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之志,搜狐安知?

新芽NewSeedIrene2018-11-05 19:11事业线
“屌丝”大鹏在搜狐完成了“逆袭”,但张朝阳的英雄梦想,能带领搜狐视频走出当下的疲惫生活吗?

111日,大鹏于朋友圈正式宣布从搜狐离职,“怀念,感恩,祝福”6个字,记录了自己与搜狐14年的缘分。

而这,距他自导自演的《屌丝男士》已过去6年,距2015年创下11.59亿人民币票房的《煎饼侠》已过去3年,距张朝阳喊出“We are back”仅过去不到6个月。

疲惫生活里的英雄梦想

屌丝逆袭是不存在的,大鹏“逆袭”是用14年熬出来的。

2004年,北漂大鹏成为搜狐音乐频道的实习生,月薪800块,维持了一年多;2005517日,他正式入职搜狐,月薪涨到5000块;到执导《煎饼侠》跻身“10亿票房俱乐部”时,有媒体爆料其月薪也只有1万多。

是张朝阳帮他完成了疲惫生活里的英雄梦想。《煎饼侠》官宣制作和发行成本5000万元,据大鹏说张朝阳和搜狐视频拿了2000万,老板还友情出演,在电影中扮演了自己。所以,他在一次接受采访中表示“我甚至都没有和公司签订一个分成的协议,我自己也没有在里面投资,所以我挣10亿又怎样呢?”

而凭借这部电影,连续多季度亏损的搜狐视频在2015Q3实现扭亏。根据当年季报,其Q3其它营收为700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3300万美元,当年第二季度为3500万美元。当年第三季度,搜狐从电影《煎饼侠》获得的净营收为2900万美元。

《大鹏嘚吧嘚》、《屌丝男士》、《煎饼侠》,这些大鹏在职期间主持或主导的项目,一直是搜狐视频“以小搏大”的自制范本。今年5月举行的搜狐视频2018春夏推介会上,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CEO兼搜狐视频CEO张朝阳感叹: 我们终于看到了,不用去抢夺千万、上亿级剧集的时代,而是通过投入较小的方式就能够走向未来。

不承认掉队的搜狐视频,被张朝阳描绘成一起走向成功的大车,然而仅仅6个月后,大鹏就想下车了。也有人说,当搜狐没有出现在国庆档《缝纫机乐队》的出品方名单时,这一结局已经注定了。

逆风翻盘的故事并不好讲

大鹏出走,或许只是一个池小难容大鱼的缩影,折射出的是如今视频行业的马太效应。“艺术无垄断”,早已被BAT戳破了。

图片来源:数据森麟,数据截至2018年8月18日

搜狐视频的自制剧突围策略是“小而美”,一方面想要绕开直面爱优腾竞争,另一方面为了实现自己定下的2019年盈利的目标。然而,其面临的核心困境,却不是凭借“小而美”能够突围的。

首先是定位模糊。搜狐视频身上最显著的标签是美剧正版,不过那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当竞品们意识到IP的重要性,携重金入场时,搜狐视频显得茫然了。

腾讯的腾讯视频,是其内容战略的重要一环,围绕内容建立的庞大生态也十分诱人。从内容生产、发行、传播、IP衍生无所不包,对于创作者的帮助非投资所能衡量;阿里的优土,在被收购的最初曾是阿里的导流渠道,一度定位不清,如今成了大文娱产业的基础设施,要像“女儿一样富养”;百度的爱奇艺,没得到百度过多的帮助,却自己走出了一条自制之路。旗帜鲜明的娱乐化、夜店风,迎合了年轻人的倍速看片体验。就连“小而美”著称的B站,也生生把动漫和纪录片做成了标签。

而搜狐视频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定位,张朝阳给它的定位,是“媒体的一部分”,圈住了搜狐视频的想象空间。要知道,定位决定了内容垂直化的方向,《法医秦明》的走红,让人一度以为搜狐要向悬疑剧发展,而《法医秦明2》却是主角换血、口碑大跌,很快被《白夜追凶》盖过了风头。

其次是舍不得钱。为了实现2019年扭亏为盈的计划,搜狐视频持续缩减内容投入。有媒体统计, 2018年三大视频网站在内容版权上的预算共计超过650亿,优酷、爱奇艺和腾讯的预计支出分别为300亿、100亿和250亿。而今年搜狐视频的内容投入预计仅2亿元。

于是,在各大平台拼IP、拼网综的时候,搜狐视频默默举办了国民校花、校草总决赛,没砸出一点声响。“屌丝逆袭、草根明星”的故事,在当前的语境不难发生,只是似乎偶练和101做得更好。

就在今天,搜狐发布了2018Q3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搜狐视频从2017年同期6000万美元减少到2700万美元, 减亏超过50%。张朝阳表示,“搜狐视频方面,我们持续削减内容成本,并不断开发投资回报率较好的自制节目,使得视频板块同比减亏超过50%。”而其手里攥着的《动物系恋人啊》、《拜见宫主大人》等几乎没有砸出声响,热捧的《法医秦明2》豆瓣评分5.7。回报似乎并无惊喜。

自制内容也是爱优腾的必争之地,三家已经走在了自制内容“升级”的路上,搜狐的“消费降级”还好使吗?

数据来源:新剧观察,跨年播出剧目未在统计之列,数据截止8月11日或有细微变动

最后是短视频的绞杀。这不只是搜狐面临的问题,爱优腾同样头疼。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今年5月视频应用数据显示,爱奇艺APP月使用时长为45.06亿小时拿下行业第一的位置,腾讯视频月使用时长为36.95亿小时保持了行业第二的身份,优酷APP月使用时长为18.60亿小时,从行业第三下滑到了第六。

挤下优酷位置的却是抖音、快手、西瓜视频这些短视频APP,月使用时长分别为29.91亿小时、27.85亿小时、21.91亿小时。

当长视频被短视频分走大量时间和流量后,短视频还想做长视频再分一杯羹。今年年初,西瓜视频就曾宣布,40亿砸向自制综艺。它的“爸爸”字节跳动,早就用抖音、火山等一系列视频APP矩阵称霸了移动端。

结语

我们不可否认搜狐对视频行业做出的贡献。比如举起正版的大旗,只是当时我们看美剧看动漫还不习惯付费,而后来习惯付费后,动辄千万一集的费用,张朝阳不习惯了。

比如输送了古永锵,曾任搜狐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离开搜狐后创办了优酷;龚宇,曾任搜狐高级副总裁、首席运营官,加盟百度后创办爱奇艺。从搜狐走出了如今视频行业三分之二的江山。这也难免让人猜测大鹏的去向。

1995年回国,就有着娱乐媒体的梦想。张朝阳说。这个英雄梦想,能带领搜狐视频走出当下的疲惫生活吗?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