典影片的《电影最top》则累积4500万次点击。此外,《微缩电影》、《阅后即瞎》等都自成一派风格,吸粉无数。

对B站来说,平台本身和up主都从这类节目获益匪浅。电影解说是比鬼畜更专业的内容,黏性更高、受众更大,也能与短视频社区形成差异化。Up主则借此扩大个人影响力,寻机变现。谷阿莫在解说成名后,就开始露脸说脱口秀,将流量绑定到自己本身,甚至出了MV单曲《妖艳贱货》。《努力的Lorre》碰到正上映的电影,也选择真人出境,露一波脸。

可以说,电影解说节目在长期拉锯后,已形成三方收益的稳定生态:发行方收获更广泛的观众、up主收获粉丝和赞助支持、平台收获内容和运营数据。甚至那些买入经典电影的视频网站,也能因为“导读型”节目获益。

但如今,这一平衡可能被打破。真正需要被打击的是:许多电影,即使未经审批,也能借着解说被介绍给观众。这才是真正的打击对象。而三方受益的稳定生态不过是陪葬品。

服务于同一目的,影视节目如未经审批引进,即使片花、预告片也不得播放。现在,观众即使在院线看不到电影,也能在豆瓣先看预告片,了解全球电影动态。这样的日子可能一去不复返了。

这一条,配合“用版权问题关停影视资源站”,最终能让未经审批的电影,彻底扼杀在中国网民的认知之外。

这份文件还说了什么?

文件第三条说,广播电视节目、网络视听节目,要接受冠名、赞助等,须事先核验冠名、资助方的资质。被冠名、赞助方者,也要先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简单地说,这是一招“釜底抽薪”,会让未完全纳入监管的网络节目完全断绝收入来源。

文件第四条说,要严格落实属地管理责任。通常,这意味着文件会下发,推行实施,因此在制定权责划分。这可能解答了“文件会实施到何种程度”的问题。潜在的答案是:这是认真的。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正筹划上市的Bilibili,国内短视频平台也大都有二次创作内容。典型的如快手、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等。

其实,对当下的创作者来说,视频素材就像词语,一旦被发明,如何传播、使用,甚至曲解,就完全是语言学现象,不再受任何人掌控了。而这份文件宣布,再次说出这些词语是不合法的,应该被取缔。

至于它会不会成功,一种数亿人使用的表达方式,会不会变成“地下密语”,我们很快就知道了。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