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辉超级物种,走到了十字路口?

刘旷刘旷公众号2019-01-07 09:49事业线
总之,新零售将会是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发展风口,超级物种能否将“赚钱难”扭转成掘金的局面?转型的分岔口,这个以技术为核心,披着新业态外壳的超级物种,未来将朝哪个方向进化?值得期待。

物种,生物学上给的解释是由共同的祖先演变发展而来的,也是生物继续进化的基础。不同的物种在生态和形态上具有不同的特点。

超级物种,由永辉超市的子公司“永辉云创”于2017年1月1日推出。超级物种采用的是“高端超市+生鲜餐饮+O2O”混合业态。

不难看出,超级物种就是由原始的超市发展演变而来的一种新兴业态。但这个超级物种,究竟有什么不同?

超级物种:新业态的外壳,技术的内核

外界给超级物种的定义是,它是依托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针对城市中高端消费人群所打造的智慧零售新物种。换句话说,超级物种其实就是以技术作为内核,披着新业态外壳的新零售业态。

先说其业态。

超级物种是永辉超市2017年年初推出的“超市+餐饮+O2O”的新零售业态,而在永辉本身就拥有的用户基数下,超级物种可以运用线下优质的服务体验,进一步抓住生鲜经营特点和用户心理。有了先天优势,超级物种卖货速率也风头无两,翻台率较高,此前3天就能卖出一般日料店一年销量的新闻更是让外界对这个“新物种”刮目相看。

超级物种的新业态似乎正中消费者下怀。因为超级物种主打的方向是以线下为主,所以更加注重现场的体验。据了解超级物种的占地面积大概在600平米左右,店面装修偏年轻化,可见超级物种的用户消费群体锁定了年轻人。

在超级物种店内消费者可以直接选购食材,也可以将食材烹煮在店内享用。如此看来,超级物种就是将餐饮店搬进了超市,这样的方式对消费者来说既能完成超市购物,又能将用餐问题解决,对比传统商超将超市与餐饮分开的模式,超级物种确实能给消费者节省不少时间成本。

再看其技术。

据了解超级物种北京中关村门店延续了永辉生活APP、小程序“扫码购”的功能,除此之外用户还可以通过YHshop自助收银系统,完成“刷脸支付”。这体现出了超级物种能给人们带来方便快捷的用户体验,而前沿的技术往往也会引导着人们消费。所以说,超级物种以技术作内核一点也不假,这背后也少不了腾讯云在技术上的支持。

永辉借力腾讯云,是想打造智慧零售,而超级物种就是其中的一部分。据悉腾讯云通过大数据应用进行了品类优化和销量预测,能做到大幅度提升门店的经营效率。

很简单的例子是,分析用户购买记录。利用腾讯的技术将用户数据进行分析、整合,以便超级物种能够全面了解门店丰富用户画像及实时交易转化率,以期实现全景式消费洞察。

所以说,腾讯云智慧零售与超级物种品牌门店进行合作,在落地门店提供人脸识别技术,结合永辉自主研发的门店自助收银系统通过人脸识别支付,不掏手机轻松完成购物流程,很大程度上提升了用户门店购物体验。

总的来说,超级物种独特新颖的业态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用户体验,加之依靠腾讯的技术来用以硬件设施上的支持和分析用户,吹响了新零售战役的号角。但没有想到的是,超级物种在新业态零售的摸索中,由于尚未成熟,尝试创新导致其付出了亏损的代价。

超级物种为什么很难赚到钱?

永辉云创近两年涉足新零售,但以目前的业绩成果来看,并不算很理想。而以超级物种为代表的新零售业态,成了亏损的大头。结合市场目前的情况来分析,造成超级物种亏损的原因有以下几种。

首先,扩张速度太快导致收入跟不上支出。根据永辉超市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超级物种在全国布局了46家门店,2018年三季度报显示,其在第三季度又新增了10家超级物种门店。

开店扩张是好事,但超级物种持续扩张的背后,永辉云创的业绩却并不乐观。根据东南网报道,2017年,永辉云创的亏损金额为2.67亿元,今年前三季度,永辉云创亏损更是达到了6.17亿元,连带拖累母公司永辉超市的净利润也出现了26.9%的下滑。

这让超级物种陷入尴尬的境地。预想的利润不但没有如期而至,反而出现了亏损。再加上为了门店扩张,不得不持续引入高端管理、技术、经营人才,数据显示增加的薪酬成本以及本期计提了3.58亿元,作为股权激励费用。

这样一来引进技术人才的人工成本加重了超级物种、永辉云创的负担,也损耗了永辉不少元气。也就是说,若超级物种曾经是永辉超市大力发展的对象,但如今也是造成永辉超市利润消损的主力军。

其次,赛道玩家一拥而上,同业竞争日益激烈。超级物种的头号竞争者无疑是阿里的盒马鲜生,尽管盒马鲜生和超级物种的经营思路不同。盒马鲜生是想用线下超市解决生鲜移动电商的流量入口问题,而超级物种更像是外界评价那般,是一家传统的商超对“如何让年轻人来逛超市”思考的解决方案。

只不过,目前入局新零售的商超除了永辉的超级物种和阿里的盒马鲜生,还有世纪华联鲸选、大润发优鲜、百联RISO系食。除此之外还有基于互联网的美团小象生鲜、苏宁苏鲜生等等。

激烈的竞争自然让超级物种难以躲避和对手们的正面竞争,在相同或有交叉的服务范围内,强敌们在抢占市场时采取的各种手段,都会一定程度上削弱超级物种的竞争力。

最后,新模式不够成熟、模式重心不稳。虽说超级物种的出现引起了一片哗然,但是归根结底超级物种的新零售业态还处于萌芽、摸索时期,尚未达到成熟阶段,因此付出一定的金钱代价是在所难免的。

需要注意的是,此前张轩宁、张轩松两兄弟在超级物种未来的发展规划上,意见是有分歧的,张轩宁主导的超级物种偏向于“餐饮+超市+APP”的模式,而张轩松曾提到他认为应该将重心放到“到家”上,并表示未来超级物种要转型,要压缩以餐饮为主体的经营模式,加包装商品,重点推“到家”业务。

一个要做餐饮,一个要做到家。意见的不统一也导致了模式重心不稳,天平没有侧重就无法去衡量到底应该往那边倾斜,往哪个方向发展。发展模式的重心不明显,之后的一系列规划很可能没有办法完全落地。

总之,市场很热闹,可是超级物种造成的亏损也很现实。这个曾让永辉超市又爱又恨的物种,“脱离”了永辉,接下来超级物种往哪个方向走会比较好?

超级物种的两难:到家和餐饮谁排第一?

其实此次永辉超市将永辉云创“剥离”可能只是暂时的策略转移,并不会真的舍弃超级物种。因为此次剥离超级物种主要还是为了永辉超市的财务考虑,据永辉超市预算,此次股权转让后,公司在合并报表层面能够确认2.84亿元的投资收益。所以说,这对永辉超市和超级物种来说并不是坏事。

再者永辉云创是永辉超市新零售业务板块,而超级物种是永辉云创品牌之一,超级物种的实体店目前也扩展到了一定规模,在新零售风口下,超级物种应该不会完全脱离永辉超市而独立存在。但,从之前两兄弟的分歧来看,超级物种未来进行转型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一方面,如果超级物种选择张轩宁的方案以餐饮为核心。

以超级物种目前“超市+餐饮+O2O”的业态模式来看,受众群体属年轻人居多,而未来超级物种若继续强调餐饮与超市的结合,那么抓住年轻消费者的心理就成了关键。目前移动支付、人脸支付等消费场景已经在超级物种逐步得到实现,因此,未来超级物种在消费内容上应该以实体店为核心,去创想更多新奇的消费内容。

实际上,张轩宁想要做餐饮,也就意味着要去提高线下消费场景的体验。以目前人们越来越注重消费体验的情况来看,人们愿意接受超级物种将超市和餐饮融合成新的消费场景。而且随着消费碎片化不断升级,超市和餐饮的结合实现了人们既想一边逛超市,又能一边饮食用餐的想法。

所以说,在往后一段时间里,“超市+餐饮+O2O”的模式是可行的。

另一方面,如果按张轩松提议的以“到家”为重心的方向拓展。

所谓到家,就是基于消费者对便利的需求,在O2O的模式上,商家能提供给消费者不出门就能得到送货上门的服务,说白了就是“零售+到家+020”的模式。

在笔者看来,到家业务会是未来备受青睐的一项业务。因为随着外卖行业不断成熟,人们对到店逛超市的需求也慢慢变成希望能通过网上选购然后商家配送到家。所以说,根据消费者不断变化的需求,随着消费者需求的变化而适当地调整战略也是可行的。

有意思的是,在6月8日,超级物种的广州门店已经开始了启动无人机配送,说明超级物种对“到家”业务是具备了意识的。据悉此次无人配送最快15分钟就能送达,这在配送速度以及生鲜食物的保鲜程度都能提供一个良好的保障,而且对于企业而言是不仅提高了效率,还降低了成本,同时也提升了消费者的体验。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既然想法都能行之有效,那么,在成本可控的范围之下,超级物种可不可以既做餐饮,又做“到家”?或者说在超级物种未来的发展中,餐饮和到家的比重谁将占比更大,谁排在战略选择的第一位呢?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超级物种由张轩宁主导,所以说偏向餐饮的可能性显然要更大一些。

总之,新零售将会是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发展风口,超级物种能否将“赚钱难”扭转成掘金的局面?转型的分岔口,这个以技术为核心,披着新业态外壳的超级物种,未来将朝哪个方向进化?值得期待。


*本文为新芽NewSeed特邀作者刘旷公众号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