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模式的护城河,才可能是美团的边界

新芽NewSeed曾响铃2018-07-04 15:50事业线
美团走了一条与小米截然相反的路线,小米IPO失利不太可能会影响美团。

小米IPO估值终于尘埃落地,17港元/股的下限定价、539亿美元的“底线”估值。虽说小米对外放风这是在目前全球股市不太顺利的情况下为了“预留获利空间,也降低破发概率”,但全球路演的雷军显然没有完成他的雄心壮志。

同时,大陆另一家风口上的企业美团点评也于6月22日正式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其估值目标为600亿美元,并不算低。与小米有迥然不同的商业模式差别,美团至少不至于在“互联网企业”属性争论上载跟头。

美团的版图扩张,始终在尝试“无限杠杆”

美团版图中的明星产品包括美团和大众点评、美团外卖、摩拜单车等。这些产品可以明显地分为根据地与往外扩张的两个部分,但它们有个共同的特点——都属于“无限杠杆”的业务。

先来看美团点评与美团外卖两个“老本行”。招股书显示,2017年美团点评完成了超58亿笔交易,交易金额人民币3,570亿元,为3.1亿交易用户及约440万活跃商家提供服务,业务覆盖全国2,800余市县。这其中,外卖平台综合成交1,710亿元,其中89%由美团系自身的移动应用美团、美团外卖等获得,剩下的少量有腾讯的微信及QQ等入口获得。

如此庞大的数字,其来源亦是“无限杠杆”,是资源投入的回报没有上限的业务。美团点评一头对接C端用户,一头笼络B端服务资源,中间是UGC社区服务,其平台的投入可以转化成无限份服务的“复制”,“一眼望不到底”。而外卖业务粗看是O2O服务受人员的限制,但由于平台化的特征,美团外卖的配送队伍会能够弹性收缩,这一点与小米的产能受限并不相同(制造商、设备、供应链只有那么强的能力上限,小米即便愿意投入更多的资源,也不能复制出无限产能来,杠杆倍数有限)。

收购大众点评后,美团这种“无限杠杆”能力进一步加强。按2017年月度活跃用户排名,大众点评为中国领先的生活信息在线探索平台,更重要的是,大众点评应用覆盖海外超过900个城市,名列中国游客海外旅行时使用最多的应用之一,这让美团系“复制”服务的能力进一步走向全球。

而自设美团打车、收购摩拜单车,从杠杆的角度看起来是矛盾的。打车业务投入成本创造的服务可以无限复制、无限营收,但摩拜单车作为自行车产权所有者需要设备的投放,其营收账目可以算得一清二楚,并不符合资本市场的需求。

共享单车作为“互联网公司”却面临与小米相同的窘境,这进一步说明“互联网公司”并不是高估值的理由。但美团投资摩拜,看中的却是其“无限杠杆”的部分:庞大、精准、实时的地址数据资源。

对美团系产品而言,摩拜带来的这些数据无疑是最重要的资源,能够让“无限杠杆”的复制效率大幅提升。而当初马化腾入股摩拜时就提到了摩拜的终端数据交互能力将战胜ofo简单的指令接收,如今ofo陷入困局,还过得下去的摩拜显然也不是靠的单车业务。

除了显性的产品,美团系后台的业务也体现着与上文金融科技技术输出某种类似的特征。按照2017年数据,美团拥有约440万的活跃商家,占中国1180万本地服务商家的37%目前,美团为这些商家们提供的服务除了平台自带的营销特征,还在进入云计算ERP领域,帮助商家搭设信息化服务体系,并向其输出大数据分析等技术能力。

如此种种,都呈现出无限杠杆而不只是互联网公司的特征。

美团的护城河,是无限杠杆下的飞轮效应

自从美团与滴滴开展以来,围绕美团的边界在哪、美团的护城河是什么、美团的商业模式究竟要怎么搞争论不休。

至少目前看来,美团进入的所有领域,都与自身的生活服务领域定位相关,所有的业务都以服务特定地点的客户为中心。

按照自媒体人柳胖胖的说法,互联网产品有三个疆域:以微信、今日头条为代表的“供给履约在线上”;以阿里、京东为代表的“以SKU为中心的供给”;以美团、滴滴为代表的“以Location为中心的服务”。

每个疆域内的玩家,总免不了互掐的命运,所以做社交的微信居然要提防做短视频的抖音,做生活服务的美团突然与滴滴干了起来。

但是,这种十分切中时局的分析可能也只说对了一半。对美团来说,“以Location为中心的服务”是其边界,但美团要对打滴滴并不只是为了在这个边界内互掐。以“无限杠杆”为业务指南针的美团,要想构建起自己的护城河,只在边界内厮杀是不够的,无非是烧钱战争你死我亡没有太大意义,就算赢了的江山也不稳妥。

美团的玩法,是基于Location的业务拓展以求尽快实现飞轮效应:围绕Location的产品布局越多,在Location基础上美团越能积攒更多用户、数据及服务经验,也就越能强化美团独一无二的Location服务能力,让“无线杠杆”的效率大幅度提升(更多的服务复制可能)。

就如飞轮难以启动,但启动后难以停下,美团整体商业模式正变得越来越无法复制。因此,就算没有滴滴、没有网约车,美团早晚也要搞以Location为基础的打车服务,对于加强“无限杠杆”的复制效率来说,打车的点到点精准行为无疑是最好的动能——平台能够更直接了解用户的生活服务需求,平台提供的服务更容易被复制产生效益。

换句话说,早期的美团其实很容易被颠覆,随着美团“无限杠杆”业务越做越多,这种杠杆复制效益的能力越强,美团也就形成了飞轮效应,外部进入的机会越来越小。

美团的边界,就是所有能够加速飞轮效应、筑深护城河的“无限杠杆”业务。料想下一步,美团还会有更多与此相关的动作,网约车只是其中一个点。

都在港股上市,小米向左、美团向右

美团在进入一个新行业时,往往都会快速上线,快速迭代,试图尽快找到最优化的运营、产品、技术等方案。行话是快速试错不行就撤,但其实更可能的是,美团在测试这个行业的杠杆情况。最近的榛果民宿尤为明显,既与生活服务相关,经Airbnb证明又有着无上限的杠杆可能。

按招股书内容,目前快速扩张的美团经调整亏损净额持续收窄,从2015年的-59亿元收窄至2016年的-54亿元,2017年进一步收窄至-28.5亿元,三年内亏损减半。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存在过往融资发给股东的“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增加而带来的“非经营性亏损”,排除这种亏损的“经调整亏损净额”很能说明经营状况。数据上看,美团亏损继续缩小,盈利可期,商业模式已经成立。

在港股这汪水中,小米继续迷恋“米家”生态,要用“新物种”带来更好的市场表现。这可能并没有错,即便是有限杠杆,只要足够优秀、足够突出,高市值并不是不可能。以硬件为基石的苹果亦是典型的有限杠杆公司,但9000亿美元市值令人咋舌。对小米而言,把产品做到极致可能比讲故事更重要。

而综合上文所言,美团走了一条与小米截然相反的路线,小米IPO失利不太可能会影响美团。不过,从阿里支持的饿了么在美团上市前放狠话来看,网约车注定只是小插曲,老对手傍上大树同样要进军“无限杠杆”的本地生活服务,才可能是让美团慌的理由,在那之前,美团必须要让商业模式更加难以复制,考验美团的将是如何让飞轮转得更快些,让“无限杠杆”的转化效率更高些。

*本文为新芽NewSeed特邀作者曾响铃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