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造星,网红和明星还有何不同?

娱乐硬糖卫玠2018-10-09 16:51事业线
选秀台鲜肉成群,直播间网红扎堆,全民造星形势一片大好,娱乐圈成最红火职场。“每个人都有15分钟的成名时间”,在直播、短视频、社交网站等并行的新媒体时代,已然成为现实。

选秀台鲜肉成群,直播间网红扎堆,全民造星形势一片大好,娱乐圈成最红火职场。“每个人都有15分钟的成名时间”,在直播、短视频、社交网站等并行的新媒体时代,已然成为现实。

但所谓网红,往往在短暂时间里给予用户新鲜感。问题也随之而来,多少人气网红轰轰烈烈开头,却只留下流星般速朽结局,坠落在人民群众的遗忘曲线中。如何抓住属于自己的15分钟,无限延续高光时刻,成为了主播们突破职业天花板的关键。

最新一期《幻乐之城》,或许给主播们提供了一个学习样本,也释放了一个重要信号:网红到明星的距离,正因媒介形式的变迁和粉丝经济的强化而被不断缩短。其界限日渐模糊,也标志着娱乐圈权力格局已然生变。

在这期节目中,蒋欣、李治廷、郁可唯、欧豪、大壮,一份自带BGM的有声名单。而最深入人心,让人忍不住哼上一曲的,还是大壮的“我们不一样~有啥不一样!”

蒋欣、李治廷同为荧幕常客;郁可唯、欧豪皆是选秀明星;唯有夹杂其中的陌陌主播大壮身份特殊,他是年度神曲《我们不一样》的演唱者,也是直播网红的典型代表。

遥想去年,大壮吼着“我们不一样”闯入大众视野。而如今,登上《幻乐之城》的大壮,与主流明星同台,究竟是“我们不一样”,还是“有啥不一样”?

神曲之后

作为“王菲综艺首秀”和湖南卫视暑期重磅原创综艺,《幻乐之城》始终保持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气质。综艺内容核心是长达8分钟的音乐电影,参与其中的唱演人需要演技、唱功都过硬。过去数期现身的嘉宾,多为电视时代诞生、走红的演员、偶像和歌手,直播网红算是其中的异数。

郁可唯、大壮虽说在唱歌上各有优势,但都缺乏足够的表演经验, 8分钟的演出时间对他们来说是极大的跨界挑战。确定唱演阵容后,两人都选择了诠释亲情这一相同主题,决定共演名为《我还记得》的幻乐之作,携手讲述身患阿尔茨海默症母亲和儿子间跨时空回忆过去的深情故事。

由于表演方式、唱歌风格大相径庭,又是首度合作,郁可唯、大壮在排练之初就在创作理念、歌曲选择上出现了小摩擦。

在台词上,郁可唯提议加入“川普”方言,这样表演起来更为放松。而大壮则认为这样做让人略为跳戏。在选曲上,郁可唯倾向双人合唱曲,大壮则力荐自己为母亲写的歌。两人都有着真诚追求,有着想要表达的情感,合作过程难免存在分歧。但经过导演协调和双方磨合,这个组合最终找到了一个平衡点。

围观大壮试演,导演、观众都不禁为他捏把汗。身为陌陌主播的他,面对手机屏幕自不怯场。但面对电视镜头时,他的唱演方式、情绪表达都有些生硬。

“大壮很真实的一个人,但是如何在镜头前面一个状态,他是需要拿捏的一个东西。开玩笑的话,特别像一个坏人走入了这个敬老院。”赵涵导演打趣道。

但排练过程中,他反复进行自我调整,揣摩更适合呈现的表演状态。正式演出时,大壮着实给观众带来惊喜,一首《我所有的思念》原创歌曲唱得硬糖君都有些感动,更引得粉丝连连打call。

大壮饰演的儿子,年少时叛逆不羁轻视母爱,中年游学归来时母亲已经老去。他将面对失忆母亲时的难过、懊悔、心疼诠释的淋漓尽致。

尤其是搭配其浑厚的歌声,观众们很快便进入设定场景,与唱演人产生了情感共鸣,网友们纷纷刷起了弹幕:“子欲养而亲不待,真实感动!” “大壮的表演出乎意料,不错” “看到了大壮的成长”,身为主持人何炅更是直言“真是让我惊喜”。

唱演后,大壮迅速登榜热搜,#主播大壮 幻乐之城#的超话阅读直逼4000万,他表演片段播放高达百万。节目录制结束,大壮在陌陌进行了直播,分享了更多创作花絮。在官方置顶推荐的加持下,此次直播取得了4万人候场开场、5分钟人气超20万、最高峰32.8万人在线观看的战绩,毫不逊于此前作为“幻乐嘉宾”开播的明星。

毫无疑问,大壮用实力诠释了明星和网红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主播这种自下而上产生的大众偶像,在主流娱乐圈已有一席之位。

网红入流

网红、明星都能当偶像,“出道配方”却不一样。一定程度上说,网红们即便走向大众,其身份也将是 “新概念明星”,天生的直播基因注定了他们的明星路径不同寻常。

“我们不一样”,首先是“偶像养成”的机制不一样。

虽然现在没有哪位明星艺人不直播,但真正能从直播里磨练出“观众缘”,和只是将直播作为宣传自我的传播渠道截然不同。

直播网红,本身就是一种内容生产机制。直播平台的作品生产不是单向的,而是由生产者和消费者高效沟通、互动生产的,因此主播往往更能抓准受众情绪甚至时代情绪,创作全民爆款。这是真正扎根一线和用户无间接触、快速迭代磨练出来的。

直播非常考验主播的反应速度、学习能力,是一种极好的即时反应训练。身为陌陌平台唱将的大壮身经百战,早已接受过无数用户的检阅,非常清楚自己在给谁表演。在《幻乐之城》中,他的主播优势尽显无疑。从最初排练期“尴尬”,到后来表演中“真实”,大壮在极短时间内便修正自我,准确寻找到潜进观众内心、把握受众情绪的入口。

此外,他在节目中饱受好评的唱功,亦是直播间长年累月练习的结果。即便是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大壮独特的烟嗓都让导师李健青眼有加。相较于花瓶明星选手,从直播修罗场走出的主播,更容易靠过硬的业务实力迅速力征服大众,持续发光发热。

“我们不一样”,其次表现在“粉丝养成”的机制不一样,这也是比较显性的部分。

如今娱乐圈造星最火的概念就是“偶像养成”。但偶像养成究其根本,其实是粉丝养成。选秀偶像本身就是半成品,只需要通过节目展现自己优秀的一面,圈住粉丝、养成粉丝。

而主播早已借助直播平台完成了原始粉丝的积累,像陌陌这样的直播平台,其实就是规模最大、砸钱最真的无间断全网选秀平台。

《幻乐之城》播出前,大壮在陌陌就有百万粉丝基础。这意味着,即使没有宣传预热,他就直接与百万人有过深度互动,而且粉丝还会成为其传播利器。大壮担任《幻乐之城》宣传员的短视频一经面世,粉丝就自发展开了首轮安利,让“大壮登台幻乐之城”一事成功出圈、吸引大众。

主播们想成为明星,粉丝基础将是他们最大的依仗。更重要的是,在“墙头蹦迪”已是常态的明星粉丝生态下,主播靠直播积累的粉丝纯度更高、战斗力更强。直播平台作为新型媒介,缩短了偶像和粉丝间的距离,让双方可以直接对话、深度互动,从而彼此的情感联结比传统星粉关系更为稳固,一定程度化解了“三月粉”的作品结束即脱粉局面。 

新技术催化了新时代,直播明星存在感日益明显的当下,娱乐圈的星粉生态变局已势不可挡。

造星新工厂

《幻乐之城》唱演名单公布最初,网友们发出深深天问:能跟王菲、周迅这种王炸明星同台,谁给大壮的运气。

当然是《幻乐之城》制作公司酷博特文化投资方、节目独家冠名商陌陌!事实上,在大壮之前,陌陌就曾为节目输送了主播张鑫磊、点点点点妹子,作为助演嘉宾登台,而未来还将有更多实力主播现身。这些直播主播们得天独厚的资源,无疑证明了陌陌已成为网红明星化路径中的关键角色,其深度参与改写了主播因势孤力寡、缺乏个人代表作而止步网络的结局。

早在2016年11月,陌陌就宣布旗下独立直播平台哈你直播与太和音乐达成战略合作,并启动音乐合作项目,展开红人音乐造星计划,完成音乐和直播的跨界整合。

扶持作品创造,让主播拥有自己的作品,只是陌陌造星产业的微末注脚,平台还在网红主播走向大众上频频落子。在最拼资源的娱乐圈,无疑是位财大气粗资源绝佳的好“爸爸”。

首先,陌陌为艺人铺设更为专业的表演舞台——线下演唱会,2016年12月,陌陌《哈NI,非WO莫属》音乐专辑演唱会开启。

其次是自身搭建的直播盛典,2017年1月20日,陌陌在水立方举办了名为“陌陌直播17惊喜夜”的直播盛典,草根主播和明星大咖们正式同台。

2017年6月,陌陌联合BGM、太合音乐、华谊音乐、乐华娱乐等音乐集团展开“MOMO音乐计划”,宣布“投入千万资金”进军音乐产业,挖掘优质潜力新星,大壮便是首批重点培养主播之一。随后,在首季金曲梦想赛上,大壮夺得亚军,陌陌为其量身打造了单曲《我所有的思念》。据悉,此歌已被电视剧剧组相中,有意向买断版权。

如今,“MOMO音乐计划”仍在有条不紊推进,三季下来陌陌已为38位主播制作了各自金曲,张多金、光年乐队、狼王名声在外,后续将有更多主播参与计划。

此外,陌陌在影视项目上也有广泛布局。平台开始涉足电影、网剧、网络大电影,从编剧到监制、从导演到制片再到剪辑、混音、音效,一直在做基础的人才培养和团队搭建。

回溯“陌陌直播17惊喜夜”,大壮第一次踏上水立方,见到了李冰冰、李宇春、邓紫棋等以前只能在电视里看的“国际巨星”。从李冰冰手中接过奖杯前,他掏出手机迅速按下快门,留下了与李冰冰的合影。而如今,横亘在网红、明星间的楚河汉界,已经被陌陌这些新造星工厂填平。

大壮是造星变革时代的亲历者,一年前他唱《我们不一样》,见证了“新概念明星”的强势崛起;现在他演《我还记得》,则是大众对网红入流的心理写照。

*本文作者卫玠,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娱乐硬糖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