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B站BML北京首场动员人数到8000人,二次元亚文化正走向“主流”?

B站BML北京首场动员人数到8000人,二次元亚文化正走向“主流”?

娱乐独角兽楼巴蒂2018-10-09 17:25事业线
B站是国内宅文化最大的一座城池,BML是它城门前的一条护城河。这条护城河正越来越长,它或许尚且不能守住B站的资本盈利,但是能守住B站1.5亿用户。

随着最后一首《再来一杯》的结束,全场8000人一起齐声高呼B站站语“哔哩哔哩- (゜-゜)つロ乾杯~”,漫天飞舞的金色礼花落在场内还未熄灭的蓝色荧海中,北京首场BML(Bilibili Macro Link)正式落下帷幕,2018年第六届BML画上句点,这一晚北京的阿宅们找到了他们的“极乐净土”。

局外人很难理解BML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就像外界给予它的定义——B站大型同好线下品牌聚会——现实世界一个ACGN圈层面基交友、目的明确的社会活动。但这完全无法解释为何它能在6年之内从一个仅800人的线下聚会发展成如今囊括BML-VR(虚拟偶像全息演唱会)、BML-SP(海外嘉宾专场演唱会)、BW(Bilibili World)等大型系列活动、总动员人数17万人的二次元年度盛宴。

B站是国内宅文化最大的一座城池,BML是它城门前的一条护城河。这条护城河正越来越长,它或许尚且不能守住B站的资本盈利,但是能守住B站1.5亿用户。BML上成群出现的UP主、B站梗、海外嘉宾、宅舞、古风、神曲、流光溢彩声势浩大的wota艺,变成一只只手牢牢牵住核心用户,也勾着食指诱惑着站在城门外的新用户:你要不要加入这个有趣的新世界

“我们做BW和BML的目的,还是希望我们的UP主和我们的用户能够聚在一起,能够更开心的去交流互动,希望营造一个b站仍然可以在线下复制的感觉。”B站董事长陈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BML是B站现实世界中的乌托邦,它的子民簇拥而来,虔诚朝圣,不是为了寻求庇护,而是为了一场淋漓尽致的狂欢。

从800人到17万人,BML如何成为国内阿宅最大的朝圣地?

10月6日,BML北京专场的压轴嘉宾是日本音乐团体GARNiDELiA(以下简称G团),当舞台上响起《极乐净土》的旋律,主唱MARiA带着G团出现在舞台,全场荧光棒整齐划一的换成了蓝色,配合歌曲现场蓝色的荧光上下摇动,场内爆发出此起彼伏的应援声,不是粉丝兴奋的尖叫,而是一种默契之下的集体声援。

这种沸反盈天的应援浪潮在BML里并不少见,甚至没有特定的对象。当演出舞台上出现B站知名的UP主、偶像歌姬,或者经典游戏、古风组曲、知名的梗、宅舞串烧等,现场都会自发形成一股持久统一的声援潮,并根据不同的表演对象变换应援荧光棒的颜色与打call方式。

比如北京专场BML虚拟偶像洛天依、乐正绫等组团登场时,洛天依出现时现场是蓝色荧光,乐正龙牙演唱时全程换成绿色。舞台上UP主表演《九九八十一》这类燃向歌曲时现场荧光棒快节奏上下移动,表演《将进酒》、《落花情》等古风歌曲时现场形成小规模的荧光波浪。

这种声援与应援变换是B站粉丝的一种默契,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回应所热爱的事物,伴随着高度的自觉性与组织性,这一刻社会身份、生活地域、性别职业等人为隔阂都被消解,在外界看来这或许会有种热泪盈眶的颤栗。

显然,BML应援极高的热度与统一秩序在主流歌手或者演出中并不常见,流量歌手演出也会出现规模化的口号应援与灯牌换色,但各站粉丝群之间应援方式或许还有不同,粉丝对偶像的应援强调反馈互动,而B站的应援更倾向表达归属感。

进入BML的现场你就是一份子,你对二次元文化的沉浸度决定了你在现场的感知力,但即便无法迅速理解到某些梗,现场的默契氛围也会告诉你:别担心,大家都在一起。

这类归属感极高的现场应援或许是BML迅速发展的原因之一。相对小众的二次元群体进行有组织、有秩序的集体活动,对同类文化的热爱与追捧成为群体之间沟通的暗号,并在此基础上形成对平台、对同好黏度极强的情感羁绊。

另一方面,随着国内泛二次元群体的增加,B站年轻用户也在逐步增加,为了覆盖足够的用户,满足不同的用户需求,BML的内容体量也在不断扩大,表演内容从最开始相对垂直小众的UP表演拓展至海外歌手、动画游戏声优,虚拟偶像全息演唱会。

对于泛二次元用户而言,无法在宅舞、音乐上获得共鸣,也可以通过相对主流的文化符号寻求归属。如2016年BML压轴出现的宫崎步一首《Butter-Fly》引起万人泪目合唱,被粉丝称为“气氛的巅峰”;2017年BML众奏见正常向演奏组曲,包括了《菊次郎的夏天》、《名侦探柯南》等曲目,压轴嘉宾大黑摩季演唱动漫《灌篮高手》、《中华小当家》的主题曲。

BML的扩容无疑是想在二次元人群中寻求最大的公约数,让各个细分群体都能在二次元的大氛围下找到归属地,也让B站各类UGC、PGC内容,各类UP主有充足的空间落地线下,“用户需求不一样的时候,我们就把它分开。”这也是为什么BML从一天变成了三天,被粉丝调侃为“B站音乐节”,也逐步从一场私人化的线下聚会变成了如今最大的二次元朝圣地。

等待盈利的BML,发力内容的B站

但从资本的层面而言,BML尚未达到现实意义上的成功——未实现盈利。2017年陈睿就曾表示,BML重点在于社区经营,达到盈利并不容易。

“我们办线下活动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变现,主要是为了社区运营。目前我们活动办的很大了,这次三天(2017年7月23-25日)下来是一个接近十万人次的规模,但是即使是这个规模,它在变现方面仍然不可能成为一个互联网公司的重要的收入来源。”2017年BML刚刚完成收支平衡。

今年BML动员人次达到17万,数据显示,5月31日晚八点正式开票后,所有 BML门票在2小时内迅速全部售罄,90%的门票在第一个小时内就已售出。海外嘉宾演出专场BML SP的门票在15分钟就基本售完,虚拟歌手全息演唱会BML VR在20分钟内就售出近九成门票。

而这样的盛况或许依旧存在盈利难度,BML规模的扩大也使得场地、人员、舞台设置等成本费用增加,同时B站对于BML广告赞助资金的引入也十分谨慎。

媒体报道,在2017年BW会场能看到耐克、美宝莲、统一阿萨姆、肯德基和高洁丝等五个商业品牌。2017年BML官方直播回放开始前出现了Dior、KFC、高洁丝等广告和赞助厂商名单,彼时B站粉丝弹幕感谢金主爸爸。

今年2018年上海BML官方直播回放也出现了统一阿萨姆、RIO等商品广告。但这样的品牌露出在BML现场也并不多,今年上海、北京BML现场也出现了品牌露出,而且仅在演出开始前出现。

陈睿曾表示,BML招商是很低频的。“其实有更多的客户都希望可以加入到BML或者BW品类里面,我们的标准第一是看这个品牌是不是年轻人接受的,第二则是形式,他们理解中B站的理念是否跟我们认为是一致的,所以我们在设席位合作方的时候,都是有限制的。”

BML的盈利之路或许还需要等待,但这种等待似乎带着一点顺其自然的意味。BML的意义在于让B站的文化在现实中找到具体的安身之所,文化变现从来都存在难度,粉丝社区与商业化运作之间也存在分裂,但B站文化正在迅速从亚文化走向主流市场,受众群体极速增加,文化内核得以延续与发展,盈利仿佛只是时间问题。

在北京BML举办的前三天,B站美股市场传来新动作,B站发布公告,已与腾讯控股达成协议,腾讯将通过认购增发新股方式对B站进行投资,投资金额3.17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1.83亿元),交易完成后,腾讯对B站持股将达到约12%。这次增股次被视为互联网巨头对二次元产业的再一次布局,也让B站背后拥有了更大的资本支柱。从资本角度而言,B站离“现充”又近了一步。

尽管今年3月上市之后B站游戏营收比重过大被公众调侃为“披着视频外壳的游戏公司”,随后又因“去游戏中心化”在用户群体中引起争议,但实际上B站的业务结构在逐步走向均衡,游戏业务依旧占据重要位置,好在B站在加大对内容版块的布局。

今年5月起B站着手加大对游内容制作的投入。在日本东京成立动画制作社,联合绘梦动画成立文化公司“哆啦哔梦”,与晋江文学城联手,宣布达成动漫、游戏化战略合作,并收购日本娱乐动画公司Fun-Media的部分股权,成为虚拟偶像“洛天依”母公司控股股东。

同时B站还在购买影视资源,B站已经重新上线了部分剧集、电影资源,包括《铁齿铜牙纪晓岚》、《古灵精探》、《倚天屠龙记》等经典国产剧集、港剧,《非自然死亡》、《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等网红日剧,《阿甘正传》、《蒂凡尼的早餐》等电影。

而这些都意味着B站的内容版块在发力,它在构建一个从上游制作到下游投放全覆盖的二次元内容链条,链条成熟之后或许就是B站会员业务的爆发。

从B站上市,公众就笑称B站已经从“阿宅”变成了“现充”,而BML或许是B站有意保护的、属于阿宅们的乌托邦,它在资本市场进行一系列社会化运作,又在这里找回初心与安宁。

*本文作者楼巴蒂,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