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不起的共享,跑不动的途歌

新芽NewSeed谢蕊蔓2018-09-06 18:50事业线
共享经济的最后一片热土,现在也成了穷途?

这原本是个好时机。

被炮轰的滴滴被贴上安全问题的标签,人心惶惶。人们迫于找一个出口来替代滴滴出行的习惯。然而,途歌错过了天时,也失了人和。

团队解散,途歌南京大撤退

途歌在今年3月进入南京的时候,开放了“1.8亿元优惠租车服务”,用户只需注册便可立即获得1800元的用车体验券,可以享受一个月的免费租车出行。这是继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和西安之后,途歌在全国进驻的第7座城市。人人都以为途歌顺风顺水地唱着高歌,然而就在半年之后,途歌在南京全面大撤退:“在将南京城内的最后一批车拉走后,地区负责人才告诉我们公司将要撤离南京。在此之前公司一直瞒着我们”。南京一运维人员说道。

但途歌并没有撤离干净,而是还欠着运维人员的血汗钱。

一运维人员告诉媒体,撤离之前,他主要负责南京地区的车辆调度,工作轻松,只需要根据用车情况将车辆开至相应的网点,再加加油,一个月的收入就可上万。

但是,车辆的停车费及油费需要运维人员先行垫付,之后公司再进行报销。一二线城市车位资源紧张,停车费往往是一笔不菲的开支。李耀称,常常一个月垫付的停车费及油费,就有上万。

据报道,途歌目前还拖欠着南京运维人员垫付的停车费及油费,“加起来一共有20多万”。一般情况下,运维人员会在当周将费用上报,大概两周后垫付的钱就能到账。但这次撤离之后,垫付的费用却迟迟未能到账。

途歌南京的危机并非一夕之间,早在7月,途歌就在悄然撤退了。运维人员透露,今年年初,途歌在南京一共投放了430多辆共享汽车,运营了短短3个月之后,途歌在7月初调走了大概200辆汽车,半个月后又调走了100辆Polo和30辆smart。8月份是最后一次,余下的98辆Polo全部撤离南京,运往西安。

而之后,西安市场上出现了大量苏A牌照的途歌共享汽车,深圳的一些车还被贴上了“途歌租车、欠钱不付”的字样。同时,西安二手车网站上挂出了途歌共享汽车,雪铁龙-C3-RX,报价7.8万。

对于南京地区下线的情况,途歌客服表示,南京地区下线所有车辆是应当地交管部门要求,对平台上的车辆进行统一检查及维护,“大概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检查完后会继续上架。

但某运维人员告诉媒体,目前途歌在南京地区的线下运维团队已经解散,“公司要求我们签了自愿申请离职的协议,也没有给出善后措施。”

多地遭殃、大批离职,CEO亲自收车

以漂亮的Smart、Mini Cooper甚至宝马、奥迪为车队组成的途歌,是目前市面上少有的运营着汽油车的分时租赁商。自由停放、接力用车(非合作停车场,用户承担停车费)的模式和中高端的车型,曾一度为其赚足眼球。自2015年成立至今,途歌已经完成5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5000万美元。最近一轮B+轮融资完成于今年1月,由海益得凯欣基金(CHP)领投,海纳亚洲创投基金(SIG)和真格基金跟投。

然而此次的危机并非只是南京地区性的折腰,已进驻的其他地区也有相似的情况。

北京永安里地铁站旁的一家停车场内的保安称:途歌租用停车场已经2个多月没有车辆停放了。在名为“途歌吧”的百度贴吧内,一位自称是途歌的北京地勤人员表示,“北京途歌公司大部分地勤离职,报销款一个月都下不来……北京途歌现在让办公室人员都下去收车。而且汽车的运营范围在缩小,很多车没有油。”

其还对媒体表示:“部分地勤组员工都有被欠款,平均在3万左右。另外,CEO王利峰夜里也会和员工出去收车,很多车的停车费都是上千元”……“北京6月离职人员的工资和报销款都正常给了,7月份离职的就开始陆续拖欠。”

深圳和广州也遭殃了。贴吧内一名自称是刚刚离职的深圳途歌地勤则表示,途歌在深圳拖欠许多网点费用,“人家停车场都不让途歌停了,公司就把网点删了。”另一位途歌广州地区的地勤人员表示,“有的垫付了3万,想走又怕拿不到报销,不走又越陷越深。”

不仅是员工被欠款,用户也踩了押金难退的坑。缴纳了1500元押金的用户们开始频繁在网络上发声,一个维权QQ群内,不断有人互相询问着退押金的进度。

面对网上的质疑,CEO王利峰却否认了线下运营陷入停滞的质疑,称部分车辆是在更新油卡盒子和硬件,“别急,短期过程,等到下周换完硬件就好了”。王利峰对记者表示,途歌近期正在对现有业务进行调整,预计9月20日左右会推出新的服务,“以接力用车为主营业务,逐渐淡化网点”。

根据公开报道,对于近期的风波,途歌CEO王利峰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过去半年途歌的超过80%的主要订单都是接力用车已经逐渐培养了用户的使用习惯。同时,王利峰还表示“途歌会在近期公布(新一轮)融资。”

至于拖欠运维人员垫付费用的情况,王利峰同样予以否认,“我们的地勤都在忙着干活呢,没时间上网瞎忽悠,也不存在你说的拖欠工资的情况。”

但一位接近途歌内部人士曾向猎云网透露,途歌现在基本处于倒闭的前夜:“途歌目前账面资金已经所剩不多了,公司的员工招聘工作也已处于停滞状态了。”

如若纸下真是一团蓄势喷发的火焰,欲盖弥彰的回答做不了遮羞布。

途歌的阵痛并非今日才凸显

有人很奇怪,途歌怎么赚钱?

和其他“定点取还”的共享汽车品牌不同,途歌的模式是“随时随地取还”,不免会遇到停车费的问题。用户在合作停车场的“网点”内停车无需缴纳费用,但在“网点”之外,用户则需负担大部分停车费。

途歌将这种模式称之为“接力”。上一个用户将车辆停至外部停车场后,下一个用车用户就要承担车辆的停车费。为了鼓励用户养成习惯,途歌会补偿用户一定的“途币”,可折抵用车费用。即便如此,仍然会遇到用户自掏腰包的停车费高于租车费的情况。

一位用户表示:“很多时候我要用车的费用大概算下来也就不到100块,但停车费往往就得两三百,这种情况只能放弃用车。”

国贸附近一家非合作停车场的管理员告诉媒体,面对高昂的停车费,很多用户只能再把车开回车位,“我们也只能接着计费,最后等运营来交钱,想不通他们怎么挣钱。”

这样的接力模式在一开始的确为途歌赚足了眼球,但高昂的运营成本也让途歌的模式转不起来。

或许正是因为需要大量的资金运转模式,才让途歌从其他方面吸金。途歌要求的押金数额是 1500 元人民币,如果想退押金,需要在最后一个订单结束之后的 20 天之后申请,7 个工作日到账,时间比较长,这些押金也给途歌一个较长的资金活动时间。此外,途歌的保险理赔问题也曾一度让人诟病。

网友tsubasa0504曾在网上发文,他在使用TOGO途歌车辆时,不小心刮伤了,与TOGO途歌商量赔偿时,事故处理员要求最好私了,并且提出高达3000元的赔偿款。并且这并不是个例,途歌似乎要求用户在发生事故之后,由平台代办处理,借此收取高昂的代办费。

这让人不得不怀疑,TOGO途歌到底有没有为每一辆车,每个用户购买保险?私了的赔偿款如何计算,难道是由事故处理员界定赔偿金额?私了赔偿金直接转去TOGO 途歌银行账户中,事故处理员所提供的收据是否具有法律效应?

很多问题我们无从得知答案,但可以明了的是,途歌之后,共享汽车也将驶入慢车道。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