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90天71笔融资,成立20天项目估值过亿,区块链创业到底有什么吸引力?

90天71笔融资,成立20天项目估值过亿,区块链创业到底有什么吸引力?

新芽NewSeed牛耕2018-03-29 16:04事业线
如果你还担心,区块链应用能不能落地,那这四个项目也许就是答案。

2018年最大的风口是什么?两个月前,恐怕没人能想到是区块链。加密技术、P2P通信和共识方案都不是新生技术,却在这一刻才产生了化学反应。

有人认为,我们正站在一个伟大时代的门口。它就像94年的互联网,金矿就在脚下。

但问题是,没有人清楚应该从何挖起。今年前三个月,国内已有71起公开融资,有的项目成立20天,估值甚至过亿。但人们仍焦虑满满:有人怕上错的船,有人怕抢不到座位。区块链应该怎么用?它会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

为了解答这一问题,新芽DEMO第38期“区块链落地”专场请来了四个不同领域的区块链应用项目,KIP韩国投资伙伴VP崔虎、创享投资投资合伙人尚禹担任点评嘉宾。

“有征”用区块链固化企业的电子合同,帮企业解决网贷纠纷。不同于其他同类竞品,有征不打赢官司不收费。对它来说,区块链不是噱头,而是盈利的前提。

“食安链”用区块链追溯食品来源。它将食品流转的各方数据上链,并发明了一种能使用、贡献这些数据的智能硬件。此外,它的团队不乏区块链大牛,如Onchain的创始人、NEO的海外经理等。

“ONO”是时下颇具知名度的区块链社交项目,部署在EOS上,曾获得BM本人的首肯。几天前,ONO还宣布参选EOS超级节点。这个超级自治社区,能打开一种新的社交方式吗?

“村村乐”将区块链用于农村服务众包。它希望将农村KOL变成节点,建立一种高效的任务分发机制。此外,村村乐也是中国最大的农村众包服务平台之一。

这些企业如何使用区块链,又将如何改变世界?让他们在DEMO中亲自为你讲述。

区块链做电子合同固化:有征

“有征”做的是,利用区块链来固化证据,解决网贷纠纷。不同于其他竞品,有征以结果为导向:打赢了官司才收钱。

这源于董事长邢东岩的判断:销售人员不是技术人员,很难向企业说清电子合同如何起作用。如果只在某个环节上输出服务和产品,市场推广就会很难做。反之,以“打赢官司”为收费标准,扩张就快得多。

有征的核心竞争力是,它熟悉司法流程,能有效地递交证据,使之被采信。有征的法务团队会分析客户的产品,判断打赢潜在官司需要哪些证据,然后针对性地做收集、证据固化上链。有征也熟悉司法仲裁的专业知识,能通过司法通道,将证据有效地递交给司法机构。

有征董事长邢东岩

在实际操作中,业务系统会在本地生成文件,然后按照证据清单,搜集并上传资料,生成hash值后导入电子签章,最终上链完成固化。由于信息经hash处理,不可还原出明文,因此保证了保密性。它每次上链的数据又极小,用现有的区块链技术也能满足性能要求。

有了这些证据,律师的效率将大大提高。邢东岩举了这样一个例子:自己招进来的一个应届毕业生,能用这套系统一天处理200个案件。这在传统技术下是不可想象的,可能一个律师一年也做不到。

除了律师效率,有征提供的明确证据,也能加快司法仲裁的流程。在此前,这类司法仲裁的周期可能长达一年半,成本也极其昂贵,3000元的纠纷仲裁费用高达5200元。但配合有征的证据,一个仲裁能保证在7天内完成,一个涉及4000元的纠纷,仲裁费用也会降到50元。这实质扩大了选择司法仲裁的企业范围,使它成为一种高效的标准化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有征以结果为导向,也会涉及催收、纠纷解决部分。通常,一个人借款不还,失联了就很难找到。有征则与中国联通合作,以确凿、标准化的证据请联通帮忙调出借款人线索。“没有比电信运营商更能知道他们在哪了。”

在催收上,有征也会规避有争议的手法,而是直接把司法仲裁的结果告诉对方:上了征信黑名单,会带来诸多不便。很多人就会动摇、还款了。而这都建立在低成本、规范化的司法仲裁上。

在设计整个产品时,有征极具互联网思维:之所以选择司法仲裁,是因为它可以约定在各地执行,不限于一地法院,因此更适合做成互联网产品。处理同质化的电子合同,也使互联网的效率提升成为可能。

目前市面上,并不乏利用区块链做电子签章的公司。但邢东岩表示,他们大多是从CFCA买了时间戳等服务,再转卖给企业,并提供区块链的证据固化服务。他们的本质是利用批发零售的差价赚钱。

与之相比,有征的核心在于提供司法仲裁可用的电子证据,并以官司结果为导向,实质上提供了一站式服务。这部分服务的价值比单纯“低买高卖”深得多,也有利于大规模的市场推广。

区块链做食品安全溯源:食安链

“食安链”帮助食品生产、加工、物流、零售的每个环节数据化并上链,建立起一条清晰透明的流转渠道,从而保证食品安全。

食安链希望,借助区块链,成为全球食品领域的区块链标准制定者。

在B端,具体来说,它为食品流转的各个环节提供软件,帮助他们产生结构化数据并上链,记录每一块牛肉、每一盒樱桃的历史。

由于全球缺乏统一的食品标准,它需要消费端也做出反馈,将反馈结果整合到自己的标准中,以此产生一个非中心制定的、稳定的食品安全标准。这一标准将具有全球性的口碑,并为上链者的食品安全质量背书,吸引他们持续参与,最终形成稳定的食品安全生态。

食安链创始人卡隆

在C端,食安链则发明了一个智能硬件“超级探针”。它有铅笔大小,消费者能随身携带,在数秒内检测猪牛肉是否注水等。未来,超级探针还将集成更多传感器,检测出肉品有没有瘦肉精、是否僵尸肉,或是印度水牛肉。

除了反馈数据给消费者,超级探针的创新性在于:它搭载了运行在区块链上的DAPP,能将数据反馈给区块链,帮助标准和数据网络的建成。

此外,食安链还建立了交易社区“F座”,用代币实现区块链供应链金融、资产包、自主账户的价值流通。

在团队成员中,创始人卡隆具有典型的食品安全背景,是中国食品溯源中心的执行主任。联合创始人范志凯是北航硕士,从事高精密传感器的研究工作。联合创始人林汝吉则是美国乔治亚?学的食品学博?,在中美两国的多家食品安全机构身兼要职。除了三位创始人之外,李彦博是Onchain的联合创始人,也是区块链技术大牛。David曾担任小蚁(NEO)的海外经理,负责代币发售和生态建立。易锋平曾参与工信部的区块链参考架构、政府的区块链政策编写,熟谙政府事务。

区块链做社交+媒体:ONO

ONO的大名,相信许多人已经不陌生了。

ONO是一个搭建在EOS上的区块链社区,被认为是可能最先落地的to C应用之一。几天前,ONO又宣布将竞选EOS的超级节点,引发了新一轮讨论。

ONO是一个区块链社区,人们能在上面发表见解、私下通信和搭建应用。但核心在于,它是去中心化的,社区治理、言论审核均由成员投票完成。这意味着,它完全不同于微博这类中心化生态。

ONO创始人徐可

在创始人徐可看来,去中心化的运营,才符合内容生产的长尾效应。通常,平台倾向于跟头部生产者签约,而长尾作者自己跟广告商的议价能力又很低,因此长尾作者很难赚到钱。但事实上,这群有七八千粉丝的作者,用户黏性是非常高的。他们尚未获得应有的回报。

ONO则建立了一种新的激励机制。当用户阅读、转发你的内容时,创作者也会得到代币奖励,这些奖励不由平台抽成,直接支付给用户。此外,这种依附于内容,而非作者的激励方式,杜绝了“大V通吃”的传播弊病,更有利于有价值内容的传播。

此外,现有的算法推送方式正造就“信息茧房”,最终会形成“内容孤岛”。中国现有的几大头部平台,要么用算法猜测你的喜好,然后一阵猛推,要么专门推送你不关心,却付了钱给平台的内容。这导致你接触到的信息越来越窄,最后封闭在小圈子里。

对此,ONO使用去中心化的RSS经典分发方案,并采用机器学习与交叉算法,保证你看到主流重要信息的同时,边缘信息也不会被错过。其核心是,内容分发的去中心化程度,要与内容生产高度契合。你看到的就是整个社区的微缩景象。

在传统内容社区中,平台拥有极大的权利,能将商业化野心强加在你头上。比如,某平台规定,你发布的一切内容它都能无条件使用。你的每一次浏览,都会成为它向广告商收费的依据。甚至你主动关注的人,也会莫名其妙从屏幕上消失。“用户的议价能力越来越弱,它们正变成极权帝国。”

ONO的社区治理则由用户投票完成。某一类内容是否真的如通常所说,伤害了用户感情?这要由用户投票决定。社区的大事,如基础设施、治理方式和处决案例纠纷,你也不必单方向等待结果,而是能主动决定社区走向。社区自治的核心是,你成为了它的一部分,为它的完善出力,并以代币形式获益。这是一个真正的正反馈生态。

值得一提的是,ONO作为搭建在EOS上的一款应用,功能扩展能够由插件完成。无论是一款小游戏,还是匿名聊天,你都能用一个插件实现,或卸载。这使它具备了某种“工具化”的特征,避免因产品功能缺陷受用户诟病。

当然,ONO也有自己的法务团队,尽可能符合各国的法律监管政策。

区块链做农村众包服务平台:村村乐

“世界是个地球村”,这句话至今停留在纸面上。事实上,农村人口被隔离在互联网之外,与外界沟通全靠几个关键节点:村干部、农经服务商,甚至村口的小卖部。

“村村乐”则希望利用区块链,将这些农村KOL连接起来,实现业务的精准分发。

举例来说,京东、天猫、百度常需要在农村发布墙体广告、村委广播、市场调研等。这需要精准对接到某一个村,与那个村的关键节点长期连通,完成后续验证、付费等环节。因此,单纯的信息撮合平台反而效率不高。

村村乐要解决的是,如何让这些农村KOL黏在平台上,并长期保持联系。

村村乐创始人胡伟

创始人胡伟认为,区块链是一个可行的方案:把农村KOL发展成为一个节点,当用户发布需求后,用智能合约完成任务分发。农村KOL完成任务后上传证明,另一些节点——鉴证人会验收任务,通过后反馈给智能合约,然后自动完成结算。

农村众包服务的特殊性在于,农村KOL极为分散,主动融合进平台的意愿不高,因此地推成本极大。村村乐则希望用代币解决这一问题:当农村KOL完成任务后,会获得代币,他们后续的贡献会使整个社区升值,自己持有的代币也因此增值。在技术上,村村乐使用的是新加坡GVE基金会的区块链底层。它采用PoT(proof of taste)的共识机制,节点皆为实名制。GVE基金会专为全球乡村生态系统研发适宜的区块链方案,拥有美国、俄罗斯、德国、新加坡的许多用户。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区块链业务,村村乐本身也是中国主要的农村服务众包公司。它是中国最大的刷墙广告公司,在64万个行政村拥有1000万会员和30万村庄站长,是许多互联网公司的首选农村服务商。据胡伟透露,村村乐未来几年不排除上市的可能。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