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合伙人出走1/3,一切都是为IPO写好的剧本

速途网乔志斌2018-05-02 11:59事业线
虽然离去的是小米“元老”,但为了在IPO这一关键节点,让小米获得资本市场的更多认可。雷军这一次并没有心慈手软,而是公私分明地选择了追求效率。

从年初开始,坊间就不断曝出有关小米港股上市的人事变动详情,如今2018年已经过去近半,近日港媒更是传出小米下周即将赴港提出上市申请,本次上市保荐人分别为高盛、摩根士丹利、中信,IPO后估值预计可达900亿-1100亿美元。

虽然对于赴港上市的传闻,小米并没有正面置评。然而28日早些时候,小米高层却发生了一次震荡。小米公司创始人雷军在内部邮件中宣布:任命CFO周受资为公司高级副总裁;同时,联合创始人周光平和黄江吉(KK)辞去公司职务。

说到周光平与黄江吉,两人可是雷军创立小米时,6位合伙人中的两位,堪称小米的“元老”级人物,如此突然的离开小米,虽然有些令人毫无防备,但也确实在情理之中。

命途多舛的联合创始人

作为小米刚刚起步时的“八大金刚”(算上后来的王川),除了这两人还停留在副总裁级别外,其他的联合创始人已经全部成为高级副总裁或以上级别。从职级上便可看出,周光平与黄江吉并没有获得和其他元老们相同的认可,有可能是受能所限,亦可能是时运不济。

说到周光平,早在2010年接受雷军邀请任职副总裁,负责硬件及BSP团队。然而2015年,风头正盛的小米却因供应链掣肘,没能完成当年8000万台出货目标,让高速增长的态势突然遭遇当头一棒。而当时负责手机研发与供应链周光平,也被调任首席科学家的职位,全力负责受技术前沿领域研究,供应链的实权则由雷军亲自操管。从此周光平逐渐淡出,处于被雪藏的状态。

而另一位黄江吉在小米虽然没有太多的存在感,但作为美国普渡大学毕业高材生、前微软工程院首席工程师的身份,曾被雷军寄予厚望。然而时运不济的他,在推出即时通讯软件米聊后不久,便被隔壁企鹅家微信抢了风头。随后,黄江吉率团对负责小米云服务与路由器,转入硬件开发,虽然小米路由器取得了市场一隅之地,但是始终无法正面抗衡TP-LINK,在小米内部被认为“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在发布会上也只是配角。

2016年2月,小米成立探索实验室,押宝VR、机器人等前沿科技,由小米路由器总经理唐沐和黄江吉负责。然而随后雷军在微博表示VR技术成熟需要5-10年,短期内难以落地。而小米推出的VR头戴产品也难逃“玩具”之嫌。黄江吉的多次失败,看似“时运不济”,但同时也暴露了对于战略上把控的局限,进而招致了边缘化的命运。

帮助雷军守江山的“功臣”

与周、黄两人命运成为鲜明对比的,是今日刚刚被提拔为高级副总裁的周受资。在加入小米出任CFO前,曾是DST对小米投资项目的负责人。加入小米以后,为小米理清了财务关系,同时在小米的技术创新、生态链布局以及国际化进程起到了支持作用。

更何况,打江山靠CEO,守江山就得要加上一个CFO了。小米IPO在即,身为CFO的周受资在未来的角色与地位都将更加重要,给予CFO更高的职权,能够最大化发挥CFO的职能。

一切都是为IPO写好的剧本

虽然离去的是小米“元老”,但为了在IPO这一关键节点,让小米获得资本市场的更多认可。雷军这一次并没有心慈手软,而是公私分明地选择了追求效率。周光平、黄江吉二人能力很强,但是雷军更倾向于将机会留给于小米更加匹配的人。而对于那些表现并不出彩的部门,很可能也随着这些人的离去开始逐渐离开小米的资源中心,变得更加边缘化。

不过,对于在多年交情之上,雷军也是“好聚好散”,周、黄二人离开小米,凭借自身实力,可以获得更多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雷军也从两位联合创始人手中收回了投票权,保证了上市后,自己依然掌握最大的话语权。

对于雷军来说,企业内部去糙取精的过程必不可少,更何况小米是他人生中最后座的一件事。在新的管理架构之下,将为小米未来IPO进一步铺平道路。随着离小米传闻中赴港上市的日子越来越近,也许雷军离首富的宝座已经不再遥远。

*本文作者乔志斌,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速途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速途网

速途网合作伙伴

30篇文章

速途网,中国最大的互联网行业社交媒体,专注于中国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创业投资、物联网、数字家庭等互联网发展应用动态的发布和分享,第一时间报道行业重大事件,全面关注互联网热点话题.http://www.sootoo.com

最近更新文章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