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ofo联手P2P变现或将算盘落空

全天候科技杨泳洁2018-11-24 10:22事业线
今日ofo公告称,用户99元押金可一键升级为PPmoney的理财体验金。但此举被疑在倒卖用户数据,并以此不兑付押金。很快,PPmoney宣布,在综合考虑出借人的建议与反馈后,已下线与ofo的合作。

11月23日下午,针对ofo与PPmoney网贷在用户押金理财上的合作,PPmoney方面向全天候科技表示,其网贷与ofo之间的合作是一次正常的异业合作尝试,属于商业行为。用户在被充分告知授权内容后,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需求进行选择,并非强制捆绑。

但很快,PPmoney又宣称,在综合考虑出借人提供的建议与反馈之后,已下线该合作渠道。对于该活动是否还会恢复,PPmoney方面回应,暂不清楚,可能需要评估之后决定。

就在几个小时前,ofo在App里发布通知称,ofo 99元押金用户一键升级成为PPmoney的新用户后,可实现永久免押金骑行。

很多用户在退押金时弹出了这份详情说明。根据说明,ofo的99元押金用户选择一键升级后,即可成为PPmoney的新用户,即认可并同意将ofo 99元押金成功升级变为PP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升级成功后,特定资产默认出借PPmoney新手福利项目,该项目历史年化利率8%+8%,锁定期为30天;锁定期满后,用户可申请退出,并在退出成功后可获取相应本息。而不愿升级的用户可继续退押金。

但多名用户向全天候科技反映,他们已在三个星期甚至一个多月前申请提现,至今未收到退款。今天公告发出后,有用户致电ofo客服,但始终无法接通。而选择升级的用户则进入了PPmoney的用户注册流程,需提交身份信息并绑定银行卡。

截至今天19:28分,ofo在官微发布了ofo和PPmoney合作情况的联合声明,表示,“ofo和PPmoney是正常的市场合作,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自行选择是否参与活动,非强制捆绑。同时因合作细节问题活动暂时下线,上线时间将另行通知。

1

ofo与PPmoney闪婚又闪离

ofo与PPmoney“闪婚又闪离”引发行业热议。有行业人士认为,这是ofo在为PPmoney导流,把自己的用户卖给了PPmoney,自己则免去了兑付押金的责任。而PPmoney则可借此获取一批新用户,相比其它导流渠道,获客成本可能还会更低。

全天候科技随后访谈了PPmoney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与ofo合作是考虑到其用户与PPmoney用户在人群特征、职业定位等有许多重合的地方,且ofo作为目前主流的共享单车出行品牌,目前白领用户使用共享单车的占比达到75%;而白领等工薪阶层为PPmoney的主流用户。因此,他们认为PPmoney与ofo合作势必会在两个行业产生一定的影响力;而ofo用户的押金升级作为理财资金也是低门槛理财的一种保证,这样的方式用户也更能接受。

上述工作人员还提到,这个合作开始于9月中旬,当时虽考虑到ofo降薪、裁员、调价、押金难退等可能存在的问题,但这也是所有共享单车的现状,行业需要整改和调整优化,他们相信在ofo一系列调整后,未来还是会有一个良性发展。

但这次合作刚刚上线就遭到到了不少非议。在综合考虑出借人提供的建议与反馈之后,PPmoney最终下线了该合作渠道。

PPmoney官网信息显示,其于2012年12月正式上线,由PPmoney万惠集团(中国专业的普惠金融科技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运营。PPmoney平台借助云计算、移动支付、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先进科技手段,实现出借者和融资者的资金融通,满足双方的投融资需求,最终实现多方共赢。

2

资金困境中的ofo

ofo今年一直麻烦不断,一个最大的难题在于缺钱。

据界面新闻获得的一份约半年前ofo的负债表,彼时,ofo整体负债64.96亿元,其中,用户押金就达36.5亿元,供应链负债10.2亿元。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18年8月至今,东峡大通(ofo运营主体)被列为“被执行人”的案件高达20件;涉及执行标的从数万元到数千万元不等,执行标的总额超5360万元。目前尚无法确定这些案件的起诉方、起诉原由。

曾经,ofo卖给谁是ofo投资方及外界关心的问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上愿意接盘ofo的买家似乎越来越少,接盘意愿也在减弱。ofo是否会倒闭进而成为外界最关心的问题。

资金链紧张的ofo最近几个月持续被曝裁员、收缩业务战线、更换办公地点等各种负面信息。

10月22日,企查查工商信息显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戴威变更为陈正江,旗下12家分公司仅有2家现在仍为戴威负责,外界纷纷解读为戴威“让位”。这位将ofo带出校园、走向资本化却想在资本面前保持“独立”的北大高材生,疑似出局。

10月30日,ofo宣布正式从日本和歌山市退出,在此之前,ofo已被曝出从德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多地市场撤退。

ofo内部也是一片惶恐不安,《中国企业家》报道内部有裁员风波,总部办公区由4层缩减为2层。

11月14日下午两点,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在公司召开员工大会,他对所有员工表示,ofo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至于ofo是否拿到了新投资,是否会被收购?戴威没有给出具体答案。

罕见地是,戴威在这次大会上首次承认自己“错了”,具体在于,他认为去年ofo就应该探索广告变现等业务,因为仅靠单车骑行收费不能实现盈利。戴威还表示,未来ofo会分化出更多APP,多元发展。

广告被ofo视为变现的重要方式之一。早在今年4月,ofo宣布成立B2B部门,业务涵盖车身广告、APP端内广告等。ofo为广告商定制车身广告,最低价位是160元/辆/月,加了车轮部分广告的品牌定制是2000元/辆/月,同时在APP上做流量分发广告。

这次与PPmoney合作,也可以理解成ofo的一种广告业务。PPmoney相关人士今日告诉界面新闻,当用户同意授权把押金转换成PPmoney的理财金后,PPmoney会向ofo支付100元/人的导流费,还包括利率。P2P业内人士认为,200元/人的获客成本目前来说也不算高。

此前,另外一家网贷平台的高管也表示,他们曾在ofo上投放广告获客,但转化效果一般。据他猜测,部分原因是ofo的单车破损率日趋严重,真正的活跃用户相比官方公开的数据有一定差距。不过,P2P目前正面临监管高压,加上之前的暴雷潮的影响,普遍获客困难加大,另一边,流量平台出于风险考虑,对P2P广告客户普遍变得谨慎。ofo选择与PPmoney合作,一定程度上可见其变现心情之迫切。

实际上,此前ofo也曾上线贷款超市,为多家现金贷平台导流。这些业务虽然跟共享单车这一主营业务关联较弱,但都是可以快速创造营收的业务,来钱快。

对于戴威和ofo来说,这个冬天有点冷,他们急需做的就是尝试一切合法变现手段,让ofo坚持下去。

*本文作者杨泳洁,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全天候科技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