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酷公司
  • 中国、马来姑娘合伙创业,4个月铺设141个共享仓,要做出东南亚版Flexe

中国、马来姑娘合伙创业,4个月铺设141个共享仓,要做出东南亚版Flexe

新芽NewSeedIrene2018-06-03 14:21酷公司
包裹不可追溯,仓库租赁费昂贵,包裹统一由物流公司提供,不能打自己的品牌。是不是可以让她们的系统为更多店家服务?毕竟在东南亚,想成为马云的大有人在。

在东南亚,每个电商人都想成为马云

在亚马逊工作的中国人LIU YISHU,与当时正在清华就读计算机研究生的马来西亚人NG YI YING,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

那是大约2012年,Lazada刚进入马来西亚市场,对中小卖家支持力度很大,甚至承诺只要有货就能卖。于是二人一起开了网店,凭借从中国进的服装、鞋类、3C产品,累积下来,两年做到三四百万的营业额。

“马来西亚的电商比中国至少落后5年。”NG对新芽NewSeed(ID: pelink)说。这一落后的原因在她们看来,不仅是支付和物流的混乱,还有就是“包裹不能追踪”。“我们每天要花至少4小时,去回答客户包裹到哪儿了。”

目前,70%的马来店家是从中国进货。供货商从中国发货,往往在出关之后就再也不知去向,马来的店家能做的只有等,包裹在物流环节有没有损坏?有没有错发或少发?都不得而知。计算机专业出身、并且获得了清华博士奖学金的NG,想自己开发一个追踪平台。

而有趣的是,正当她们朝着“马来西亚马云”的目标迈进时,一个“刑事案件”让她们转向了现在的创业——AllSome共享仓配。

系统上线前一天,20万元小米产品被盗

“我们最懂马来西亚的中小店家,因为什么坑我们都踩过了。”LIU说。

她们设在马来西亚的办公室兼仓库,是一个Home Office,在2015年12月14日,迎来了小偷的光顾。一夜之间,价值20万元的小米产品不翼而飞,盗贼甚至还猖狂地开走了她们的车。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车丢得好,可以追踪啊。”而LIU没想到的是,马来西亚并没有中国的天网。“而客户不会在乎我们是否丢了货,还要求我们隔天要发货。所以,我们又重新进货,赔给客户。”

而让她们更后悔不及的是,由NG开发的包裹追踪系统第二天正式上线了。

经过这场风波,二人开始思考,她们的痛点其实就是马来西亚中小店家的痛点:包裹不可追溯,仓库租赁费昂贵,包裹统一由物流公司提供,不能打自己的品牌。是不是可以让她们的系统为更多店家服务?毕竟在东南亚,想成为马云的大有人在。

于是她们开放了平台,受到众多中小店主的欢迎。截至目前,这一系统已经追踪了超过100万个跨境包裹,2425个注册用户。

但是,追踪平台是免费的,怎么能赚钱?

做马来的马云,不如做东南亚的FLEXE

今年1月,二人萌生了做共享仓配的想法。LIU曾先后就学于澳洲RMIT大学、就职于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京东和亚马逊,对物流有深刻理解,共享仓配或许是最快将平台流量变现的方式。

共享仓配简言之,就是将大型仓库化整为零,转化到能够提供仓储空间的家庭。这样的好处是,能够深入终端用户,最终解决当地饱受诟病的“最后一公里”。对于店家来说,不仅能够解决包裹追溯,还能够节省仓库租赁成本,使用自己品牌的包装,节省更多时间和精力专注于销售及市场;对于共享仓的提供者,这是一笔额外的不菲收入。

而这也是一个被验证过的模式。对标公司美国FLEXE,已经完成A轮融资,累计融资额2055万美元,甚至已经引起巨头亚马逊的注意。

于是,两个姑娘辞了工作休了学,all-in在马来西亚共享仓配的市场。

AllSome的共享仓管理员,目前主要有两个渠道:一是与就业求职平台合作,招募有兼职需求的求职者或学生;二是与地方政府或非盈利性

组织合作,招募特定人群,如零售店主、家庭主妇及有多余空间的仓库。LIU表示,等积累了一定资金,AllSome会与房产中介平台合作,租一部分精准匹配的短租房。

申请成为共享仓需要提供6张以上空间照片,在考量了社区治安环境、楼宇安保设施之后,AllSome还会依据已积累的100万个包裹追踪数据,判断申请空间的地理位置是否有足够的需求。符合标准的申请人,还要接受为期一周的培训,到当地的仓库进行实操练习。

在保证货物安全方面,有过前车之鉴的AllSome更为注重。首先,共享仓配的货物集中在服装、鞋类等不易损坏的品类;其次,仓库管理员需预先缴纳500马币(约合人民币800元)的保证金;第三,AllSome与保险公司合作,为货物上保险。

共享仓的标准化,是NG开发的WMS系统完成的。为了便于非专业仓库管理员使用,她将传统大型仓储使用的WMS复杂的界面简化,实现了三步即可完成分拣、扫描、打单,管理员只需要包装货物并贴上条码。出库时,系统会告知物流合作方取货地点,AllSome与当地同城速递合作,可实现当日或次日送达。

这套系统同时也会开放店家查询,通过实施监控,店家可掌握自己的库存量,不会超卖。“跟许多中国工厂订货都需要40天左右的预定期,我们甚至可以在安全库存的时候提醒店家订货。”

4个月拓展141座仓库,融资备战双11

“目前我们的仓库管理员每月可赚到3000马币左右。”LIU介绍道。共享仓迅速铺开,从1月到4月,AllSome的合作仓库已达141座,其中深圳和广州各2座,其余均在马来西亚,4个月间,已产生368,000美金的卖家销量。

AllSome主要通过三个渠道变现:一是包裹处理费,按照商品销售额的3%收取;二是仓储费,三是本地-跨境的运费。目前,付费店家有31个,AllSome正在积极拓展更多合作渠道,促成更多店家转化为付费用户。

今年,AllSome有两个发力重点:

一是争取在下半年把共享仓模式复制到泰国和印尼,目前已经在与一个具有印尼清关实力的转运商合作。

另一个重点就是备战今年的双11。由于受航班数和清关能力的限制,双11期间无法负荷店家的进货需求,AllSome计划在中国寻找更多的仓库合作伙伴,分散运力,实现高效运转。

据LIU透露,公司计划天使轮融资50万美金,目前已经完成一半。“马来西亚资本市场规模还是很小,所以我们把公司总部设在了香港。”她自己也积极对接了许多有电商Portfolio的中国投资机构,希望对接更多行业资源,帮助公司发展。

总部在香港,运营在深圳,市场在马来,对于这个目前只有4人的初创团队,是极大的考验。往往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跨国飞行。此外,另一个现实问题是招人。NG说,由于AllSome是跨国合作创业,需要既懂中国又懂东南亚的人,而这些人中,还需要找到有物流经验的那个。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