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发展300年”的中国天使投资人学院,不到3年人去楼空

新芽NewSeedquinn2018-11-06 18:55事业线
那些想赚“全民天使”钱的公司,也终于为那个时代交了学费。

一个要做“持续发展300年”的公司,在成立不到3年后人去楼空。

日前,《华夏时报》爆出“中国天使投资人学院”所在的北京大兴星光影视园12号楼人去楼空的消息:目前楼内的入驻企业已更换为“北京益人利他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中国天使投资人学院已经搬离,学院的主要人员也都搬到了海南,该项目处于完结的状态。

新芽NewSeed(ID: pelink)找到一份学院2016年的BP,上有两大目标:20年培养6万名合格的天使投资人,20年内管理资金规模达到6万亿。三大愿景:1、成为一家持续发展300年的中国天使投资人学院;2、成为全球最大的天使投资人学院;3、未来,一半的合格天使投资人出自中国天使投资人学院。

空壳公司、传销组织,学院身上迷雾重重

中国天使投资人学院隶属于北京天使财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该公司董事长为安晓宇,同时也是中国天使投资人学院董事会主席。网络检索结果有“空壳公司”、“传销组织”的相关字眼。一个投资人对这家公司略有耳闻,“这不是家骗子公司吗?”

梳理相关报道,中国天使投资人学院的问题集中于三个方面:

首先是创始人背景与天使投资隔行隔山。根据天眼查页面的介绍,董事长安晓宇最初是在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工作,曾连续获得12个销售冠军,后离开浦发银行,先后在11家金融贷款公司任职联合创始人,并于2014年创业,目前名下多达44家公司。介绍中的“四年的时间里精读1900本金融、商业书籍”格外显眼。

而CEO谭欣,最初只是一名化妆品推销员,2013年曾在一家小贷公司做过销售,这也是她之前唯一能与金融有关的工作经历。后在2014年进入安晓宇名下的中融国金(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内升为公司高管,如今是5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但中融国金目前已被注销。

其次是虚假营销蹭完阿里蹭真格。安晓宇名下公司的名称大多包含“阿里”或者“真格”字眼,但却与阿里巴巴集团、真格基金并无任何实质联系,有着碰瓷大公司的嫌疑。对此,天使财商解释为

“全国工商局数据库中含‘阿里’公司名字不下数千家,含有‘真格’公司名称也不下数百家,这类公司名称或有不审慎之处,但无恶意欺骗借机敛财之实。”

不过,在去年3月和7月学院举办的“中国天使投资人年会”和“世界天使投资人大会”上,阿里互联网金融、阿里金融控股、真格金融服务、阿里创业投资等悉数出现在主办方名单,许多人冲着这“豪华”主办方和“豪华”嘉宾阵容支付了高额门票(3900元-39800元不等),结果发现一个大佬都没出现。

第三是收了高额学费,课没上完。该学院的盈利模式主要分为两方面,一方面是传统的售课模式,另一方面则是合伙人计划。根据资料显示,该学院的课程共分为两类,一种学制6个月,每月集中授课2天,学费7.7万元;另一种学制2年,每两个月集中授课2天,学费26.8万元。但该学院实际开课时间为去年5月到10月,也就是说并没有学员完整的上完全部课程。

至于合伙人计划,即号召学员投资成为地区代理,在地方建立分校扩大招生规模,收取培训费。但至今也未见一所分校建成,学员投资学院获得的股权也被转到安晓宇的其他公司,更不要谈所谓的收益了。

这所国内首家天使投资人学院,身上的疑点与迷雾越来越多。

全民天使催生出“天使”的生意

在中国天使投资人学院成立的2016年,已是“全民天使”接近尾声的年份。虽然赶了个晚集,但市场需求旺盛不减。当时曾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段子:“90年代初,全中国都鼓励下海的时候,一个广告牌砸下来,砸死十个人,有三个是经理。现在砸下来,十个人,有三个是天使投资人。”

与双创相辅相成的天使投资,突然从一个舶来的概念变成一个当下最火热的身份标签。这些想当天使的人里,有想通过投资给自己或家人找工作的,有想通过俱乐部混人脉的,有受到“暴富神话”的宣传也想一夜暴富的,也有单纯因为行业火,来提升知名度的。

比如,凤姐就曾在2015年底在自己的微博上正式宣布:“既然直到现在很多人都因为嫉妒在骂我,那我只好投资一个吵架的APP满足大家,没错,我现在是天使投资人”。她还表示,首次投资金额达到数百万。

这就是专业天使培训所面临的庞大市场,略有财富积累却知识欠缺,想跟上潮流却没有门道,这种信息的巨大不对称,也滋生的诸多乱象。而做培训,门槛低、客单高,课程大家都差不多,一时间泥沙俱下。

课程设置基本围绕“看、投、管、退、募”,实训、试投必不可少,游学、晚宴这类社交场景也打包进来;入学费用不菲,但绝对是可接受的范畴(三五万不等),比上个EMBA便宜得多;再发展个VIP圈子,收费升级,可对接传说中的投资大佬。

对于学院来说,教什么不重要,而对于学员来说,学习可能也并不重要,学会几个专有名词,说出去倍有面儿。

不过,这样的乱象并未持续多久,或许头衔比徐小平还牛的安晓宇没想到,“全民天使”在他公司成立不到一年就完成了规范化。

“市场会淘汰一批凑热闹的人,洗牌必然会有。”联想之星总经理兼主管合伙人王明耀曾对新芽NewSeed说。2016-17年,中国天使投资完成了规范化、机构化和两极分化。那些想赚“全民天使”钱的公司,也终于为那个时代交了学费。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