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躲过了P2P,我躲过了楼下健身房,我娃却没躲过艺术班

新芽NewSeedquinn2018-08-30 10:26事业线
历史是惊人地相似,命运是如此地捉弄人。

一夜之间,曾经的武汉明星公司未来星教育宣告倒闭。

8月23日,未来星教育创始人钱雷发声,他在《致未来星所有人》一信中提到,公司自从开年以来因为融资不顺,经营困难,个人已抵押所有资产并负债数百万,但由于各项成本支出上涨,销售网络接近瘫痪,又遇到银行贷款到期等困境,个人能力确实有限,已无力回天。

目前拨打官网上显示的400-092-9922服务热线已无人接听,拨打未来星总部座机同样显示无法接通,而未来星合伙人专线则处于已关机状态。

在未来星的官网上,有这样一段关于钱雷的介绍:“我曾一年连开6家学校,因不懂经营、管理,不懂营销、数据分析,更不懂财务规划,一年关闭5家。此后5年,我四处求学,不断完善学校的运营管理。”现在再看这段话,历史是惊人地相似,命运是如此地捉弄人。

3个月前已有破产兆头,艺术教育机构迎来倒闭潮

其实早在3个月之前,未来星就已经显现出了破产的兆头。据猎云网报道,从今年5月开始,公司负责人就以公司运营困难为由拖欠校内老师工资,直到7月才陆续把一部分5月的工资发给老师们,但6月、7月的工资仍毫无动静。

但从未来星的收费标准和报名状况来看,即便融资不顺、成本上涨,也不至于让公司一夜之间倒掉。据其官网显示,未来星共开设架子鼓、钢琴、舞蹈、跆拳道、美术和播音主持这6类课程,单课时价格从40元到180元不等,共有12课时、24课时、48课时这3种课时类型可以选择,也就是说仅仅按最低标准报名,家长也要花费近千元,但现实却是家长们往往花费了数倍于此的费用。

据媒体之前报道,未来星曾推出课时促销活动,交一万元可以学十年,每星期一节课,仅限前101名,后又推出1万学5年,每星期两节课的促销活动,即为预付费模式,并且在宣布破产前夕仍可以报名参加。因为活动很有诱惑力,并且出于对未来星的信任,很多家长一次性交了一万元的学费,甚至有家长会给孩子报多类课程,交了数万元的学费。

以未来星青年城校区的600多名学员大致计算,仅单个校区就可获得600多万元的学费,而未来星目前共有30多个校区,其中4个为直营校区。而按照钱雷在公开信中的表示,每个月公司要缴纳的社保个税为十几万元,月开销在100多万元,另外从筹备到开发后台系统也投入了500多万元。

但有家长在网上留言表示:“在倒闭半个月前未来星还在搞促销,收取了一批考级费和夏令营费,一万十年看似机构亏了,实则捞钱无数。”无疑,未来星在倒闭之前的种种举动,加深了家长们对于其诈骗、跑路的猜测。

其实倒闭的不只是未来星教育,在其之前,已有多家艺术培训机构纷纷倒闭,如“疯狂钢琴”、“芭芭拉”、“星火琴行”、“星空琴行”等。

号称能让学员用一小时迅速学会钢琴的疯狂钢琴,早在2013年左右就有人在天涯等论坛发帖说该培训机构是骗子,诱导学员缴费,收钱后态度骤变,并且并没有认真进行教学等。2017年2月初,帖子发布的内容得到了验证,疯狂钢琴将北京的五家门店同时关闭,并把器材全部搬空,留下一群被拖欠工资社保的老师与要求退还学费的学员。

而另一家曾获得雷军投资的星空琴行,趁着当年O2O兴起的风口,提出了钢琴教育O2O的模式,四年时间内获得4轮融资,融资总额达到3.5亿元。随后星空琴行大规模扩张,在19个城市开了近60家门店。

但在2017年9月2日,星空琴行突然暂停全国所有门店营业,其创始人兼CEO周楷程在内部邮件中称,原股东无法确认新的追加资金,今日起关闭全国所有门店。而此时,同样有大量学员购买的钢琴和课程预付款并未退还,与未来星的情况如出一辙。

艺术教育市场“野蛮生长”,预付费模式存在陷阱

回顾这几家倒掉的培训机构,可以从中得出两点倒闭的主要原因。

第一,巨大的市场加低准入门槛,造成市场混乱。据资料显示,我国少儿艺术教育市场在2018年预计达到800亿元,按每年30%的增长速度计算,2020年将成长为千亿级的行业。同时,二胎的政策放开,我国迎来了新生婴儿潮,幼儿数量显著增加,每年参加各类艺术培训的青少年儿童超过1亿人次。

因此少儿艺术培训市场需求非常旺盛,但线下的培训市场还处于一个相对野蛮生长的时期,相对于公立学校来说,线下培训机构的准入门槛较低,由于这些经营性民办培训机构属于商业服务企业,并不在教委监管范围内,只需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将培训项目列入营业范围内即可。

所以大量的线下培训业内常以教育咨询公司,或文化公司的名义向工商申请注册,这就意味着培训机构无需教育许可就能培训营业。巨大的市场加上低准入门槛,让大量的培训机构涌入培训市场,形成了一个比较混乱的局面。

第二,烧钱严重,预付费模式存在陷阱。以疯狂钢琴在商场中开设的门店为例,一个月一个店的房租在8万到12万元左右,店面运营成本大概要15万元,而据资料显示,一线城市的音乐教育行业收入毛利率水平只有12%到15%左右,所以他们每月营业额至少需要达到120万元左右才能保本。

因此,一家店一年需要上千万元的营业额才能覆盖成本,一旦实体店收入并没有达到那么高,即便获得多轮融资,长时间下来仍会导致入不敷出。

在企业经营遇到困难时,为了快速获得周转资金,这些机构都会采取预付费模式,让学员先交学费后上课,以优惠折扣极大地促销活动,吸引大量学员购买一年,甚至是数年的课程。其实这样的预付费模式,一直是各类培训机构留住学员的有力促销手段,也是健身房、理发店、美容馆等各类服务行业的标配。只是一旦机构的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这些预付款就变成了有去无回。

网上有个段子这样说道:“当有一天,和你相熟的一个私教突然告诉你,现在续课有大幅度的优惠劝你抓住机会时,你就要当心自己所在的健身房或许要跑路了。”这句话对于艺术教育市场同样适用。

一次性收费将不得超过3个月,市场仍需多维度完善

8月接连出台的两项与教育有关的政策,或许将能改变以上状况。

8月10日晚,司法部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送审稿在明确政府补贴、税收优惠等方面的基础上,再次对营利性学校和非营利性学校进行分类管理。

设立实施语言能力、艺术、体育、科技、研学等有助于素质提升、个性发展的教育教学活动的民办培训教育机构,仍然可以直接申请法人登记,无需办理办学许可证,但不得设立文化课相关补习辅导。

至于预付费监管方面,虽然商务部曾于2012年发布《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规定企业从事发卡业务需要到当地的商务部门备案。发卡企业需要将预付卡发卡金额的20%到40%单独存放在银行或保险机构中,一旦企业出现跑路、破产等问题,这些资金将用于偿还消费者。

但该办法只适用于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以及居民服务业,并不涉及问题同样突出的教育培训、体育健身、文化娱乐等预付消费领域。

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依法依规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审批登记、开展专项治理、强化日常监管,切实规范校外培训秩序。

其中明确规定校外培训机构的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应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培训机构收费项目及标准应当向社会公示,不得在公示的项目和标准外收取其他费用,不得以任何名义向培训对象摊派费用或者强行集资。也就是说,像未来星、星空琴行这样动辄收取一年以上课时费的情况,将不会再出现。

除去以上两项政策,新芽NewSeed认为,还应规范培训机构的登记秩序,对于无需办学许可证的艺术培训机构,要避免教育和工商部门之间的管理真空。此外,在资本对于“规模化”扩张越来越谨慎的当前,靠广开店吸引投资已不现实,教育培训机构也到了挖掘产品纵深、丰富服务层次、提高坪效的时候。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