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中世纪结束:文明秩序向左,社达主义向右

新芽NewSeed柏伶@锌链接2019-01-05 09:28事业线
在这场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狩猎中,玩的是“零和游戏”,弱肉强食是唯一规则。

1992年,加密匿名邮件列表催生密码朋克组织。

16年后,他们中的一员“中本聪”运用密码学建立一套“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并拉开“区块链”新技术的序幕。

又过了6年,俄罗斯少年极客Vitalik基于比特币系统,开发了可扩展、可编程、交易速度更快的以太坊。

他没有料到,2014年7月23日,他开启以太坊众筹,同时也奏响一段疯狂的“插曲”:在以太坊募集了31000个比特币后,区块链掀起1CO狂潮。

这段“插曲”将区块链分化成两个世界:一边是社会达尔文主义搭建的“斗兽场”,在他们眼里,区块链只能发币赚钱,玩的是零和游戏;另一边是在文明秩序下的产业区块链技术与应用探索。

希特勒的纳粹政权在制定“种族政策”时,十分倚重19世纪英国哲学家赫伯特·斯宾塞提出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理论。

斯宾塞认为,人类社会发展如同生物界的进化过程,也是优胜劣汰、物竞天择,穷人是竞争中的“被淘汰者”。

数字货币世界里,也有这样一拨人——宣扬丛林法则的炒币者。他们假借区块链之名炒作数字货币,在市场中进行零和博弈,唯一的目的就是赚快钱。

贾跃亭的山西同乡、牛肉销售员郭宏才,因多次站台数字货币项目暴得大名。他毫不掩饰对金钱的渴望:“我对什么自由、民主都不感兴趣,我只对一个事情感兴趣,那就是挣钱”。

后来他站台的多数项目均遭破发,甚至是空气币,被圈内人指责是“币圈毒瘤”。

罗永浩的吉林同乡、前新东方教师李笑来,当年在罗振宇的得到App上开设专栏《通往财富自由之路》,并多次鼓吹投资数字货币实现财富自由,收获了大量人气。却在一则意外泄露的录音中声称“共识价值,傻逼的共识也是共识。傻逼太多了,有共识,也会产生价值......赚到钱才是成功”。

如今李笑来早已宣布退出币圈,但“头号骗子”称号是他摘不下的标签。

还有薛蛮子的得意门生朱潘,通过挪用资金、虚假拉盘等手段花式割韭菜,致使数以万计的跟随者深套其中,最后却以“退出币圈”为由,一走了之。

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信徒,不会缺席任何一场敛财盛宴。

在监管的灰色地带,他们犹如脱缰的野马,释放贪婪与狂妄的原始野性,肆意践踏。

在混乱无序的世界里,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的现象颇为常见,项目方、媒体和交易所经常为同一利益机构或实际控制人。

2018年3月,某媒体发表《庄家杜均》,揭露身兼“节点资本创始合伙人”、“金色财经创始人”和“火币网联合创始人”三个头衔的杜均,试图编制一张覆盖整个1CO链条的网络。

相当于同一利益方分饰“投资机构、券商和媒体”三角,没有任何隔离和第三方监督,操纵市场变得轻而易举,这在传统金融市场中是不被监管所准许的。

在这场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狩猎中,玩的是“零和游戏”,弱肉强食是唯一规则。

被逆袭的幻想冲昏头脑,“韭菜”们手握存款挣扎挤进窄门,资本则嗜血狂欢,交织出一个鱼龙混杂、光怪陆离的世界,泡沫渐欲迷人眼。

只是,那些曾经被众星捧月的郭宏才、李笑来、朱潘等所谓的币圈大佬,一度风光无限,如今悉数跌落神坛,纷纷销声匿迹,身后只留下“币圈骗子”、“行业毒瘤”的骂名。

插曲不过是插曲。无论它被演奏得多么妄诞,终究无法成为主旋律。

区块链的另一股力量才是主流,这是社达主义者很难理解的世界:他们执着于将区块链技术与现实世界结合,在实体产业上落地开花。

行业记者吴晓告诉锌链接,她参加过很多区块链技术会议,前排的观众往往认真听讲,会后与嘉宾请教讨论。而后几排听众往往昏昏欲睡或交头接耳,讨论币价涨跌或项目发行。

“前排”与“后排”,两个世界种下不同的种子,上演着不同的故事。

杭州趣链科技成立之初,曾因“不发币”被投资人和客户嘲笑:“人家发币的项目早就能赚钱了,你们能做什么”。

随即,区块链的技术理念开始被市场所理解时,趣链门槛被隔三差五有慕名登访者踏平,估值也被推升到15亿人民币,迈入“准独角兽”行列。

此时他们却开始担忧“估值泡沫有点大”。为了避嫌,他们甚至把自己的“白皮书”改名成了“用户手册”。

注重长远价值的企业都爱惜羽毛,他们极其谨慎:当受邀参加区块链会议的时候,会再三询问“没有币圈的人吧”,确认无误后方愿参加。

插曲的喧嚣无法掩盖主旋律的气势,产业区块链的世界正在滚滚而来。

我们可以看到,阿里巴巴、平安、腾讯、华为等巨头早已悄然布局区块链。

2017年4月,腾讯正式发布了《区块链白皮书》,区块链技术落地供应链金融、物流信息、法务存证、公益寻人、腾讯微黄金等多个领域。11月,腾讯云推出TBaaS开放平台。今年8月,腾讯主导的第一张区块链电子发票在深圳发行。目前,腾讯成为区块链最活跃的企业之一。

马化腾曾经表示,区块链是一个好的技术,但还处在发展的早期,需要建立有效的应用模式,腾讯在积极探索中,腾讯区块链不发币。

另一巨头阿里巴巴也不甘示弱。早在2015年,阿里巴巴就已经成立了“区块链实验室”。2018年6月,马云放言,区块链技术对未来影响超乎想象,不应该用来一夜暴富,而是在数据时代提供人们隐私、安全问题、信用问题的解决方案。

在IPRdaily发布的“2018年全球区块链专利企业排行榜”中,阿里巴巴专利申请数量拥有90项,连续两年蝉联冠军,具体落地场景为区块链加保险、慈善公益、公共服务(租房、医疗)、商品溯源(食品、物流)。

一起演奏主旋律的,还有金融机构。

2016年5月,微众银行发起金融区块链合作联盟(深圳),如今成员已达100余家机构,涵括了银行、基金、证券、保险、地方股权交易所、科技公司等多类行业。

2018年12月,中国银行协会统筹建设的“中国贸易金融跨行交易区块链平台”正式上线运行,在不改变银行各自流程的前提下,实现银行间贸易金融产品交易信息的标准化、电子化和智能化。

拨开云雾见青天,不管是巨头,还是传统金融机构,他们都已经吹响了主流世界反击的号角,也预示过去黑暗时代的结束。

君士坦丁堡城破之时,便是黑暗中古时代的结束

监管来袭,泡沫破灭,狂欢戛然而止,留下寂寥的寒冬。

信奉社达主义的黑暗时代结束了。

众安科技CTO李雪峰说,“区块链只谈激励,只发币就是空转,和发动机空转一样。它可以跑得很快,因为没有负重和阻力,但会永远停留在原地,产生不了经济价值,必然会消亡。”

当政策收紧、泡沫破灭,他们反而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安下心来干点实事了” 。尽管,随之而来的负面舆论,让他们的许多客户谈区块链色变,为了打消客户顾虑,他们只能反复沟通。

关注价值,关注落地,象征黑暗统治的旧时代隐去,走向“文艺复兴”的新时代诞生。

在锌链接上线仪式上,矩阵元COO谢红军说:“在寒冬的时候,我们应该把技术向实体经济转移,才能让政府机构,以及实体经济的合作伙伴看到区块链的价值。”

众安科技&复旦区块链实验室主任吴小川认为,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正处在分岔路口,一头闭上眼跟着技术的脚步往前走,探索未知;另一头是缓下脚步,回头找寻产业中未被满足的需求。空窗期的技术面临的更多的是挑战。

微众银行也一直非常看好分布式商业。微众银行的区块链产品运营负责人邓伟平认为,分布式商业是未来商业模式的重要发展方向,这也对底层的技术基础设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开源、开放、对等、透明、智能、可信等,而区块链技术恰恰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站在两个世界之间,一边是社会达尔文主义者鼓吹的区块链造富神话,它正走向沉寂。

另一边,建立在秩序之上的新世界正在逐步扩大版图,一个更具想象力的时代正在来临,政府、学术机构、大型企业,具备研发能力的创业公司,正在接过区块链产业发展的指挥棒。

锌链接创始人龚海瀚认为,产业区块链的发展,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过程。越是在寒冬期,越考验一家机构的技术、资金和人才储备。只有那些在组织力和创新力上可以不断自我迭代的机构,才有机会成长为行业趋势的领导者和行业价值的沉淀者。

2019,区块链的世界,癫狂已止,静默有声。

*本文为新芽NewSeed特邀作者柏伶@锌链接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