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国际FAN
  • Instagram 无法逃离的宿命:扎克伯格的干预、创始人的淡出和越来越 FB 化的产品

Instagram 无法逃离的宿命:扎克伯格的干预、创始人的淡出和越来越 FB 化的产品

极客公园张光辉2018-09-30 14:14国际FAN
在 Facebook 深陷史上最为持久的危机泥淖时刻,二人的离职也引发了外界对于 Instagram 未来的担忧。

八年时间,Instagram 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应用成长为了活跃用户超 10 亿的社交巨头,但一路以来,创造并见证其瞩目成就的两位创始人,却即将要离开这家他们一手打造的公司了。

Instagram 联合创始人兼 CEO Kevin Systrom,在当地时间周一晚间通过 Instagram 官方博客对外表示,自己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公司 CTO Mike Krieger 正计划离开 Instagram,「再次探索我们的好奇心和创造力」。

多家外媒获得的信源消息称,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对 Instagram 愈加强烈的干预与控制让二人感到不满,促使他们最终选择离开。与此同时,在 Facebook 深陷史上最为持久的危机泥淖时刻,二人的离职也引发了外界对于 Instagram 未来发展的担忧。

独立发展的日子到头了

2012 年,在 Facebook 用 10 亿美金收购彼时仅成立两年的 Instagram 的时候,前者曾许诺将保持 Instagram 的独立发展。此后的多年时间里,Instagram 的两位创始人都能在较为融洽的氛围中反对某些在他们看来违背其愿景的 Facebook 产品计划,同时还能背靠这颗「大树」来获取资源、延揽人才。

但蜜月期很快过去,情况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一些变化。

在 Facebook「老化」颓势日益显露且深陷一系列争议泥淖的情况下,Instagram 日益激增的影响力,使之逐渐被视作 Facebook 的未来所在,也无可避免地受到来自母公司越来越多的关注目光,以及想将其牢牢掌握在手中的牵制。

《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指称,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r 经常在一系列问题上与扎克伯格发生冲突,其中包括二人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制定 Instagram 的发展路线。一些知情人士还表示,二人还对 Instagram 的一些产品调整感到不满,认为这些调整是在以损害 Instagram 为代价的基础上来促进 Facebook 的发展。

一些产品的调整显得颇为微妙。例如,用户此前将 Instagram 内容同步到其 Facebook 账号时,往往还会显示来源为 Instagram,Facebook 好友也可以直接在 Facebook 上点击相关链接进入对应的 Instagram 页面,而现在,在这些同步自 Instagram 的 Facebook 贴文上,Instagram 的「痕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此外,Facebook 还在 Instagram 应用内测试通知 Facebook 上的信息,试图将 Instagram 用户引流回 Facebook 主应用。

最近几个月,Facebook 还将其管理团队整合进了 Instagram 中。今年 5 月,Facebook 管理层重组,让不少 Instagram 高管措手不及。Facebook 首席产品官 Chris Cox 开始负责包括 Instagram 在内的所有事业部产品,Kevin Systrom 需要向他汇报。Facebook 前新闻业务副总裁 Adam Mosseri 也成了 Instagram 新的产品副总裁。这些调整直接在两位创始人和扎克伯格间插入了一个层级,导致了此前接触频繁的双方沟通机会大幅减少。

知情人士透露,近几个月以来,扎克伯格和其他 Facebook 高管一直在准备两位 Instagram 创始人离开之后的应对策略。

目前,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r 已经辞职,并计划在未来几周内离开公司。扎克伯格也在二人离开之际发表声明,对两位 Instagram 的创始人表示赞赏,称他们是「非凡的产品领导者」:「Instagram 反映了他们的综合创造才能。在过去和他们共事的六年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并且乐在其中。我祝愿他们一切顺利,我很期待他们接下来又会创造什么。」

颇耐人寻味的是,在 Kevin Systrom 发表于 Instagram 官方博客的离职声明中,却只字未提到扎克伯格,仅表示「很感激在 Instagram 的过去八年和在 Facebook 团队的六年」。

Instagram 的现在与未来

在 Facebook 已经被隐私泄露、虚假新闻和干扰选举等多个丑闻风波拖入窘境的情形下,Instagram 的品牌仍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用户数仍在持续快速增长。

六年前「卖身」Facebook 的时候,Instagram 还是一个只有 13 名员工的小公司,注册用户也只有 3000 万。而现在,Instagram 的员工数已经超过 1000 人,在世界多地设有办事处,平台上每月有超过 10 亿人登录,已经成为 Facebook 在其主应用信息流之外的主要广告收入来源。彭博社在今年 6 月发布的一项分析称,Instagram 的价值已经超过 1000 亿美元。

Instagram 吸引了一批对 Facebook 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的年轻用户。不少 Facebook 用户也厌倦了萦绕在 Facebook 主应用身上的政治口水和隐私丑闻,以「逃避」的姿态涌向 Instagram。根据分析公司 SimilarWeb 的 Android 端数据,用户 6 月份每天在 Instagram 上的平均使用时长为 53 分钟,只比 Facebook 少 5 分钟。

富国证券分析师 Ken Sena 在投资报告中指出,Instagram 有望在 2020 年为 Facebook 提供 200 亿美元的收入,约占 Facebook 总收入的四分之一。

Facebook 也越来越频繁地在财报电话会议中谈起 Instagram 的创收能力。到目前为止,Instagram 一直是投资者观察 Facebook 业务的一个重要亮点,但两名联合创始人的离职恐怕将引发外界对于 Instagram 未来方向的质疑。根据知情人士的说法,Instagram 现产品副总裁 Adam Mosseri 将成为该平台的新任「掌门人」。

外媒 Recode 就直言,如果你是 Facebook 的投资者,那么显而易见的问题是,你必须得担心,对于 Instagram 这样一款自诞生之日起就没有离开过 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r「襁褓」的应用来说,如果没有两位联合创始人掌舵,Facebook 会把 Instagram「搞砸」吗?

同样的担忧还弥漫在广告界。在 Instagram 成为 Facebook 旗下最吸引年轻用户的平台之后,广告商们便已经开始在 Instagram 上挹注更多的资金来进行品牌广告推广,因此 Instagram 的任何不稳定迹象能在某种程度上引发广告厂商们的担心。

《华尔街日报》称,一些广告业高管担忧 Instagram 会失去以图片为主的简洁页面设计等有别于 Facebook 的独特性。数字广告公司 iCrossing 的全球总裁 Mike Parker 表示,如果两位创始人的离开是因为担心 Instagram 的未来和 Facebook 的业务方向,「那就真的很让人忧心了」。

盛世危局中的 Facebook

在 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r 的此番「出走」之前,另一款 Facebook 收购来的应用 WhatsApp 的创始人 Brian Acton 和 Jan Koum,也因为与 Facebook 管理层在产品模式上产生分歧而「分道扬镳」。Brian Acto 甚至还在 Facebook 隐私丑闻风波中响应「卸载 Facebook」的呼声。

显然,Facebook 正逐渐对收购而来的产品进行越来越多地更多控制。免费上网计划 Internet.org 的负责人 Chris Daniels 成了 WhatsApp 的新 CEO,Oculus 被 Facebook 的硬件主管、扎克伯格的大学同学 Andrew Bosworth 给「收入麾下」进行管理。

通过任命 Facebook 管理层中的扎克伯格「亲信」来管理这些收购而来的子公司,Facebook 正在一步步将这些「外来」的垂直领域巨头给彻底「内化」。

外媒 TechCrunch 称,没有 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r 后,Instagram 的自主权无疑将减少,不过这也可能反过来伤害到 Instagram 招募并留住人才的能力。

但对 Facebook 而言,在 Instagram 等子公司的管理控制上动作频频,恐怕也是无奈之举。

在剑桥分析公司数据泄露丑闻和俄罗斯借力 Facebook 平台干预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后,Facebook 正面临着比以往更多的公众监督。用户的信任危机正滚滚而来:Facebook 在上一财季用户增长速度降至有史以来的最低水平,在欧洲受新的隐私法规影响甚至损失了 300 万的日活用户,到现在为止,其股票仍然没有从第二财季财报发布后的大崩溃中恢复过来。

另一方面,过去两年也恰逢 Instagram 的迅速崛起。随着 Facebook 的情况越来越糟,其对 Instagram 成功的依赖变得越来越清晰。这款应用受年轻人的欢迎程度及增长的潜力,都是已有「老态龙钟」趋势的 Facebook 所不能相比的。

极客公园在本月早些时候有关 Instagram 被曝将推出一款独立购物应用的报道中就曾提到,基于 Instagram 所开发的产品,正在快速迭代与拓展版图,除了已经上线的独立长视频应用 IGTV,Instagram 还正在即时通讯领域和社交电商领域测试独立 App Direct 和 IG Shopping。在年轻族群「逃离」Facebook,「拥抱」Instagram 的状况下,Instagram 正背负着母公司 Facebook 越来越多的希冀。

Facebook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 Instagram。在这家年轻巨头史上遭遇过的最大危机之中,挑起「Facebook 家族」的大梁,已经成了压在 Instagram 肩上的重担。随着两位创始人的彻底离开,浑身烙上 Facebook 印记的 Instagram,一点点地丧失「遗世独立」的状态,无疑成为了它无法逃离的宿命。

参考:

Facebook's Messing With Instagram Prompted Co-Founders’ Departure

(http://t.cn/EPCj3PB)

Facebook is tightening its grip on Instagram

(http://t.cn/EPW4Eh8)

Why Instagram's founders are resigning: independence from Facebook weakened

(http://t.cn/EPW43HK)


*本文作者张光辉,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极客公园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