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点名34档综艺被抄袭背后:国综十年茫茫路

数娱梦工厂郑小玲2018-10-17 15:56串儿吧
如今,被韩国指着脸、拉出清单、实锤点名批评,国综只顾兜里鼓不鼓,无法顾及面上光彩的做法确实值得警惕。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古话说“模仿是最崇高的敬意”,但在版权的世界里,终究要真金白银的购买才是对内容最大的尊重。

说起国产综艺,数量上富得流油,但原创性捉襟见肘?

在批评之前,先传一份捷报——法国时间10月16日,戛纳秋季电视节上,福克斯传媒集团与优酷正式签署合作协议,买下优酷原创综艺《这!就是灌篮》的模式版权。

这并非今年原创国产综艺首次传出对外输出的好消息。在此之前,《这!就是街舞》也已被江苏广电和香港电讯盈科合资成立的江广盈科买下海外播出版权。

《这!就是街舞》和《这!就是灌篮》或许没有办法一扫国综屡屡抄袭海外综艺的“黑历史”,但至少在综艺节目的原创能力上做出了示范。

回顾国内综艺的发展史,2000年代的《超级女生》无疑是中国真人秀的开山祖师,但这个系列存在抄袭《美国偶像》的情况是绝对跑不了的。

2010年之后的国产综艺,搭上了互联网的高铁,很快出现了一系列的——效果不怎么显著的原创、部分的购买以及肆无忌惮的抄袭,其中韩综是最主要的对象。在2016年“限韩”之后,表现得更为肆无忌惮。

如今,被韩国指着脸、拉出清单、实锤点名批评,国综只顾兜里鼓不鼓,无法顾及面上光彩的做法确实值得警惕。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古话说“模仿是最崇高的敬意”,但在版权的世界里,终究要真金白银的购买才是对内容最大的尊重。

国产综艺的抄袭借鉴路,限韩令是“东风”?

10月7号,韩国《中央日报》刊登了一篇报道,公开点名批评了中国历年来剽窃的各档综艺节目。该报道引用了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同电视局节目制作公司提出的《中国电视台疑似剽窃韩国节目版权现状》分析,抄袭数量之多令人咂舌。

正如表格所显示的,2014年到2018年,4年间,国综剽窃(没有得到版权保护的情况下被“克隆”盗用)的韩国综艺节目多达34个,其中最受“待见”的SBS,甚至有多达10个节目被抄袭。

如果你仔细看看表格,还会发现,被直接点名抄袭的节目中,不乏当季的当家爆款。《花儿与少年》抄袭的是《花样姐姐》,《中餐厅》对应的是《尹食堂》,《奔跑吧》《歌手》这样优秀制作的节目也身陷版权的争议漩涡。

抄袭是从韩国点名批评的2014年才开始的吗?事实上,国产综艺走过了漫长的购买、模仿与抄袭的路程,客观来说,如今也正努力走在原创的道路上。

但必须指出的是,实际上在2000年代初的电视综艺时代,国产综艺就已经出现了难以撇清的抄袭嫌疑。看过《美国偶像》的观众,很容易注意到国产的《超级女声》对前者整个节目模式的借鉴。

只是当时国人版权意识没那么强烈,加上网络普及程度有限,即便是有网友注意到这一现象,也缺少舆论发酵的渠道。

之后,《中国好声音》再次掀起中国真人选秀的第二个神话。这个阶段,中国综艺节目仿佛抓住了发家致富的稻草,开启剁手模式,大量购买,买不了就抄。

新华网数据新闻统计,2012年《中国好声音》成功之后,2013年各电视台播出的引进海外模式节目多达56个,平均每个月有2档引进版权节目在各大卫视播出,并且这些引进节目并不全是无名之辈,大部分挑起了收视的大梁。

但更为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的“限韩”令,这一政策的颁布仿佛给抄袭加上了隐形的翅膀。

根据前文的34档涉嫌抄袭综艺统计可以看出,仅2016年到2017年止,国综的抄袭数量就高达15档,占据了4年间涉嫌抄袭近半的数额。

“限韩令”似乎成了抄袭名正言顺的助力。这15档节目中,曾有过版权协议包括浙江卫视的《跑男》、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等6档节目。这意味着,“限韩令”很有可能影响了这6档节目与原版权方的继续合作。

之后,故事就进入高潮迭起的BAT争霸风云了,这部连续剧,不算长,但还为抄袭做出了不少贡献。

视频网站崛起后,平台方不再满足只做内容分发渠道,开始投入高额的资金自制节目。但观众很快注意到,网络综艺依然出现了抄袭节目模式甚至场景、剪辑全面复制的情况。

国综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上了不买版权直接使用的抄袭不归路。这一方面是因为受到政策影响,可能出现无法购买或继续版权协议的情况,但也有很多案例表明,过往的抄袭行为,即使被点名也并未带给平台实质性的损失。

说起这段“不购买直接用”的“光辉”抄袭史,显然属于没有版权本钱的买卖,除了被邻居韩国疯狂diss,平台方脸上无光之外,经济效益上的损失几乎不存在。

并且非常值得琢磨的是,在整个的中国综艺发展历程之中,原本购买了国外版权,在国内非常成功综艺节目,几乎先后都先后经历了版权争议,再到后来改名的风波。

十年抄袭路是不是要到头了?

多年的“拿来主义”,一度让中国综艺节目在原创的道路上走得困难重重。

如果说2017年是抄袭重灾年,那么2018年,这个情况其实有所减缓。就国综热爱的copy对象韩综而言,被点名抄袭节目由去年的12档降至3档,虽然《偶像练习生》被批与韩国《Produce101》的相似度高达88%,但总体数量确实肉眼可见地减少了。

数量的锐减不是值得夸耀的地方,但这也确实证明了国综制作在羞耻心和原创版权意识上的进步。

优酷2018年的综艺当家头牌“这就是”系列算是值得点名表扬的。

以豆瓣评分8.3的《这!就是灌篮》为例,无论是周杰伦、李易峰、林书豪、郭艾伦等明星嘉宾,还是1V1“斗牛”和3V3“团体”的赛制,娱乐性和专业性都可圈可点。

事实上,从2014年至今,网综的崛起以及文化类综艺的走红也为原创带来了极大的生命力。网络综艺基于互联网平台,制作灵活,网络参与性、互动性高,也就更加“接地气”,更具话题。

2014年,各大网络平台开始独立制作综艺节目,现象级网综《奇葩说》诞生,豆瓣评分高达9.1。这档自制原创综艺对整个综艺市场最大的贡献,除了机智的讨好“甲方霸霸”,也证明了国内综艺原创内容的市场潜力。

从2014年至今的4年间,国综抄袭的恶名昭著,但几乎同时期,网络综艺也迎来了“井喷式”发展,诞生了《火星情报局》《奇葩说》《声临其境》等一系列能让制作方脸上稍显光彩的真自制综艺。原创综艺的成绩单终于不再那么难看。

到了今年,上半场,优酷的“这就是”系列均是原创,成绩卓越、腾讯的《创造101》声势浩大,但也是真金白银花了钱买了版权的。下半场,画面堪比央视纪录片的《奇遇人生》,在苛刻的豆瓣网友手里拿到了高达9.2的评分。

如今,《这!就是灌篮》传来出海的好消息,国综十年模仿抄袭路是不是要走到头了我们还无法下定论,但正如《奇遇人生》的导演赵琦所说“总要有人迈出这一步,如果我们接住它,这就会成为国产原创综艺的一条生路“。

*本文作者郑小玲,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数娱梦工厂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