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盛长歌》:好故事是一门世界语言

娱乐硬糖谢明宏2018-09-03 11:31串儿吧
天盛长歌——王子公主复仇记?好故事是一门世界语言。

《天盛长歌》被Netflix 以全球独家的netflix原创节目预购,虽然不能说“墙内开花墙外香”,至少给国内观众又一次拉响了“审美升级”的警报:这样一个即将出海、乘风破浪的故事,值得我们深度关注。

对于国内观众来说,《天盛长歌》是一个《琅琊榜》式的权谋大剧。对于外国观众来说,《天盛长歌》则更像是东方的《哈姆雷特》。毕竟只要留心,就会发现哈姆雷特和楚王宁弈实在有太多精神共鸣:

都是落魄失势的皇子(王子),在得知父亲(兄弟)遇难的真相后,怀着对正义的崇敬而进行的一场具有高贵仪式感的复仇。哈姆雷特说:“即使被关在果壳之中,我仍自以为是无限宇宙之王”。宁弈感叹:“我敢拿这天下与你博弈,只求你不要拒我千里之外”。

马克思认为文学典型是能够“显示出永久的魅力”,能够在“更高的阶梯上把自己的真实再现出来”。从这一点说,宁弈与哈姆雷特的复仇故事展现了外在行为的趋同,与内质思想的分野。

赢得国内观众的欢心,或许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种种因缘际会。而想要讨好外国观众,则需要明白“好故事是一门世界语言”。

王子公主复仇记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默然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 哈姆雷特曾经要面临的抉择,也是楚王宁弈要面临的。

《天盛长歌》与《哈姆雷特》都展示了纷乱的时代背景:小人得志,奸佞当道。《哈》发生于12世纪的丹麦,用哈姆莱特的话暗示时代特征,“丹麦是一所牢笼”。《天》发生于大成与天盛的朝代更替之际,宁弈对凤知微承诺,“我什么都不为,只望能打拼下一片天下,将来成为你的退路”。

楚王宁弈身陷囹圄八年,为了复仇成为皇帝手中的一把“刀”,搅动朝堂风云;而凤知微是大成王朝的九公主,也背负着沉重负担。处处是皇帝与大臣君臣博弈,甚至各个皇室内部父子兄弟间同室操戈。

两者都是英明的国王(皇兄)遭到谋杀,留下了孤儿寡母卷入宫廷篡权夺位的阴谋之中。宁弈的三哥宁乔,被太子陷害含冤而死,自己也被囚宗正寺多年。在这样一个腥风血雨的社会环境下,正义仁慈的王子肩负着拯救天下苍生、扭转乾坤的责任和使命。为兄报仇、惩治奸佞、整肃朝纲,成了宁弈与哈姆雷特责无旁贷的首要选择。

面对家庭巨变,宁弈与哈姆雷特在思想上倍受打击。他们痛苦异常,展露在他们眼前的是人性的黑暗和无处不在的杀机。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让他们严重失衡,装疯是他思想矛盾的外在表现。

所以,我们看到哈姆雷特嘲讽“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杰作”,正是这样的杰作让丹麦成了“牢笼”;我们看到宁弈韬光养晦,故意用织造蜀锦、佯装喝醉、流连烟花之地情缘做一个“没出息”的小裁缝,来掩盖内心对于现实的愤懑与正义的渴望。

但与哈姆莱特的命运性悲剧叙事不同,宁弈遇到突发事件时,能够积极主动的运用智慧解决问题化险为安:靠装疯保护自己,离间太子、试探父皇、暗查血浮屠、为三皇子复仇一个个事件有序推进,计谋无数,扭转乾坤。

不过,宁弈的爱情之路却比哈姆雷特更为坎坷。一个是当朝皇子,一个是前朝公主,宁弈与凤知微面临诸多无奈。凤知微身后默默守护她的人要她复国,宁弈身后的金羽卫辛子砚要他夺皇位。即时有些事他们不想做不去做,他们身后无数的人也会替他们做,他们没得选择。

大格局的大魅力

同样是讲王子复仇故事的两部作品,在复仇的内质思想上却有极大的分野。《天盛长歌》中的宁弈没有哈姆莱特那样囊括宇宙万物的哲思,他更多是天生帝王命格的展露。

这种对人物认识上的不同,又可以进一步深化为对宁弈与哈姆雷特各自所代表的不同的民族性与文化传统的认识。哈姆莱特身上体现出来的是,从古希腊就崇尚的对人的肯定、尊重个体、注重人的思想和行为的欧洲传统精神内涵。

宁弈却恰恰相反,在他身上体现的最为明显的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儒家与道家,关于“出世”与“入世”的矛盾。当他被囚宗正寺,所求的是“达则兼济天下”。而当他登上权力的巅峰,又最终成为了欲望的卫道士。

用凤知微的话说,宁弈学的是登龙术,行的是困龙计,干的是灭龙事,操的是屠龙刀,胜则登临天下俯瞰苍生,败者满门缟素刑台染血,一生行事,钢丝之险。

《天盛长歌》人物众多,四位皇子势力盘根错节。在经过前十集的铺陈之后,精彩的剧情和宏大的格局方显山露水。环环相扣的剧情,答案总在不经意间浮出水面,令人感叹剧集的格局宏大,布局精巧。

比如在太子失势时,观众会狐疑太子无力复起,为何常海将军还一如既往的支持废太子。难道常海将军真是对宁川忠心耿耿,背叛了闵海常氏一族?

直到看到常海被杀,许多大臣为常海求情,观众才破解谜题:宁昇利用了常海是对太子的感情,带他去宗正寺假意救太子,然后故意让太子看到家书,逼迫太子造反。

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老谋深算的天盛帝才是算到棋盘所有棋子的胜利者:他借宁弈之手将常海斩杀,不仅可以考验宁弈的用心,也让宁弈手刃仇人称了宁弈的心意,更是让闵海常家拿他没办法,可谓一箭三雕。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这样的权谋格局,在习惯了“指哪打哪”短期解决问题的爽剧的观众眼中,或许有些“累”。但细细品来,却格外有一种解谜快感,如一场智力游戏。

复杂才是生活的本来面貌。《天盛长歌》这样需要抽丝剥茧来看的权谋剧,恰如中国茶,入口涩,回味甘。当舞台收歇,屏幕暗下,观者不是感到巨大的空虚感袭来,而是可以久久思索品味。而爽剧则是可乐,入口刺激,回味却带酸,并无滋养可言。

国剧出海新风向

近日,《天盛长歌》被Netflix 以全球独家的netflix原创节目预购,将于9月14日在国外播出。这表明好故事是一门世界通用语,而《天盛长歌》中的东方古典之美传递着国剧海外流行风向。

Netflix内容采购副总裁Rob Roy表示:“华语电影产业将中华文化推广至全球,而Netflix致力于将各种好故事带到世界各个角落,因此,我们十分兴奋能将《天盛长歌》这样的高品质作品,推介给我们的全球会员。”

对于中国观众来说,《天盛长歌》是一部古装谋略剧。对于世界观众来说,《天盛长歌》则从自身的传统文化角度出发,塑造出了不同于哈姆莱特的中国式王子宁弈。看似相同的王子复仇主题,蕴含了各自不同的思想内质。但共同的悲剧的感染力,却成了沟通中外的文化桥梁。

悲剧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哈姆雷特》中,宫廷人心险恶,像奥菲利娅和青女这样美好事物的代表是不能生存的;而在《天盛长歌》里,前朝公主凤知微要苟全性命于乱世,对于深爱的宁弈又因为国仇家恨无法亲近。

从她们身上我们能够发现,不论是西方还是东方,都追求真挚感人的爱情,都热爱和赞扬美好的事物,一旦美被摧毁,那么悲剧就诞生了,所以在对悲剧的认识上存在一致性。

复仇的王子,一直都是世界各地民间传说的基本主题。犹太民族有摩西传说,莎翁笔下则是《哈姆雷特》。架空的历史背景降低了外国观众的入坑门槛,与《哈姆雷特》达成精神契合的符号游戏与复仇政治学,是欧美观众熟悉的故事类型。各色人物成了国际象棋般的代码性存在,如同棋局中的棋子,扮演各自的角色,而故事的核心部分则就是一场关于“王”的符号游戏。

如果说爽剧也是一种刚需,那么《天盛长歌》的出现更像是一次国剧品味的消费升级:把古装剧的质感提升到电影层面,用足够的细腻去承载大格局故事。想象一下预告片可能的英文介绍:

这是一个关于权力、渴望、情欲与爱的故事。来自不同疆界的人,都怀抱着于乱世中如火凤凰般崛起的信念。(This is a story about power, desire, passion and love. People from different borders are cherished in the belief just like the rise of the phoenix .)好故事永远是一门世界语言。

*本文作者谢明宏,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娱乐硬糖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