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少女101的惊变24小时

微信公众号:三声张一童2018-08-11 10:27事业线
在这次经纪公司和平台冲突的集中式爆发背后,这个处于发展初期,资源和权力分配都极不平衡的新兴行业在短暂的共同利益之后过早地站在了对立的两端。

混乱和猝不及防弥漫在所有工作团队和经纪公司之间。

就在腾讯官方宣布火箭少女出道发布会举办时间的第二天。8月9日下午13点30分,乐华娱乐和麦锐娱乐就《创造101》发布联合声明,声明中称:由于海周天未能履行签约合同、不合理安排工作导致艺人身心健康受损等多个原因,乐华娱乐和麦锐娱乐已于8月7日分别致函周天娱乐宣布提前终止合作。

感到惊愕的不仅仅是大众,参与到101项目中的其它经纪公司同样毫无准备,甚至连腾讯也是茫然的。在一个腾讯与经纪公司的内部沟通群里,工作人员向经纪公司表示,“不要催,我们也懵着呢。”

直到晚上七点,“火箭少女101”经纪公司海南周天才就下午的声明发表回应,声明否定了乐华和麦锐的解约原因,要求其继续履约,并表示孟美岐等人已与周天娱乐签订独家经纪约,未经同意,不得开展侵权合作。

时间回到四个月前,4月12日,《创造101》总制片人、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马延琨在节目发布会上宣布腾讯将投入6亿元用于《创造101》及女团的后续打造工作,希望借用腾讯的平台资源为中国女团产业打造样板。

这曾经是一件腾讯认为“只有我们能做,我们不做谁做”的事情,也是一件偶像经纪公司们公认的将开启中国偶像元年的事情。在此前的两个月,他们联手打造了今年中国最火爆的综艺节目。

但节目之外,对于偶像产业的持续探索却未能如愿展开。平台曾经被寄予厚望,以解决这个行业所面临的众多基础问题。但另一方面,在这个资源和权力分配都极不平衡的新兴行业,平台势能对经纪公司的挤压几乎无可避免。

当这些矛盾聚焦在一个具体的团队上,一切利益冲突都变得尖锐。这不是一件猝然发生的事情,在过程中,双方也并非未做过努力。

但今天,他们终于还是没能避免地,过早地站在了对立的两端。

“乐华的合同是不一样的”

隐患可能在一开始就已经埋下。

所有参与《创造101》的经纪公司都曾与腾讯签署过一份合同。这份合同中明确规定着经纪公司的权利范围和相关义务,在这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有关“割裂式运营”,即在《创造101》节目和女团未来两年的运营时间里,所有成员的经纪业务和具体运营将全部移交腾讯,原公司无法参与。在此后的媒体采访中,马延琨也曾多次表达了腾讯对“割裂合约”的强硬态度。

但有多个信源向《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表示,为了能够让当时国内最大的偶像经纪公司乐华参加节目,腾讯提供给了一份和其它经纪公司不同的合约。在这份合同中,腾讯做出了妥协,同意未来可以实行“两团并行”。

在乐华娱乐和麦锐文化发布的联合声明中,这一点得到了体现,乐华称“两团并行是双方合作初始就达成的共识,合同中亦有明确约定”。

试探和博弈从节目结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6月24日,“火箭少女101”成团第二天,“宇宙少女”韩国运营方Starship表示,原“宇宙少女”成员孟美岐、吴宣仪不会退团,未来将同时兼顾两个团队的工作。这一声明立刻受到了腾讯官方的否认。此后,11名成员都将自己的微博前缀和认证换成了“火箭少女101”,孟美岐和吴宣仪还删去了“宇宙少女”的标签。

除了乐华,并非所有公司都对腾讯的运营模式和利益分配表示满意,以团活为主的活动原则,使得层层分剥之后,“火箭少女101”成员能获得的收入非常有限,甚至要低于很多未出道选手。

乐华一直尝试与腾讯沟通行程,以实现“宇宙少女”和“火箭少女101”两个团的并行运营。乐华的背后,有部分其它经纪公司的支持,希望借这家行业头部公司的位置和腾讯形成抗衡,以寻求更大的利益。

“大部分公司都没有签”

11个人,8家经纪公司,2股势力,乐华和腾讯都在积极地寻找着自己的盟友。

私下沟通变得频繁,腾讯向多家公司抛出了橄榄枝,希望能够稳定大部分公司的情绪。另一边,乐华希望自己的“反腾讯”联盟里能有更多成员增加谈判资本。

7月8日,冲突被正面化。原计划于7月10日举办的出道发布会宣布延期,同时,有媒体拍到乐华娱乐创始人兼CEO杜华已经带美岐和宣仪离开“火箭少女101”宿舍,这也是美岐和宣仪第一次“失联”。

尽管在7月9日,“火箭少女101”官方微博就发布了集体训练照,并在三天后上线了团综。但事实上,腾讯与经纪公司尚未达成统一意见,这严重地影响了原有的运营计划。

“火箭少女101”本应该在7月10日的发布会上宣布正式出道并发表首张单曲,之后的每个月10日,组合都会发布新的单曲。但迄今为止,除了为电影《西虹市首富》演唱的推广曲《卡路里》,“火箭少女101”还未推出过任何一首原创单曲。

腾讯做出了让步。七月中旬,在哇唧唧哇位于颐堤港的办公室里,腾讯召集所有经纪公司开会,企鹅影视CEO孙忠怀也出席了会议。这也是节目结束后,腾讯第一次召开集体会议进行沟通。在会上,腾讯向所有公司提出了一个补充协议,在补充协议中,根据一个内部考核标准,表现优秀的成员将会获得15%的额外收益分成。

但对于站在跷跷板另一端的乐华而言,腾讯依然没有正面解决“两团并行”的合同问题。甚至对于大部分其它经纪公司而言,这种退让也是十分有限的。

“就像是一个KPI,还是非常笼统的KPI。”一位内部人士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大部分公司其实都没有签。”

但在明面上,包括乐华和麦锐在内,并没有人对协议提出质疑。7月15日,莫斯科世界杯总决赛的晚上,腾讯视频多位主要领导都在朋友圈上传了一张合照,这张和“火箭少女101”全员的合照中有哇唧唧哇CEO龙丹妮、企鹅影视副总裁马延琨等人。这被视为矛盾阶段性解决的一个标志,就在之后不久,腾讯确定了新的出道发布会时间。

“甚至在几天前,腾讯内部对于团的未来还是非常乐观的。”一位业内人士向《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透露。

但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风波已经告一段落的时候,8月7日,就在官方宣布出道发布会的前一天,乐华娱乐和麦锐娱乐向海南周天分别发函表示提前结束合约,并带走了艺人孟美岐、吴宣仪和张紫宁。

除了已经宣布的8月18日将在水立方举办的出道发布会之外,内部人士表示,原定于10月在北京工体举办的演唱会恐也将受到影响,“一个很简单的事情,原来已经排好的11人队形现在都要重排了。”

“他们在成立新的偶像联盟”

事实上,这样的冲突并非只发生在乐华与腾讯之间。

在更早一点结束的爱奇艺综艺《偶像练习生》节目中,经纪公司同样因为利益分配问题发生了冲突。最终,爱奇艺选择了妥协,放弃了完全“割裂式”的运营模式,而选择并行的方式,爱奇艺所提供的资源以7:3的方式和经纪公司进行分成,而经纪公司独立对接的业务则以3:7方式获得收益。这种退让,使得男团Nine Percent可以作为团继续运营,见面会活动也正常进行,但更多内容也因为行程沟通而只能搁置。

经纪公司的诉求并非毫无道理。和传统的艺人经纪不同,基于练习生模式的偶像经纪在培训阶段需要进行大量的无回报投入,这意味他们面临着更高的风险,也更依靠出道后的迅速变现。

曾经平台的缺失和启动流量的难以获取是掣肘所有偶像公司发展的重要因素,平台因而被寄予厚望。而事实上,从《偶像练习生》到《创造101》,大流量超级网综的出现,在短时间内为新一代的偶像艺人积累了巨大流量,在2018年,成为了对偶像产业具有拯救性意义的存在。

另一方面,这也决定了,在现阶段,这一批偶像公司对节目与平台是强依赖性。他们需要借节目获得流量,而选秀和综艺的流量总是更容易流逝的,特别是在两大平台都在有意识缩短节目周期的情况下,经纪公司必须在有效的时间内通过节目中走红的艺人实现变现。

但“101模式”决定了经纪公司必须在节目后与平台分享利益,而在这个利益分享过程中,无论是在资源还是权力分配上,平台都处于更强势的过程中。如果平台不能够充分担起孵化行业的责任进行让利,无论是经纪公司还是艺人,在变现的黄金时间内,能够获得的都是非常有限的。更不用说,两年经纪合约之后,艺人存在原合约到期重新选择公司的可能。

更加让他们恐慌的是,平台的收割可能正在加速,甚至覆盖更大范围。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除了“火箭少女101”的成员之外,海南周天有意签约更多节目中的第二梯队成员,并培养自己的艺人团队。同样的,爱奇艺除了爱豆世纪之外,本就有果然娱乐作为艺人经纪团队。

这让这场风波不像是两个合作伙伴间的纠纷,而更像是一场供应商对甲方的抗争。这是一种最坏的情况,产业的上下游会在初期就被粗暴地划分出来。在平台强势围拢资源和利益的同时,被平台所捆绑的这一批偶像公司,失去了独立的经纪权力,而成为一年又一年为节目持续供给练习生的供应商。

经纪公司不得不考虑更多。事实上,《创造101》已经开始了第二季的选拔,但是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大部分的公司保持着不主动接触的观望态度,有个别已经海选的公司同样没有送去自己最优秀的练习生。

乐华和麦锐试图在这个行业生态中获得更多话语权,退团可能只是一个引子。

据《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获悉,乐华、麦锐等新偶像类等公司正在发起中国偶像产业联盟,以形成新的力量。

但另一方面,关于偶像选秀明星不得上星的政策,让经纪公司的通路变得更加狭窄,在一段时间甚至是很长时间内,这个行业的生态依然将会由各大网络平台主导。可能的一种情况是,新的偶像产业联盟可能会拉拢腾讯、爱奇艺之外的另一方势力加入其中。

这种对抗比预期更早地以更激烈地方式出现在了经纪公司与平台之间。

四个月前,有无数公司在新的节目中找到了希望,做起一个关于“中国SM”的梦,腾讯宣称要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

6月23日,《创造101》总决赛上,15岁开始当练习生,在韩国已经做了2年女团成员的孟美岐哭着说,“我希望能够带着所有人对我的期待走上最顶端的C位。”

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两篇为她而发的声明上,却没人知道这个1998年出生、还不满20周岁的女孩在想些什么,她将会失去什么,又将会得到什么。

*本文作者张一童,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三声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