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终上市,雷军的光环与不被理解

微信公众号:雷锋网吕倩2018-07-10 10:50事业线
7月7日,雷军自比越王勾践,在多个微信群发布蒲松龄描写“项羽灭秦”与“勾践灭吴”对联下半句:“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7月9日,小米集团作为港交所首家同股不同权企业,正式上市。

七点,媒体与投资人陆续排队进场港交所。

七点半,视频媒体高高架起摄像机、举起收音器。

八点过一分,雷军在其个人微博上发布状态称——十一年前,第一次到港交所去敲锣。2007年10月9日,金山软件(3888.hk)在香港主板上市。今天是我第二次来到港交所,小米集团(1810.hk)挂牌上市。

八点二十,雷军从证券交易所大厅路过,全场欢呼鼓掌。

九点三十分,伴随着全场倒计时,雷军现场敲锣,成立于2010年4月、走过八年抗战的小米,终于在港交所成功上市。

1

九点,仪式开始前的暖场中,雷军与创始团队成员、投资人等相继合照留念。

九点十分,雷军发表致辞——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心情无比激动。

八年前,我有一个疯狂的想法——要用互联网方式做手机,提升中国产品的全球形象,造福全球每个人,说实话,几乎没有人相信这个疯狂的想法。谢天谢地,公司第一天开张,有13人一起过来一起喝小米粥。至今我都不知道,他们当时是否真的信了。

最近正是中美贸易战、全球资本市场风云变幻的时候,感谢十多万投资者在此刻真金白银地投入表达了对小米的认可和支持,包括李嘉诚、马云马化腾等。

我要特别感谢全球米粉,八年前,我们研发了第一个产品MIUI,第一版只有100个用户。正是这100个用户支持,我们一步一步成长,才有现在的月活跃用户1.9亿人。

还要感谢港交所和香港证监会。小米是互联网公司,从第一天开始就设置了同股不同权的制度。如果没有香港资本市场的创新,我们很难有机会在香港挂牌上市。

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小米每一寸血管里都流淌着创新的血液。但真正的创新从来不是轻轻松松得来的。没有不需要巨大付出的创新,也没有不经历无数挫折的创新,更没有不承受误解甚至非议的创新。越是理解这一点,就有越多的感恩。

2

正如昨日雷军所发布的公开信中所说——2010年4月6日,在中关村银谷大厦一间很小的办公室,一家叫小米的小公司静悄悄地开业了,当时只有13名员工,除了雷军自己、林斌、阿黎和KK四名联合创始人之外,还有范典、刘新宇、王海洲、李明、屈恒、秦智帆、李伟星、孙鹏和管颖智这9名创始团队成员。那一天,他们几个人一起喝了碗小米粥,就开干了。

之后的岁月中,几位创始成员偶有相聚再次“举碗”小米粥的时刻,而有的人已然不在。无论如何,此次上市于小米而言,是另一个层面的起点,雷军表示,小米未来还有无限的成长空间:
首先,智能手机业务排在全球第四,而智能手机仅看存量就是个巨大的市场,力争尽快冲入世界三强;

其次,会有计划、有节奏地进行品类拓展,还有很多千亿级的市场等着一仗仗打过去,不断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

第三、国际市场广阔天空大有可为。一季度小米的国际业务在全部收入中的占比已经达到36%。要进一步推进国际化,尽早实现国际业务收入占全部收入的一半以上。

雷锋网了解,招股书显示,小米从6月21日开始接受认购,募资最高61.1亿美元(约480亿港元)。小米法定股本总面值67.5万美元,由700亿股A类股(价值17.5万美元)和2000亿股B类股(价值50万美元)组成。

其中B类股份拟发行21.8亿股,20.71亿股(约占95%)为国际配售,1.1亿股(约5%)公开发售,招股价介于每股17港元至22港元,集资370.5亿港元至479.5亿港元。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雷锋网了解到,此次小米IPO启动“绿鞋机制”——当出现超额认购允许的情况,发行人将会多发行不超过15%的股票,使得集资额增至426.1亿港元至551.4亿港元,以防在股票上市后发生破发的情况,上市公司可委托承销商使用多发的那部分股份募集回来的资金以低于发行价买回等量股票进行冲销,进而达到稳定发行价的目的。

彭博社报道称,假设超额配股权得到充分行使,这一IPO价格将为2019年预期利润的22.7倍。

3

2018年5月3日,小米正式在港交所递交IPO招股说明书。之后,小米与雷军伴随着资本市场的格局变动,不断讲述着不同的故事,正如他自己的人生脉络。

离开金山后的雷军经历相当低潮的阶段,他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表示,“那半年,没有一家媒体想要采访我;没有一个行业会议邀请我参加。我有的是时间,没人记得我。我似乎被整个世界遗忘了,冷酷而现实。人情冷暖忽然间也明澈如镜。那个阶段,我变得一无所有,除了钱。”

实际上,雷军与小米,一同走过相当久不被理解的历程。他曾对《财经》杂志表示,“外界并不了解小米,也并不了解小米模式,人们普遍真正看明白小米模式,可能需要15年。”

十五年时间未到,雷军已经携小米踏入港交所大厅。或许正如他所言——市场还没有被给予足够长的时间来充分理解小米模式,小米集团的估值也一路从雷军的预期高点下滑。

最大争议点在于——小米公司到底是不是一家互联网平台公司——招股书显示,小米智能手机业务实现收入232.39亿元,占总收入67.5%,IOT与生活消费产品业务实现收入76.97亿元,占总收入22.5%,互联网服务业务实现收入32.31亿元占总收入9.4%。

另有辉立暗盘交易平台数据显示,7月6日,小米暗盘开市开报16港元;最低见16港元,较招股价跌5.88%,最高见16.72港元;最终收报16.1港元,较招股价跌0.9港元,跌幅为5.29%。如果不计手续费,每手200股亏损180港元,暗盘成交467万股,成交额达7620万港元。

据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了解,上市后的小米,股票代码为“01810”,开盘价16.6港元,较17港元的发行价下跌2.35%——资本市场较为恶劣的大环境下,上市首日破发不足为奇,更具历史与行业意义的是——小米之后三个月内的股价走势,将深刻影响中国创投行业的投资价值趋势。一定程度上,雷军与小米的股价与估值保卫战,也是中国移动互联网创业投资估值体系的保卫战。

7月7日,雷军自比越王勾践,在多个微信群发布蒲松龄描写“项羽灭秦”与“勾践灭吴”对联下半句:“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本文作者吕倩,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雷锋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