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干黄三家动漫公司,我可能是二次元暗黑锦鲤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丸酱2018-11-19 09:56事业线
作为见证者、亲历者、动漫业者、影视编剧、影视制片人……这些切身感受最多的人,有的离开,有的驻守,有不吐不快的积郁,也有静待蛰伏的梦想。

恍然发现,从动漫到影视,文娱行业打了一个大寒颤!就像是一个高烧不退的病人,突然清醒了过来,气温骤降下的躯体发生应激反应,冷得很啊!

事实上,外部环境急剧变化,内部产业迅速压缩,寒冬将至的声音甚嚣尘上。

作为见证者、亲历者、动漫业者、影视编剧、影视制片人……这些切身感受最多的人,有的离开,有的驻守,有不吐不快的积郁,也有静待蛰伏的梦想,这些故事注入了对行业的爱与恨,更是成千上万从业者在这个光怪陆离的文娱世界最生动的注脚。

今天要讲的,是动漫从业者们的故事。

在近两年的“国漫崛起”和整个行业薪资待遇提高的背景下,很多从业者因为或爱好或机遇或投机进入行业。而今,在业务收缩,公司欠薪倒闭潮的背景下,部分人开始选择逃离。

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预言家游报纸(id:yuyanjiayoubao)听了一些“逃离二次元”的故事,这些故事中有关于热爱、关于期待,也有坚持、失落和离开。我们选择了三个人的故事,他们的故事可能有点小,只是成千上万逃离二次元从业者的缩影。他们的故事也不小,我们可以看到在动漫行业的狂奔中,没有过硬的管理能力、业务能力、人才储备等壁垒的公司,在大批投资断流后的向死而生。

温馨提示:行业不易,人物/公司 指向性较明确的内容将被模糊处理,请勿对号入座,勿要落井下石。

“一年干黄三家动漫公司

我可能是二次元暗黑锦鲤”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小林君在动漫行业做了一年,换了三家公司。当然,换了三家公司不算什么,厉害的是,小林君的三个老东家接连扑街。换一个死一个,小林君一度怀疑自己在拍死神来了。

霉运当头的小林君被朋友们戏称二次元暗黑锦鲤。他最新一条朋友圈是前同事做的他本人的表情包,图上写的是“转发这个二次元锦鲤,你的动漫公司当场倒闭”。

2017年前后,资本大量涌入动漫行业,小林君也随着这股资本浪潮进入到二次元行业。与大部分从业者相同,小林君喜欢日漫多年,接受过一点相关专业教育,他不在乎4k起步的工资,对他来说,初出茅庐有大把的情怀可以燃烧,只要能进入动漫公司,即便是食物链底层,干啥都行。

就这样,小林君的故事开始了。

小林君的第一家公司W是服务动漫行业的第三方公司,公司规模不大,员工个位数,彼时刚拿到Pre-A轮融资,小几千万。首款到账的时候,两个老板兴高采烈的带着大家去CBD的一家日料店聚餐。饭桌上两个老板配合默契,表示接下来公司要快速扩张到20人,业务触角也要延伸到2B2C线上线下,并且说出了每一个老板画饼时都会说的那句“不管怎么说,我们公司在行业里都是得到了大家认可的,你们好好干,公司不会亏待你们的。”小林君那时刚来公司半个月,很开心,觉得自己选择了一家有前景的公司,期待能和公司一起陪着国漫崛起。

小林君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坊间流传着干动漫苦累穷还容易遇到黑作坊,所以加入W公司之前,他还找了前辈帮忙背调。前辈发给他一大段话,其中的一句“W的老板是985高校毕业,大厂背景,自己创业被投资人发掘,一直很努力实干,性格直率,极其厌恶只动嘴不动手的人。”小林君谨记在心,生怕自己失去珍贵的入行机会。每天的日常就是除了吃饭睡觉都在工作,半夜1、2点看到合作方发来的反馈也会起床加班。

有一天早上7点多还没睡醒的小林君接到了老板的电话,上来就是劈头盖脸的“怎么不回消息?辣鸡,你这是对工作的不负责,让你做的做完了吗?我告诉你,你不适合做这个工作。”小林君有一点懵,没等说什么老板挂断了电话,他看到了微信上老板发来的n条消息,第一条是凌晨2:59,内容是一周之后活动的图他突然想换个主题需要重做,第二条是早上7:36,内容是“做完了吗?”接下来是7:44开始的狂轰乱炸“不回消息?”“你这是对工作不负责,辣鸡。”……

老实说,当时的小林君慌了,赶紧打电话过去给老板道歉,之后的几天他睡前都会把微信提示音开到最大,夜里也经常突然惊醒。而且小林君惊喜的发现,W老板果真如前辈所说的性格直率,对大家一视同仁,每天都会轮番对同事们的工作做出反馈——“辣鸡”,“你这是什么东西”,“你不适合做这个”,有时候也会突然闪现到办公区,不明所以的指桑骂槐cue一圈所有同事……

一个多月的时间,W老板招20个人的愿景进展迅速,每周都有新同事入职,但是更多的是老同事的离开。入职一个月,小林君就成了公司干的第二久的员工。

小林君觉得自己和老板的脾气实在不和,提交了离职。

几周后,小林君入职了京城五环黄金地段的一家漫画公司D,公司做的内容很有意思,主要讲中学课间小八卦,主创人员都是top美院毕业,创业初期老板天天在公司跟大家抠剧本,画分镜,忙得不亦乐乎。

作品上线了几话,连载平台给了个小图推荐,接着就有投资人找过来。沉迷画画的D老板开始出去接触投资人,并顺利拿到了100W的种子轮。在得到资本的认可后,D老板开始理直气壮大刀阔斧的拓展业务,一周内招来了3个flash和1个IP授权岗位的人,并正式跟大家宣布:“经过跟投资人和业内人士的交流,我发现漫影游联动才是动漫行业的未来,接下来我们会从公司内部开始孵化动画部门,先做15分钟样片,然后对外展开影视化合作授权。”

小林君产生了怀疑,公司刚刚可以稳定产出一周两更漫画,就开始推进动画还要做影视,想得也太美好了。“3个月就资金链断裂的主要原因,大概就是D老板自以为可以不只限于二次元,想逃离二次元的束缚,结果这种想当然的想法太二次元,果然就失败了。”这是小林君后来对这家还没来得及“融资首发”的公司失败的总结。

连续两次入坑的小林君对动漫行业依然抱有幻想,他觉得大概是这些公司人太少,太早期,所以公司流程和老板的管理经验都不成熟,发展就不稳定。大一点公司或者有成熟作品的会好些吧。

于是几经周折小林君入职了离家30多公里的Y公司。Y公司在业内口碑还不错,是一家动画公司,彼时已经有不止一部作品播出,新作也打着“XXX作品原班团队”的slogan大肆宣传,小林君入职的时候,这部作品正在热播。

小林君入职之后简直发现了国产动漫行业的新大陆,所谓原班团队除了老板只剩行政财务,其他近百个同事都是小萌新。为了节约成本,一半是实习生,一半是培训机构量产学员,学费上万,3-6个月学三四款软件,毕业拿着同一个模子出来的作品即刻上岗。“我告诉你们,只有傻逼领导,没有傻逼员工。只要人在我手里,我就能用明白他。这也是Y公司的原则,你们懂了吗?”每次开会Y老板就会一边撸他手里的串珠,一边振振有词。“以后公司的原则就是,听我的领导导,一起为国产动画事业做贡献。”

小林君入职之后参与了半年公司的新项目,导演换了4个,剧本换了8次,项目进度近一年,连个pv都没有,小林君所有的工作内容基本都或将被雪藏。小林君想离开动漫行业,一年多的三次经历使他对这个行业丧失了信心。最后一次辞职,Y老板留给小林君一句话,“Y公司的国产动漫最好的实践基地,你走了是你的损失。”

小林君和前同事们建了个微信群,叫“垃圾二次元”,据说,现在W公司两个老板已经分道扬镳,投资人已经介入管理。D公司老板娶了漂亮的女员工,随时准备做全职奶爸。Y公司员工少了一半,剧本进行到第26版了,索性老板过得不错,在五环边买了房,就等着过年了。

小林君小声bb了一句“去他的国产动漫。”就头也不回的滚出了二次圈。

“老板疯了,领导跑了,我自闭了”

圆圆已经在家佛系肥宅一个半月了。

公司还欠了她2个月工资,但是她也不想申请仲裁了。圆圆觉得自己已经佛了。

学了13年画,毕业时候拒掉了游戏大厂的offer,只身来北京投奔她仰慕的画手大触。这是圆圆毕业后的第一次任性,她甚至觉得有点自豪。可能每个艺术创作者都会把生活想的过于理想化,H公司的大触老板也是。身兼知名影视作品美术指导、百万粉微博红人、某高校客座教授等多个title,H老板从创业起就自带光环,凭借团队出色的创作能力,H公司的第一部作品赢得了市场的认可,一时间高楼平地起,也成为了所有利益相关方争抢的标的。

在动漫行业从业者的简历中,流传着一个不成文的段子“每一个从有妖气出来的人都说自己带过《镇魂街》,每一个和腾讯动漫有合作关系的都说自己参与了《狐妖小红娘》”,每一个和H公司作品沾点边的人都想从作品的成绩中分一杯羹。H老板有点慌,并开始了疯狂的“护崽儿”行为——对外,和合作方划清界限,对内,挖了一批新员工安置在核心岗位控制员工,对项目,预算有的都ok想做什么都可以。

圆圆就被卷入了公司内斗的漩涡之中,在老板的力挺下,新员工们理直气壮的占据了高位,在对其他人指手划脚的同时自然触动了老员工们的利益,公司分裂成两派。圆圆其实不想站队,但是想在公司混下去,就必须要想办法自保。作为一个刚毕业的画师,圆圆自觉算计不过公司的其他同事,但是不掺合,就连续两个月被找借口扣了工资,过审的工作也被各种理由打回来修改。

一年多,公司资金链断了,估值连降好几次,依然拿不到融资。有些人被开除了,有些人自己走了,圆圆也走了。看过了公司最辉煌的样子,又眼睁睁的看着一群人把好好的公司拆了,圆圆很恐慌,甚至有一点自闭,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工作。

前几天圆圆的同事在微信上告诉她,公司的合伙人都已经离职了,老板打击很大精神受创。圆圆点开了老板的朋友圈,已经几个月没有内容更新了。圆圆刚入职的时候犹豫了好久,才申请加了老板的微信,除了老板好一句话也没说过。就是,那种有了仰慕已久的偶像的联系方式,但是不敢打扰他,就安安静静窥窥屏挺好的感觉。同事说公司凉了,老板也病了,圆圆真的心里挺难受的。

圆圆最近画了一幅画,H老板捧着公司新作,被好多迷妹围在中间。其中一个和圆圆一样扎着双马尾,“在我眼里,他永远闪闪发光。”圆圆用钢笔在画中写下了这句话。

“我想做动画,老板却让我给他找个coser”

阿五,性别男,动画剪辑师,业余漫展摄影师。

已经做了几年影视剪辑的阿五被N公司挖来做了动画剪辑师,操刀了N公司小有名气的作品剪辑,也是顺风顺水。日常的工作流程简单极了,自动咖啡机打一杯美式,整理一下输出好的成片素材,跟导演对一下重点镜头,左手键盘右手鼠标,就可以开工了。

作为一个业余漫展摄影师,阿五不上班的时候就经常和几个基友去跑展拍好看的小姐姐,这些照片也会成为他们后续交流中的谈资。某个小姐姐身材好,某个小姐姐玩得开,某个小姐姐可以深交,都是他们圈内公开的秘密。阿五也经常在朋友圈返图,有一次阿五的基友看上个妹子,找他要微信,说要请阿五吃火锅的。现在都在一起好几个月了,饭还欠着呢。不过阿五平时上班很低调,基本不会跟同事聊妹子,他觉得气氛不合适。

N公司的老板是一个看起来非常正派的人,上班衬衫西装,动漫行业从业十几年吧,也丝毫没有肥宅气息。听闻公司挖了个剪辑师,就对阿五客气有加,见面打招呼都会微微颔首并道一句“阿五老师”。不过N老板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公司作品的事情多是导演敲定,入职将近一年,阿五见到他的次数也不足10次,对这位老板印象极好。

转折发生在一个阳光的午后,新作刚开工的阿五被老板请到了办公室,略带拘谨的接过老板递来的鸿门茶后,老板开门见山表态“最近我打算深度参与一下咱们的作品,明天开始我陪你剪几天片子。”

阿五心想,剧本分镜早就看了无数遍,这几天的主要内容也跟导演对过了,老板要看一下,那自己就露一手。干这行好几年了,怕啥。能被老板宠幸阿五甚至有一点窃喜,公司人也不少了,能让老板看到显然不是坏事。

美好的第一天合作顺利得很,老板一边表示着对阿五的认可,一边跟阿五聊一些有的没的。阿五还告诉老板,自己很喜欢动漫,还做过三年的漫展摄影师,认识很多coser,“我们女主角的神还原coser我都想好了,这个设定真的很赞,就是Chin**oy展会可能需要挡一挡哈哈哈。”阿五甚至还加了一点老板不太懂的调侃。

后来阿五才发现,这都是老板做事的套路。第一天攻略了阿五之后,接下来的几天,老板推翻了阿五和导演原来的规划,调整了n个镜头,还要加需要重新渲染的特写,多余的镜头也不可以浪费,必须要找个地方插入进去,因为做出来的镜头都是成本。阿五花了一天半的时间改好了自己能解决的反馈,接下来的3天,老板又推翻了自己2次。

按照正常的动画流程,剪辑作为最后一个环节,基本不会进行推翻式的改动了。一方面前面有剧本、分镜、动画等等数个环节统一标准推进,另一方面这个环节推翻式的修改可能会需要重做很多内容,增加了制作成本也延长了制作周期。但是阿五依然敬仰这位数年从业经验的大老板,陪他折腾了一星期之后,还在认真总结自己之前的工作有哪些不符合老板的期望,希望在后面的工作中有则改之。

如果说此前老板的行为是牛刀小试的暗示阿五领悟圣意,那接下来的两周简直是让阿五重新做人。老板依次带了他同为从业者的老婆、公司前一轮的投资人、公司新接触的投资人、老板的前同事以及不知道是什么人,不管懂不懂动画,只要是老板带来的人,都可以指导阿五的剪辑。阿五加班加点,在不停的推翻重做中怀疑自己。同事劝阿五去跟老板说一说,但是片子一直都是导演敲定的,现在老板介入进来,导演什么都不说,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

持续内耗让阿五身心俱疲,还耽误了整个项目进度,崩溃边缘的阿五思前想后,找了个场合想跟老板沟通一下创作流程的问题,他觉得作为公司业务的主控人,老板一定会权衡利弊,解决项目因为反复修改无限延期的问题。

“老板,有件事我想跟您聊一下,最近这一集改了一个月了,进度有点拖,导演也每天都在催我。所以你看,女主角设定这个问题……如果要改的话从模型开始改,那后面所有成片都要重新调,太暴露的话发行部门的同事说平台那边也会限制。”阿五看出来N老板的不耐烦,不再说下去。空气突然安静了几秒,N老板开口:“女主角这个一定要改,项目进度我心里有数,你听我的就完了。啊?对了,阿五你是做漫展摄影师吧,我今天跟投资人看完片子,找了你朋友圈前几天发的那个粉头发女coser,胸贼大,穿女主角衣服正合适。诶,阿五老师,我们投资人觉得不错,你帮我问问她愿不愿意穿女主角爆乳cos服,改天晚上跟我们一起吃个饭啊。”

阿五也不记得自己后来是怎么跟老板客套着,然后逃出了老板办公室的。最近的工作压力下,他已经一个月没有拍过coser小姐姐了。鼓起勇气寻求解决问题的阿五发现老板根本没有意识到项目进度无限拖延的严重性,关注点却在找女人,阿五觉得自己紧绷的神经突然断掉了。

显然阿五后来也离开了N公司,这段经历使得阿五对动漫行业产生了新的看法,“每一部作品肯定都有瑕疵,不停被推翻重来,每个人都有意见但是没一个人做决定,可能这就是行业里大多数动画公司总是延档的原因吧。”

阿五又回到了影视行业,把工作相关的人都做了微信分组,发朋友圈返图的时候都会屏蔽他们。

结语

三个人的故事讲完了,不知道这些故事里有没有你熟悉的影子。

国内动漫行业从业者不多,粗略的算也不过几万,随着这一波行业退潮,有的人陆续逃离,当然更多人依然在坚持。经历了行业泡沫,他们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沉下心,建立好行业基础设施,做几部好的作品,这样等下一次行业崛起时,不会因为种种不成熟而不堪一击。

也期待那些真正热爱动漫没有合适机会的人,那些说了“我就是失业,饿死,回家放羊,也不会再回到动漫行业。”的人,会在行业形成更健康的生态后,理直气壮的说一句,“真香”。

*本文作者丸酱,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